099 备战之夜/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色低沉,一抹淡云覆盖住了月亮,不知道怎么搞得月色变的血一样的鲜红,所有人看在眼里心中都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安。

山本清手持他成名的一丈三铁枪,坐在一块山石上仰望月亮,身边士兵正仔细的帮他系身上的甲胄。这是一款南蛮胴,薄薄的精钢护胸上面有几个小凹坑,那是洋枪铅弹留下的痕迹,可见这件铠甲防护力之高了。

“有火枪了不起吗?我有日本国防护力最高的南蛮胴,我要亲手把你们这些讨厌的请国人斩杀……”就在山本清恶狠狠的低语之时,旁边他最宠爱的小姓温柔的说道“大人,咱们跳过桦山家老这样真的可以吗?您难道不怕受到惩罚吗?”

“八嘎!”山本清抬手就想打,但是看见小姓清秀的面容最后还是没舍得“你要记住,我们是武士,是守护武士之道的勇者,面对敌人我们绝对不能胆怯……桦山大人有他的考虑和难处,作为下属我们要为他分忧啊……”

要是让肖乐天听见他的这番话,鼻子还得气歪了,在日本近代史上这种无脑的武将实在是太多了,很多次的军事冒险就是这群低层军官私自挑起的。他们狂热的脑子里装的全是豆腐渣,没有丝毫的大局观和战略观,他们心中只有对战争的狂热。

这些低层武士说好听点叫做为武士道献身,说不好听的就是想升官发财想疯了。在一次次军事冒险中,如果胜利了他们的高层当然不吝奖赏,一旦失败了也不要紧,这些挑头的切腹就行了,反正他们的武士道追求的就是辉煌一死。

在肖乐天穿越过来的历史中,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其实就是一场日本少壮派军官的军事冒险,就是一场赌博。几名佐官和尉官私下串联,居然带着一万兵直奔沈阳北大营,而整场行动中居然连一名将官都没有。

在这些中低层军官的心里,所想的和山本清何其相似,胜利了自然是大大的英雄,而失败了也无非就是一死。

可笑的历史,可叹的历史,当九一八事变爆发后,最先震惊的居然是东京的日本政府,所有高级政客们全都傻眼了。一个国家的政府居然无法控制军队,甚至连基本的知情权都没有,可见这批武士之奇葩了。

就在山本清为今夜的行动做准备之时,樱之宿里灯火通明也已经忙乱开了,肖乐天现在已经重金强行征用了整整一条街的宿屋,老板还有下人们全都被驱逐了,除了千夏姐弟俩还有野平太之外,一个日本人都没有。

房间里所有的推拉门都打开了,各个房间相互贯通形成一个大大的客厅,肖乐天居中而坐正在向在场所有人下达战斗命令,这时候梁坤正跪在肖乐天的面前。

“军师,那霸港天国老兵245名已经全部聚齐,就等您的命令了……”说到这里梁坤眼角余光偷偷瞄了一眼坐在肖乐天下手的翼王石达开,目光中满是疑惑。

梁坤心里不停的打鼓,他有点搞不明白情况了,肖乐天只不过是翼王石达开手下的军师,可是为什么他坐在主位上发号施令,而王爷却坐在手下?这太不合理了。

石达开怎么可能看不懂梁坤心中的疑惑,他眼中精光一闪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当时就吓的梁坤浑身冒汗。

梁坤赶紧扣头说道“军师,我今天才算服了您了,之前华商们向我咨询时候,我还妄言您不会插手过深呢,可是我错了,军师所作所为我心服口服……老梁我给您磕头赔罪了……”

肖乐天对这些天国老兵们,向来都是只相信一半。那些太白顶的老兵都是听过自己《西行漫记》跟着自己烧过皇陵的,包括在塘沽港平乱,这些老兵已经渐渐的接受了肖乐天的领导,再加上石达开有意识的扶持,肖乐天的权威已经建立起来。

自从肖乐天火烧雍正陵之后,石达开就和老弟兄们秘密开会达成统一,从今往后指挥权彻底交给肖乐天,而翼王石达开只作为一个天国老兵名义上的统领。

肖乐天放心太白顶上的兄弟,但是对于其他散落在民间的天国老兵则抱着谨慎的态度使用。梁坤眼神里透露出来的犹豫肖乐天能感受的到,但是肖乐天也不在乎,自己现在已经慢慢的扶持起了自己的嫡系,对于天国老兵的依赖已经小多了。

以罗火为代表的火枪队是肖乐天自己训练出来的,这跟天国没有任何关系,以项少龙为代表的绿林特种部队也是肖乐天的嫡系,天国系统根本就管不到他们。再加上以范镰掌柜的为首的商人群体,更是肖乐天忠诚的钱袋子。

又有钱,又有枪,现在需要的也不过就是逐步壮大起来的时间了。而且肖乐天非常自信,就凭自己的本事要是不能让一个梁坤心服口服,那就干脆穿越回去接着朝九晚五吧。

肖乐天点了点头“梁将军,你先起来,无论你心里有什么疑惑,战后你都可以开诚布公的对我说,但是即将开始的是国战,我希望你谨记一个中国人的身份,奋勇杀敌……”

梁坤二话没说,右拳砸向自己的胸口,起身退下。而这时候几名士兵已经捧过几批白布铺在了地上。

大战即将开始了,混乱的野战中指挥是头等大事,在这个没有电报机和无线电的时代里,旗帜就是最好的指挥工具。

“王爷,我这笔臭字就不拿出来献丑了,这几面认旗就拜托王爷了……”

认旗,这是古代行军打仗必备之物,不同的队伍都要有自己的旗帜,上面要么是汉字要么就是图案,甚至还有各种飞禽走兽或者神兽。认旗的目的就是让士兵在万军之中找到归属地,旗帜之下就是本阵。

墨水早就已经研磨好,特大号的狼毫笔走游龙,长方形的认旗自上至下三个大字‘肖乐天’黑白分明异常的醒目。

这是一面日式风格的认旗,长方形的旗帜拴在坚韧的竹竿上,背在最强壮的战士后背,在混乱的战场上,这些旗帜就是征战中的一个个据点,打散的士兵找到旗帜就能找到自己的归属。

“王爷,这这这……就这么直接用我的名字好吗?”肖乐天本来以为认旗上写个肖字或者汉字,只要能让全那霸的华人认出来就行了,真没想到石达开直接就把自己的名字大咧咧的写上去了。

“此一战,军师之名必将扬威海外,时代的风潮是英雄所鼓动的,属于我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要看的是你的了……想长久的统治琉球国,那就要打出你的威风出来!”

肖乐天眼眶有点湿润了,翼王不愧是天国百姓口中的义王,就冲这份胸襟和对权力的散淡,就已经远超常人了。

“罗火!接旗……萧何信、司马云、梁坤……”一名又一名的中层军官被叫起,一面又一面的黑白认旗被发了下去,足足十面。

二百四十名梁坤的手下再加上肖乐天所带来的六十名精锐,一共三百多人的队伍被平均分成了十支小队,三十支斯宾塞步枪也平均的分到了各个小队中。

肖乐天是真的希望把这些武器集中起来使用,但是不行啊那霸华人混居的现象非常严重,一旦冲突起就会是全港口一起厮杀。兵力根本就不够用,就算集中起来也不过是三百人罢了,这场战斗想赢就必须靠乱战,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也许还有几分胜算。

冷兵器时代,人们对旗帜总是敏感的,造反为什么叫举旗呢?就是说明旗帜为成军的第一要素。在场的天国老兵还有洋行护卫们,看着在面前来回飘扬的认旗,心中突然感觉塞进去什么东西,谁都说不出但是谁都能感觉到那份沉甸甸。

“老哥,您说今晚日本人真的会动手吗?”静候命令的士兵中有人悄悄的咬起了耳朵。

“废话,你没见那些浪人今晚都不喝酒不找女人了吗?再看看这轮血月亮吧,瞧着就渗人,我直觉错不了,今晚肯定有事……”

肖乐天已经不知道掏了多少次怀表了,现在指针已经到十一点多了,按说现在日本人也该动手了?就在肖乐天焦虑之时,突然寂静的夜里从遥远的码头处传来了一阵阵的喧哗,紧接着黑暗中一抹光亮透了出来。

“军师!这群猪狗真的动手了,码头那边已经起火了……”居高临下的瞭望手悲愤的喊破了喉咙。

“操!这群杀千刀的……”饶是肖乐天心中做好了各种准备,但是真正的杀戮一旦挑起,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

“全军听令!战争的烽火已经点燃,能不能救着全城的华人就看我们的了,火光处就是我们的战场,老子带你们一起杀出去……”肖乐天攥紧那把林肯赠与的柯尔特手枪,领头第一个冲了出去。

梁坤包括他手下的老兵们都看傻了,谁也没想到军师这个一点武功都没有的文官居然第一个冲了出去,满身的杀气熏的这帮老兵油子都差点一个跟头。

萧何信背着认旗大步冲过梁坤身边,用眼睛一挑他说道“以后你们吃惊的地方还多着呢,跟着军师混这辈子才不叫白活……”说完扬长而去。

梁坤心里好像扎进去一根刺,他猛然跳起三尺高“操他妈日本小矬子,弟兄们跟我冲上去……军师都拼了,咱们烂命一条有什么不敢拼的……”

“杀……”三百人齐声怒吼,琉球的大街上顿时一片皮靴践踏大地之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