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断发明志/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十对一百,这是一个看起来毫无胜算的局面,更何况一百日本浪人已经组成了突击阵型,密密麻麻的太刀亮闪闪如翻滚的丛林一样向肖乐天他们扑了过来。

有人认为日本的浪人就是一般意义上的地痞流氓,这是绝对错误的。在日本国内,敢带着太刀和肋差上街的都属于武士级别,贱民是没有带刀的资格的。

这些没有主公的野武士、山贼、海贼包括流浪的武者们,纠集在一起就形成了所谓的浪人群体。这些人的战斗力绝对不容小觑,都是经过严格的军事训练的,在日本本土的那些大名们,一旦发生战争了都会花钱雇佣这些浪人,不用训练稍微一组织就是战场上的一支军队。

今天,这群狂热的暴徒对着肖乐天举起了屠刀,而肖乐天身边只有三十多名护卫,斯宾塞连珠枪只有三支,左轮手枪三支。

肖乐天早已经不是战场上的初哥了,面对一群嗷嗷乱叫的浪人丝毫不乱“斯宾塞……集火射击!打乱他们的阵型……准备白刃格斗!”

一声令下,三支斯宾塞开始急速射击,这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速射火枪,在欧洲各国还在使用分装弹的时候,这种洋枪就已经开始使用定装弹,也就是后世非常熟知的有弹壳的子弹。

射击者根本就不用考虑装火药、装弹头、清理枪膛等程序,只要沉默的扣动扳机、掰开装锤再次射击就行了,七枚子弹能在二十秒之内倾泻一空。

现在两军之间连二十米的距离都不到,三支斯宾塞根本就不用瞄准,一片人头挨个爆就行了,清脆的枪声中鲜血和**四射飞溅,被击中的身体扑倒在地,绊倒了一片冲锋者。

三支斯宾塞,七连射!当退下的枪手开始装填子弹之时,面前的浪人已经死了一片,冲锋在最前面的十多名浪人全都被放倒了。

要害中弹的浪人直接去见他们的天照大神了,而那些还没咽气的则在地面上挣扎哀嚎,嘴里发出一片不似人声的语言。

仅仅一次急速射,就打散了日本人以为必胜的冲锋,剩下的浪人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切都是在瞬间发生的,就好像天空中打了一道闷雷,紧接着冲锋在最前面的人就已经躺倒一片了。

浪人们的失态仅仅持续了三四秒钟,当他们看见清国火枪手开始装填弹药的时候,傻子也知道第二次屠杀就要开始了。

“鸭子给给……”一声冲锋的号令,让这些浪人都疯了,狂热的大脑里他们只有一个意识,那就是近身搏斗。

“武士们……冲上去,贴身肉搏,这是我们唯一取胜的机会……”头目的喊话都已经带出哭腔了,因为他再一次看见了魔鬼一样的洋枪被举了起来,屠杀又开始了。

最终,这批日本人整整战斗减员三十人,才冲到肖乐天本阵面前,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他们所遇到的是让肖乐天一手训练出来,最阴险、最卑鄙、战斗力也是最强的一支小队。

“架住他们……掷弹兵上……”这时候的肖乐天已经被手下重重保护起来了,战斗一旦进入肉搏阶段可就没有肖乐天什么事情了,他只有在后面放冷枪的份。

随着他的一声命令,从街道两侧的房顶上闪出五名轻功高手的身影,只见他们手里抓着洋人喝酒用的玻璃瓶,里面装的全是不明液体,在瓶口处还塞着柔软的棉布条。

在场的浪人只见这群请国人掏出洋火在房顶上擦燃,紧接着柔软的棉布条就变成了熊熊燃烧的火炬。

“兄弟们,请他们喝酒啊……老子送你一瓶莫洛托夫鸡尾酒!”随着肖乐天兴奋的吼声,五只玻璃瓶带着火光砸在浪人群中,清脆的破碎后是刺鼻的洋油味道,烈火熊熊燃起。

“哈哈哈,你们这群杂碎太幸运了,这是莫洛托夫鸡尾酒,是这个世界上最烈的酒了……下地狱去吧,狗杂碎!”骂完肖乐天抬手就是两枪。

这个仗到这里就已经没法打了,肖乐天和这群日本人在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完全就不处于一个时代。中古作战思维的日本人,哪里是经过现代战争影视洗礼过,而且满肚子阴损的肖乐天的对手。

在肖乐天的记忆里,人类的战争模式一旦脱离了中古时代,就进入一条彻底没有下限的道路了,战场上无所不用其极,直到最后连神灵都为之胆寒的核武器都用上了。在这种战争思维里,人类为了胜利可以打破一切的规矩,如果现在肖乐天手中有几瓶芥子毒气的话,他绝对不介意用到这群浪人身上。

莫洛托夫鸡尾酒,这是苏芬战争时期被芬兰军人广泛应用的一种土制武器,虽然简单但是威力无穷,一般的坦克车只要中了两三瓶鸡尾酒,不一会的功夫这辆战车也就报废了,里面的驾驶员如果不逃,肯定会变成烤鸡。

这是一种连坦克都惧怕的武器,更何况这些日本浪人了。熊熊的火光中,扭曲的人体如同地狱烈火中挣扎的小鬼,炼狱的煎熬让这些刚刚还耀武扬威的浪人发出牲畜临死前的惨叫。

事实证明,再疯狂的暴徒在面对火焰的时候也会胆怯,这是人类在进化史中烙入骨髓的记忆,人类利用火但同时也害怕火,尤其是火作为一种战争手段之后,就更让人胆寒。

“他们是魔鬼……姓肖的是清国派来的魔鬼……”浪人中不知道是谁喊出了绝望的吼声,紧接着大溃败开始了,剩下的五十多名浪人扭头就跑,根本就不管人形火炬的哀嚎。

“啊!啊……一起下地狱吧!”浑身燃烧的浪人们知道自己已经必死无疑了,其中最凶悍的几名,疯狂的冲向肖乐天的本阵,哪怕长矛刺穿身体也要扑过去。

“同归于尽,我们一起下地狱……”五六名火人疯狂的冲了上去。

这下肖乐天也有点害怕了,他抬手两枪打中了两名火人,可是这根本就不能阻挡住火人的进攻。“我操,日本小挫子疯了,保护住先生!”关键时刻还是多亏了龙爷的手段,只见龙爷徒手从身边店铺的门板上就撕下长长的一条硬木。

龙爷摆出五郎八卦棍的起手式,长长的门板舞动的虎虎生风,最后甚至把硬木板当攻城锤一样的去用。只见砰砰几声闷响,六名火人胸口被大力撞击,整个人如同火流星一样倒飞而且。

“龙爷……您辫子着火了……”几名护卫大喊一声就扑过去了,连拍带打总算把火苗给拍灭了。这时候肖乐天看着项少龙披头散发的样子就想笑,龙爷功夫是够高的,但是水火无情啊,就算是武林高手遇到漫天飞舞的火星,他也躲避不及。

“割了吧!”肖乐天指了指自己的头顶短发说道“还是割了吧,烧成这样子多难看,这辫子就是个累赘……”

项少龙听着肖乐天一语双关的话,又看了看眼前小五十的浪人尸体,眼中闪过纠结的神情,但是犹豫没有持续太久。龙爷左手攥紧发根,右手刀光一闪,紧接着一个民国时候很流行的半披肩发型就出现了。

“这个辫子确实很累赘,打完这场仗我就剃光头去!”

肖乐天看着龙爷那个经典民国半披肩发型就想乐,可是让他更意外的还在后面呢。肖乐天身边剩下的护卫,居然一个个都把帽子摘下来了“背着这根辫子打仗实在不爽利,割了割了……”

说完刀光闪过一片,半空中黑发飘落。

肖乐天都要疯了,这是什么节目?天国老兵就不用说了,反正他们早就不留辫子了,可是从商队护卫发展来的火枪手们,还有通过项少龙关系发展来的绿林特种兵们,他们可是在清朝的管制下长大的啊。

连这些人都把辫子丢了,这胆子也太大了吧?

肖乐天实在是太低估古代人的智慧了,面对自然科学这些古代人都是睁眼瞎一样的傻子,但是在面对人心的时候,古人的伶俐劲是现代人所无法想象的。

中国的古人讲究忠诚,讲究跟随的哲学,另外中华民族是全球唯一一个把‘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这句谚语挂在嘴边的民族。忠诚和叛逆的集合体,让中国古人有一种非常实用的忠诚观。

肖乐天真的以为自己掩耳盗铃的这些小巧手段能瞒过所有手下吗?他还真以为他所面对的是游戏里面的NPC?大错特错,这些跟随肖乐天热血征战的士兵们,其实早就从蛛丝马迹中察觉到主人想要干什么了。

他们虽然不知道肖乐天有什么具体的计划,但是他们很清楚跟着肖乐天干下去,一定是走一条大逆不道的路。不过这很好,非常好,自古富贵险中求,自己后三代是显贵一方,还是继续成为别人的脚底泥,就看这一场赌博了。

朴实的外表下,掩盖不住他们苛求改变社会等级的梦想,憨厚的表情里面隐藏的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草根狠辣劲。

同样的他们也很务实,他们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他们知道自己肚子里有多少墨水,挑头自己造反的事情他们是不会干的,他们所缺的只是一个人人都信服的领袖!

肖乐天是领袖吗?答案是肯定的,一个能让翼王石达开交出军事控制权的无双国士,已经值得无数人追随了。说句不客气的话,就连洪秀全那种贪图享乐的酒色之徒都能成为无数民众追随的领袖,又何况肖乐天呢?

多年以后有人问过龙爷,那时候在那霸怎么就那么冲动割了辫子呢?龙爷一句废话都没有“那是国战,是国战懂不懂?打内战你杀一万,不如国战你杀敌人一百光荣,先生带我们打的是国战啊!就冲国战这两个字,我这辈子跟定了!”

现在的肖乐天根本想不了这么复杂,他盯着一群头发乱蓬蓬的熟悉,从地上捡起美国产的漆皮大檐军帽,端正的戴在这些追随者的头上。

“那霸的血战,这才刚开始呢,等胜利了吧,我怎么也得还你们一个后代衣食无忧啊……”一句话说的在场的人眼睛全亮了。

“谨遵大人令,为大人效死……”肖字认旗再一次猎猎作响,飘扬在那霸的大街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