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我们不是绵羊/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肖乐天的十支作战小队正式进入战场之后,那霸的局势就已经变得错综复杂了起来。三百人对一千多浪人,从兵力上来看是绝对吃亏的,但是由于肖乐天战术超前,武器装备先进,所以在几次冲突中都没有吃亏。

肖乐天他们没有吃亏,可是那霸的民众可遭殃了,浪人们的烧杀抢掠再加上肖乐天准备的莫洛托夫鸡尾酒,彻底让那霸港变成了一片火海。大火先从商业区和仓库集中的区域开始燃烧,而且很快就向居民区内蔓延。

到处都是狂奔的人群,这时候已经分不清日本人、中国人还有琉球人了,所有人都在为了生存而东躲西藏。

当然也有例外,当混乱刚刚开始之时,别有用心的浑水摸鱼之徒就已经开始跟随着这些浪人趁火打劫了,这里面尤其以日本人为主。

肖乐天最怕的情况终于发生了,那霸港的日本人数量本来就比华人多,如果这些普通的日本人也加入进来,自己手下这点兵可就根本不够看了。

很遗憾的是,华商几百年来积攒的财富早就已经成为了贪婪者的目标,抢劫的yuwang大到连斯宾塞洋枪都镇压不住,在这些浪人的鼓动中,日本人终于开始集体发疯了。

“为了大日本国……为了天皇……为了天照大神……杀死这些中国人,抢走他们的财富,琉球永远属于日本……”恶八郎第一个喊出这样的口号,他甚至把抢来的带血财宝向着人群大把大把的撒。

“杀光清国奴……抢他们的钱,抢他们的女人……”那霸城中到处都是恐怖的鬼叫声和凄惨的挣扎声。

肖乐天咬紧牙关带着弟兄们冲向厮杀声最大的地方,他知道整场暴动已经失控,数十万人的那霸港根本就不是三百人能够平定的。眼前一波又一波的日本暴徒,开始只是几十人上百人,但是很快就变成三四百人集合在一起冲击本阵。

“节省弹药……燃烧瓶向最密集的地方扔……谁还有手雷,炸他娘的……”肖乐天现在跟个疯子一样在本阵里指挥战斗,熊熊的大火加上情绪紧张让他的喉咙干的快要粘在了一起。

现在肖乐天的本阵已经陷入到了暴徒的漩涡之中,连续四次百人突击消耗掉了大量的弹药,就连燃烧瓶都所剩无几了。不得已,肖乐天只能动用最后的秘密武器,辣椒粉手雷进行驱逐。

日本人打死一批又扑上来一批,吓跑一群不一会又冲上一群,洋枪的子弹储备已经消耗了三分之二,现在肖乐天的死命令是,一枪必须爆头,绝对不能浪费每一粒子弹。

幸运之神不可能永远眷顾肖乐天,伤亡现在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就在刚刚击退百名暴徒之后,有三名护卫重伤不治已经躺倒在地了。

“带着咱们的弟兄走……”肖乐天说完伸手就要去搀,可惜那名重伤号一把推开了他的手。

“弟兄们,带着先生走,我们给你们殿后……”三名重伤员用尽最后的力气从地上一跃而起,直奔前方正在集结的暴徒冲去。他们的手中三瓶正在燃烧的莫洛托夫鸡尾酒在黑夜中拖出长长的尾焰。

“老子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三团火焰照亮了夜空,敌人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啊……”肖乐天哭的满脸都是花,冲过去的三名特种兵是塘沽暴动中表现最出色的老兵,每一个都是肖乐天的宝贝疙瘩,可是才几个月的时间就死在了那霸。

一股悲愤之情从心底涌起,肖乐天眼前的景物如走马灯一样来回旋转,漆黑的夜空、火光中的城市、四散奔逃的百姓,还有烧杀抢掠的暴徒。远处海港中洋人的商船已经全部起锚,山顶上的首里城灯火通明……一切的一切都提醒着肖乐天自己已经身处地狱。

也不知道他心中哪里来的愤怒,他突然挣脱开所有护卫的搀扶,冲到本阵后的人群中,一把抓起一名健壮的中年男人,狂吼道“为什么不抵抗?你们到底为什么不抵抗……”

面如死灰的男人看打扮就是一名普通的码头装卸工,强壮的身体从来没有想过和人争斗,他的前半生只是扛着沉重的大包背来背去,换一点微薄的薪水,勉强让自己活着。

男人知道肖乐天是大身份的人,草民骨子里的畏惧权势病又一次发作了,他嘴里嘟囔着却什么都说不出来,膝盖一软就要跪下去了。

肖乐天现在痛心的热泪长流,不仅是痛心手下的性命,更是痛恨这些人的懦弱。

“老子抽你丫的……”肖乐天大巴掌举起来就想打,可是当他看见那名男人逆来顺受的表情后,他突然心中一痛,这巴掌就打不下去了。

到底是谁剥夺了中国人血脉中的尚武精神?是蒙古人连菜刀都要收走的禁令,还是满人入关时候的留发不留头呢?或者干脆就是那群犬儒们的三跪九叩?

肖乐天摇了摇头,把脑海中的杂念抛到了一边,从腰里嗖的掏出一把雪亮的匕首。那名装卸工还以为大老爷要杀他呢,吓的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大老爷饶命啊,大老爷饶命……”在他身后,一群草民跪在地上拼命的哀求。

肖乐天苦笑着说道“没有人会怪你,因为你从小到大都没有学会什么是反抗,但是今天……你的家被烧了,你的亲人朋友被杀了,如果你现在还不敢反抗,那么就不会有任何人再来救你们了……”

肖乐天突然站起身来大吼一声“我兄弟们的命也是命,他们的血不能白流。我能救你们一次不能救你们一世,想活下去就跟着我们的队伍一起拼命,就算死了也是堂堂正正的一个人……”

“看看你们的样子,你们就想这样跪在地上毫无反抗的让敌人砍死?如果是这样,你们死后怎么和你们的祖宗解释?难道告诉他们,我就是一个奴才,是跪着被砍死的?你们还配当人吗?”

肖乐天手中的匕首滑落在地,发出清脆的撞击声,那声音如同洪钟一样撞入每个人的心里。

是啊,在整场暴乱中我们到底在干什么?在场的百姓都在拷问自己。眼看着亲朋好友被杀死,而自己只是躲在角落流泪。看着敌人的钢刀砍向自己的头颅却只知道磕头求饶。懦弱的当一名顺民的结果呢?可曾有任何一名敌人心存善念收起屠刀?

肖乐天看着这群满脸犹豫的人,摇头叹息扭头就走,这座城市还有无数华人等待拯救,自己能救他们一时却不能拯救他们一世。

就在肖乐天带着弟兄们继续向前冲锋之时,他们的身后突然发出一阵狼嚎一样的怪叫声“妈的,人活一辈子就这几十年,老子不愿意当狗奴才去死……”那名让肖乐天呵斥的男人,抄起地上的匕首就冲了上去,在他的身后是上百名已经发狂的男男女女。

“乡亲们,别逃了,跟他们干,杀了这群畜生……柳老板,别跪他们,就算跪他们也不会放过你的,抄刀子跟他们拼了……”

“血还血,命还命,就算死了老子也是个爷们……”

人群愤怒了,地上被丢弃的太刀、肋差,街边破碎的门板、木棍,甚至倒塌墙壁上的砖石瓦片都成了人们的武器,所有的愤怒向着这些作乱的日本暴徒倾泻了出去。

肖乐天激动的用袖子狠狠抹了一把眼泪“妈的,可累死老子了,这民心士气总算是鼓荡起来了,经此一役我想再也没有人想当奴才了吧……龙爷,你们看见了吗,中国人的血性根本就没有消失,他只不过是被压制起来了,没人天生是奴才!”

在肖乐天的鼓动下,那霸港的暴动渐渐的改变了性质,在无数华人乡亲的呐喊激励下,在肖乐天十支突击部队的铁血鼓动下,往日绵羊一样的华人居然抱起了团。他们拿起身边一切可以战斗的武器,跟随着肖乐天的兵锋搅动整个那霸港,震动整个琉球王国。

恶八郎和他的手下现在已经傻眼了,在他们的记忆中,从来都没有汉人造反的记忆,自从琉球王国归入岛津家控制之后,个别时期汉人的海贼曾经不可一世过,而这些百姓则永远都是懦弱的代名词。

可是今天,这群绵羊突然异变成了一群狮子,就连妇孺都敢在人群后向他们丢石块,那些男人们聚集在肖字认旗下面,一个个势若癫狂。

“那个人是魔鬼,那面旗子是魔鬼旗,所有人冲上去夺旗……鸭子给给!”恶八郎自己都不知道这时候他的喊声已经出现了颤抖。

此时正面对恶八郎的就是肖乐天手下以大弟子自居的萧何信,往日老是自称自己是儒将、智将的年轻人,已经变成了一名杀神。他冲在本阵的最前方,整个人都杀成了血葫芦。

“节省子弹,节省那个什么鸡尾酒……列阵、列阵!把这些畜生推下大海,让他们去死……”萧何信背后认旗已经被喷溅上无数的鲜血,就如同死神手中的招魂幡一样,凡是汇集到这面旗帜下面的人全都狂热的无视死亡。

没有刀枪,我们还有棍棒,没有棍棒我们还有拳头和牙齿,码头工人、商人、花匠、农夫、厨师、小二……一个个平日里用勤劳建设这座城市的华人们,现在全都疯了。

“这是我们亲手建设起来的城市,我们就算亲手毁了他,也不会给你们这群畜生……烧吧!杀吧!就算这个城市彻底毁灭了,只要我们中国人还在,我们也能亲手再建一个更好的,不过那里将没有你们日本人一寸的土地……”

这里已经是码头了,萧何信身后已经汇聚了四五百的华人,在他们面前是更多的日本暴徒,恶八郎就在其中。但是让这些暴徒恐惧的是,明明自己人数占优势,可是他们依然被推动了,在他们身后就是大海,而海面上所有商船都起锚离港,不会有任何人给他们提供援助。

“八嘎!八嘎……你们的饭团都吃到狗肚子里了吗?居然连清国奴都打不过。去通知山本大人,我们已经尽力了,现在就要看他了……”

“一二三!推……一二三!推……给我们死去的乡亲报仇啊,把这群王八蛋推到海里去……”萧何信单手持刀,如同杀神一样,在他的背后高高的认旗飘扬在空中,哪怕浸满了鲜血,也依然猎猎作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