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有埋伏/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霸港,桦山栗源家老的庭院中,所有人都紧张的盯着山下的火光。桦山栗源一反常态穿上了他祖传的战甲,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混乱的战场。

“山本清快要动手了吧?我没有想到山本君居然这么能沉得住气,到现在他都没有出手……”桦山家老冷冷的说道。

这时候他身后的竹中井上开口了“山本桑这么多年的历练,已经变的聪明多了,他不仅动员了恶八郎的力量,而且还和雾隐小鬼达成了协议。不过山本桑万万没有想到,他的计划刚刚制定,雾隐小鬼就已经把情报送过来了……”

桦山栗源微微一笑“很可惜山本清的长进也只有这么一点了,整场行动中他根本就没有考虑到最关键的一环,那就是首里城!走吧,现在肖乐天已经压住了浪人们的攻势,我们去找山本君……”

说完,桦山栗源站起身来在身边贴身武士和小姓的保护下,大步流星走出了庭院,而这时候庭院外长长的足轻队伍足有一千多人,他们已经待命很久了。

与此同时,山脚下那霸港北面军营中,顶盔掼甲的山本清正在木头搭建的瞭望台上紧张的注视着城内的一切。在瞭望台下方,三名浪人正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山本大人,八郎已经顶不住了,满城的清国人都疯了,请您派兵吧……”说完几名浪人拼命的磕头。可是无论他们磕头如捣蒜,瞭望台上的山本清只是沉默。

就在这时候,突然从军营外又跑来一名浪人,与之前几名不同的是,这名浪人浑身都是伤口,鲜血不停的渗出来。“山本大人,救救八郎吧!我们被堵在码头,就快被推下海了,请您按照约定立刻出兵……您不能言而无信……”

“纳尼?你们被堵在码头了?是什么人堵住你们的?是不是肖乐天的本阵……”山本清在得到确切的消息后兴奋的举起望远镜。

“太好了,是最大的认旗,那一定是肖乐天的本阵,他终于上钩了……”山本清激动的好悬跳下去,而瞭望塔下的浪人一个个面面相觑。

“上钩了?难道有阴谋!八嘎……山本清你敢利用我们……”还没等说完呢,几根竹枪猛刺了过来,士兵怒吼道“胆敢辱骂将军,杀……”

山本清根本就没空搭理脚下的几具死尸,在他的眼里那只不过是大日本国的牺牲品罢了,既然当了武士就要有被牺牲的觉悟。

“动手吧,这群臭忍者为什么不动手?雾隐小鬼这个**,还在等什么,老子为了收买你,足足给了你五百贯钱啊,而且在床上老子伺候了你三天,腰都快累断了,你这个贱货怎么还不动手……”

山本清骂的实在是有些冤枉人了,雾隐小鬼哪里是不想动手啊,炸药都是她亲手埋下的,她比山本清更想肖乐天死。

雾隐小鬼名义上跟他哥哥雾隐大鬼一样是岛津家的忍者,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个女人在一次去江户任务的时候,被新选组策反了。从那以后,雾隐小鬼就成了德川家埋藏在岛津家里的一名间谍。

众所周知,德川家是闭关锁国政策的策划者,虽然因为黑船事件不得不开国,但是他们对外来者有一股天然的仇恨。尤其是肖乐天这种西学宗师,在德川家的眼里,这些鼓吹西学的家伙,跟维新派都是一丘之貉,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属下,德川家痛恨西学者,那么雾隐小鬼也一样痛恨。杀死肖乐天就算不给钱她都会干的。

可是现在,雾隐小鬼身边的传令兵被野平太杀死了,就连自己都被纠缠住了,而要命的是那个叫兵太的瘦小孩子看样子也背叛日本国了。

“八嘎……杀了那个小鬼!”随着雾隐小鬼一声吼,不知道从那个角落里冲出一个人影,直奔兵太追去。

这时候的兵太就象一只奔跑在荒野中的野马,他的脑海中根本就没有一丝杂念,眼中只有码头的火光,心中只有那一面肖字认旗,整个那霸港除了那一面旗帜能够给他温暖之外,其余的全是冰冷,寒彻骨的冰冷。

兵太已经感觉到自己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他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可惜他毕竟是个孩子,在他身后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了。

“小鬼,你给我站住!”黑色夜行衣的忍者一个虎扑就想扑倒兵太,结果没想到这还是只小野狼,只见兵太猛回头刀光一闪,肋差嗖的一声居然割断了忍者的两根手指。

“啊!小杂种……”忍者一个扫堂腿踢倒兵太,就势冲上去一脚就把他踹到了墙上。这一脚力气好大,兵太撞在三米高的墙壁上又慢慢的滑落,嘴里一甜一口血就喷出来了。

忍者一看兵太已经瘫软在地,赶紧撕下衣角包扎伤口,简单的包扎完毕后,他从怀中掏出一枚手里剑,恶狠狠的说道“你敢弄残我的手指,我要一点点的凌迟了你!”说着大步走向兵太。

这时候兵太瘫软在墙角,已经没有力气动弹,他的眼皮甚至都达拉下来,毕竟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不论从力量上还有体能上都没法和成年人相比。再加上兵太这些年一直都是恶八郎的奴隶,吃的都是最次的食物,身体根本就没有长开。

“八嘎,居然敢投靠清国奴,你是日本人的耻辱……”

兵太嘴角在微微的蠕动,他在无意识的低语“耻辱?恶八郎奴役我的时候,日本国在哪里?我的姐姐卖身赚钱的时候,日本国在哪里?我们只不过是日本国的贱民,我们的生死有谁管过……”

“纳尼?你在说什么……”就在忍者分神的那一刻,原本瘫软在地的兵太突然爆发,手里肋差闪电一样的刺了出去。

“八嘎!”忍者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这个孩子太狡猾了,他居然拥有狼一样的隐忍。幸亏忍者躲避的及时,肋差划破他的左肋并没有造成致命伤。可是这时候兵太已经再次冲了出去,直奔码头方向。

受伤的忍者向前冲了几步可是肋下剧痛让他根本就跑不起来,最后手里只好扣住一枚淬毒飞镖甩手就要射出去。可是就在这时候,他的身后飞过一道身影,一把太刀从他后心直刺过去。

“啊!”一声惨叫,毒镖掉在地上,而他的身后闪出了野平太的身影。原来野平太追逐雾隐小鬼的时候,正好发现这名忍者要下杀手,无奈下只能分身先来对付他。

这下可算给雾隐小鬼一个逃脱的机会,这个女人加速在屋顶上跳跃,她要亲自冲到码头点燃火药。这名阴险的女人飞过兵太身边之时,手腕一抖一枚淬毒手里剑直奔兵太而去。只听一声闷哼,兵太摔倒在地。

“兵太!”野平太疯了一样的冲过去,他已经看见兵太大腿上插的那根手里剑了。可是没等野平太跑到身边,只见小巷中一个发疯了的女人直扑兵太而去。

“兵太郎!我的弟弟……”跑来的正是千夏,这个女孩扑在兵太身上,伸手就要拔那枚暗器。

“不要,暗器有毒……”可是野平太的话根本就没有阻止住千夏,这个女人拔出暗器居然用嘴去吸伤口上的毒液。

“兵太郎,你要坚强,你要坚强……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兵太看着哭泣的姐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他又站起来手指前方“码头,我必须要赶到码头,我要去救我们的恩人……”

这时候野平太已经冲了过来,他手掌紧紧握着兵太的肩膀“你是勇敢的兵太,去努力完成你的任务,如果你我都能活着度过这场战争,我教你新阴流的刀法……”

还没等兵太说话呢,千夏第一个激动了起来,她用脖子架起兵太的胳膊,奋力带着他向前走“码头就在前面,姐姐带你去……”

野平太没有时间耽搁了,他冲上屋顶向着雾隐小鬼追了过去,为了迟滞她的步伐,野平太抽出了大量的瓦片嗖嗖的丢了过去。为了摆脱野平太的纠缠,雾隐小鬼只能曲线躲避,她看着近在咫尺的码头却死活冲不过去。

在长街上的姐弟,现在每走一步都异常的艰难,虽然千夏吸走了大部分毒液,但是还是有少量的毒药渗到了兵太的血液里,随着血脉的加速流转兵太现在满眼发花,整个人就像踩在棉花里一样。

千夏也不好过,毒药从她的口腔渗入体内,一个弱女子更难抵抗毒药的侵袭,现在她已经有点扶不住弟弟了,她眼前的光影都开始扭曲了。

但是他俩没有放弃,心中报恩的愿望还有对美好生活的憧憬支撑着野草一样的姐弟俩继续前行。

“姐姐,我们都是贱民,我们没有放弃的权利,退一步就是死,我们要努力啊……”

“弟弟,不用说了,肖乐天大爷和野平太大爷,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对咱们好的恩人了,我们所能回报的也只有这一条贱命……”

就在姐弟俩相互鼓励的时候,突然码头处传来山呼海啸一样的欢呼声,那是肖乐天又击溃了一群暴徒。

这时候兵太郎姐弟俩,已经能够看见飘扬的肖字认旗了,也看到了认旗下欢呼的肖乐天。他俩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突然奋力狂奔。

“肖……大人小心……码头上有火药……有埋伏……”千夏用他磕磕绊绊的中文高喊了起来,而兵太郎的汉语还不如姐姐呢,他只能来回重复那两个汉语词组。

“火药……埋伏……”兵太从来没想过自己居然能喊出那么大的声音,几乎把肺部所有的空气都挤出来了。

这一嗓子果然惊动了码头上所有的华人,就在肖乐天他们迷惑不解的时候,半空中一个娇小的身影飞了出来,厉声怒骂道“清国奴们,你们都下地狱去吧……”

一道火流星从雾隐小鬼的手中飞出,直奔肖乐天身旁一堆普普通通的货物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