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天佑肖乐天/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琉球王国经过二百五十年日本人的统治,作为一个独立的王国他的存在感已经非常低了。日本人拿走了最多的赋税,在这里派驻了最精锐的部队,岛津家每一分每一秒都紧盯着亲华派实力的崛起,这二百年来杀的琉球人足能铺满整个那霸港的海面。

正是在这种残酷的镇压下,琉球王国从国王到低层民众对日本人都有了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远的不用说了,就说这一夜的混乱,琉球土著居然没有几个趁火打劫的,他们在冲突的最开始就携家带口往城外的树林和大山里逃,很多家里有渔船的装满财产都跑到大海上去避难了。

琉球土著是那霸人口数量最多的群体,他们居然连趁火打劫的勇气都没有,一发生冲突了居然第一时间想到了逃跑,可见这几百年来琉球土著们过的都是什么日子。

尚泰王现在就好像做一个永远都醒不了的噩梦一样,从白天的悬崖宴会开始这场光怪陆离的梦幻已经折腾的他快要吐血了。从宴会时候的满心期望,再到和肖乐天密会时候的惊喜,一直午夜那霸港暴动开始后的胆寒,尚泰王的情绪就如同过山车一样急速的盘旋上下。

直到最后,当桦山栗源带领的日本军队开始攻城之后,他整个人已经彻底傻眼了,一颗心早已经麻木,就好像被冻结在深深的海底。他失去了思考能力,他如同浮萍一样在皇宫内任由人群推着走动。

金长森的手下把他抢走,抢走就抢走。然后林远渺又带人把他抢回来,抢回来就回来吧。反正现在的尚泰王一言不发也不反抗,看着周边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意识。

“梦,这是噩梦,我现在就是在做梦……”

于尚泰王的麻木相对比的是金长森和林远渺之间的激烈冲突,这二位文官之首现在哪里还有一丝的文人气度,他俩就如同暴怒的狮子一样带着皇宫内的侍者疯狂的争抢尚泰王。

“金长森,你这个日本狗,你滚回你自己家当奴才去吧,陛下再也不会当傀儡了,琉球王国必定会复兴……打打打,打到他妈妈都不认识他……”

“林远渺,你这个疯子,你这是在毁掉琉球国的根基,日本人已经开始攻城了,现在陛下低头还能保住社稷宗庙,如果把日本人惹急了,吞并琉球怎么办?你们就是一群祸害……抢抢抢,赶紧把陛下抢过来,千万别伤着……”

这时候宫里的侍卫御林军已经全都上城墙了,两名文官所带领的不过就是一群内侍、宫女之流,这群人的战斗力太弱了,再加上不敢伤到陛下所以打了半天也没打出一个胜负出来。

战斗从后宫一直纠缠到正殿,又纠缠到前殿广场,推推搡搡之间尚泰王的帽子都掉了,黄袍也被拽的七歪八扭的。就在他们即将冲到宫门之时,突然隔着厚厚的宫墙,外面传来一阵山呼海啸的声音。

“杀……杀……杀……”随风鼓荡的只有这一个字能听清楚,而到最后天地间也只剩下这一个字了。

尚泰王麻木的眼睛突然有了一点光“那是什么声音?今天难道有大潮?”

“陛下啊,今天又不是满月之日,哪来的什么大潮……一定是肖先生来了,肖先生来救驾了……”

没有错,这时候除了肖乐天之外也没有人有兴趣往首里城这里冲了。就在桦山栗源已经看见岛津家的认旗在城墙上飘扬之时,他突然听见本阵后面传来一阵异乎寻常的喊杀声。

开始非常微弱,随后越来越大声音越来越密,连十分钟的时间都不到,黑色的人潮已经出现在他的眼前,肖字认旗就在他的视线中飘扬。

“防守,堵住他们……城墙上的勇士们,马上强攻城门,谁率先打开首里城门官升三级……”桦山栗源抽出太刀走到军阵中,他准备亲身肉搏,堵住这群疯狂的华人。

肖乐天这时候也看见他了,他兴奋的在山石上狂跳“冲锋!冲锋……杀了桦山栗源,占领那霸港,天亮老子开庆功宴……”

这时候桦山栗源所带的日本军本阵,有一千五百人在城门外结阵,背对首里城武器全部冲外。而城墙上还有五百多精锐武士和忍者正决死奋战,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冲入内城打开城门。

现在的桦山栗源早就没有了往日的沉稳和冷静,他站在军阵中满眼紧张的盯着越来越近的人潮,他的手心里全是冷汗。

桦山家老非常清楚,现在就是一场跟时间的赛跑,城墙上的武士们越早打开城门,他们胜利的几率也就越高,只要守到天亮,海面上的関船就能冲破洋人的阻碍,只要战船上的大炮开始轰鸣,就算有再多的华人暴民都不怕。

“日本国的勇士们,奋战吧,天照大神在鼓舞着你,用你们的血勇给这些暴民们上一堂课,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战争……打开城门,我只要你们打开城门!”

“弓手准备……射!”桦山栗源一声令下,足轻队伍中羽箭向暴雨一样射向黑色人潮,蹦蹦蹦的弓弦响声连成了一片,对面人潮中顿时跌倒一片。

“急速射……急速射……长枪阵准备接敌……武运长久……”桦山栗源发疯一样的在鼓舞士气,额头上青筋如蚯蚓一样的扭动。

弓兵只来得及三次齐射,虽然射倒了一大片的进攻者,可是他们不知道现在的华人们早就已经疯了。这些被复仇之火填满胸膛的战士们,无视身边躺下的牺牲者,也不管挂在自己身上的箭支,他们心中只有一个目标。

“决死队……冲锋……决死队……冲锋……”肖乐天站在最大的一块山石上,胸前捆认旗的绳索早就断了,现在那面认旗就在他手里拼命的挥舞。

战旗不倒,冲锋就不会停!

桦山栗源看着疯子一样的肖乐天,浑身居然战栗了起来,他不知道怎么搞的心中居然涌出了绝望的情绪。

“这就是清国人的英雄吗?他是洪秀全那样的人还是朱洪武那样的人呢?他的身上为什么拥有如此强大的精神?他为什么会以一己之力鼓动十万人潮?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想到这里桦山栗源突然仰头长嚎“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弓兵齐射,射死肖乐天……”

只听本阵中弓弦嘎嘎作响,羽箭已经搭了上去,所有的弓手抬高两指目标全部指向了肖乐天。

“射死他……”桦山栗源大吼一声,羽箭腾空而起直扑肖乐天而去,就在那一刻桦山栗源不知道怎么搞得,双眼热泪长流。

“保护大人!”就在羽箭腾空的那一刻,十多道身影疯了一样的扑上山石,用自己的后背护住肖乐天,密密麻麻的羽箭刺穿他们的身体,一个个如同刺猬一样又翻滚到了人潮之中。

这时候的肖乐天早就忘记生死忘记恐惧了,他甚至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涌上心头,他好像就在玩一场逼真的三维游戏一样。他看着那些为保护他而死的勇士们,心中突然涌出一阵悲凉。

“贼老天!你他妈的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来,难道就是想让我死!现在老子命令你,给我胜利……老子我只要胜利……”肖乐天哭了,肖乐天又笑了,手里的认旗发疯一样的在空中挥舞。

“想让我死是吧?告诉你们,能让我死的人还没出世呢……老子我是乘运而来,除了这个时代能淘汰我之外,这个天地间没有任何一个人是我的对手……”

狂妄,如此狂妄的语言在笃信神佛的古代那就是大逆不道,但是让所有人惊恐的是,就在肖乐天歇斯底里的疯狂骂漫天神佛的时候,突然一股旋风平地而起从西面大海的方向席卷了过来。

狂风卷起枯枝败叶,还有黑色的烟灰直扑战场而去,山石上的肖乐天好悬没被吹下去,他手中的肖字认旗好悬脱手而飞。就在肖乐天拼命的站稳脚跟之时,他才发现这股旋风居然把他面前射来的最后一批羽箭全都给卷飞了。

这时候已经是早上五点四十分的时间,东方已经有了鱼肚白,现在人类的视力已经慢慢的恢复了。这场有如神迹一样的狂风,周围的人全看在眼里了。

士兵们,百姓们,甚至连日本人和城墙上的琉球御林军,都眼睁睁的看着狂风吹歪了白色羽箭,巨石上的肖乐天竟然毫发无损。

“神迹!这是神迹……天佑中华,天佑肖先生……”人群经过短短几秒钟的沉默,随后爆发出整晚战役中最猛烈的吼声。

“天佑中华,天佑肖先生……”黑色人潮如同满月时分最大的天文大潮一样铺天盖地的砸向日军本阵,肖乐天眼瞅着日本人的本阵如同被重锤敲击过的一样连着倒退了四五步,紧接着轰然破碎。

翼王石达开站在战场上,呆呆的看着巨岩上持旗的肖乐天,这个画面已经定格在他的灵魂中。石达开是天国里最早参加造反的领袖之一,他见过洪秀全他们搞出的各种‘神迹’他也知道那里面百分百都是糊弄人的。

可是今天,肖乐天却在万人面前实实在在展现了一个神迹,一个根本无法质疑的神迹。

“这个天下还有谁,能指天骂地后还得不到惩罚?不仅没有惩罚,甚至天赐神风卷走所有羽箭?还有谁,究竟还有谁……”

不知道怎么搞得,石达开心中突然浮现出一个极其诡异的画面,在那上面身穿黄袍的肖乐天正在泰山封禅。不过那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泰山封禅,在画面里肖乐天正上蹿下跳指着贼老天可劲的骂呢。

刚想了一小会,石达开赶紧晃脑袋把这个诡异的画面给驱散了。“冷静,我要冷静,看来战役之后,这件事必须要下封口令,绝对不能传回大陆去。嗯,想活着就绝对不能泄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