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骂人骂的够损的,而金长森挨骂也够委屈的了,因为肖乐天现在纯粹就是用跨越时代的见识来虐人,这真有点胜之不武。

不过肖乐天虽然骂的很凶,但是他所阐述的道理确是真实的。日本岛津家为什么暗中控制琉球王国两百多年而不毁其宗庙呢?真的是日本人良心大发现或者说没有那个实力吗?

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其实关键点还是在利益。古代的琉球王国,是大陆政权所承认的海上之国,虽然弱小但朝贡贸易权还是有的,勘合金印一直在琉球王的控制之中。

岛津家太需要这个名义了,因为在德川幕府兴起的时候,岛津家已经站错了队,成为了德川幕府的敌人,后来虽然关系缓和但是也无法得到最重要的勘合权。万幸岛津家的正南面就是琉球王国,而琉球王国还那么弱小。

用军事手段控制琉球王室,变相掌握琉球国的勘合贸易权,在几百年的时间里让岛津家积累了大量的财富,这才是琉球宗庙得以保持的根本原因。

而现在,琉球王国的商业地位已经濒临崩溃,清朝的内战也让朝贡贸易名存实亡。大清的海关都被洋人给强行打开了,勘合贸易自然退出了历史舞台。

勘合贸易听起来好像很复杂,其实肖乐天非常明白,这就是一场以政府为主导的大采购罢了。主因就是大陆文明,就是明清两朝关闭了自由贸易的大门,而选择了政府间的交易,往来于大陆和海外各国之间的商船上,要是没有勘合贸易金印的印章,那么明清两朝就有了抓人和杀人的名义了。没有勘合贸易权的交易视同于走私。

但是现在,英法两国已经用大炮轰开了大清封闭的海关,没有勘合贸易权的西方商人蜂拥而至,清政府早已经被圆明园那一场大火给烧的丧胆了,勘合贸易已经被强行的扫入了垃圾堆之内。

正是在这个大背景下,琉球王国的地位已经越来越低了,琉球特产的糖、珊瑚、珍珠等商品已经被南洋更好的货物所取代,而日本国内的商品除了金银等贵金属之外,剩下的大清根本就不需要,一来二去那霸港的商业地位就越来越弱了。

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航海技术的发展。在1865年,飞剪船贸易已经横行大洋,这种速度奇快的帆船,已经摆脱了信风的束缚,真正成为海洋贸易中的王者。

飞剪船速度最高可达到20节,横跨太平洋最多也就用30天的时间,从广东出发去英国的伦敦,只要不到100天就可以到达。而且这时候的商船吨位越来越大,需要的水手数量反而在减少。

就比如说科西嘉船长的幸运号,从塘沽港满载猪鬃准备回欧洲,他出发时候所携带的淡水和食物足够他一路不停的行进到加尔各答甚至到达阿拉伯半岛。这种强大的续航能力是明朝时期欧洲的航海家所无法想象的。

那时候葡萄牙的商人们乘坐简陋的帆船,沿着地球的信风带缓慢的向亚洲前行,几乎每一个大点的港口他们都要停靠上去补充食物和淡水,所以说那时候的那霸港真的是所有远航商船的必停港口,万国津梁的美名就是那时候打下来的。

“愚蠢的人啊,你知道什么叫时代的进步吗?”肖乐天轻蔑的对金长森还有那些面如土灰的亲日派们说到“那霸港本来就没有工业和农业的支持,以前远洋商船吨位小的时候,你们那霸特产的糖、珊瑚、珍珠还有土瓷器什么的还能装满几艘货船。可是现在呢?看看洋人建造的大吨位货船,你们的货物够人家拉一趟的吗?”

“来你们这赚不到钱,而且作为补给港又没什么大用。借用你刚刚说的话,那霸距离日本本土朝发夕至,你说人家缺那一天的食物和淡水吗?人家直接绕过你们琉球去鹿儿岛、博多补给不行吗?”

“你们这群蠢货现在想明白了吗?那霸已经被边缘化,你们已经成为岛津家的鸡肋,赚不来钱的琉球最终下场是什么?金长森你这把年纪我问问你,用你的智慧给我一个答案,你说你们的下场是什么?”

肖乐天现在累的嘴唇都干破皮了,他可真的不想跟这些人废话,可是现在还必须统一琉球君臣的思想,后面的戏想要唱下去,就必须保证尚泰王不再动摇。

在肖乐天跨越时代的知识碾压下,金长森和那些亲日派率先崩溃了,那些彻头彻尾的亲日派暂且不管,首先金长森并不是一个纯粹的亲日派,他还是认同自己琉球人的身份的,他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因为他对局势的判断。

金长森挣脱开士兵的束缚,噗通一声跪在尚泰王的面前痛哭流涕“陛下啊,老臣糊涂啊,老臣险些害死了陛下,请陛下明正典刑,杀我一命震慑朝中所有奸邪……只求陛下看在老臣一片忠心上,放过我家人一命吧……”

有了金长森带头,剩下的亲日派全跪下了“求陛下明正典刑,求陛下宽恕在下家人一命……”

事态发展到现在,亲华派的力量大涨,开始他们心中对自己的信仰还有几分疑惑,直到现在肖乐天把最后的底牌揭开后,他们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多么的正确。

是啊,狡兔死走狗烹,鸟尽弓藏的故事他们谁都知道,而日本人贪婪、自私的根性他们更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还好大清有个肖先生,还好我们看过了《西行漫记》还好我们的王英明,要不然琉球王国也就灭亡在你们的手里了……呸!”

这时候的尚泰王终于从迷迷糊糊的噩梦中醒来了,听过肖乐天的分析他被惊出了一身冷汗。果然选择大陆是正确的,如果真的听金长森这老家伙的话了,自己顶多苟延残喘几年罢了。想到这里尚泰王走到肖乐天面前深深鞠躬说道。

“多谢丞相破迷开悟……诸位臣子,我向大家宣布,肖乐天为吾之师,肖爱卿更是咱们琉球朝廷的丞相,无论军政肖先生一言当之……”

人群一片大哗,帝师?而且还是宰相?尚泰王居然恢复了古中国的宰相制度?天啊!居然没有跟群臣商量。可是这时候傻子才跳出来反对呢,在蔡瑁和林远渺的带头下,所有臣子全都下腰九十度施礼。

“参见丞相,琉球国有福了!”

别说琉球王国小,也别肖乐天两世为人不在乎,反正面对一片行礼的官员们,再看看跪倒一片的宫女太监和侍者,肖乐天还是情不自禁的膨胀了起来,腰杆都直了三分。

再看看肖乐天身后的属下们,一个个激动的满眼转泪花,跟着大人拼死的战斗到现在,图的不就是这份荣耀吗。看看掌旗的罗火吧,下巴都快扬到脑门了。

肖乐天短暂的臭屁之后,头脑很快的冷静了下来,现在日本人可没有休息,他们抬头就能看见漫山遍野的日本人在堆建防御的矮墙,他们如同受伤的野狼一样紧盯着首里城。

“陛下,现在可不是闲聊的时候,马上备战吧……林远渺大人,您马上动员宫中的内侍和宫女们,准备食物和清水,也不用太好大锅熬粥就行……蔡瑁将军,你和我身边的石爷和诸位战士赶紧去百姓中间挑选精锐,城墙必须要守住……”

肖乐天现在鸠占鹊巢开始替代尚泰王发号施令,不过满朝文武一个敢反抗的都没有,只见从南门不停的涌入潮水一样的华人,这都是经过一夜血战洗礼过的勇士,首里城现在还真不是这群人的对手。

那霸港十多万华人不可能全部追随肖乐天,除了遇难的人之外,还有很多人四散奔逃跟琉球土著们一起入山了。可是就这样跟随肖乐天一起战斗的华人也有四五万之巨,这些男女老幼已经快累脱力了,男人还能坚持一下但是妇孺和老人必须要得到休息。

不一会,首里城的所有殿前广场就都挤满了妇孺和老人,很快米粥的香味就开始弥漫了。

在城墙之上,蔡瑁和石达开还有众多的中层将领们,正在安排人手防御,皇宫的武器库也打开了,那些不知道储存了多久的刀枪剑戟全搬出来了,那里面甚至还有明永乐年间生产铁甲和钢刀。

“丞相大人,喝口热粥吧……”就在肖乐天巡视城墙之时,户部尚书林远渺带着人端着米粥过来拍马屁了。可是没想到肖乐天居然瞪了他一眼“士兵未食,我不食,赶紧分给士兵和百姓,等到人人都喝上热粥了,我再喝……去,给我来杯清水就行了!”

不得不说古代人还是淳朴,这些没有经过新闻媒体轰炸过的民众,心里都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谁要是对他们好一点他们是真能把心掏出来。肖乐天一句话甚至说哭了周围所有的华人。

“丞相……肖先生……大人……”人群哽咽着接过分来的热粥,眼泪夺眶而出。肖乐天也有点被自己给感动了,他转过身揉了揉肚子暗叹道“装逼果然是要付出代价的,我这饿的都前胸贴后背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当怀表指向早上七点之时,天地已经全亮了,这时候站在城墙上已经可以看见整个港口的局势,燃烧的城市,海面上的船队,还有半山腰上正在防御的日本人,一切都已经清晰可辨。

“蔡瑁将军!赶紧给我找支望远镜过来,你们看海面上那些船是不是日本人的舰队?”就在肖乐天刚刚接过黄铜鎏金的单筒望远镜之时,突然海面上闪过一道道火光,紧随其后的是阵阵的雷声。

眨眼间的功夫,首里城的西面城墙上顿时升腾起一团团的烟尘,整个首里城都震动了起来。

“是日本人的舰队,是他们的関船……这群王八蛋开炮了,他们向皇城开炮了……”蔡瑁将军捂着头盔向西侧城墙冲了过去。

而这时候的桦山栗源终于松了一口气“呦西,呦西!我们的海军还是值得信任的,他们既然出手了,这场战局我们就不会败……琉球王室那群软骨头,很快就会投降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