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热血换人心/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霸的港口上,有一艘吨位最大的英国商船,明明是夜深人静水手们都睡觉的时辰,可是这艘商船却灯火通明,甲板上人影憧憧整艘商船高度戒备。

肖乐天站在船头忧心忡忡的盯着不安静的那霸港,时不时叫过传令兵发布一条条的命令。而在他身边的就是商船的船长,而且还给肖乐天准备了一瓶珍藏的陈年葡萄酒。

“肖先生,喝杯酒放松一下吧,您已经掌控了琉球的政局,暴乱时候您都能挺过来,现在这点小风浪不算什么……你们中国人不是有一句谚语吗,阴沟里翻不了船……”

肖乐天听着蹩脚的中文,当时就笑了,他仰头美酒一饮而尽“哈哈,您的理解是有问题的,阴沟里有时候也是能翻船的……就好比你们现在看见的日本,您觉得日本国和大清相比,谁强谁弱呢?“

英国船长一愣,好像没弄明白肖乐天为什么要问这么简单的问题一样,他思考了一会“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清国大过日本百倍,无论人口、资源日本都没有优势,这种问题难道还要问?”

“哈哈,瞧瞧吧,就是因为有这样的思想,人们才容易在阴沟里面翻船。这个小小的日本可不简单,大清要是再不努力,这条小阴沟就能掀翻大清这艘破船……”

就在这时候,突然从船舱里跑上来一名身穿白大褂的男人,他一边走一边摘口罩“肖先生,手术已经完成了,铅弹已经取出万幸被肋骨卡住了没有伤害到内脏……但是现在最危险的地方是失血太多了,我们只能祈求上帝的保佑……”

走上来的是所有洋人都佩服的英国医生巴克,这是一名经验非常娴熟的外科医生,曾经在克里米亚战争中当过英军的随军军医,有他出手救治坂本龙马肖乐天安心了很多。

“巴克先生,失血过多为什么不输血呢?难道您没有输血的工具?”肖乐天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巴克一听这话眼睛当时就亮了“哦,看来您还是真的在欧洲游历过,居然连目前没有普及的输血技术您都清楚?”

巴克就好像见到了知音一样“是的,输血技术确实是英国的医生先开始研究的,甚至在1818年就有英国医生给失血过多的产妇进行输血治疗。但是输血技术一直都不成熟,好像上帝不愿意告诉我们血液的秘密一样,输血成功的几率并不高……”

“这是一种近似于赌博式的治疗,成功者将会非常迅速的康复,而失败者则根本没有再次救治的可能……”

肖乐天突然一拍脑门,他想起来了,在人类历史上输血的研究要早于血型的研究。究竟是那一年人类发现血型的,肖乐天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印象中怎么也要超过1900年了,所以说,现在的人都不知道血型的秘密。

“巴克医生,我愿意为坂本龙马进行输血,龙马君的生死事关千万条性命,他必须要活下去……”

“先生你疯了!”巴克医生还没说话呢,石达开和项少龙再加上其他的军官先跳起来了“不行,绝对不可以,先生的血怎么能给日本人呢?这血气亏了,以后可就补不回来了,绝对不可以……”

肖乐天看着乱嚷嚷的手下,他知道这些人是真心为自己好,但是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肖乐天穿越前,可是献过很多次血的,O型血本来就是万能输血者,而且肖乐天深知正常人每年献个两三百毫升反而有益健康。

可惜古代人不懂这些啊,他们一听肖乐天要用自己的血救日本人,全都急的面红耳赤的,恨不得亲身以代替。

不光是中国人,就连日本人也被感动了,剑客高手野平太和肖兵太郎噗通跪倒在甲板上,激动的热泪盈眶“先生如此的仁慈,实在是让我们日本国人惭愧啊……先生不要用您的血了,我们两人的血您随便用,死而无憾……”

说完两个日本人膝行到巴克医生的面前,磕头如捣蒜祈求抽他们的血。

肖乐天又好气又好笑,但是还要接着演下去。他板着脸说道“我送给坂本龙马鲜血,不仅仅是为了就他一个人,也是希望拯救这个民族的灵魂……你们谁都不能代替我,这件事我必须自己来……”

说完肖乐天目光炯炯的盯着石达开“我的心意,他们不懂,难道连您都不懂吗?”说完就这么盯着翼王的双眼,最后看的石达开脑门都冒汗了。

“罢了,罢了!但愿日本这个民族,还有一颗人心,但愿您的热血能捂热了这群石头心……”

巴克也被这股悲壮的气氛所感动了,他虽然只是一名医生,但是他也知道面前所站的都是能够影响东亚局势的政治家,这件事可不仅仅是输血这么简单的。

“好吧,既然首相大人强烈要求,我只能勉为其难了,我这就去安排工具……”说完巴克转身就走。

英国船长和水手们也激动了,肖乐天如此英雄的举动是全人类都佩服的,激动的眼睛里面转泪花的船长突然喊道“孩子们,把我的相机搬上来,我要记录下这历史的一幕……”

整洁的船舱中,躺着气若游丝的坂本龙马,肖乐天以为他已经睡着了,但是他却发现龙马君的眼球在转动,他还有意识存在。

整个船舱里到处都是明亮的烛台,上百根蜡烛把这间临时手术室照射的雪亮,巴克医生正在紧张的进行忙碌。

肖乐天现在躺在一张高高的吊床上,身体和坂本龙马自然产生高度差,这样通过橡胶软管的连接,血液会通过软管自动流入坂本龙马的体内。

一切准备工作已经就绪,巴克按耐着激动的心情轻声说道“首相大人,我要用空心针刺破您的血管,可能有一点疼……”肖乐天笑着摇了摇头“没关系这可比在战场上战斗要容易的多了,我相信您的医术。”

当空心针刺入肖乐天的静脉之时,当紫红色的血液涌出的那一刻,整个手术室包括外面护卫的士兵全都哭了,所有华人、琉球土著包括那几名日本人全都跪下来了。在古人的思维里,一个人肯用父精母血去救另一个人的命,这种崇高的道德已经可以称之为圣人了。

“肖先生啊……圣人再现……活菩萨啊……呜呜呜……”所有人包括翼王石达开都按捺不住激动的情绪,眼泪滚滚而流。再看看野平太和肖兵太郎,这两个日本人已经磕头磕的头都要撞晕了,额头上都是血。

悲壮的气氛让洋人都动容了,在这时候西方医学界也不懂血型的秘密,输血治疗本身就带有非常强烈的神秘光环,有人说这是上帝的神迹,有人会说这是魔鬼的法术。但是有一点是所有人都佩服的,肖乐天能够献出自己的血来救人,这种崇高的品德绝对不容置疑。

船长操纵着立式的照相机,不计成本的按动快门,他是一名业余的摄影爱好者,伦敦泰晤士报上他也曾经投过稿。船长坚信,这样感动人的照片传到伦敦去,绝对能让整个绅士阶层为之动容。

血液终于从软管的另一头滴出来了,这时候软管内已经没有了空气,巴克准确的将冒血的空心针刺入坂本龙马的血管内。不知道是不是刺痛了他,坂本龙马胸口突然剧烈的起伏,紧闭的双眼流出大滴的泪水。

肖乐天用自己的鲜血救治日本使者的新闻迅速传遍整个洋人的船队,这些西方来的水手和商人们全都震惊了,在这些商船中有很多从欧洲赶来的传教士,不知道是哪一个率先领唱,赞美基督的优美歌声开始在海面上飘扬,那是他们在为肖乐天和坂本龙马祈祷。

歌声渐渐连成了片,无数水手和商人们也加入了进来,唱到最后就连肖乐天都被自己感动了,鼻子一酸眼泪也冒出来了。

就在海面上所有人都为肖乐天的壮举而感慨之时,煞风景的人出现了,一名传令兵腾腾腾跑上了甲板“报告大人,恶八郎又一次挑起暴动,他们口口声声说我们要屠城,他们是为了自卫……天啊!大人您这是……”传令兵一抬头就看见让他惊恐万分的场面,下意识的就要抽刀保护大人。

“住手,大人正在用自己的血救日本使者的命,你要害死大人吗……”萧何信一把握住他抽刀的手腕厉声说道,可是话说一半眼泪就又滚出来了。

传令兵也哭了,他脚一顿骂道“这群日本畜生,还有没有一颗人心……”

这时候恶八郎一把抓起肖兵太郎大吼一声“海贼众们,马上集合!你们也都看见这一切了,如果我们不去洗刷骂名,那么我们日本民族将永无出头之日,会被这个世界所有人都骂死的……跟我冲上去,杀死那些地狱里的恶鬼,日本国的耻辱!”

恶八郎和他手下的海贼众,一直都是肖乐天直属,别人还真没法命令他们,这帮人嗷嗷的叫着要参战,除了肖乐天谁都拦不住,闪身之间一百多名海贼众跟着野平太的脚步就向码头上冲了过去。

肖乐天赶紧给传令兵下命令“禁止用一切火器,所有人防守本阵,不得让日人溃逃,也不准造成大规模的伤亡……坚守下去,一直坚守到我出现……”

肖乐天低头看了看面前缓缓流淌的鲜血,回忆着前世输血时候的大体时间,他保守估计这场输血治疗也要一个多小时。不用火器守住一个小时是没有问题的,可是问题是伤亡怎么办?肖乐天可真的是心疼啊。

突然坂本龙马开口了,他用微弱的声音说道“抬我……抬我出去,我去弹压他们……”可惜他现在精力实在是太微弱了,才说了这么两句就眼前一黑歪倒在了手术台上。

肖乐天看着屋子里所有的人,坚定的说道“输血一个小时,必须保证一个小时……你们如果还听我的,就带着弟兄们顶到第一线去,守住阵地,一直守到我出现……那霸不需要再流血了,用我们的实际行动打破谣言……”

“鲜血不仅能增加仇恨,我坚信它也能化解仇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