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肖乐天的大考/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守护码头的司马云从来没有接到过这么憋屈的命令,不让使用火器,还要用最小的伤亡堵住这些疯子。我可以手下留情,可是恶八郎汇集起来的两千绝望暴徒会留情吗?

但是命令就是命令,无论是否理解都必须要执行,肖先生不止一次说过,西方现代化的军队,要的就是绝对的服从,军人不需要对命令指手画脚。

你也别说我的命令是不是乱命,就算是乱命你也要坚决的执行下去,哪怕失败后下达命令的人被枪毙,但是在战场上也不许你置疑。

只有这样的铁血军队,才配叫现代化军队,中古时代那种基层军官打折执行军令的现象必须从一开始就被禁止。

“所有人抄刀子,弓弩上弦……准备接敌!辣椒手雷准备……放!”一声令下十多个黑影旋转着飞向山本清,导火索的火光在夜空中画出命令的轨迹。

砰砰砰……一连串的闷响之后,刺鼻的烟尘弥漫开来,冲在最前面的日本人没死几个但是被呛的不行,山本清捂着口鼻玩命的咳嗦。

“咳咳咳,这群卑鄙……下流……咳咳咳……冲过去,速度冲锋……”山本清被呛的头晕眼花,手里的木柱都丢掉了。

也不知道是辣椒加胡椒的味道逼的日本人不得不快跑,还是屠城的威胁越来越恐惧,反正每一名通过烟雾区的暴徒都变的双眼赤红,情绪极度的亢奋。他们拿着削尖的竹竿,粗大的木棒,甚至就是抓着两块石头就嗷嗷叫的冲上去了。

“长枪阵准备……”司马云现在也紧张了起来,在他的指挥下一排排长枪指向了敌人,就等接敌的那一刻了。

山本清现在已经彻底狂化了,他如同原始人一样冲在最前面,手里不知道从哪踅摸出两块青砖,抡圆了向着长枪本阵就扔了出去。

“天照大神保佑,我们武运长久……”喊声中山本清跟个大猩猩一样砸入长枪丛林,左手抡起来直接用咯吱窝夹住了三根长枪,胸口猛然向后一缩,三支长枪就已经到手了。

“哈哈哈,跟本将军我玩枪?我是日本赫赫有名的铁枪达人!”山本清丢给后面人群两根长枪,自己手持一支如同杀神一样冲入长枪队伍之中,搅起一片血雨。

在山本清的带领下,司马云的本阵迅速塌陷出了一个凹槽,突破眼瞅着就要出现了。不过在其他的区域,长枪阵还是发挥了作用,卫队们如同串糖葫芦一样刺死这些日本暴徒,甚至有的长枪都被尸体压断了。

“突破!突破!突破……跟着我杀过去,肉搏啊!不能让这些清国奴们开枪射箭……”山本清从一接触这些卫队,就已经发现这些华人和琉球土著所组成的卫队,根本就不熟悉长枪阵的运用。

虽然山本清也搞不明白为什么这群人没有使用火枪,但是战场上不容胡思乱想,只要能杀死敌人其他都可以抛在脑后。

现在山本清已经能看见胜利的曙光了,在他面前的军阵已经越来越薄,胆怯的士兵正在向后退缩,战阵凹陷已经越来越明显了。

“啊!天照大神保佑,胜利在望……”就在山本清怒吼着即将发起最后的进攻之时,突然从斜刺里冲出一群肩膀捆着红布的日本浪人。

“你们这群地狱的恶鬼,滚回去吧……你们都是日本人的耻辱!”说话的正是野平太,只见他手中的一字纹名刀寒光闪过,一个照面山本清手中的长枪就断成了三截。

“啊!野平太……八嘎,你这个日本的叛徒……”山本清空手肯定不是剑客的对手,惊恐中迅速缩入军阵内,等待下一个突击的时机。

野平太带着肖兵太郎还有手下一百多名被收编的海贼,臂缠红布如同一群杀神一样冲入暴徒群中,手中太刀泼洒着鲜血,那一刻空气中的血腥气突然浓重了好几倍。

这个时代日本还没有近代国家的意识,很多日本人都称呼自己为扶桑国。这时候的日本人并没有忠诚于国家的意识,他们的心里只忠诚于他们的主君。所以日本国内大名之间打点内战相互杀来杀去也就很平常了。

肖乐天给他们开粮饷,也给他们提供晋升的机会,在他们的眼里肖乐天就是自己的主公,为了主君而战斗根本不用考虑敌人是什么人。

更何况,这些海贼都看见了肖乐天用自己鲜血救治日本使者的义举,在古代人的眼里能做到这一点的无一不是道德的楷模,是人间的活菩萨。如此仁义的主君,又怎么能不让他们卖命呢。

“杀杀杀,杀光这些忘恩负义的暴徒,让他们下地狱……”野平太一边喊一边砍杀,很快就弥补了长枪队脆弱的阵型,塌陷下去的本阵终于恢复了。

这时候的山本清气的都快疯了,他跳脚狂喊道“叛徒,你是日本国的叛徒……你居然投靠了清国奴,天照大神会惩罚你的……冲上去杀了他!”

可惜无论他怎么喊,都弥补不了缺乏武器的窘境,手里没太刀只靠双手和竹竿木棒攻击这简直就是自杀。

野平太怎么可能在乎山本清的叫骂,他一边战斗一边喊道“八嘎,你们这群白痴,你们已经被人利用了,上国的大人根本就没有屠城的意思,你们被骗了……“

“坂本大人不是肖乐天暗杀的,他是被日本忍者下的毒手,有人栽赃家伙……你们都被人利用了……”

可是现在战斗已经让所有人都狂热了,敌我双方根本就听不到对方的声音,所有人的心门都是紧闭的。

“弓弩手准备……把这些王八蛋都给我射死!不让老子用火器,老子照样杀光这些混蛋……”关键时刻司马云豁出去了,拼着被大人骂也要大开杀戒。

可是就在这时候,司马云身后突然响起一声爆喝“住手!所有弓弩全部下弓弦……全军听令,放下兵器,徒手迎敌……”

发令的居然是萧何信,司马云回头一看不仅萧何信跑来了,就连罗火他们也都来支援了,在更远处甚至还有翼王的身影。

“萧何信你疯了?你想干什么……”还没说完萧何信就攥住了他的胳膊,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只见司马云的脸色如同开了染坊一样,一会红一会白,最后甚至变成了铁青色。

司马云眼泪夺眶而出,他一把抓下军帽狠狠的攥在手心里“大人啊!大人……你这是何苦啊,这些畜生的心都是石头做的,您的血能捂热吗……”

司马云感觉自己浑身都要爆炸了,他心中的悲愤甚至要把天灵盖都顶破“所有人听令……放下所有武器,我们徒手进攻……”

轰的一声,整个本阵刹那间松动了一下,所有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任谁都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乱命。

“纳尼?你发疯了吗,这是战场不是你开玩笑的地方……”野平太气的脸都憋红了,手里攥着的太刀上全是鲜血。

“执行命令,这是丞相的军令……”萧何信大吼一声“所有人听好了,丞相大人有令,任何人不得使用武器,用最小的伤亡挡住这些暴徒,丞相大人只要一个小时,大人只要半个时辰……立刻执行命令,违令者驱逐,终生不得再次任用……”

对于这些已经把自己的心都系在肖乐天身上的士兵们,驱逐对他们来说是比死亡更可怕的惩罚。所有人都不敢抗议,也只有野平太和那些海贼们还在喋喋不休。

这时候从野平太身后走来一个身影,正是琉球王国将军蔡瑁,他的身后还有一百多名同样赤手空拳的海军士兵。

“你我这样的外来者,想要融入大人的麾下,首要的就是服从命令……你我怎么可能明白大人的深思熟虑,你只不过是一名能够斩落人头的剑客,而大人则是能够斩落人心的领袖……你不懂的太多了!”

蔡瑁轻飘飘的留下一句话,转身带着士兵走入了本阵中,用血肉之躯去抵挡这些暴徒的进攻。

“啊!”野平太的叫声如狼嚎,他拼命的发泄着自己不甘的心情,而那些海贼一样仰天长嚎。“罢了,罢了……所有人听令,丢下武器!”只听一片哗啦的响声,太刀肋差全被丢在了地上,日本人也冲了进去。

这时候的英国商船上,肖乐天闭着眼好像就能看见这时候战场上的画面,他心中暗自叹息道。

“你们不懂啊,你们真的不懂什么是现代化的军队,我肖乐天的手中,军人不仅应该懂得杀戮,更应该学会救赎……”

“所有中古的军队都是只知杀人而不知道救人,中国自古就有过兵如过匪、兵匪一家的俗语,可见民众对军队的恐惧心理了。无论是敌军还是友军甚至是自己国家的军队,在百姓的眼里都是恐怖的存在……”

“今天,我肖乐天就要给你们上这最珍贵的一课,我肖乐天能够给予那霸杀戮的一夜,我同样也会给那霸救赎的一夜,十万华人、百万琉球人的人心我要了,今天我还要尽收十万日本人的人心……”

“这是一场考试,一场所有人都在局中的大考,想跟我肖乐天走下去,就给我好好考完这一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