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阵前审判/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让项少龙把他放下,虽然龙爷有点不放心,但是他也知道在这个时刻,肖乐天必须要以一个强者的姿态面对所有人。看着原地打晃的肖乐天,周围的士兵下意识的就要冲过去搀扶。

“都别动我……让我自己站着!”肖乐天抬手阻止住了想围上来的士兵,凭着自己的意志力抵抗大脑中的晕眩。

也不要怪肖乐天身子弱,天下就没有刚刚献血完不休息一会就上战场的人。在前世肖乐天总是献血完靠在沙发上,吃着饼干小点心什么的,顺便还能调戏调戏年轻貌美的小护士。

面对混乱的战场,需要的是大脑的急速运转,面对谈判更是需要精力十二万分的集中。而现在肖乐天脑子迷糊的状态就跟低血糖一样,根本没那么都养分供应上去。

“妈的,要是有块巧克力就好了,现在我需要的就是糖分,大量的糖分……”肖乐天的低语居然让周围人给听见了。

“大人,您要什么力?您说清楚点……要糖啊?咱们那霸特产就是砂糖,要多少都有……”说话间一群士兵冲入两边的残破房屋,翻箱倒柜给大人找糖吃。

肖乐天苦笑着看着手下给他搜刮白糖,心中暗叹道‘上战场先吃糖的将领,我估计算是独一份了吧?’。

那霸自古第一商品就是砂糖,几百年来制糖业是维持琉球王国经济的命脉产业,在这座城市里几乎家家户户都能找到砂糖,不一会的功夫士兵就搜罗到半罐灰白的砂糖递给了肖乐天。

两口砂糖入肚,很快血糖浓度就提升了,大脑得到充足的养分后昏沉的感觉一扫而空。肖乐天把糖罐子递给那名士兵“给我抱着,没准一会我还要再来两口呢。”说完大步流星向日裔集中营走去。

“桦山栗源、竹中井上……还有那个脑残的山本清!今天我肖乐天就站在你们的面前了,有什么话给我说明白了。还有你们……今天必须给我一个答复,今晚的暴动老子必须要一个答案!”

随着那一面残破带血的肖字认旗缓缓向日裔大营靠近,整个聚集区里开始异常的骚动了起来,所有日本人都知道,现在就是最后的一刻,生还是死就看这些大人们的一念间了。

当桦山栗源看见坂本龙马那道要杀人的眼神,就知道他们彻底输了,从头至尾就没有一件事情是做对的。这位岛津家老拎着山本清跪在肖乐天和坂本龙马面前,就在大营门口拜服在地。

“山本清错误的估计了形势,他受到小人的挑唆才会有这样不智的举动,对于今天的事情我深表歉意……我知道歉意弥补不了死去的这些生命,我愿意用的生命来向您谢罪!”说完,桦山家老起身向野平太鞠了一躬。

“我知道您的剑术一流,能否为我介错……”野平太听完一愣,下意识的扭头就看肖乐天。还没等肖乐天开口呢,山本清跳起来了“整件事我是主使者,剖腹的也应该是我,这跟你没有关系。但是我就想当着所有日本人面问一问清国的大人,你到底想怎样处置我们?”

山本清用手指着身后一万日裔激动的说道“在那霸港有十万日人,现在都被你关在了集中营里,一天两顿稀粥还有干不完的苦工,我们日本人不是生来的奴隶,我们绝对不会任由你来**……”

“我操!龙爷给我扇他,狠狠的扇他的嘴巴子,指鹿为马、倒打一耙的本事还真是他妈天生的,到现在还敢跟我挺腰子喋喋不休……”

项少龙冲上去,左右开弓十几个响亮的耳边扇了过去,山本清的脸顿时变成了猪头,嘴角和鼻孔鲜血直流。肖乐天的突然发威让所有日本人都惊恐万分,他们生怕下一秒暴怒的清国士兵就要开始屠城了。

而这时候一直沉默的坂本龙马开口了“肖先生,能让我说几句吗?”肖乐天点了点头,双人抬的轿子走在了最前面,龙马君居高临下望着跪倒一片的日本人。

“今天的冲突,你们做错了……”坂本龙马一句话换来人群中一片悲戚“我确实是受到了刺杀,火枪射中了我的胸膛,差一点就去见佛祖了。但是,刺杀我的并不是肖乐天,而是日本人!”

“啊!怎么会……”人群中一片惊呼,山本清用袖子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怎么可能?坂本大人是不是受骗了……”

“八嘎!闭嘴……”坂本龙马突然一声爆喝,紧接着就是一阵的晕眩“肖大人为什么要骗我?清国人又为什么要杀我?你们难道真的没有脑子吗?把恶八郎带上来……”

这时候几名士兵把五花大绑的恶八郎带了上来,这时候的恶八郎被打的都不成人形了。

“恶八郎在逃命途中遇到了雾隐小鬼,他为那个该死的女人提供了火枪和弹药,而雾隐小鬼又趁我疏于防范用易容术靠近了我,刺杀就这么发生了……”

“不可能,雾隐小鬼是岛津家的忍者,而您是岛津家主都尊重的龙马君,您是全权谈判大使啊,他为什么要刺杀您?”这下不光山本清想不明白了,就连桦山栗源和在场所有的日本人都迷茫了。

肖乐天向野平太使了个眼色,野平太会意微微鞠躬走到了前面“诸位大人,还有日本国的同乡父老们,这个问题我能够给你们答案。”

“雾隐小鬼根本就不是岛津家的忍者,这个女人早就在去年就已经被德川家策反了,她现在就是新选组负责岛津家情报工作的组长,她已经向京都发送了数不清的情报,岛津家一直都被蒙在鼓里!”

“纳尼!”所有日本高官和中低层武士全傻眼了,这个消息太劲爆了,要知道德川家现在和萨摩藩势如水火,一个不甘心幕府倒台,一个拼命想推天皇上位,日本国已经处在内战的边缘。

“我作为一名野武士,一名剑客在京都游历之时,曾经受过新选组的蛊惑而加入了三天。就是这三天让我知道了这群人的本质,他们都是一群只知道杀人的疯子,每天的工作就是搜寻一切维新人士,然后制定暗杀计划,我想在场有去过京都的无人不知道他们的大名……”

“而且最变态的是,这个组织根本就不允许别人退出,哪怕我之前已经说过了我要考察三天再做决定,但这也是不可以的。从我离开那一刻,就遇到了无尽的刺杀,我一路向南逃去,一直逃到了琉球都没有逃出他们的追踪……”

“雾隐小鬼带领的忍者曾经偷袭过我,要不是勇敢的兵太来救我,我恐怕早就死掉了……”说道这里肖乐天开口了。

“现在你明白了吗?你们已经沦为德川家的工具了,新选组的一切所作所为就是要害死你们岛津家,让那霸这个火药桶越炸越凶,并最终炸塌你们岛津家的根基。你们这群蠢货,沦为敌人手里的工具而不自知,居然还敢大言不惭的在我面前饶舌……”

“屠城?你以为我跟你一样也是畜生吗?战争从来都不应该裹挟无辜的百姓,也只有你这种垃圾一样的疯子,才会对平民下毒手……你他妈的还敢问我要如何对付你们这些日本百姓?你这个混蛋杀我们华人百姓的时候,你想过什么?你当时可曾想过你们也有这一天?”

肖乐天刀子一样的锐利目光扫向整个营地跪倒在地的日本百姓,上万人没有一人敢和他的目光相对。那一刻肖乐天浑身的血都沸腾了,他好像看见了漫天华人的冤魂在飞舞。

“老子不是杀人狂,但也不是烂好人!从今天开始,我给你们日本人十天的时间,凡是杀过华人和琉球土著的,自己自首出来抵命。我告诉你们,别给我心存侥幸心理,如果十天后再把你挖出来,老子就灭你们家满门……”

肖乐天脑子一阵晕眩,他抢过糖罐子又来了两口,狠狠喘了几声粗气后厉声说道“从今天开始,给我齐民编户。十户日本人为一组,十组为一个里,十个里为一个区,都给我选出组长、里长和区长出来……”

“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连坐法,一组之中如果有一户敢欺骗我,十户共杀之。一个里中如果有三个组出现欺骗现象,里长连坐必死。相同的,一个区内有三个里出现欺骗现象,区长连坐死……”

“老子就给你们十天时间,把杀过华人和土著的暴徒,都给我交出来!这是你们唯一的活路,要记住了这是唯一的活路……”

杀气腾腾的话惊的在场所有人脖子后面发寒,聪明人一眼就能看明白,在这样的连坐法中,不会有任何一个漏网之鱼,甚至会有轻罪重罚的现象,就算出一批冤案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是,这种连坐法确实能保护众多没有参与杀戮日人的利益,十万日本人居住在那霸,不是所有人都丧良心的,绝大多数人只是趁乱拣点财产罢了,甚至还有很多人都逃到山林里躲避去了。

初步估计一下真正亲手杀人的也不过就是千把人上下,剩下的大多数都属于摇旗呐喊的。

说到这里肖乐天平复了一下情绪,看着桦山栗源平静的说道“下面就要谈到你们岛津家剩下的这两千名士兵了。我还是那句话,首恶必办、胁从重罚、至于说完全听命令的小兵足轻?我还真是没想好应该怎么处置……”

肖乐天现在心情非常犹豫,岛津家的两千足轻总不能都杀了,那些基层士兵只不过听命行事,事件的因果并不在他们的身上,虽说在战争中杀死了华人军民但主要罪过还是在军官身上。

处理这些小兵要比处理那些杀人的暴徒更艰难。因为暴徒毕竟是松散的民众组成,当他们开始杀人之时,他们的心中已经充满了恶念。这些暴徒心里想杀人,也亲自动手杀人了,恶因恶果都在他一个人身上,杀了也不会有什么争议。

但是军队很复杂,这是一个要严格听从命令的组织,无论这些士兵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他们的行为可不是自己能决定的。

说简单一点,暴徒的手是由暴徒自己的心所决定,而士兵杀人的手则只能由军官们来决定了,这也就是历代战争结束后,只审判军官而放过士兵的道理。

在场所有武将们都听出肖乐天话中的犹豫,也看见了士兵活下去的希望,很多中层军官冲出人群跪在肖乐天的面前。

“我们是始作俑者,我们切腹谢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