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二毛拼命了/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德海眼睛一眨一眨的,心里对富慧这个干儿子,这个名义上自己新收的小徒弟还是有点小佩服的。太后要寰宇图,自己怎么就想不到把洋人会转的地球仪给搬来呢?要知道洋人的东西可比大清的准确直观多了。

妈的,我真是猪脑子啊,越来越不会伺候了,自己心中骂了一句后,安德海赶紧满脸堆笑的说道“启禀太后皇上,奴才搬寰宇图的时候突然想到洋人曾进贡过一件地球仪,想想就在金器房里收着呢。奴才擅自做主,还请主子莫怪……”

太监这个群体根本就没有脸面这一说,二毛的功劳安德海轻描淡写一句话就据为己有了。不过有理想的二毛怎么会在乎这个,讪讪一笑也不说话就退到安公公身后了。

慈安好像是第一次见二毛,仔细想了想问道“你叫二毛?听说你是富慧认的干儿子?”二毛一听东宫太后问话了,赶紧跪倒在地“主子吉祥,奴才正是二毛,富察家姑奶奶富慧认的干儿子……”

“嗯,挺机灵的一个孩子啊,安德海你可找了个好徒弟啊!”

“谢主子夸奖,二毛这孩子别的不敢说,勤快机灵可是有一号的……”

二毛的突然出现让同治小皇帝也有兴趣了,九岁的同治皇帝跟十四岁的二毛由于年龄相当,天然就有一种亲切感,他身边伺候的都是慈禧挑选出来所谓老成稳重的大太监,比如周道英之流。

可是孩子天性就跟同龄人亲近,总是跟一群大人在一起心情难免很压抑。不过紫禁城里,年龄小的太监都处于食物链的最底层,他们还处于学艺的年纪,根本就没机会接触到皇上,成年太监也不可能给他们这个机会,所以说同治皇帝的童年是很孤独的。

正是因为这份孤独,让他多看了二毛两眼甚至还点了点头说道“富慧按辈分算应该是我的表姐吧?不是听说她要嫁给肖乐天吗?你这小太监可就要跟着姓肖了,不过也好肖乐天是个海外孤客,身边一定有特别多的好玩的,你去了可有福了……”

嗬,说了半天还是想玩,慈禧听的直皱眉。“皇上,要多学政务,不要总惦记着玩了,早晚您是要亲政的,怎么还跟孩子一样。”

同治帝就怕亲额娘的唠叨赶紧规矩走到地球仪旁边,而这时候蒙着地球仪的天鹅绒已经被取下来了,鎏金镶嵌宝石的地球仪呈现在了众人面前。

当浑圆的地球仪呈现在众人眼前时,很多人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大殿里一片惊呼“哎呦,还真是个球啊?难道说肖乐天写的书都是对的?大地居然是圆的,可是怎么还是歪的?”

安德海等大太监一个个眼光都能杀人了,这群忘了规矩的小**,回头都扒光了吊起来打,太没规矩了。不过还好,太后和皇上注意力都在地球仪上,一时也忘了奴才们的无礼。

地球是圆的,这个概念普通的民众虽然不接受但是帝国的高层却不得不接受。让西洋人连着痛打了两次,要是还缩头不承认这些基本的知识,那离亡国也就不远了。

但是承认归承认,康熙爷早就知道大地是个球了,但是谁又会大张旗鼓的宣传呢?有时候,你承认一件新生事物,就会连带着承认更多,而这些新思想对帝国的统治是有害的。

所以地球仪这种东西,在紫禁城里最终的命运就是尘封在库房,要不是这次想了解琉球国,他恐怕是没机会再见天日了。

帝国的几位首脑们围着半人高的地球仪转了好几圈,其中就属同治皇帝看的仔细,嘴里还不停的提问。

“圆的啊,真是圆的,肖先生说的还是对,大地就是个球,但是下面的人怎么没有掉下去呢?这里是大清,这里是天竺,这是哪里?”说来都让人不敢相信,这还是九岁的同治皇帝第一次看见地球仪呢。

鬼子六奕?开始还能给小皇帝解释一二,可是等皇帝问的越来越深之后,奕?也回答不上来了。

“皇叔,这地球仪为什么是歪的?难道进贡来就是坏的吗?他们洋人这是在羞辱我们大清吗?”同治的问题让鬼子六直挠头也说不出个道理来“不会吧?洋人再坏也不至于弄次品送来吧?这又不是什么多值钱的东西……”

就在同治皇帝因为得不到答案而一脸遗憾的时候,突然太监群里传来一个声音“陛下……听说二毛在庆三爷家学过几天西学,没准他知道答案!”说话的居然是李莲英,这个零零碎碎收了富慧将近二十万两白银的太监主管,这时候终于开始起作用了。

“哦?你来,你给我讲讲……”同治帝赶紧招手叫二毛,而这时候二毛激动的腿都有点飘了,在一片嫉妒的目光中二毛跪在地球仪边上,颤抖着说道。

“陛下……这,这叫地球的倾角,地球确实不是正的!”

轰的一声,大殿里的人都惊呆了,这个二毛胆子好大居然说大地不是正的,这太离经叛道了。安德海当场就想发飙,可是再一看皇上一点恼怒的意思都没有,就生生把话给咽下去了。

这时候二毛也豁出去了“陛下,其实地球所谓的倾斜,只是相对于太阳来说的……地球看似静止,其实是在不停的旋转,也正是因为有旋转所以才有白天和黑夜……而倾角的作用就是让大地有了一年四季……”

“陛下您可以设想一下,假如奴才这个拳头就是太阳,这个是地球,就这么转转转……对了对了,陛下真聪明,咱们大清是白天,美国就是黑夜……冬天就是因为太阳光照射到地面上少了,所以热量不够了……”

二毛年纪本来就不大,他和九岁的同治皇帝天然的就能够进行有效的沟通,日心说在他的解释下居然如此的通俗易懂。

二毛现在可今非昔比了,由于地位的提升,他平日里根本就不用干什么活,他有充足的时间看书学西学。再加上富慧认他当了干儿子,所以每当假日他都去看这位干娘,而在肖乐天的安排下,总有一些师傅在教二毛一些新知识,甚至连英文二毛都能简单的对话了。

一切的准备都是有价值的,当机会来临之后,二毛拿着这些全新的知识立刻得到了同治帝的青睐,两个孩童居然玩在了一起,自然科学果然比四书五经更有趣。

两宫太后和王爷还有那些大太监们都已经看傻了,尤其是慈禧太后,他从来没见过儿子会如此好学,虽然现在学的是她所讨厌的西学,但是这种专注那个娘亲不喜欢呢。

慈安和鬼子六相相互对视一眼,谁都看明白对方视线中的不可思议了。可是二毛给大家的惊喜还远不止这些。

“二毛,你这些东西是从哪里学来的?”

“启禀陛下,我每次休假都去干娘家,干娘对我特别好,有时候她亲自教我,有时候请先生教我,我自己也看一些书……”

“好好好,那我问你,琉球跟日本国还有咱大清,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个你知道不知道……”

同治皇帝是一句玩笑话,可是二毛脸色可就发白了,但是最后二毛心中的那一点坚持让他战胜了恐惧。太监议政是死罪,这个谁都知道,但是人生不就得赌一赌吗,如果上天眷顾能平安度过这个关口,自己在紫禁城里的地位可就会扶摇直上了。

为了恩公的事业,我今天就不要这条命了。

“启禀陛下,想要搞明白琉球的故事,首先还是先要讲讲日本国的历史,不知道陛下知不知道明万历年间的征朝之役呢?那时候的日本刚刚结束了百年混乱的内战,丰臣秀吉一统天下,为了更多的土地,他们把目光投向了海外……”

二毛果然豁出去了,人如果连死都不怕了还怕说话吗?他从丰臣秀吉一直说到了德川家康,又从日本政局说到了日本国的贫瘠。岛津家为什么暗中控制琉球王室,勘合贸易权究竟是怎么影响东亚的经济布局的,甚至连现在日本国内闹的很凶的维新变法他都略通一二。

本来殿内的人都对琉球两眼一抹黑,就连理藩院都搞不明白的东西,居然在十四岁的小太监嘴里婉婉道来,养心殿内的气氛越来越凝重,越来越诡异了。安德海太熟悉这种味道了,他一辈子修炼的对这种味道几乎是下意识的敏感。

“要杀人了,今天果然要死人了,我这鼻子骗不了人,今天二毛死定了!”安德海手心都冒汗了,他正在肚子里组织语言,待会一定要想办法和这个臭小子脱开关系。

其他的大太监也嗅到味儿了,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多一个字都不说,只有李莲英欣慰的看着二毛,心中点头说道“好小子,真敢豁出命去博富贵啊,不愧肖乐天栽培你一场”

二毛本来就是个异常聪颖的孩子,入宫前的那场争斗又让他有了几分跟年龄不相称的成熟,再加上肖乐天的悉心培养,让这个孩子的见识已经远超常人。在这个满国文人都闭眼当鸵鸟的时代,一个孩童紧紧靠着恶补几个月的知识就已经可以纵论天下了,可见晚清时期文人对国门外的漠视。

“奴才以为,这件事最终肯定能和平解决,因为岛津家不愿意把事情闹大,琉球又国小式微也不敢闹大,至于肖乐天弄的什么琉球宰相更是闹剧一样,先生才不会当一个小小琉球国的宰相呢,连一县之地都不够,就算琉球王给他也不过就是个乡下村子罢了……”

“奴才觉得,肖先生在归国前肯定要辞官不做的,名义上的宰相身份充其量就是谈判时候好听罢了……当然了,以上都是奴才瞎猜的,还是请圣裁!”

静,死一样的静,养心殿里掉根针都能听见,好半天御座上传来了慈禧冷冷的声音“人才啊!我还真没发现在这紫禁城里还藏着如此厉害的人才啊,这么说来肖乐天是你师父喽?”

听着慈禧不阴不阳的声音,几乎所有太监宫女吓的脚都软了,甚至有一个体气弱的宫女居然头一晕直接栽倒在地。

“拖出去!”慈禧气的大吼一声,音调都变了。安德海亲自冲上去,抓起二毛的胳膊就往外拽“小杂种,你还翻了天了,太监敢议政,你活到头了……”说完下死劲的往外拖,手指甲掐着二毛的肉皮往死里拧啊。

“废物,我说把那个贱女人拖出去,哀家话还没问完呢,你拖他干什么!”慈禧气的冲着安德海就骂,今天真是不顺心,怎么连使老了的奴才都不会听话音了。

安德海一听吓的直缩脖子,赶紧退下顺着拽着宫女的头发跟拖死狗一样往外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