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那霸密约/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嚏……阿嚏……阿……阿嚏……”秋风中肖乐天狠狠的打了三个喷嚏,虽说琉球四季如春,但是深秋清晨海风还是有一点凉的。

“是否请御医?要不请巴克医生给丞相看看……对了在下知道后山有一处秘密温泉,对于风寒有奇效丞相一定要试试……错错错,我家厨子最拿手的就是日本火锅,丞相大人赏脸吃一锅,自然浑身发汗……”

肖乐天不过就是打了三个喷嚏,结果身后琉球国的臣子们马屁如潮一样的拍了上来。肖乐天没空搭理他们,披上龙爷递过来的披风眺望远方越来越远的日本関船。

今天他是来送行坂本龙马的,经过半个月艰苦的谈判,在那霸暴乱结束的一个多月后,琉球王室终于和岛津家的使者签署了最新的《那霸密约》

什么时候谈判最痛快?当然是一方大获全胜之后最痛快,现在肖乐天已经彻底控制住了琉球局势,而且手中的军事力量可以说是琉球王国千年以来最强的时候,岛津家根本就没有谈条件的余地。

但是奇怪的是,肖乐天居然在很多细节上做出了让步,大的让坂本龙马都傻眼了。肖乐天居然允许岛津家继续在琉球保留一支千人队,而且琉球王国的税收岛津家仍然能够拿走一部分。

坂本龙马当时都结巴了,这跟战争之前也没什么区别啊,这份协议如果给岛津家过目,肯定会让藩主目瞪口呆的,大败之后居然还能有这样优厚的条件简直无法想象。

日本人的惊讶早就在肖乐天的意料之中了,不过肖乐天可是有条件的,在《那霸密约》中有一项是原则性的条件,那就是岛津家主必须亲自书写一份秘密占领琉球两百年的备忘录。

从两百五十年前岛津家是如何攻占琉球的,再到这些年中岛津家是如何剥削琉球民众的,都要一五一十的写出来,最后还要承认琉球王国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而且是中国不可分割的藩国,主权没有丝毫的争议。

“龙马君,这份备忘录,如果可以的话是否能够让你们的天皇也签个字?如果天皇愿意签字的话,我承诺献给他两百条美国产的洋枪,还有银元二十万枚,帮助天皇重归权力的核心……”

坂本龙马一听就明白了,肖乐天这是要从国际法中把琉球和日本国的联系彻底斩断,这份备忘录一旦出现,再想吞并琉球可就难了。

“龙马君,这是我的底线,只要你能答应,我可以让你们保留一定的军事力量,也可以让你们得到一部分税收,当然不会有过去那么多了,但是五分之一还是能给你们留下的……”

“想想吧,好好想想吧,我甚至可以给桦山栗源和竹中井上一条活路,放他们安全回日本去,看看我多有诚意……”

“不要逼我,如果真的逼我大开杀戒,然后再驱逐所有日本人,那么岛津家的颜面还能保留吗?西南四藩不是一直以岛津家为首吗?那样他还能成为倒幕运动的先锋吗?这些问题龙马君要好好考虑啊……”

肖乐天的条件根本就没法拒绝,明知道这是一个掺了慢性毒药的饭团,可是现在的岛津家也没有拒绝的实力了。琉球暴动的消息已经传回了日本国内,德川幕府现在已经暴怒要求调查了,岛津家现在就是装鸵鸟,能拖就拖。

《那霸密约》这个密字就能代表一切了,在坂本龙马和肖乐天的私下协商下,还有琉球王国无条件的配合下,一份漏洞百出的弥天大谎正式出炉。

在官方的版本中,那霸的暴动根本就不是一场独立之战,而只是一次大规模的骚动而已。起因也不是什么琉球王国独立,人家琉球王国本来就是独立的。

在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日本国的无赖恶八郎企图抢劫华人的财产,受到激烈抵抗后两族人爆发了严重的冲突。混乱中琉球军队也被裹挟其中,而日本国将军山本清由于误判局势,自作主张派兵参战,并最终和华人、琉球国发生交战。

明面上的文件在拼命的往下压事,岛津家派驻的士兵数量变成了八百出头,存在于琉球的原因也只是想保护日本商人的利益,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占领,早就说了琉球国是独立的了。

而肖乐天也没有激起十万华人的追随,肖乐天不过是义愤填膺仗义出手罢了,跟随肖乐天战斗的民众也不过是一千多而已,至于尚泰王给予的宰相位,也是因为人家国王仰慕上国学者才封赏的,肖乐天仅仅是为了谈判方便才代理几天,回国前绝对是要辞官的。

肖乐天和坂本龙马都是聪明人,他们知道必须要编造一个谎言堵住德川幕府还有满清朝堂的嘴,只有这样双方才能成功脱身,这件事才能平息下去。

他俩当然知道这个谎言漏洞百出,只要有心人去查肯定能查出问题来。但是政治家们不是法官,他们要的不是严谨而是借口,只要有琉球王国做旁证,那么他俩就算指鹿为马了,就算铁了心不要脸皮了,那么政敌们还真就没辙。

政治就是这样,讲究平衡而不是什么真假,谁也没有指望能骗过对手,只要别给他们开战的口实就行了。

你说什么?肖乐天带着十万华人血战一夜?还亲自发动了冲锋?你这是看戏看入迷了,肖乐天是文人怎么可能会打仗呢?就算打也不能亲自打冲锋啊,你这全是造谣。

你说什么?肖乐天屠杀了一万多日本人?真扯淡,那一夜官方统计华人死了两百出头,土著死了一百多,日本人死了小三百,加一起都不够一千,你说的这个我们琉球官方不承认。

你说什么?洋人炮舰听命于肖乐天?还万炮齐发?你丫脑子进水了吧!那可是琉球国王下的求援令,回头好几十万军费给人家了,走的都是琉球国库的公账,您瞧瞧,我这账本都全着呢。

你还想说什么?说肖乐天练私军?放屁,爷我抽死你丫的……那是我们琉球国的军队,丞相无非就是出点主意罢了。

你还问?你丫的怎么还问?哦我明白了,你是敌人的探子。来人啊把这个问题多的家伙给我丢海里喂鲨鱼去。

历史有时候就是这么滑稽,政治有时候也就这么简单,七七事变时候日本人不是说丢了几名日本兵吗?就这种蹩脚的借口丝毫不会妨碍他们发动战争。还有第二次鸦片战争,死了一名牧师再加上几名教民,居然也成了开战的借口之一,可见政治人物的不要脸了。

肖乐天是深知其中三味的穿越者,对于这些中古时代的政府,脸面其实比什么都重要。这个年代没有报纸、广播还有电视,更不可能有网络存在。亚洲大地上连一份报纸都没有,所谓新闻产业根本就不存在。

这种政治模式下,你只要把虚面子给足了,让这些政客依然能够在无知的民众面前作威作福,那么他们也就没什么心思去刨根问底,更不会主动撕破那层窗户纸,他们只会把你的谎言藏在心里,然后对景的时候给你一刀,捅你一刀都得用一个借口,而不是真正的原因。

他们嘴上会说‘你丫的逛窑子没给钱,我代表正义审判你!’而心里则会发狠的说道,当年琉球你不是玩的很威风吗?谁都动不了你,连我都得委曲求全,今天就得弄死你。

对于这种事情肖乐天在前世早就看的清楚明白了,所以他很清楚满清就算要对付自己,也绝对不会拿琉球的事件当借口。

肖乐天看着渐渐消失的関船,揉了揉鼻子回头看了看竹中井上“行了,我的时间不多,该开始的就开始吧,我还想回去补一觉呢……”

竹中井上的命保住了,而且他正式成为琉球岛津家千人队的最高统帅,今天送行后的所有安排都由他来主持。

“哈伊!”竹中井上深深一躬,紧接扭头喊道“传丞相令,行刑……”

这时候的码头上早就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只不过刚刚在宰相虎威的压迫下谁都不敢出声而已,现在一听说要行刑了,整个人群全炸锅了。

“杀杀杀……杀光这些刽子手……”如雷一样的吼声中,一名名日本国的罪犯被推了上来,恶八郎、雾隐大鬼、那些没来得及剖腹的底层军官,还有趁火打劫杀害华人的日本暴徒。

这些经过严格审判和遴选的凶犯,面如死灰被绳索捆着推到了码头边上,士兵抬起脚照着膝盖窝就踢过去了。“妈的,跪下吧,弟兄们今天就拿你们试刀了……”

说话间,肖乐天新军中那些从没有杀过人的新兵开始就位。肖乐天的练胆计划正式开始实施。一张张年轻的面孔有些苍白,他们毕竟没有杀过人,手里攥着鬼头刀都有点哆嗦,但是长官早就说了,今天要是不动手回头就得滚蛋。

谁都不想离开光荣的新军,他们是最骄傲的海军陆战队,要是被开除了恐怕一生都抬不起头来。

“时辰到……第一排……斩!”监斩官一声令下,十把雪亮的鬼头刀迎风劈了下去,直奔死囚的脖颈。

这十名死囚都是重刑犯,他们面对大海就跪在码头的边缘,砍完头直接就可以把尸体推到大海里去,这时候又没什么环保概念,海葬也是常有的事情。

肖乐天可太坏了,没杀过人的新兵亲手砍头,这不等着闹乱子吗。这群没经验的,一刀下去只有三颗头颅被直接砍断了,血喷出三尺多高,尸体直接翻入海中。

这算是幸运的,而剩下那七个就倒霉了,鬼头刀卡在颈椎骨里,光喷血就是不死人啊!那些新兵急的直跺脚,拼命的往外拽刀子,可是卡在骨头缝里实在是太坚固了,连拽了好几下都没有拽下来。

这帮死刑犯疼的脸都变形了,张着嘴想喊就是没法出声。这里面最倒霉的还是恶八郎,给他用刑的正是米老板的小伙计,这孩子也当兵来了。他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成心,这一刀没砍中脖子却砍中了肩膀,半拉肩膀都给劈下来了。

恶八郎疼的如狼嚎,胯下屎尿齐流,而小伙子显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抄起刀子又剁了下去,结果刀子卡在颈椎缝里,还是没砍断。

剩下那些排队等死的死囚们都已经吓傻了,甚至有直接吓死过去的。这是多恐怖的画面啊,手持鬼头刀的新兵,跟剁肉馅一样拼命的往死囚脖子上砍,最夸张的一个居然连砍了十八刀才把头颅剁了下来。

“不要啊,不要这么折磨我们,我求求你们给我一个痛快吧……”那些排队等死的罪犯趴在地上痛哭的哀嚎,他们现在悔的肠子都青了。

肖乐天冷笑的看了一会扭头就走“杀吧,好好杀吧,这场杀戮我要让你们这群日本人记忆一百年!”

在肖乐天的身后,监斩官的声音又响起来了“第二排推上来……时辰已到……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