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真龙之姿/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人类可以进行远洋贸易之后,航海术的发展就成了各国第一科技。西方列强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去研究新式的商船、军舰。跑的更快、装的更多、安全性更强是所有航海家和商人们的最终追求。

而风帆商船的巅峰之作,就是航海史上赫赫有名的飞剪船了。这种纯粹为了追求速度而设计的帆船,已经彻底摆脱了信风带的束缚,横跨太平洋最快只需要20天,慢的也不过一个月出头。

肖乐天在那场战争结束之后,就委托洋人商船一面去北京找美国公使华若翰,而另一面则委托迈克.卡内基返回北美大陆,并利用他家族的关系和林肯总统搭上话。

肖乐天很有信心,对于一个有道德洁癖的政治家来说,承诺是必须要遵守的,肖乐天绝对不会相信林肯会言而无信。更何况肖乐天手里还有两张底牌,一个就是工业特区的合约诱惑,而另一个就是关系日益亲密的美国教会了。

林肯你到底要什么?是美国的利益还是崇高的道德,只要你说出来我肖乐天全给你,甚至我还给你私人的恩惠。

你是不是欠我一条命?美国内战之后是不是需要大量的海外订单?这些天你是不是收到了美国教会方面善意的提醒?

私恩我给你了,道德我给你了,甚至利益我还给你了,要是这样林肯都不同意肖乐天的条件?那好吧,肖乐天不介意跳海了再穿越回去,而且临走时候还要骂这个世界太变态了。

刘易斯说的没有错,现在的美国西海岸已经有一艘飞剪船承载着总统阁下的全权密使,还有得到家族授权的迈克.卡内基。在蔚蓝的太平洋上,两名兴奋的美国人正不停的计算日期,按照现在的航速,再有十五天大家就能看见琉球国的海岸线了。

“迈克,再跟我讲讲那名传奇的西方哲人肖,他到底有多么的神奇?”提问的是一名叫做马修的青年海军军官,是总统阁下非常信赖的年轻人,他就是这次会谈的全权代表。

“哦!马修,你还在看哪些照片的素描画吗?我发现你对这个肖乐天实在是太感兴趣了,这一路上你开口闭口都是他……”

何止是一路上,其实在北美大陆上,两名年轻人就一直在谈论肖乐天在那霸的这场战斗。说到精彩处,迈克甚至拿出了他收藏的相片还有后来根据回忆所描绘的素描画。

1865年,黑白照相技术已经很成熟了,在那霸的港口上很多船长都拥有私人的照相机,他们用这种神奇的科技,留住了那霸整晚暴动的全部过程,成为了最宝贵的历史资料。

不仅如此,业余美术爱好者迈克,还在返程的航行中,用铅笔画素描出记忆中的那霸之战。正是有了照片和素描画的辅助,让马修能够毫无障碍的在脑海中浮现出那场惨烈的战争。

疯狂屠戮平民的日本浪人,挣扎逃窜的华人和土著,火光中、血泊中一具具残破的尸体证明了日本人的残暴。紧接着一面大旗横空出世,旗帜下面是数不尽愤怒的面孔,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手持柯尔特手枪正高呼喊战。

马修仿佛能听见如雷一样的喊杀声,他甚至能够嗅到浓烟中那些刺鼻的血腥,当码头巨大的爆炸吞噬了那位年轻的英雄后,马修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都紧了一把。

不得不说美国人骨子里就有英雄情结,而肖乐天的经历更是英雄的一塌糊涂,绝望中的那面残破认旗甚至让马修彻夜无眠。

“迈克,我临行前和总统请示过了,这次协议签署完之后,我要跟你一起前往那个神奇的古老帝国,我可能要常驻一段时间了……因为我已经申请了驻华武官一职,虽然还没有得到总统的批准,但是总统允许我暂代一段时间……”

“哦天啊,这真是太棒了,我也要为家族开拓中国市场而去奔波,咱俩可以一同生活……哦对了,肖乐天欠我一个大大的人情,咱俩到中国可以吃他的、喝他的然后玩他的……”

夜幕下的太平洋,飞剪船劈开波涛,船头上两名美国年轻人已经开始研究如何宰肖乐天一刀了,而这时候的肖乐天在睡梦中都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他嘟嘟囔囔的不知道说什么梦话。

与此同时,在那霸港的北方,鹿儿岛的天守阁里,一身纯白和服的桦山栗源正跪在岛津家主岛津忠义的面前,手里抓着肋差痛苦流涕。

“请允许在下剖腹赎罪,我丢掉了岛津家两百年的荣光,我已经不能独活,临死前能见主上一面,我愿已足……呜呜呜……”

岛津忠义和身边的父亲岛津久光并没有答应他的剖腹要求,而是转头对坂本龙马说道“坂本君,这次真是不好意思,麻烦您了而且还让您受伤,非常抱歉!”说完两人低头向龙马君施礼。

“大人不要如此说,龙马万分惭愧,这次那霸之行在下并没有给岛津家带来利益,相反却失去了很多,这已经是罪过了……”

“不不不,我们名义上失去了一些利益,但是我们也有所得不是么?岛津家能够四百年屹立在九州,靠的是什么?靠的不就是睁开眼看世界的勇气吗?我们虽然死了很多人,但是我们认识了一位了不起的人物,我觉得这就是值得的!”岛津久光平静的说道。

岛津忠义也点头表示认可“世界的潮流是英才所鼓动的,死几千贱民、士兵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现在不是已经和肖乐天建立起联系了吗?坏的开头有时候未必会有一个坏的结果,或许这是我们岛津家一次绝佳的学习机会!”

坂本龙马心中泛起了波涛,果然是岛津无暗主啊,能从失败中看出希望,这种灵活的心态实在是太可怕了。想到这里坂本龙马低头施礼“既然大人有如此觉悟,那我就放胆献计了!”

两名岛津家的首领,一听龙马献计赶紧正了正衣冠,恭敬的低头施礼求教,甚至连桦山栗源都忘记剖腹的事情了,一样低头施礼。

“是的,日本国能生存下去,靠的就是失败后的不气馁,靠的就是不停的学习。我们学唐、学宋还要学明,现在更要学西方列强。而今天一位当代西学宗师在我们面前,并且用他的学识打败了我们,难道我们还有心存怨恨的报复吗?这难道不是天照大神指引我们正确的方向吗?”

听到龙马君的呵斥,在场的三人头更低了“哈伊!我们不敢有丝毫怨恨,我们只愿向学者肖虚心学习,请龙马君告诉我们方法!”

坂本龙马点了点头“呦西!首先,我们必须要承认,只要肖乐天不死琉球我们是拿不回来了,当然这已经不重要了,在西洋人日新月异的航海术面前,那霸的经济地位已经很弱了。从今天开始,岛津家要以最开放的心灵去面对这位大陆来的宗师,我们要有舍去琉球的心理准备。”

“肖乐天不是要组建外籍军团吗?把咱们岛津家最优秀的武士派出去,让他们以野武士的身份去学习,我听说肖乐天已经在他的新军中普及教育了,甚至肖乐天偶尔都去讲课,这是天大的机会啊!”

“另外,肖乐天还在那霸投资了十所学校,要搞什么‘免费教育’学生不用交学费就可以入学,甚至其中两所学校还是军校,这样的机会怎么能不抓住,选择最聪明的孩童,送到那霸,让他们得到西式的教育,这就是我们未来事业的根基啊!”

“第三,让我们岛津家的商人众们做好准备吧,鼓励他们去那霸,想尽一切办法让他们融入到肖乐天的事业中去,我可以预见那霸很快就会引入西洋式的工厂,很有可能琉球将成为亚洲第一个进行初步工业化的国家!”

说到这里,坂本龙马一拳砸在榻榻米上,他激动万分的说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必须放弃心中狭隘的仇恨。还有你,桦山栗源,你有剖腹的勇气,就没有从头开始学习西学的勇气吗。何为勇?知耻而后勇!化悲愤为力量,让你的功绩洗刷你的罪过,这才是正道……”

坂本龙马的激情演讲感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桦山栗源热泪盈眶拜伏在榻榻米上连头都不敢抬,而岛津家的家主也被龙马所感染,心中好像烧起了一团火。

“呦西,是工业化吗?西方列强手中所掌握的终极秘密?那种强大到鬼神都退避三舍的力量,我们也能触摸的到吗?呦西呦西……”

不得不说日本民族是一个记打不记吃的民族,崇拜强者是他们民族的基因密码,是根本无法割舍掉的。肖乐天这次是真的把他们打服气了,结果这一服气,他们的态度立刻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改变。

“龙马君,我有一个疑惑,请问肖乐天会接受我们吗?要知道你的计策根本是骗不过他的,这位东方新哲会接纳岛津家的人才吗?”

龙马肯定的点了点头“是的,我非常肯定,他能够在战后组建以日本武士为主的外籍军团,就已经可以看见他气吞山河的胸怀了。战场上他如地狱修罗一样心狠手辣,但是当敌人彻底失败后,他又能呈现出菩萨一样的仁慈……”

“他太不像一个清国人了,胜利者没有屠城也没有侮辱性的惩罚,他善于争夺失败者的民心,更精于抓住追随者的灵魂。我甚至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我觉得一个王朝会在他的手中诞生,我甚至被这种想法折磨的浑身战栗、彻夜无眠……”

坂本龙马下意识的目光投向南方那霸的方向,不由自主的说道“我总是隐隐的感觉这个男人身上有……身上有‘帝皇’之资……是的,不是首领之资也不是国主之资,他真的就像一条真龙一样!”

听着龙马嘴里的幽幽之语,天守阁里一股寒风吹过,几名日本人不寒而栗。

“嗯……宝贝,来给大爷笑一个……虎妞啊,富慧啊,来来来,老爷回家了……双飞,爷我要双飞……”睡梦中的肖乐天还吧唧嘴呢,怎么看也没有什么狗屁的真龙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