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 艰难的变革/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865年,整个亚洲依然是传统力量统治一切,西方列强虽然无数次的向亚洲各国秀肌肉,但是几千年来的惯性力量依然坚不可摧,变革的迹象仅存在于小部分人心中。

在真实的历史上,日本最终成了吃螃蟹的第一人,可是在肖乐天这个搅局者的掺合下,原本历史上悲催被灭国的琉球却成了亚洲变革急先锋。工业化和现代化的曙光在这个万国津梁上露头了。

肖乐天现在是琉球百万民众的恩人,也是琉球朝廷几百年来权力最大的官员,他甚至组建了一支东亚前所未有的新式军队。

军心、民心甚至连百官之心他都牢牢的攥在手心里,这让他的改革计划推行的异常顺利。乐天洋行一笔又一笔的款子借给琉球王国成为了国债,而这些钱转手就让肖乐天给花了出去。

推平的废墟上,十所新式学校已经开始筹建,百万人口的琉球十所学校足够覆盖全部的人口,精通汉语的儒生,再加上西洋请来的学者,在1865年的秋天,琉球王国率先开始了双语教育。

肖乐天甚至颁布法律,设定琉球的官方语言为汉语和英语,并强行推行义务教育。肖乐天早就盘算过了,十所学校其实根本花不了多少钱,进行基础的教育一年有三十万鹰洋就已经富富有余了,这点钱对于肖乐天来说真的就是毛毛雨。

教育是一切改革的根基,没有高素质的工人,工业化就无法深入,所以十所学校白天对年轻人授课,而晚上则开设扫盲夜校,甚至肖乐天都亲自登台授课,在那霸城里引起了一场小小的轰动。

果然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有了肖乐天带头做示范,整个琉球学习风气空前高涨,更何况肖乐天还承诺这些上过学的民众能够优先就业,这就更让百姓疯狂了。

不仅仅是教育先行,肖乐天还对那霸的基础设施进行了重金投入,现在肖乐天可不会心疼钱,琉球已经成为他的后花园,是他的势力范围,在这里每一分的投入未来都能给他千百倍的回报。

沿海的高山顶端全部给我清理出来,盘山路修上去,这些山顶将来都是岸防炮台的位置。肖乐天早就想好了,他要花百万重金从美国、欧洲采购重型岸防大炮,琉球想和平发展就必须打造出一幅铁刺猬壳出来。

工业区要转移到本岛的腹地,最好藏在群山中,别怕什么运输不方便的问题,亚洲第一条铁路就要在琉球落成了,到时候工业区、仓库区、还有码头区、商业区都能用铁轨相连接。

钱不够了?没关系,现在肖乐天在洋人心中正是信用值最高的时候,这些欧美来的老外可不是傻子,肖乐天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铁定百分百赚钱的好买卖,现在想要借钱给肖乐天都得排队,而且听说那些嗅觉灵敏的犹太商人也开始向琉球进发了,这可是个不好的苗头,大家一定要赶在这些犹太人来到之前先分走最大的蛋糕。

肖乐天都记不清自己现在一共花出去多少钱了,初步估算已经达到了三百万两。这里面有一部分是琉球王国国库的财富,而另一部分是战斗后的缴获,还有就是从塘沽运上来的现金,剩下的就属于借款了。

三百万巨额投资砸在了琉球,短短一个多月时间整个城市就变成了一片大工地。所有的废墟都被推平重新规划,马路被挖开开始修建阴沟并铺设新的路面。治安所、消防局、医院、学校这些公共设施都有规划。

不仅如此,肖乐天还在码头南方海湾平缓之处筹建了一个大型的修船厂,虽然现在没有人才和设备,不过依然不能阻止肖乐天提前圈地规划,并修建各种基础设施未雨绸缪。

五年,肖乐天相信只要五年,琉球就能变成亚洲最开化的国家,五年时间足够肖乐天攒出一支可以自保的舰队了,五年也足够琉球投产一批工厂了,更关键的是五年的时间琉球足可以培养出一大批受过系统西式教育的学生和工人,而人才则是肖乐天事业里面最宝贵的。

琉球已经在肖乐天的指挥棒下翩翩起舞,但是在西北方的塘沽港,大清国的工业特区计划却走的举步维艰,身为负责人的庆三爷愁的头发都白了好几根。

塘沽协台衙门,原本马宝的驻地现在直接变成了富庆的行辕,作为总理衙门派驻的工业特区全权代表,塘沽百姓已经开始改叫这里为钦差衙门了,庆三爷已经成为了民众眼中的天子近臣,朝廷钦差。

可是这几个月来,庆三爷可半点钦差的威风都没有,有的只是唉声叹气和无尽的落寞。

“三爷,您也别发愁了,肖先生带信回来了,顶多半个月他就能从琉球回来,到时候让他帮忙把把脉……”大堂里紧缩眉头的范掌柜正低声开导庆三爷,没想到一听肖乐天这三个字,庆三爷眼睛里都冒火了。

“你少在我面前提他的名字……”富庆气的脸都涨红了,后半句话怎么都说不出来。其实范掌柜也知道庆三爷在生什么气,现在满北京城、天津卫还有塘沽都传遍了,说庆三爷是用自己姐姐当红包才换来肖乐天的献计呢,要不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工业特区。

这个谣言越传越凶,最后居然连塘沽周边的种菜老农都知道了,拿姐姐换官位的庆三爷一下子成了大清的红人。

闹心的事情还不止这些呢,工业特区的筹备工作也非常的不顺利,现在连最起码的征地都没有完成。在满清最开始的计划中,塘沽工业特区批个一千多亩地也就足够用了,可是后来一咨询肖乐天才知道,西洋的一座钢铁厂小型的都要占地四五百亩,更何况那些机械加工厂,军械厂了,一千亩根本就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

商量来商量去,最后总理衙门决定先批给工业特区五千亩土地,而且一口气给庆三爷拨了二十万两银子的启动资金,这可是满清近几年来少有的大手笔了,给的还是现金一分都没有拖欠。

五千亩土地,其中官府充公了黄举人家的两千五百多亩,这是不用花一分钱的,而剩下的两千五百亩,其中有一千五百亩可以征用无主的盐碱地,真正需要花钱买的土地其实只要一千亩。

由于塘沽地处海河下梢,这里土地虽然灌溉方便但是盐碱化很厉害,在大清根本就不属于上好的土地,再加上商业发达所以这里的人对土地并不是很依赖。最好的水浇地也不过小二十两就能买到,剩下普通的田地有个十多两银子也就足够了。

一千亩土地,在庆三爷的盘算下两万多两银子也就足够,可是让三爷始料不及的是当办事人下去和地主们接触后,居然没有一个人愿意卖自己的土地,不是给白眼就是漫天要价,甚至有人喊出了一亩地四百两的天价。

这时候在乡间能够拥有土地的,大部分都是有功名的读书人,秀才、举人的比例非常的多,就算一些自耕农也都依附于一些大家族,而这些家族也都有官身庇护,说实话地方政府还真不敢用强。

无数衙役和办事人员费劲吐沫,连哄带吓的也只是从自耕农手里买来了两百多亩土地,到现在依然有八百亩的缺口无法填满,工业特区计划彻底搁浅了。

困难的不仅仅是土地问题,更可怕的问题是民心。自从庆三爷的钦差衙门正式成立之后,塘沽左近就开始出现了奇怪的传言。

什么洋人的机械都是内藏小鬼推动,每次开机都要用童男童女血祭啊。什么洋人催动钢铁巨灵神毁大地的风水啊。甚至说工业特区就是个监狱,抓进去就当奴隶,累死直接往机器里一扔当柴火烧了……林林总总的奇怪传闻让钦差衙门成了百姓们心中的禁地。

庆三爷当然知道这些传言是谁散布的,除了那些吃饱了撑的没事干的清流之外,谁会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范掌柜,您不用开导我了,我都懂……对了,您家现在怎么样了?虎妞这段时间还好吗……”庆三爷心里很烦,赶紧转移话题,可是不说还则罢了,这一说心疼的范镰都快落泪了。

“命啊,这都是命啊!虎妞他娘命就不济,没想到这个闺女命也这么苦……”

庆三爷苦笑着说道“对不起,是我没管好奴才,可是……可是我现在真的是管不了了,除了我姐出面,那个老王八蛋还真没人能收拾的了……毕竟给他坐镇的可是宫里啊。”

原来,这段时间里不光是庆三爷日子不好过,就连范镰掌柜的也是闷闷不乐的,因为北京城富慧派来了一名管家还有一群伺候的丫鬟,已经鸠占鹊巢把肖乐天的后宅给霸占了,虽然庆三爷是他名义上的主子,可是很奇怪的是就连庆三爷都没法命令这位管家大爷。

焦四爷,绰号焦四儿、胶皮糖,自打他太爷那一辈就是富察家的外门管家,后来一点点家业渐兴,从焦四儿这一代也就跳出来单干了,当然也有本家没落的原因。但是自从庆三爷得官之后,焦四爷一看主家中兴有望,赶紧使出胶皮糖的那点赖皮劲死乞白赖的往主家钻营。

也不知道富慧是怎么想的,居然让他回归了本家还给了他一个外门管家的位子,直到半个月前,当肖乐天名镇东海之后,焦四爷不知道怎么运作的居然被富慧派到了塘沽去伺候肖乐天,随行的还有十多名千娇百媚的侍女。

就是从那一天开始,肖乐天的内宅算是彻底大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