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 大家都有小算计/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虎妞脾气不小这谁都知道,但是虎妞并不混,由于从小范镰宠爱她所以带虎妞去了不少的地方,走南闯北很有一番见识,再加上父亲之前的点拨,她现在也有点开悟了。

肖乐天是有大本事的人,能写书,能和西洋人做大买卖,甚至还能带兵平定一国之都,眼瞅着他的声望就一天天的往上涨,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受朝廷的忌惮?说书的还有戏文里,精忠报国的岳爷爷怎么死的?不就是权势太大、声望太高招人忌惮了吗。

现在肖乐天肯定也一样,朝廷肯定是盯上他了,这个焦四儿绝对不是个好东西,还有那些狐媚子肯定都是一群探子。

“阿丑,你记住了,从今往后谁问你老爷的事情你都要说不知道,尤其是老爷身边的那些护卫的事情,你也知道那些人都是太行山里的土匪,这要是让朝廷知道了,可是不得了啊!”

“嗯嗯,小姐放心吧,我把嘴缝上,我死活都不说。可是那个姓焦的太欺负人了,而且还贪老爷的银子,我在厨房听他们私下念叨过,现在宅子里吃的用的价格比市面上的贵了三四倍呢……”

阿丑还是不服不忿的样子,虎妞也没法子只好隔三差五就敲打敲打她,两人就在这个小小的偏院里熬了下来。

寒冷的天气里,两个女孩孤零零的聚在一起,搬煤生火、烧水做饭也不吵也不闹,就是安安静静的等着老爷回来。人心都是肉长的,渐渐的有一些人可怜她俩,便偷偷关照一点,有什么好吃的、好用的塞过来一点,多少也是一个善缘。

开始虎妞和阿丑还有点警惕呢,但是时间久了也就慢慢的放松了警惕,尤其是多姑娘,还有晴雯、袭人、平儿几个女孩,照顾她俩的次数最多,慢慢的相互之间也就建立起了信任。

晴雯、袭人、平儿在《红楼梦》里也属于上等的大丫鬟,属于出镜率最高的一类。这几个教坊司里训练出的姑娘,能起这样的名字就可以证明她们几个的身份了。

无论是诗词歌赋、琴棋书画、长相身段,甚至连操持内宅帮老爷理财什么的,都是一把好手,顶尖的人物。这种七窍玲珑心肝的女孩,绝对不会单面下注,在不惹着焦四爷这条老狗的同时,她们还能在虎妞身上结下善缘,到时候无论谁胜谁败,她们都能从中获利。

当然了,作为内宅里的女人,真正的靠山还是老爷。焦四儿虽然跋扈但也只是主奴关系下的一条老狗罢了,真正聪明的女人才不会听他的呢,虎妞身上既然有肖乐天的传家宝,那么说明这个女人对老爷是很重要的,不能轻易得罪啊。

肖乐天根本就想不到,自己在琉球拼命和各国势力搞合纵连横,搞阴谋诡计的同时,自己的后院早已经爆发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大宅门里的肥皂剧已经正式开场。

后来过了很多年,当肖乐天一生的好友美国牧师刘易斯回忆起这些点点滴滴后,曾说过一句很有名的话‘当肖乐天用真理正义的铁拳去打碎一个旧世界的时候,而那个旧世界却只能想到用女人和阴谋去对付我的老友,可悲、可叹、可怜。’

而肖乐天那时候的回应更简单‘一群傻逼企图把我的智商拉到和他们一样,然后再用他们丰富的傻逼经验来击败我,这就是满清当时所能想到的对策。呸……还他妈的搞主奴那一套呢,真以为爷稀罕?’

肖乐天当然不稀罕了,不过主奴观念在当时的大清可是很有市场的,奴才有时候还真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你说焦四爷自甘下贱?可是你别忘了焦四爷在向上磕头的同时还有奴才给他磕头呢,只要你努力往上爬,两下一算还是给自己磕头的多。

另外当奴才有实惠啊,有个满洲主子当靠山自己家族里的地也就不用纳粮了,地方官员还不紧着拍马屁?再说了,跟个正红的主子,那外快也少不了啊,别的不说了就以肖乐天现在的名望,谁来拜会他不给门房十两银子的门包,都不会有人给你开门。

当奴才的身份和白花花的银两挂上钩之后,磕几个头也就没那么丢人了,相反的这还变成了一项荣耀。说句不好听的,满人一入关可就不怎么愿意收包衣了,想当奴才那都是抬举你呢,要记得感恩哦!

“感恩,奴才当然要感恩了,呜呜呜……谢主子教我规矩!”紫禁城内,屁股都被打烂的二毛正在接受感恩的教育,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看望二毛的居然是九岁的同治皇帝。

“二毛啊,别喊疼了,额娘这是教你规矩呢,你看看你挨打了不也没拿掉你的差事吗?照样是金器房的主管,照样住单间吃小厨房,这是太后的恩典,你要记清楚了……”站在同治身边的一个是贴身太监周道英,另一个则是后来大红大紫的李莲英了。

二毛忍着疼跪在床榻上听两名前辈的教导,一丁点怨言都不敢出,满嘴都是谢主子赏打,而且还得笑着说出来。

同治小皇帝一直都在盯着二毛看,越看这个小太监越不一样,虽然说他一举一动跟其他太监没什么区别,一样的恭谨顺从,但是从二毛的眼睛里,从他眼神的最深处却总透露出一种他看不懂的光。

九岁的孩子正是敏感而又单纯的岁数,他们能够感觉到人们情绪上的变化却搞不清楚这些变化是什么。如果他知道那一丝光芒是反抗,是自由,是睁开眼睛看世界后的开明,那么同治帝恐怕不会选二毛做他的朋友。

“二毛啊,我已经跟母后商量过了,等你养好伤了就来我身边当个伴读太监吧,金器房的差事你也兼着,怎么也是两份油水啊……”

二毛一听干净磕头如捣碎,一不小心屁股上的痂就破了,殷红的血渗了出来。而同治帝可不管那么多,缠着他问东问西。

“二毛,肖乐天都教你什么了?有没有书上没写的东西……你说洋人以铁为路,这是真的吗?他们图什么啊……还有你给我讲讲琉球的事情,还有洋人大海船的事情……”

同治帝的嘴就没有闲着的时候,直到慈禧太后派人来找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二毛的屋子。身为天子居然跑太监屋子里唠叨半天,这要是传出去还不得让清流弹劾死,回头慈禧肯定又得训斥一顿。

但是不管怎么说,二毛这顿打算是因祸得福闯过这个关口了,其实刚刚打完之后安德海之流就已经发现不对劲。怎么二毛被打完了,差事还没丢啊,而且住的小单间依然没变,感觉苗头不好的安德海赶紧深夜去看望二毛,又是敷药又是劝解的,好的真跟亲人一样。

二毛没有表示出一丝的怨言,他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为什么肖先生如此讨厌太监制度,这真的不是一群人,说他们是奴才都算高看了他们,这些人只不过是依附在权力中的变态。

他们首先是受害者,他们每一个人都有可怜的经历,但是他们又不值得可怜,因为他们很快就适应了这个变态的环境,让自己用最快的速度从受害者转变成施暴者。

“不为了别的,就算是为了先生的理想,我也要努力下去,紫禁城里必须要有我二毛的位置,早晚我要废掉这个太监制度!”寒夜里二毛心中暗自发狠。

从那天开始,二毛就成了同治皇帝贴身的伴读太监,不仅如此二毛还得到了一项特权那就是三天能够出宫一次,去富慧家学些西学。这可不得了,嗅觉灵敏的清流们都感觉出不对味了,难道说太后他们有意用二毛当突破口,把西学灌输给皇上。

清流们猜的没错,满清皇族们还真有这个打算,他们不敢明着让同治学习西学,因为那样绝对会造成全体儒臣的疯狂攻击。但是皇上不学,不代表身边的太监不学啊,大清已经在洋人面前吃了好几次亏了,总不能老当睁眼瞎吧。

“怎么办?现在皇族已经铁了心要保肖乐天了,这个二毛我打听过,小命都是肖乐天给救的,绝对是他的铁杆。”深夜里,翁同龢的书房灯火通明,这些清流核心凑在一起又开起了小会,满面的焦虑。

“就是,就是。宫里已经有消息传出来了,等肖乐天从琉球回来就办大婚,甚至教坊司还送给肖乐天一队侍女,这是妥妥的要重用他啊……”

书房里嗡嗡的议论声吵的翁同龢脑袋一个劲的发胀,他比这些人看的更深远,现在皇族为什么重视肖乐天,其实跟自己之前的布局也是有关系的。

要不是清流一个劲的散播谣言,鼓动百姓攻击工业特区,攻击八旗手上这个新的金饭碗。也不会让太后选择重用肖乐天,这可真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啊。

可是翁同龢没办法,清流也没有选择了,面对西学东渐的大潮,儒家子弟已经到了生死关头了,在这么任由西学泛滥下去恐怕科举取士的制度将来都得废除了。

翁同龢越想越生气,最后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厉声喝道“吵什么吵!天塌下来也是我来顶,你们怕什么……”一言震的屋子里谁都不说话了。

“太后要的是平衡,他们是看咱们最近动作太大了,所以出手打压一下。你们还真以为大清要放弃显学而推广西学了?那是做梦,这个天下永远是读书人的,他们满人能坐二百年江山靠的是什么?还不是咱们显学,不然早就被打回关外去了……”

“也别说我大逆不道,这就是铁一样的事实,我就不信朝廷能把咱们都推出去?要知道南边还有两兄弟正让朝廷头疼呢。”

翁同龢狠狠喘了几口粗气“等,现在咱们就等琉球国的上表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也要给朝廷一个交代,只要落实了肖乐天代替大清谈判这件事,我们就可以弹劾他僭越!一个没有功名的平头老百姓,居然敢代替朝廷谈判?我就不信咬不死他……”

既然捧杀的计策连满人都骗不过,那就干脆图穷匕见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