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 回国/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祖宗啊!肖先生您这是怎么弄的?我这还一个劲的劝您留头发呢,怎么又短了?还有龙爷,您怎么来了一个大秃瓢?”塘沽同知周明奎站在码头上眼睛瞪的比牛眼睛都大。

他怎么可能不惊讶,肖乐天人家有一个美国公民的身份,大清还没法强逼着留辫子,但是龙爷和他的那些手下可是妥妥的大清的子民啊,怎么全剃光头了。

肖乐天下意识的摸了摸头上的小板寸头,再看看身后龙爷和那些护卫们的光头当场就笑了,这股剃头风气还是在那霸血火一夜里流传开的呢。

当时肖乐天他们制作了大量的莫洛托夫鸡尾酒,再加上整个那霸城日本人杀人放火,可以说整场战斗都是在凶猛的火场中进行的。清朝人留的辫子实在是太麻烦,稍有不慎辫梢就被点燃,就连龙爷那样的高手都未能幸免。

最后龙爷一发狠,居然把辫子给割了,而当时热血冲头的年轻人们,也都顾不得什么王法,在肖乐天的鼓动下一个个都割了辫子,这就是光头的由来。

“呵呵,别提了,还不是在那霸跟那些日本人干的时候让火给烧的,您是不知道啊,那霸那一晚上火光冲天,半座城都烧光了,别说辫子了日本人连裤子都给烧光了……哎哎,周大人啊,您是不知道啊,大火烧的日本娘们光着腚就满街跑啊,晃的我眼睛都花了……”

肖乐天一幅不正经的样子,而且还跟周明奎勾肩搭背一脸坏笑,这场景让码头上不认识他的人惊讶不已。可是等他们知道这就是几个月前血洗塘沽城的‘罪魁祸首’肖乐天之后,人们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了半步,不少人后背汗毛都立起来了。

“乖乖啊,这就是塘沽人嘴里说的杀神啊,同知大人在他面前都跟三孙子一样,除了赔笑都没别的表情了……”

“嘘……小声点,肖乐天可是乐天洋行的真正大老板,你丫的不想讨生活了?乐天洋行已经一统塘沽商圈了,你说哪家买卖不得从人家乐天洋行里借钱……”

“没错,这可是咱们惹不起的人物,四里八乡不是都传言那个吃人的工业特区就是这个人带来的,到时候筑起高墙里面养的都是恶鬼,你敢不听话丢进去就被生吃了……”

码头上的这些愚民们,现在已经把肖乐天和恶魔划等号了,吓的一个个低头干活连看都不敢看他。

跟随周明奎一起来接肖乐天的还有范镰掌柜的和塘沽地头上其他有名有姓的大老板,这些人都是在塘沽暴乱中被肖乐天降服的,现在一个个看着肖乐天跟避猫鼠一样。

“肖先生扬威海外,平定一国之都,此乃旷世奇功啊,先生封侯有望,封侯有望啊……先生威武,今天中午望海楼上大家集体做东给先生接风洗尘……先生于海外大涨我中华的威风,我们众商无以为贺,凑了十万两现银,请先生赏收……”

码头上二三十号冻得搓手搓脚的掌柜的,七嘴八舌的向肖乐天道喜,这恭敬劲都快赶上孝敬老丈人了。

开始肖乐天还没怎么在意,不过一听有十万两拿当时就站住了“那个……牛掌柜啊,你们这是发财了?债都没还清呢就能凑出十万两银子出来?手笔好大啊……”

四海商号的牛掌柜笑的都没眼睛了,他走出人群一个千打在地上“回肖先生,还不是承您的恩典,现在北方商圈谁不知道您是骑着黑虎的财神爷,无论放多少钱就收一成利钱,而且还不搞利滚利那一套,我们现在买卖比以前搞大了好几倍,这都是托了您的福气啊!”

牛掌柜的说的是掏心窝的实话,肖乐天现在这个乐天洋行其实就有后世银行的雏形了,商人哪有不爱银行的,一分利钱的低息贷款跟白给也没什么两样了,有了充足的资金做后盾,他们的买卖全都翻了好几倍。

“先生恩典啊,先生实在是我等的救命活菩萨啊!十万两就算我们多给您一分利钱了,说白了这也是您应得的,都是您应得的……”

肖乐天点头一笑“既然这样我就承情了,正好在下从美国订购了两艘大海船,这十万两也就够订金了,你们可真是搔到我的痒处了,哈哈哈……”

牛掌柜他们一听就楞了“先生您说什么?您买来大海船了?老天啊,洋人能同意,他们能开放海上航道?”众商一下子就沸腾了。而这时候在肖乐天背后的商船上,露出了三个身影,一个就是迈克卡内基,一个是牧师刘易斯,而最后一个则是美国密使马修了。

肖乐天没有撒谎,马修确实带来了总统阁下的口信,美国政府准备卖给肖乐天三艘七成新的飞剪船,每艘排水量达到2000吨,各艘战舰虽然只配备十门自卫用的火炮,但是总统显然是爱肖乐天的,这些炮给的都是当时很先进的120毫米口径的后装舰炮,而且给的弹药也是最先进的开花弹。

船好、炮好但是价钱也好,肖乐天的救命之恩显然是不能打折的,就这三艘飞剪船足足敲了肖乐天60万美元的巨款。

肖乐天心在滴血啊,他虽然对飞剪船的真实成本不了解,但是他对英国战舰的造价可是略知一二的,在19世纪早期英国最牛的主力战舰,就是那种拥有三层炮台一百多门火炮的顶级战舰,实际成本也就十万英镑。

飞剪船只不过是一种大型的商船,造价要比战舰低廉的多了,象美国生产的这些飞剪船充其量成本也就在四五万美元左右,就算加上火炮,有六万美元也就顶天了。可是美国政府一口价就是二十万美元一艘,爱要不要就是不肯降价。

足足涨了三倍多的价钱,这他妈的实在是暴利,恐怖的暴利啊。可是没办法,这是一个卖家市场,亚洲各国就算不服气也没办法,谁让你们生产不出来呢。

肖乐天的心疼也就是三两天的功夫,船虽然贵但是远洋贸易的利润是惊人的,二十万美元一艘飞剪船两年时间也就能赚出成本了,再加上肖乐天要干的可是暴利的白银贸易,不就是六十万美元么,不就是二十四万两白银吗,毛毛雨啦。

今天,当这些大清的商人们得知乐天洋行即将拥有远洋贸易商船之后,所有人激动的热泪盈眶,十万两换这么一个好消息也值了。

“先生真涨中华的志气,这些年让洋商挤兑的有苦说不出,不就是欺负咱们自己没有大海船,不能直接出去做生意吗,现在咱们自己有海船了,咱们再也不用仰人鼻息了……不醉不归,今天中午不醉不归……”

肖乐天心中暗叹,才两条商船你们就如此兴奋,可见这些年他们心中憋了多少气了,这就是一股力量,一股除了我之外再无人能策动的力量。

在肖乐天身后的马修和迈克很疑惑的看着这群疯子一样的商人,他们现在才刚刚开始学中文,根本听不懂这些商人在说什么。最后还是刘易斯牧师帮他俩解惑,当刘易斯说道,这些商人眨眼间就给肖乐天凑了十万两白银的红包后,两名美国刘姥姥就如进大观园一样当时就傻眼了。

“哦我的上帝啊,十万两白银,等我算算啊……哦上帝,上帝保佑,他们白白送给了肖乐天25万美元?一条飞剪船就这么白送给他了?这怎么可能……”迈克毕竟是个商人,他突然发现码头上站着的都不是人,那都是金娃娃啊。

马修是总统派来的武官,他更是没见过这么大的手笔“不不不,亲爱的牧师,你是上帝的使者,你是不能说谎的,那是要下地狱的……”

看着马修那倔强的样子,身为中国通的刘易斯苦笑着说道“我向上帝发誓,我真的没有说谎。你们都是第一次来中国,你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国家有多么富有……”

刘易斯不禁想起在北京城的所见所闻,那些文人墨客聚在八大胡同里一晚上都能花掉上千两的纹银,那些官员们在私下买卖官位,上万两的白银如水一样在官场上被消化掉。

这是一个贫富差距大的离谱的帝国,富人可以花费几十万两白银给自己建大宅子养后宫,而贫民恐怕连一餐饭都吃不到,地位甚至不如黑奴。

“十万两对于这些请国人来说还算钱吗?我听说在皇宫里,皇族吃一个鸡蛋就要一百两银子,那可是250美金啊!”刘易斯喃喃自语的说道。

塘沽码头上的商人们给马修和迈克上了一课,他们之前对这个帝国所有贫穷的猜测都被推翻了,这是一个拥有无限财富的古老国家,他的底蕴是西方人所无法理解的。

肖乐天贼的很,身后三名美国人用英语的交谈他全听见了。肖乐天摇头冷笑道“你们懂个屁,中国几千年来积攒的财富多的你们无法想象,只不过就是淤积在民间罢了。中国缺少现代化的金融体系,把这些财富动员出来,只要这些财富全都浮出水面,我们中国人想现代化,还用出去抢吗?”

两次鸦片战争的赔款、甲午战争赔款、庚子赔款……再加上什么琉球事件,伊犁事件等等赔款,光大清朝的条约就送出去九亿肆仟万两白银,和算成银元足足高达十三亿枚。

这还只是条约赔款,再加上西方商业入侵所赚走的白银,更是数倍与此。每每想到这里,肖乐天都悲愤的整宿整宿睡不着教。

“这么多财富搞多少次工业革命不够呢?买多少铁甲战舰不行呢?李鸿章当年搞的北洋水师,买舰花费总共才1000万两白银……可叹啊,当年若有两支北洋舰队,中国的近代史可就真改写了……”

正当肖乐天准备回头给美国友人上一课的时候,突然远处跑来了一群人,而且还有一道杀猪一样的破锣嗓音在哀嚎。

“老爷啊,我的老爷啊!您可回来了,真是想死奴才我了,奴才这就给您老请安了……”随着话音只见一道黑影如同干瘦的螳螂精一样贴着地皮就飞过来了。

“哎呀我靠,这是何方妖孽,龙爷快护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