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 焦四儿拜主/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次龙爷没有听肖乐天的话,因为龙爷看的很清楚冲过来的这个黑螳螂一样的人影根本就不会武功。再加上他口口声声喊奴才,这就已经和之前的情报对应上了,应该就是北京来的焦四儿。

没错,自称奴才还叫的这么开心的人,塘沽除了焦四儿没别人。您还别小瞧人家这股子贱骨头劲,没有祖孙三代以上的言传身教还真培养不出来。

焦四儿身穿黑绸马褂,瘦的跟黑螳螂一样跪在肖乐天面前满面堆笑“给老爷请安了,我是富慧姑奶奶家的管家焦四,是姑奶奶特意派来伺候姑爷的,今天头回见面,奴才给老爷磕头了……”

焦四儿身后还有十多名家丁,这都是从北京带来的,从账房到门房各个要害位置全都被他把持住了,今天一听老爷回国了,焦四不敢怠慢带着手下就跑来了。

肖乐天看着面前黑压压跪倒一片的‘奴才’心里跟吃了死苍蝇一样的腻味。自己身后还有外国友人呢,自己现在打出去的旗号可是西学宗师、开明绅士,现在跳出来这么多奴才大庭广众的磕头,这不是毁我的名声吗。

最恶心人的就是这个姑爷的称呼了,在那霸的时候肖乐天看到这份情报就火冒三丈,自己好歹也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新社会的四有青年。前世的时候,亲爹亲妈加上七大姑八大姨轮番逼婚,都没有成功,现在穿越过来了,居然又被逼婚了。

操,逼婚的居然是满清皇族,居然是慈禧起的头。这可真是报应啊,难道是我上一世拒绝相亲的报应?这辈子换一个我不敢拒绝的主?

可是肖乐天骂归骂,他还真不敢明着就回绝慈禧的‘善意’一方面富慧毕竟跟他有了那层关系,是爷们的就应该负责,另一方面也是肖乐天还没做好和满清翻脸的准备,现在他的力量还很弱小,人在矮檐下是不得不低头的。

“嗯……焦四儿是吧?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我这里还有事情,有什么话等我回宅子再说吧……”肖乐天稍微点了点头,几句话就想把他打发走。

不过没有想到的是,胶皮糖的外号可不是白叫的,这位螳螂一样的黑瘦管家从地上爬起来,笑着说道“哎呦我的好老爷,您一走就是两三个月,家里的人都惦记死您了,有什么事情不能赶明儿个再办啊!奴才已经安排好中午的酒宴了,这可不是大街上那些黑心厨子做出来的,那可是您内宅的诸位姐妹一起操持的,您可不能不回去啊……”

“嗯?什么乱七八糟的,内宅还有一群姐妹?”肖乐天都给说楞了。

“哈哈,我的好老爷啊,您的福气那就是天授的,现在四九城里谁不羡慕您有一个大观园呢?今天这顿酒宴,袭人掌杯、晴雯下厨、平儿操持、芳官唱曲……还有麝月焚香,香菱布菜……整个大观园的美人可都围着老爷您一个人打转了……”

焦四儿好一幅伶牙俐齿,说的真是天花乱坠,肖乐天都听傻了“等等,还大观园?袭人、晴雯?你当我是贾宝玉?”

“哎呦喂,我的老爷,贾宝玉哪有您的福气大啊,怡红院才几名大丫鬟,老爷您可是一人占尽大观园的美色啊!”

肖乐天这时候感觉自己脸上一个劲的发烧,丢人啊真是太丢人了,当着这么多人说什么大观园又说什么美女之类的,你丫的没见周围的掌柜的一个个都咽口水了吗?老子我名气已经够臭的了,你这还给我毁呢?

焦四儿越说越来劲,可是旁边的龙爷听不下去了突然低吼道“闭嘴!先生在谈正经事,你扯什么女人不女人的……”

“呦呦呦……这人是谁啊?龙爷?您一个看家护院的什么时候能指责主子内宅的事情了?老爷内宅里面怎么过日子,你能插嘴吗?真没规矩……”焦四儿掐半拉眼睛都瞧不起龙爷这种护院的猎狗,嘴撇的都到天上去了。

龙爷那可是北地大豪,当代武学名家,再加上跟随肖乐天打了一场国战这时候心气都傲到天上了,哪里听的了这种讽刺,他一把就把焦四儿的袄领子给抓住了。“你丫的再说一遍?”小酒坛子一样的拳头都顶在焦四儿的鼻子上了。

“哎呦?动横的是吗!你来啊,爷我皱皱眉头就不是人养的……爷我就算再下贱也是个旗人,爷我是有主子的人,满洲八大姓之一的富察氏就是爷我的本家!你打,有种你就打死我,我就不信了你一个汉人还敢打我们满人?”

“你!”龙爷当场就要下狠手,可是却被肖乐天抓住了他的手腕子。

“这么多外人看着呢,不要动手……”肖乐天下令龙爷不敢不听,一松手就把焦四儿给扔在了地上。

“哎呦,摔死爷了……老爷啊,您可不能不管我啊,这大个子实在是太霸道了,这也太欺负人了。”

肖乐天看着这么一个无赖式的人物,打心眼里膈应,但是还不能表现出来,一方面这里是公共场所,闹起来就是丢人。而另一方面他也知道,焦四儿的张狂其实是因为他有靠山,如果背后没有满洲大人物给他撑腰,这种无赖绝对不敢在自己面前放肆。

“你回家去吧,有什么事情晚上再说,今天中午我要和客人在望海楼宴会,就不回家了。”说完肖乐天也不搭理他,扭头用英语和美国客人交谈了起来。

焦四儿吃了一个没趣也不恼火,他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又嬉皮笑了的凑上来了“老爷要宴客啊,那是应该的,应该的。奴才我知道老爷一路风尘,特意带来了新衣服,您先换上了再待客也不迟啊……”

这可真是没皮没脸的典型了,胶皮糖一样啊!无奈下肖乐天只好点了点头,可是等下人抱来新衣服之后,肖乐天脸上的笑可就一点都看不见了。

下人手里捧着一套新衣,宝蓝色的蜀锦大褂内衬狐皮,领子和袖口流出一圈雪白的狐狸毛,无论从做工、用料还有样式上都无比考究,一看就价值不菲。但是最让肖乐天讨厌的是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上,还有一顶瓜皮小帽,下面居然压了一根假辫子。

“焦四儿……这是何意?”肖乐天指着假辫子问道。

“呵呵,回老爷的话。奴才这是看您辫子没留起来,实在是难看,所以特意挑了一根最好的辫子……爷您可不知道啊,现在四九城里可流行这种假辫子了,好多人自己辫子长不好就直接剃了,每天出门都戴这个……”焦四儿一边说一边拿起帽子就想给肖乐天戴上。

“妈的,滚蛋……”肖乐天一脚踢过去,踹了他一个大跟头“你丫的有毛病,老子什么时候说过要戴辫子的?恭亲王都没嫌弃我这发型,你个臭小子还敢嫌弃不成?反了你了……”

焦四发挥出不怕打不怕骂的顶级奴才相,就势直接跪在了地上痛哭流涕“主子啊,奴才这也是为主子好啊。您以前是海外孤客,有没有辫子不打紧,可是您现在身份不一样了,您是咱八旗的姑爷啊,您入赘到富察家,怎么也得把辫子留起来吧……”

“什么玩意!”肖乐天气的原地蹦了三尺高“入赘?爷我赏你两个脆的……”冲上去左右开弓啪啪就是两个大嘴巴子。

“爷我姓肖,这辈子不准备改了,还他妈的入赘?让富慧乖乖的进我的门来,老老实实的也要听我的规矩……”

“那可不行!”焦四儿也不知道发什么疯突然跳起来了“我家姑奶奶是八旗上三旗的主子,按照叶赫那拉氏的辈分算,她是慈禧太后的妹子,如果按照皇族辈分算,那就是当今天子的表姐,这是什么身份?能跟汉人结亲就已经是恩典了,你们肖家顺理成章的也就抬旗了……我说的有什么错?”

焦四儿是个奴才这没错,但是奴才最认三六九等,最爱干的事情也是论资排辈。肖乐天是焦四的主子,这没差。但是同样的肖乐天也是富慧的奴才,富慧身份才是最高的,而在富慧之上的还有王爷、太后和皇上。

这就是辈分,这就是身份,什么都可以乱但是君君臣臣的这个身份是不能乱的,你肖乐天可以打我骂我,但是想折辱更高的主子那就是不行。

“奴才我还是要奉劝一句,不管老爷您以前怎么样,但是既然回到大清了,那就得顺着大清朝的规矩,天底下哪有不留辫子的道理呢?这人要是没有了辫子,那不就成了野人了吗?”

“就好比爷您刚刚平叛的琉球,那些海外遗民为什么被日本人杀啊?不就是因为他们放弃了祖宗庐墓,自甘堕落当了野人吗,化外蛮夷就是一群野狗,咬死了也不可惜!”

焦四嘴里唠唠叨叨的,他可没发现站在码头的那些光头护卫们一个个眼睛里都喷火了,这些刚刚被肖乐天灌输过民族主义精神的年轻人们,正是思想最叛逆的时候,他们现在恨不得生撕了这个黑螳螂。

肖乐天活活被气乐了,他看着满嘴喷粪的老东西突然有一种看外星生物的感觉,这种被彻底奴化的心灵已经无可救药了,他们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彻底跟自己是满拧的。

这种人在大清实在是太多了,就是因为这种人实在是太多了,才成为改革的最大阻力,他们办成事的本事没有,但是拆你台害人的本事可是大大的。

气氛已经剑拔弩张了,龙爷和护卫们已经处在爆发的边缘了,现在哪怕肖乐天有一丁点愤怒迹象,他们都会冲上去把这个老东西给丢下海。

就在这时候,突然从人群外面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焦四儿你在那放什么屁呢?你一个小小的管家居然敢教训主子?你家太爷就是这么教你的规矩?你是不是忘了我们富察家的家规了?”

随着声音而来的,正是三爷富庆,这才是焦四儿的正根主子呢。焦四儿二话没说。爬在地上咣咣咣磕了三个头“少爷吉祥,奴才给您请安了……奴才我,我也是一片忠心啊……呜呜呜!”说着老东西居然捂着脸哭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