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庆三爷的拳头/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庆三爷看着老狗一样的奴才,用鞋尖踢了踢他“滚回家里去,该你说的你说,不该你说的就给我闭嘴。”听这主子冰冷的口气,焦四儿这回不敢耍无赖了,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带着下人一溜烟的跑了。

焦四儿怎么敢不跑,在八旗的规矩里主子是可以随意处死家奴的,甚至不少大家族都有非常苛刻的家规,有活埋的,有塞在笼子里用火烤死的,有浸猪笼的……各种各样的私刑让奴才们不寒而栗。

别看这些年富庆家穷了一点,但是三爷对这些奴才依然是生杀予夺,灭你满门都不来偿命的。这是绝对暴力,毫无道理可讲,焦四这种无赖最怕的就是这一招了。

路上几名愤愤不平的家丁给焦四儿下眼药“焦爷,这个二鬼子可太跋扈了,他还真当自己是盘菜了。一点功名爵位都没有,居然还在咱们面前拿腔作势的,咱们兄弟在四九城里那也是响当当的人物……”

“就是就是,要不是内务府逼咱们来,咱们谁来受这个罪啊,北京城的大宅门里还能少了咱们一碗饭吃?”

“瞧瞧那个姓肖的身边都是什么人啊?一群土包子,眼里一点深浅都没有,焦爷一个月领一万两家用都那么多牢骚,也不想想没钱谁认你当主子啊……”

焦四这时候满脸的奴才样已经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一脸的阴沉“呸……我给他脸,给他台阶下,这个姓肖的可是一点都不领情啊?本来爷我心善,不想把他往死里整,只要肖乐天舍点善财,咱们也不是那种背后告密的人……”

“可是今天一看,这家伙别说给钱了,居然说打就打说骂就骂啊,还真把自己当主子了?奶奶的,从今天开始,大家都把眼睛睁圆了,一有风吹草动咱们就往京城汇报……”

周围的家丁们立刻随声附和“对对对,咱们先把肖乐天不留辫子的罪证给传上去。还有那个项少龙和他的手下护卫们,居然一人一个大光头,这是成心藐视律法,就冲这个也要砍他们的头……”

焦四儿嘴角一翘“放心吧,这些罪证爷都留着呢,跑不了他的。不过在没翻脸之前,大家可要万分的恭敬,名义上他还是咱们的主子啊……行了,挺好的宴席他肖乐天不吃,咱们吃,回去回去!”

就在焦四儿他们打道回府的时候,码头上的气氛居然更加炙热,庆三爷的到来非但没有缓解紧张的局面,反而把冲突又给提升了一大截。

富庆轰走了焦四儿,然后走到肖乐天面前也不说话,就是冷冷的看着他。肖乐天心虚啊,开始还讪讪的想找个话头,可是富庆根本就不给他机会。

“哎呦,三爷一向可好?家里可好?工业特区可好?”肖乐天一看富庆脸色不善赶紧主动找话题,可是没想到一张嘴就把三爷给得罪了“嗯……富慧姐一向可好……”

不提富慧的名字还则罢了,三爷一听姐姐的名字,再看到肖乐天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气的火冒三丈。

“你丫的王八蛋……”一声怒骂铁拳直奔肖乐天的脸上砸了过去。周围的人说什么也没想到庆三爷说动手就动手啊,就连武林高手龙爷都没反应过来。

这一拳够有劲的,砰地一声闷响肖乐天左眼就被打成了熊猫眼。“哎呦喂,你怎么还打人?”肖乐天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打的就是你个王八蛋,你敢欺负我姐,老子就揍你丫的……”庆三爷冲上去还要动手,这时候周围的人赶紧拉架,龙爷一把抱住富庆的腰“冷静,三爷冷静冷静……”龙爷太清楚这里面的底细了,肖乐天偷吃富慧那天夜里,还是他在房顶上执行警戒任务的呢。

龙爷可不敢对三爷动粗,这件事本身就是肖乐天理亏,偷吃了人家亲姐姐,当兄弟的打你也是白打,肖乐天这一拳算是白挨了。

“王八蛋,你丫的就是个坏怂,敢欺负我姐,我跟你拼了……”富庆满脸通红,在那个时代未婚先上床是最丢人不过的了,就算满人不太讲究这些但是也得偷偷的来啊,哪有弄的人尽皆知的。

肖乐天这个冤啊,他也不知道这种事情怎么就弄的人尽皆知了,到底是谁泄的密呢?要让老子知道了,一定要扒皮抽筋。

“三爷啊,您听我解释行不行……”

“我操,你还想解释?你想不认账……我我我,我宰了你……”庆三爷力气好大,就连龙爷都有点抱不住了,周围的这些大掌柜的一个个赶紧冲上去连拉带拽的把两人分开了。

“三爷消消气,咱们屋子谈,别在码头上闹了,都是有身份的人,传出去丢人啊……你看看百姓们都围观呢……”好说歹说才算把庆三爷给哄到乐天洋行里了。

码头上这场闹剧看的几名美国人目瞪口呆,他们突然感觉到这次清国的旅行一定会很有意思。

在乐天洋行的二楼会客室内,肖乐天正捧着一条热毛巾捂着眼睛呢,在他对面坐着的是气呼呼的庆三爷,看他五官狰狞的样子很有可能再给肖乐天来一拳。

两人就这么相互瞪着跟斗鸡一样,谁都不服谁。

“枉我拿你当兄弟,你却在背后给我抹黑,你对得起我吗?”富庆一脸悲愤的说道。

“哪跟哪啊?你姐是成年人了,她有她的选择,又不是你家的囚犯?再说了,这也不算抹黑啊,说到底也是慧姐主动的……”

“闭嘴,你个无耻之徒……你想干什么?你丫的想不认账!”庆三爷啪的一声差点把桌子拍碎了,吓的龙爷赶紧站在两人中间当起了肉盾。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认账了?还不是你先冲上来动手的,不过我还想问问你呢,那个胶皮糖是怎么回事?你们富察家丢给我这么一个二货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庆三爷不知道二货这个词有什么意义,但是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一提到焦四儿,三爷目光中也就带了几分愧疚,不过他的嘴还很硬。

“你少转移话题,现在我就问你,我姐你想怎么办?”

“我的好三爷啊,不是我想怎么办而是你们想怎么办?慧姐和虎妞的情况我早就考虑过了,去琉球前我就想好了,明年等不太忙的时候,我准备让她俩为平妻,我不会对不起任何一个人,谁承想我不在的时候出了这么多乱子?”

坐在一旁的范镰一听平妻二字,当时眼圈就红了,他托起茶杯挡了挡脸赶紧说道“不敢,不敢,小女不敢跟贵人平妻,能……能当个小的也就心满意足了……”话没说完两滴浑浊的眼泪就流下来了。

富庆一看老掌柜都哭了,长叹一声心里的气算是泄光了,再也没有打人的念头。本来富庆就不反对老姐和肖乐天好,一个有三次失败婚姻的女人,能找肖乐天这样的男人已经是高攀了,说实话富察家还应该谢谢肖乐天呢。

但是庆三爷毕竟是古人,对于礼法面子还是很看重的,反正婚前偷吃就是不行,肖乐天这是把自己姐姐当什么了?更何况,偷吃了还不做好保密工作,居然闹的人尽皆知的,实在是丢脸啊,丢脸。

庆三爷摇了摇头,长叹一声对范镰拱了拱手“对不住了,要说以前平妻还没什么问题,可是现在平妻……真的不现实啊!太后都开了玉口了,这可很难更改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们也有难处……老朽不求别的,虎妞做小就做小了,反正她也离不开先生了,只求以后先生善待一点,于愿足矣……”说完老头捂着脸热泪长流。

肖乐天一把就把热毛巾丢在地上了,气的绕室直转圈“我就不信了,老子我就不信了!我娶媳妇,外人凭什么管?太后下旨意又算什么,我就是不听了她能奈我何!我就是要平妻,富慧和虎妞我全要了,我就要一边沉……”

被人控制命运的感觉太讨厌了,肖乐天心里跟长草一样的难受,老子我能控制琉球王国百万民众的性命,现在回国了居然连娶媳妇的事情自己都不能做主?

富庆这时候总算是冷静了下来“你不要意气用事,这是大清不是海外天边。你要是想离开大清永远都不会来了,那你就随便爱怎样就怎样,但是你别忘了你的事业根基还是在大清……”

“你写的书是给大清的文人看的,你的洋行生意也是要依托母国的,无论声望还是金钱你都不能离开这片土地。既然要在这里立足,就要听皇上的,太后懿旨你不遵守?真要是想动手了朝廷是不会在乎你那个美国教民的身份的……”

肖乐天胸膛剧烈的起伏,他知道庆三爷说的没错,话里话外透露的都是维护,但是这种低头的感觉实在是太讨厌了。

自己的实力还是太弱小了,面对这些庞然大物自己手里的那点力量真的不够看。时间啊,现在最却的就是时间了,给老子三年时间,我就能拥有一支亚洲第一强大的舰队,我还能拥有至少三千人的海军陆战队。

“妈的,就不给我这三年的时间……”肖乐天一拳就砸在茶几上了,名贵的乾隆粉彩盖碗啪的一声摔个粉碎。

“三年?什么三年……”庆三爷迷茫的望着他,不过肖乐天语气中那淡淡杀意他可实打实的感觉到了。

肖乐天摆了摆手“没什么,我随口乱说的,对了,这个胶皮糖我能不能不要,把他轰走,你们富察家的管家太猖狂了,我不喜欢……”

庆三爷一听脸色就苦了起来“不要?你还是歇会吧,我也不瞒你,这个胶皮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家一直是我们富察氏的包衣,从他太爷那一辈被提拔成富察家外门管家,由于擅长溜须拍马,办事也很圆滑所以一直都很得宠……”

“渐渐的他们家的家业也就起来了,买房子置地,北京城里开买卖也算是有他们家一号了,不过在我父亲那一辈由于我家开始衰败,他父亲见没什么油水了,就辞了管家一职,自己单混去了,不过奴才的身份他们还是背着的……”

肖乐天揉了揉熊猫眼冷笑着说道“我明白了,后来他看你当官了,朝廷重视又要起来了,就死皮赖脸跪门来了?央求差事,好接着占主家的便宜……”

“呵呵,好兄弟啊,要是真那么简单就好了,现在的焦四儿我可以打可以骂,但是已经不能杀了,而且也不能限制他的行动,人家可是通了天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