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 奴才的道理/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焦四还真是有道理的,这个道理居然说的如此的光明正大,如此的义正言辞。

“爷您是海外来的,不明白这大清的道道。您可曾知道,皇城里的太后和皇帝,吃一颗鸡蛋还要一百两银子呢。您能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吗?主子吃的那不是鸡蛋,那是奴才们的忠心啊……”

“一枚鸡蛋,从乡间地头收上来不过两三个大子,送到内务府也不过**个铜板,但是经过内务府和太监主管们的层层分润,到了账目上可就变成一百两银子了……您想说什么我知道,不就是贪腐吗?可是这个问题您不能这么看啊!”

“这一百两分润下去的钱,皇上太后还有满朝文武其实都是知道的,这其实就是主子给奴才的赏赐啊!这是主子的恩典,这是奴才们的幸事啊!”

焦四摇头晃脑说的跟三家村的教书先生一样“主子选奴才,要的是奴才的忠心耿耿,而奴才选主子要的就是主子的恩典和照顾。自古以来,不纳粮的除了当官的之外,不就是我们这些奴才了吗?您瞧瞧,这不就是主子的恩典吗……”

说到这焦四向庆三爷拱了拱手“要说咱们国朝,打天下的自然是八旗劲旅,但是咱们包衣们也没少出力啊。三爷应该听过太爷他们讲古记,刚开国那一阵,咱们富察家的主子们,那次战斗离得开我们这群奴才的卖力?”

“说句实在话,有多少次主子的命都是我们奴才给救回来的,我们这帮人对大清可不是没有功劳啊。所以说了,主奴是一体的,没有奴才玩命的帮衬主子也就不成为主子了,而没有主子的恩典,我们奴才想卖命也找不到门儿啊……”

“肖爷您是做大事的人,能写书、能开洋行、能和外国人打交道,甚至还能带兵打仗,您是天上的星宿,我们是地上的草木,大家伙依附于您图的不就是一个荣华富贵吗?”

说到这里,焦四儿惋惜的摇头说道“您要是连这么点小富贵都不给大家伙,一来二去您不就成了孤家寡人了吗?肖爷啊肖爷,您可不要自误哦,这可不是海外天边,这里是大清朝,入乡要随俗哦!”

焦四儿的话把肖乐天噎的半天都没开口,他万万没有想到贪他的银子居然还有道理了,而且还敢大言不惭的教训自己,可是冷不丁的一想,焦四的言论还真没法反驳。

这时候是晚清,可不是经过义务教育改造过的新社会,在这个时代里主奴思想并不是可耻的,相反这是低层民众想要提升自己的一条捷径而已。

奴才,在现代人眼里这是一个多么贬义的词语啊,但是在清朝这个词汇可一点贬义都没有。

你是平民?可是你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卖力工作的时候,人家奴才已经可以雇佣你当佃户了。当你一天两顿吃糠咽菜的时候,人家奴才已经烫了二两小酒吃上猪头肉了。

当你面临地主家的催粮,面对着官差的催税时候,人家奴才却扇着扇子看你的笑话,奴才家的土地可是不纳钱粮的。

这就是等级社会,王爷家的奴才总是比县令更高贵的,皇家的奴才恐怕督抚都要拍马屁,在晚清的社会里,口称奴才可真不丢人。

在焦四儿的道理攻击下,肖乐天居然瞬间语塞。他突然有点不知道怎样辩驳了,因为他所面对的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价值观、思想体系相互的冲撞。

肖乐天哑火了,这群狗奴才可就翘尾巴了,一个个嘴里嘀嘀咕咕说着歪话“就是啊,大伙从四九城跑这里来伺候你,不就图个恩典吗?现在吃顿酒宴都挨打受骂的,以后还不得扒皮抽筋啊?不干了,我们不干了……”

庆三爷一看局势有点失控,赶紧接过话茬,他可太了解这群奴才了,如果今天肖乐天不镇住他们,以后这群奴才就得反了天。

“呵呵,都他妈的长能耐了?这几年我们富察家没怎么管你们,都忘了本分了?”冰冷的语气瞬间让庭院里面死寂一片。

富庆和肖乐天可不一样,那是正经主子,而肖乐天算狗屁,他不过就是一个八旗姑爷罢了,焦四儿面对庆三爷可一点歪话都没有,就是低头听呵斥。

“大清律法里面可曾有奴才挑拣主子的道理?主子赏你们的那是主子的慈悲,就算不赏赐你们,难道你们就要造反?”

“我先不说你们私自花钱的罪过,这大白天的,所有人都不干事了,大门都没人看管了,你们还以为有理了?本职都忘了,都耽误了你们还有理了?”

庆三爷对这些家生子奴才很是失望“而且你们最大的罪过不是花银子了,而是白日饮酒!四九城里哪有你们这样不懂规矩的狗奴才,大白天的什么都不干,就聚众饮宴,回头还敢跟主人强词夺理?来人啊……狠狠的抽他们,我替我姐教教你们规矩!”

有了庆三爷这一句话,那些气的要发疯的护卫们可算是有了爆发的理由了,手里的马鞭噼啪作响,抽的这群奴才嗷嗷乱叫。

这其中焦四儿受到了龙爷的重点关照,牛皮鞭子嗖嗖作响打的焦四捂着脑袋哇哇乱叫。“老爷饶命,奴才知错了,奴才这就改,这就改……”

肖乐天摇了摇头,没搭理他们直接走进了内宅。清朝是中国封建礼教森严的朝代,有钱人家的大宅门里,外宅和内宅是有高墙分割的,男丁未经允许绝对不敢进入内宅。

别看焦四儿天天看着大观园里的美女们流口水,但是他还真不敢有丝毫歪心眼。奴才贪主子的钱,顶多一顿鞭子的事,可是奴才要是敢偷主子的女人,那可就是杀头的罪过了。所以说今天的宴席,就连焦四也不敢在内宅里面享用。

肖乐天走过穿花门廊,正式走入了内宅,还没进门就已经嗅到了里面浓浓的脂粉味了。到了这里庆三爷就不敢再走了,不过肖乐天可没有那些穷讲究,拽着三爷就往里走。

“你是舅爷,将来你姐进门了,你难道不看你姐了?赶紧陪我进去喝两杯,这群狗奴才差点把我气死……”

两人刚刚进月亮门,只见眼前一亮,十多位极品美女已经站成了一排,面带春色的望着肖乐天集体躬身施礼。

“老爷吉祥,奴婢给老爷请安了……”说完一群莺莺燕燕屈身施礼,一阵香风吹过肖乐天下意识就后退了半步,嘴角的口水唰就掉下来了。

老天爷啊,这可要我老命了,满清可真能下本钱啊。肖乐天心里美的差点没哼哼出来,他当然知道这是满清给他的美人计,教坊司训练出来的女人不就是伺候男人的吗?

原本肖乐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他自以为自己的坚强意志能超过地下党员,可是等大美人真的站在自己面前,他嘴里的口水也开始咕咚咕咚的往下咽了。

都说晚清社会对女人的审美观点很变态,这句话肖乐天认同也不认同。首先在汉人的审美观里,所谓的美人真的是不怎么地,先别说小脚的问题了,就连身材和长相都没法恭维。

脸抹的死人白,一双贫乳,弱不禁风的身材,再加上三寸金莲,让肖乐天怎么看怎么恶心,可是就这种样式的女人,却被当时的文人阶层视为顶级的美女。

肖乐天又不是没去过青楼,那些所谓的当红头牌是什么样子,他可真是见识的够多了。

但是这时候的社会也有一种例外,那就是满族人的审美观。满洲姑奶奶们毕竟是不缠足的,而且满族对妇女的压制也少很多,所以从满洲女人身上肖乐天能看见后世非常推崇的健康美。

天足、丰胸、近乎于完美的腰臀比例,还有这个时代很少见的自信的目光,这里每一样都异常吸引肖乐天。

肖乐天为什么能一眼看上虎妞那个野丫头?又为什么能对富慧一点抵抗能力都没有?其实根本的原因就是在审美观上。

“啧啧啧,这才是女人呢!这才是我肖乐天喜欢的类型呢,健康、丰韵、自信……这才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轰的一声,周围的人都惊呆了,就连龙爷都很意外,跟随肖乐天这么久了,一直以为大人不好色呢,可是今天一看才明白,原来大人喜欢的是这个类型啊。

别说这些护卫了,就连打头的袭人、晴雯等人脸都红透了,一个个低着头含羞带臊的,让男人一看就想扑上去好好的蹂躏一番。

“咳咳咳……”最后还是庆三爷狠狠咳嗽了几声,才算打消掉肖乐天那副猪哥的相貌。

“行了,行了,都免礼吧……嗯,你们这是吃饭呢?哈哈,伙食不错啊,确实不错……”听着肖乐天这气人的话,被抽的满脸都是伤的焦四都快气哭了。

这是什么人啊,都一样的酒宴,我们吃就要挨打,内宅的女孩们吃你连个屁都不放,还嬉皮笑脸的。这么不公道的主子,以后看谁还跟你混,老子要告你去,狠狠的告你去。

肖乐天可没心思搭理焦四儿那个老头子的想法,他走到晴雯的身边,低头看着她的脸突然坏坏的一笑,用食指挑起她的下巴低声说道。

“告诉爷,你叫什么?”晴雯粉嘟嘟的小脸一下子就红了,嘴一撇就想啐他一口,可是想了想还是没啐出去,只是带着泼辣劲回了一句“呸……还老爷呢,这么猴急的……我叫晴雯!”

肖乐天一听就笑了“晴雯?晴雯好啊,性子够泼辣,就是命不济……不过你放心,有爷我罩着你,你的命就济了,哈哈哈……”

肖乐天色眯眯的跟大观园的这些姑娘一一打招呼,心中思考着怎么怎么把这些香饵都吃到肚子里,然后再把钩子吐回给满清。

可是想来想去他突然发现异样“咦?虎妞呢,阿丑呢,我都回来这么半天了,她俩怎么还没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