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厄运连连/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确实是在作秀,他就是在收买人心,这点毋庸置疑。但是肖乐天相信,在一个连作秀都懒得作的王朝末期,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不会是徒劳的。人心永远都是肉长的,只要你足够努力,民众总是能够被感动的。

其实在肖乐天离开的时候,他已经从无数村民的眼中见到了善意,虽然隐藏的很深但是他能够感受的到。

很可惜的是,这毕竟是儒家教育出来的良善村民,黄琉的威胁是非常恐怖的,任何一个家庭都不敢冒着被科举体系抛弃的风险,因为那是所有中国人心中的梦。

肖乐天走了,黄秀才也走了,聚拢在村口的百姓看着小山一样的柴草堆也摇头叹息各回各家了。当有些不停话的孩子偷偷的抽了几根干柴往家里抱的时候,换来的却是大人异口同声的呵斥。

“你个狗日的,还想不想上学了,秀才不是说了不让动这些柴火了吗?赶紧丢回去……”无数家长跟防洪水猛兽一样的防着这些柴草,生怕黄秀才的眼线们发觉。

天色渐渐的暗下来了,肖乐天又在其他两个庄子里做了两场秀之后,西北风已经越来越大了。当他们一行人准备回家之时,天空中已经纷纷扬扬的飘下了细小的雪花。

“看来老子说的没有错,今晚还真的要有大雪了,希望这些村民不要太固执,要不今晚可就有苦头吃了……”肖乐天搓了搓手又揉了揉发麻的耳朵。

“先生何苦跟他们废话,这群不通气的愚民,满脑子都灌水了,就算挨冻也是活该……”护卫群中人们不甘的说道。

肖乐天身边这些光头护卫们,都是在琉球跟他一起战斗过的,在战后重建的两个多月里,他们也都接受了不少新式的教育。尤其是这些人都见过大海、见过国门外的世界的,他们的眼界在现在的大清来说,已经是算是非常开阔了。

这些护卫对塘沽民众嘴里的迷信传说很是嗤之以鼻,这群没见识的土包子,满嘴全是胡说八道,要不是肖乐天弹压着,这帮护卫没准就得跟这群愚民发生点冲突。

肖乐天上手照着废话的护卫脑门就是一巴掌“扯淡!你以为你好?是谁第一次上大海船就吓的两腿直哆嗦啊?刮台风的时候你不也高喊龙王爷保佑?你这是见过世面了,又开始笑话不如你的人了,瞧你那点出息……”

护卫们哄堂大笑,挨打的小子臊了一个满脸通红。肖乐天望着大家说道“想让民众接受新鲜事物,是一件没法着急的事情,打不得、骂不得、也急不得,不让他们从内心里面改变思想,总想用强迫的手段解决问题是不行的,那可是埋隐患的事情。”

“今天这场雪,我盼着下大一点,雪越大我的计划成功率也就越高,且看吧……走,咱们回去吃饭,今晚每人都有一斤好酒,咱们围炉赏雪去!”

肖乐天回家吃饭去了,而这三个走水的庄子可依然被凄凉所笼罩。村子里能开火做晚饭的人家不超过十户,人们相互照应相互帮衬总算是凑合了一顿半温的晚饭。但是等到西北风方越来越大后,人们才知道冬天是多么的难熬。

北风飕飕的刮,雪片从房门缝隙中往里钻,人们蜷缩在被子里一家人挤在一起抵御寒冷。这一刻人们无比怀念往常的热炕头,这要是在炉膛里塞一把稻草,只要一把火整个屋子都能暖和起来。

但是今天,三个村子的人守着小山一样的柴火垛可就是没人敢用,他们都被吓怕了,黄秀才的威胁让所有人都不敢违逆。面对寒夜,所有的村民都选择了忍耐。

就在不远的黄家庄里,黄琉捧着温热的黄酒,正在小妾的陪伴下观赏着窗外的风雪,而他的管家就在酒桌边听候命令。

“遵少爷的令,今天傍晚我派人又查了一遍,确实没有人敢偷偷用那些柴火,而且刚刚我还看过了,这几个庄子都没有冒烟的,他们今晚恐怕没有热炕烧了……您看是不是网开一面,让这帮人烧点火,要不这大风雪的得多难熬啊……”

管家看样子心眼还不错,居然知道劝一劝。可是黄琉一听就怒了“说什么呢?网开一面,做梦!今天烧火我网开一面,明天卖地是不是也得网开一面啊?你要记清楚了,这是咱们儒教的生死存亡之战……”

“面对西学,我们就得寸步不让,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我明告诉你,塘沽这个工业特区要是搞成了,用不了两年就得扩大一倍,到时候咱们的家也得圈进去,没有了土地这个根本,咱们吃什么?咱们穿什么?糊涂……”

黄琉把管家骂了一脑门子的汗,最后点头哈腰的退了出去,屋子里就剩下黄秀才和他的小妾了。“来来来,小宝贝,跟爷来个皮杯……”紧接着屋子里响起了女人的浪笑还有亲嘴的声音,火红的炭盆在墙角燃烧,屋子里热的连个肚兜全都穿不住了。

夜越来越深,风雪越来越大,享用过美酒佳肴的肖乐天坐在书房里,面前跪着的正是来表功的焦四儿。

“爷吉祥,给老爷请安了……这是今天收上来的地契,三个庄子一共三百亩地,妥妥的开门红啊!爷您放心,一个月之内,一千亩地保证给老爷弄到手……”

肖乐天点了点头“不错啊,你小子之前虽然有点狂妄,不过办事还是卖力的,待会去找龙爷领这三百亩地的银子吧!”

“多谢老爷的赏,奴才给您老磕头了……”焦四儿属于典型的有奶便是娘,现在肖乐天手里捏着大笔的银子,那就比他亲爹还要亲。什么狗屁的内务府任务啊,还是等赚完银子再说吧。

肖乐天虚与委蛇的跟他笑了笑,紧接着问道“后面还有七百亩的任务,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妙法啊?”

“爷就瞧好吧,对付这些贱民我们手上都是全套的家传手艺……”焦四儿谄媚的向肖乐天汇报。

焦四没有吹牛,就在他向肖乐天打包票的时候,从北京城来的狗腿子们,已经开始了第二步的计划,漫天风雪中几个身影正悄悄的向这些冰冷的村庄靠近。

“快快快……这雪实在是太大了,再不快点路都得封了,到时候想跑都跑不了……你们两个村子东头,你们三个西头,剩下的人跟我来,按照白天指认好的院子,得手之后就各自逃跑,回头城里汇合……”

在领头人的指挥下,这些身影消失在了村庄的黑暗之中,几乎是同一时间村子里的看门狗就叫了起来。可能是又冷又饿的原因,这些狗叫的也是有气无力的。

村长的家,还有庄子里比较富裕的人家,这些牲口棚里栓着牛马的富裕户成了袭击者的目标,只见在院墙上闪出几个人的身影,紧接着数道乌光嗖嗖的飞了出去,几乎是同一时间这些牲口棚全都炸开锅了。

飞来的乌光是一把把雪亮飞快的斧子,高速旋转的斧子直奔大牲口劈了过去,沉重的铁器瞬间割破皮肉,刃口都嵌在骨头上了。

这一下可炸开锅了,温顺的老黄牛哞的一声挣断了绳索,一头撞入厢房半堵泥墙都塌下来了。还有那些拉磨的托马和骡子,有的被刃口隔断了脖子,而有的脑门中招,死的死逃的逃村庄里顿时一片混乱。

“撤撤撤……赶紧撤退……”一击得手的偷袭者没有半点犹豫,撒丫子就往村子外面跑,等村民们从热被窝里钻出来之后,这些人早就逃的只剩个背影了。

村庄已经彻底炸锅了,哭号怒骂的声音直冲云霄,看着被砍死的大牲口很多老人承受不了打击当时就被气晕在雪地里。

“缺德啊,缺了大德了……这还让不让我们活了,畜生啊,畜生都不如……”

“报官吧,只能报官了,肯定是早上那些外乡人干的,我们去同知衙门报官,这群无赖!”

火爆的年轻人们抄起锄头、叉子、镰刀什么的,就要往塘沽城里冲,可是村长把他们给拦住了。

“都想干什么?你们都想干什么?要造反吗,这大半夜的城里都宵禁了,你们抄家伙入城那就是要造反,到时候官老爷就能派兵镇压,夏天那场大砍头你们全忘了?”

“那帮混蛋就等你们闹事呢,然后他们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抓人了,到时候你们照样还得卖房子卖地……”

村长说的是正理,但是年轻人可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劝住的,他们看着血泊中抽搐的大牲口,一个个心疼的直哭。

“这些牲口就是咱们全庄人的命啊,大家伙开春犁地靠的就是这些牲口,杀它们就跟杀我的家人一样,没了牲口咱们怎么办?明年还怎么活啊……”

晚清时代就连给人看病的医生都不多,就更别说兽医了,就算有兽医也没什么用,象这种深可见骨的大伤口,根本就没法医治,躺在地上的这些牲口唯一的下场就是杀了吃肉。

“这日子没法活了……”终于有人崩溃了,人群中一名女人承受不了这些打击发疯一样就往外跑“我要回娘家去,这日子不能过了,这还怎么活啊……”结果没跑两步不知道让什么东西一绊,整个人摔了个大马趴。

女人浑身陷入雪中,也不爬起来只是在那里哭天抹泪,紧接着人群中也一片哭声。

“老人和孩子还有女人们都回家,所有男人组成护庄队……明天早上我就进城,我去同知衙门告状去,我就不信天底下还没有王法了?”村长狠狠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