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 严重的泄密/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修日记》现在还并不是一本书,而是一些杂乱的单页文章还有很多资料,这些文字、速写画、黑白照片现在就堆放在圆桌上,旁边摆着一个大大的木板夹子看样子是用來储存这些资料的,

正是由于马修和迈克刚刚翻看过而且沒有收拾起來,这才让焦四儿有了这次接触秘密的机会,

焦四儿当然不懂洋文,但是他看的懂照片和图画啊,燃烧的那霸港,混乱的日本军团,海面喷吐火焰的洋人战船,还有就是无数如同地狱造反恶鬼一样嘶吼喊战的华人,

这些图片和照片真实记录了肖乐天在那霸的所有经历,尤其是他身背着大的夸张的认旗带领着民众冲锋在前的照片和素描更是让焦四儿汗出如浆,

老天啊,原來传说都是真的,原來琉球王国送來的国书都是假的,等到桌子上资料堆一个角落里露出的半张照片映入眼帘之后,焦四彻底崩溃了,

那是一排排的洋人西式军队,但是组成军队的却是一张张的中国人面孔,锃亮的光头,漆皮军帽,统一的蓝色制服,还有脚下蹬着的一双双高筒军靴,

老天啊,这不就是酒糟头所说的阴兵么,一切的一切都一模一样,更让人不寒而栗的就是如林的刺刀和一杆杆崭新的洋枪,

坏了,肖乐天这是要造反啊,他居然在琉球私自练了一支军队,而且还带回国了,妈的,酒糟头看见的根本就不是狗屁的鬼兵,他看见的是肖乐天的私军,这个二鬼子已经开始秘密向大清调集军队了,

焦四儿站在那里拼命的控制自己冷静冷静,他真想扭头就跑再也不掺和这些事情了,可是他不敢动,如果有一丝一毫的露馅,恐怕自己就得死在塘沽城里,

煎熬中焦四儿终于等到两名洋大人打完了桌球,等到他收到洋大人明确的答复后,焦四二话沒说赶紧离开,直到大街上的冷风吹在脸上他才算是清醒过來,

焦四儿说到底就是一个家奴无赖,他的眼界见识也就四九城圈起來的那么一点,当冷风清醒了他的脑袋后,这个家伙居然忘记了恐惧心底起了贪心,

“肖乐天要造反,就算不是造反也是干犯王法的买卖,怪不得他这么趁钱呢,不行,这个把柄我要攥在手里,奶奶的这就是我后半辈子的饭票了……”这个不知道死活的人,已经开始琢磨要狠狠的宰肖乐天一刀了,这可不是一笔的买卖而是三代人吃不尽的大金矿啊,

就在他一边走一边心思的时候,突然两名小伙计把他请进了旁边的一间二荤铺,孙三虎正在里面烫酒等他呢,

“焦四爷啊,您今天这气色可不太好,大冷天的还是少钻女人的裤裆为好,小心寒气入了骨,都这把岁数了还不怜惜着点,”

焦四儿知道孙三虎的底细,这种人可不敢得罪,赶紧打千施礼“哎呦我的孙爷啊,您怎么这么大胆直接跟我见面,要知道塘沽城到处都是肖乐天的眼线,他都把衙门买通了……”

王怀远猜的沒有错,这个焦四儿和孙三虎还真的有联系,而且还不是一点点,焦四儿知道,孙三虎的背后才是真正的大主子呢,这群人是凌驾于朝堂各派系之上的,最是杀人不眨眼的一批人,

孙三虎看着小心翼翼的焦四儿点了点头“算你知道恭敬,沒忘本就行,我且问你,这段时间你到底知不知道肖乐天有什么犯王法的事情,主子让你來可不是來玩女人的,”

焦四儿当时汗就下來了,他心里这个犯嘀咕啊,难道说孙三虎也知道肖乐天养私兵的情报了,这是故意试探我看我忠诚不忠诚,不会的,这两名洋人才到了不几天,孙三虎手再快也不可能轻而易举的伸到洋人的地盘里去啊,

想來想去,焦四儿决定赌一把“哎呦我的孙爷,您还真是问对人了,这段时间我可发现肖乐天不少的破绽,首先他那帮护卫就不是好东西,剃光头违的是王法,而且他们的背景我算是打探清楚了,就是一群土匪……”

“肖乐天刚來大清的时候,曾经被太行山里的土匪劫持过,后來不知道怎么弄的就成一家人了,这帮土匪居然被肖乐天给收成护卫了……还有这个乐天洋行,绝对干的是走私的买卖,现在满塘沽城就数范镰跟洋人接触的最多了,要是沒走私我就把眼珠子挖出來给您当琉璃球弹……

焦四儿话沒说完,只见孙三虎出手如电啪的一声就是一个脆耳刮子,“妈的,老猪狗,敢戏弄我,”

“你这是什么狗屁的情报,那些土匪宫里早就知道了,还用你來饶舌,至于什么走私贩子,你丫的出门看看,满大街的洋商有一个不走私的吗,我明白了,你小子是不是让肖乐天给收买了啊,”

孙三虎一把抓住焦四的衣领子,生生把他从地上提了起來,焦四儿吓的脸都白了“孙爷明鉴啊,孙爷明鉴,我才见肖乐天几天啊,他才回国几天啊,您好歹给我点时间,您多给我点时间啊……”

孙三虎手一抖,焦四儿直接就摔到包厢门口了“你给我记住了,好好给主子卖力,别忘了你的身份,还有你最近的任务就是接触肖乐天身边的人,最好策反几个,嗯……我看那个叫王怀远的一脸的郑重其事,不是个心思活络的,你试试他去……”

“沒问題,我这就去试试,一定给主子卖命,一定一定……”

焦四捂着脸走出了二荤铺,心里这个气啊“麻痹的你沒本事,就知道压我们,有种自己动手啊,还不是怕了项少龙,肖乐天的手下那是好收买的吗,这种敢练私军的家伙,笼络人绝对有一套,还能让你策反了,”

想到这里,焦四儿又回头看了看乐天洋行的方向,心中无比委屈的说道“肖乐天啊,老子为了保守你的秘密可是挨了狠狠的一巴掌啊,这个账我就算在你的头上了,下次想让老子闭嘴你就得给我拿银子塞吧,老子胃口不大有个百八十万两银子也就够了,”

就在一脸发财憧憬的焦四顶着西北风回肖家大宅的时候,小王庄的肖乐天也刚刚用过了午饭,大块的炖肉、烧刀子美酒、白面馒头可劲的造,全村人算是都开荤了,就算过年都沒有这么热闹,

村长和年长的老者陪着肖乐天一起喝酒,他们现在算是彻底折服了,象肖乐天这样的大人物居然能一点架子都沒有的坐在他们身边,唠着家常喝着土酒,浑身上下居然一点嫌弃的意思都沒有,这让村民们很是感动,

就在饭桌上,很多人都动了小心思,肖乐天这种人品的大人买大家的土地,应该不会是害人吧,要不我就把地卖了,反正给的也是双倍的价钱,已经够公道了,回头再求求大人给安排个城里的活计,怎么不比种地强呢,

肖乐天已经从大家的眼睛里看见意志的松动了,知道人心已经动摇,现在就差着临门一脚,这可是个巧劲,必须要拿捏好力量,

“肖先生啊,您对我们有大恩,按说我们不应该忘恩负义,可是我们也有难处啊,这地都是好几代人传下來的,要是卖了就怕被四乡人戳脊梁骨啊,再说了,市面上那么多关于工业特区的谣言,我们也是真害怕……”最后还是老村长开口了,

肖乐天端起酒碗“來來來,喝酒,我不是之前说了吗,现在你们就安心养病,把这场疫情度过去,卖地的事情以后再谈……”

“不过今天老人家您提起來了,我就随便闲唠嗑两句,你们都说故土难离,但是你们也能看见塘沽城这几年的大变样,自从这个水旱码头來了洋商之后,那可是繁荣了不止一两倍啊,”

“小王庄本來就离着城里很近,庄子里的男人和婆娘们谁还沒在塘沽城里打过短工,你们摸着胸脯说说,打工的收入是不是比你们种地更多,你们啊,就是一个老观念沒法改……”

肖乐天所说的话,大家都点头了,土里刨食一年下來也就是混个肚儿圆,在城里打工才是真金白银呢,金黄的铜板,雪亮的洋钱跟海河水一样在眼前飘过,谁能看不见呢,

之前死的黄举人,都说家里有千顷地,但是实际上发家还是靠着给商人们出租土地和库房赚的大头,这些也都瞒不过百姓的眼睛,大家心里顾忌的就是传统罢了,中国古代的农民由于小农经济的封锁,早已经养成了一个拒绝改变的毛病,

“至于你们说的妖魔鬼怪的传言,我都懒得驳斥,海外天边的洋人我打交道很多,而且这些年你们也见了不少,谁看见他们吃小孩了,谁看见他们用小鬼了,都是胡说八道的迷信,我只能说一句日久见人心……”

整场酒宴上肖乐天沒有用身份压百姓,也沒有信口开河的骗百姓,他只是安静的讲一个个道理,说的大家纷纷点头服气,等到酒足饭饱之后,肖乐天扒着窗户往外一看,当时就被逗乐了,

可怜的黄秀才正在一群孩子的监控下劈柴呢,两名衙役在后面喝着黄酒顺便监督他,这个倒霉蛋现在冻得两条清鼻涕都过河了,哎呦喂一个大喘气还飞进嘴里一条,这个黄琉可真恶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