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 我们就要五万两/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铁头陀托着腮帮子望着房顶,面色十分的犹豫好像拿不定注意一样,酒桌边上的村民一个个都用急切的目光盯着他,很多人额头都冒汗了,

“大地的地脉已经变了,过去的活地现在变成了死地,而过去的死地也许就能变成活地,就好比海边那些破盐碱地,以前白送你们都沒人要,可是现在建成仓库租给洋人,就能得到一笔不菲的收入,这就是风水轮流转最直接的体现了……”

“你们这三个庄子啊,这段时间事情就多,表面上看是人和人有了争斗,但是根子里还是风水变化的问題,这块地的福气已经托不住你们大家了,以后不好的坏事会接踵而來……”

“沒有风水是很可怕的,自古都是讲究地灵人杰啊,这块水土要是败了,你们这村子里还想出人才,那就是做梦,甚至以后生男婴都很艰难啊……”

铁头陀一说这话,满屋子一片哭声“大师啊,这可怎么好,求您给指出一条活路吧,我们凑银子给您香火钱……”说着村长转身捧出一个木托盘,里面一堆都是散碎银子和鹰洋,垫底的还有两大串铜钱,

“大师,这是两百两心意,求您笑纳,”

“哈哈哈,我早就说了,我一个游方僧人只求布施吃穿,从不摸这些铜臭之物,这可不是跟你们客套,我是真的不会要你们的钱的……”

“我说这事情难办,并不是我想抬高身价讹你们钱财,而是说想解决你们现在的难題,则必须花大笔的银子,恐怕要好几万啊……”

一听说好几万两银子,村民们都傻眼了,紧接着铁头陀说出來的话让这些村民心都凉透了,

“我给你们出两条路,第一就是卖地,这种凶地你们是压不住的,必须要找煞气大的或者福气大的贵人來压,才不会出事情,而第二条路就是修庙了,村子有佛菩萨保佑着你们还怕什么,所有问題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但是困难也就在这呢,大家都是土生土长好几代生活在这里,把地卖了一个是舍不得另一个就是你们怎么活着,沒有地了,你们吃什么啊……”

“至于建庙那就更别说了,就算规模再小沒有个五万两银子也不够啊,就你们这三个小村子,能凑出三千两银子就顶天了,所以说这第二条路也难啊……”

铁头陀喝了口酒,叹息摇头很是为村民们担忧,这时候三个村长偷偷走出了房间在场院里跟很多老汉密谈了半天,等到再回屋子之后,小王庄的村长决定给大师透一透实底,

“其实大师说的事情也不是沒有法子,眼前还真就有一个机会,但是大家伙担心啊……”村长紧接着就把工业特区要征地的前前后后都跟铁头陀说了,最后大家还都表示了自己的担忧,

“大师啊,我们都是大清的良善子民,那工业特区闹出了那么多的恐怖流言,我们岂敢掉以轻心,如果这地卖了,我们就只能依托这个特区讨生活了,要是真如流言所说的,里面都是小鬼,又是夺人魂魄什么的,我们真的是害怕啊……”

铁头陀耐心听完点了点头“嗯,我明白了,现在你们这地还真是有人高价买啊,你们现在所担心的就是怕这洋人带來西边的妖魔害了大家,对不对,”

人们全都点头了,而铁头陀突然一拍大腿哈哈哈大笑“哈哈哈,你们多虑了,实在是多虑了,这个担忧也不是不能破解的啊,关键点就在那个庙上面……”

“你们都是肉眼凡胎,面对西方來的妖魔鬼怪自然不是对手,但是你们为何不借助佛菩萨之手抗衡呢,只要你们把这个庙建起來,到时候不仅你们受益,甚至连你们的祖先也受益啊,”

“怕坟地的风水被破坏了,沒有关系,大家把祖先的牌位请到庙里來,靠神佛的力量保佑着,还怕什么风水不好,而且日夜都有经文陪伴,你们的祖先也得益啊……”

“这样一來,大家平日里身子在特区中讨生活,但是魂灵都有漫天神佛护佑着,你们还怕什么,西方的妖魔自然有咱们东方的神佛來镇着,再大还能大过佛祖吗,想当年孙猴子这么厉害,不也逃不出佛祖的手掌心吗,”

如此一说所有人都恍然大悟,心说对啊,小小妖魔再大也盖不过天去,有佛祖给我们撑腰我们还怕什么,就此所有村民心中的心结已经全部都打开了,现在就剩一个问題,那就是建庙的资金了,

铁头陀仰头干了一碗美酒,猛的一拍桌子大声说道“既然吃了你们的酒肉,我也不能袖手旁观,今天我就帮你们帮到底了,那个姓肖的不是有钱吗,他不是要弄这个特区吗,我堵他去,我让他布施出这座庙钱,你们等着我……”

铁头陀说完就往外走,村民们一个个感动的热泪盈眶的“大师且慢啊,那肖乐天很有势力的,可不敢用强啊,”

“哈哈哈,洒家怕什么,我乃四大皆空之人,他就算把洒家打杀,这座庙他也要布施出來……五万两,洒家求他布施五万两……”

村民们也豁出去了“大师慢走,等等我们,我们一起去求他,我们去给他磕头,他要是对大师有一点不敬,就先从我们的尸首上踩过去,大家同去同去……”

三个村子的百姓组成一条人龙,黑压压的直奔塘沽城而去,小王庄离着塘沽本來就不远,不到半个时辰,塘沽的百姓就已经看见这条人龙了,

沿街的商铺、酒肆窗户全打开了,一个个人脑袋挤了出來,不解的看着大街上的人龙,而道路两旁看热闹的闲汉组成了两道人墙,迷惑的目光全都投了过來,

“这是怎么了,这是要造反啊,不会是夏天的事情又要闹一次吧,”

“不可能啊,现在又沒有什么大事发生,猫冬的日子谁吃饱撑的造反,”

“哎呦,这不是小王庄的村民吗,他们不是闹瘟疫了吗,怎么还出來了,这是不要命了吗,打头的怎么还有个醉头陀,”

铁头陀听着周围百姓的议论,抄起酒葫芦就是一大口,紧接着高声喊道“朝廷要建特区,我等良善百姓不敢不从,但是百姓也要活路,谁都不能把咱们逼死,对不对,”

人群一听是这个茬口全沸腾了,有哪些看热闹不嫌事情大的,赶紧接言“对,大师傅说的沒有错,咱老百姓就是要个活命……”

铁头陀拽开棉布僧袍,敞开健壮的胸肌好像不怕寒风一样“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你们怕肖乐天势大,可是洒家不怕,今天我就去找肖乐天求布施去,我要他布施五万两,我要他给百姓布施一座庙……”

这时候铁头陀身后的村民们也豁出去了,他们紧跟着高喊道“大师说的对,让肖乐天建庙,只有佛菩萨才能镇住西方來的邪魔小鬼,我们就要这座庙……”

“五万两,我们要五万两的建庙钱,我们要把祖先的牌位供奉在庙里,我们要佛菩萨护着我们的魂魄,不答应我们的条件我们就不走了……”

这下塘沽港彻底沸腾了,天底下就数看热闹的人多,一听说这些人是去逼肖乐天割肉的,所有人都兴奋了,

“说的沒有错,就得让肖乐天出银子,朝廷要特区,咱们还要活命呢……同去同去,”街边的闲汉也都加入了进來,在铁头陀的带领下直奔乐天洋行而去,

这时候同知衙门已经接到消息,可是等周兴等人带着衙役前來阻拦后,他们才发现这条人龙已经无边无沿了,目测已经超过了三千人,

这已经不是衙役们能挡得住的了,这群孙子扭头就跑他们可不敢惹这些愤怒的老虎们,铁头陀看着四散奔逃的衙役,兴奋的哈哈大笑,

“乡亲们,看看吧,连这些贪官都怕咱们了,今天咱们就要把这件事做成了,”

肖乐天现在就在洋行内,当他听完小伙计的禀告后,眼睛顿时亮了起來,他推开窗户一看街角已经看见先锋部队了,

“好啊,这是來逼宫了,刚刚给你们送米面送药材,现在扭头就來逼宫,”愤怒的肖乐天推开二楼所有的窗户,然后站在椅子上让身形全露出了,冰冷的目光盯着越來越近的示威人群,

这时候铁头陀和肖乐天已经四目相对,站在洋行大门口的头陀双手合十口念佛号“阿弥陀佛,施主这厢有礼了……”

肖乐天都沒搭理他,伸手指着小王庄和另外两个村子的民众厉声说道“忘恩负义啊,你们简直忘恩负义,我给你们送柴炭,送吃食还送药品,帮你们度过难关,你们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堵到门口來逼宫吗,你们难道就不脸红……”

听着肖乐天的斥责,三个村子的百姓全跪下了一个个面红耳赤的说道“肖先生啊,我们不是忘恩负义之徒,我们实在是沒有法子了,求先生出手救救我们,求先生活我们啊……”

紧接着三名村长再加上一个铁头陀,把上午发生的一切事情都给重复了一遍,直到这时候塘沽的百姓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的百姓都是迷信的,一听说大地的风水主脉都变了,原本的活地、风水眼现在都渗出血來了,再加上白日就能听见鬼声,吓得这些看热闹的都往后缩了,

老天啊,怪不得小王庄他们闹瘟疫呢,原來地脉变动这么大,这死地谁还敢要啊,打死不能接手啊,而且铁头陀说的沒有错,西方的妖魔就得佛菩萨來收拾,沒准这庙建起了,还真能摧折这群洋人呢,

人们把目光投向二楼,数千双眼睛盯着肖乐天,就看他要怎么决断了,

肖乐天现在脸都气红了他指着楼下跪倒一片的百姓“你们啊,你们,太过分了,实在是太过分了,就算地脉变动了,那也不是我肖乐天搞出來的啊,怎么能如此不讲理,让我一个无辜的人來承担罪责呢,你们是要冤杀好人啊……”

这时候乐天洋行里的伙计们也开口了“对对对,又不是我们家大人变动的风水,怎么能让我们平白受到这个冤屈呢,太不讲理了……”

而这时候铁头陀大吼一声“肖先生,我们并沒有冤枉你,我早已查明阴阳了,这大地主脉变动是在五六年前就已经发生了,我们绝对不是怪罪于您……我只求你可怜可怜这些百姓,求您救他们一命吧……”

这时候长街一片悲鸣,所有村民集体高呼“求先生救我们一命,求先生活我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