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仁义无双肖先生/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很气愤,肖乐天手下洋行伙计们更气愤,大家都想不明白这个道理,我们虽然有钱但是这钱也不是大风刮來的,凭什么要白给你们,更何况还用这种道德绑架的形式讨要,

道德绑架,这是让肖乐天非常头痛的一种招数,这是很难被破解的一种战法,你比我有钱,我比你可怜,那么你就有了接济我的义务,是的,你沒有看错就是义务,中国人有时候仇富仇的很沒有道理,一句话你比我有钱就已经算是天大的道理了,

就好像现在村民心中的思维,已经陷入了这个怪圈,我们遇到倒霉事了,我们很可怜而你肖乐天有钱有地位,那么你就有救助我们的义务,找你讨要五万两的建庙钱还真是天经地义的,

如果你不给,那就别怪我们道德绑架了,你会安上为富不仁、冷酷无情、铁石心肠……等等一系列的大帽子,不仅如此只要你有了这些大帽子,那么以儒臣为代表的官僚势力就可以以此为借口收拾你,最终榨干你的钱财,

中国历史上太多富人都是被这种道德绑架给阴死的,而且死了你也会背一个千古骂名永垂不朽,想翻身那是不可能的,

资本主义萌芽为什么在中国就沒法生长,为什么半路上总会被扼杀,其实跟这种仇富的心理也是有很大关系的,在这种思想的控制下,金钱变成了原罪,谁的钱多反而成了罪过,既然如此那些从商业、手工业上面赚了大钱的商人们,最终还是选择了向传统妥协,投降了,

大量的资本被消耗在土地兼并上,发点小财的商人们玩命的买地,不仅如此,买不到地的资金会变成黄金和白银,被密封在坛子里箱子里沉睡在漆黑的地下,从此失去了货币应有的功用,

所有的人都怕露富,他们只敢拿一部分资金去维持自家的生意,整个中国商业圈永远都是采用中古时代最原始的生存模式,就这种土壤还想萌发资本主义,资本稍微一聚堆,就会引起庞大的官僚阶层的注意,然后一口给你吞干净,

中国为什么无法形成庞大的海洋贸易,为什么不能象荷兰、日本那样以倾国之力进行工业化、现代化呢,原因就是官僚集团的贪婪,原因就是这种不可理喻的仇富心态,

进行远洋贸易和工业化,需要的资金量是非常庞大的,可以用金山银海來形容,如此大的资本用量,不可能逃过腐朽的官僚们的眼睛,贪婪的血盆大口会在第一时间吃干抹净,最后还会给你套上种种罪名,

吃了你资本,还要你跪下唱征服,这就是官僚们的道理,几千年的封建王朝就是这么过來的,

肖乐天足足深呼吸了十多次才算平缓了自己的心情,他望着大街上黑压压的人群冷冷的说道“做人不要如此的无耻,在你们不知道土地风水被破坏之时,你们打死都不愿意把土地卖给我,你们一个个甚至用死來抗争,可是现在呢,”

“现在你们发现土地风水已经被破了,你们的地已经成为死地,你们又想起我了,又想把这些地卖给我,是不是还让我出高价呢,天底下的便宜还都是你们的了,翻來调去都是你们的道理,”

“我再说说这个庙的事情,你们现在害怕了,想要建一座庙保佑着大家,好事啊,我肖乐天肯定不会拦着你们,可是你们跑这來逼宫算怎么回事,那庙又不保佑我,我凭什么花钱,”

楼下铁头陀刚想开口分辨,结果肖乐天抬手阻止住了他“我知道你们要说什么,你们不就是说我征地要搞工业特区吗,所以我就有义务白给你们建一座庙,你们以为这点土地就能把我肖乐天给难住了,就能要挟我吗,”

“你们都是做梦,”肖乐天以前所未有的严厉语气呵斥着楼下的人“你们这群目光短浅的人啊,你们可知道我这几天正在研究什么,老子我研究的就是怎么躲开你们那几亩破庄稼,我还明白的告诉你们了,我现在已经有一个全新的计划……”

“不用你们手里的地,老子照样能把这个工业特区干起來,你当海边的盐碱地都不能用了,大不了我分割成无数小的特区,最后连在一起照样是一个大大的特区……”

话说到这里,大街上轰的一声沸腾了,三个村庄的百姓全吓傻了,他们突然发现大家之前所仰仗的东西,在一瞬间全都崩塌了,

这边还研究卖不卖地呢,人家肖乐天已经考虑放弃你手里的土地了,大不了更改设计图,反正有那么多洋人设计师如迈克之类的正免费帮肖乐天干活呢,这些村民的威胁肖乐天还真沒放在心上,

这下村民们不干了,一个个跳着脚的闹了起來“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言而无信,前几天还说要买我们的地呢,怎么现在又不要了,这让我们怎么办,”

“就是啊,先生您不能不讲信用啊,说好了的事情怎么能不算数,呜呜呜……”

肖乐天气的在椅子上直蹦高“你们说什么,我不讲信用,你们简直是不要脸……我什么时候跟你们说好了,你们什么时候又跟我约定卖地了,从始至终你们也沒答应把地卖给我啊,怎么我还成了坏人了……”

“头上三尺有神灵啊,你们说话要讲良心啊,我今天就问问你们,到底你们什么时候答应把地卖给我了,你们不卖给我,还不许我改图纸吗,你们要讲讲道理好不好……”

这下大街上议论声更大了几分,很多塘沽城里居住的人,那些沒有土地的普通人,一个个点着头说道“就是啊,人家肖乐天沒做错啊,你们不卖地,还不许人家改计划,这可真是不讲理了……”

“就是就是,你们家的风水不好了,逼别人给你们花钱建庙,这不就是无赖吗,小王庄的人以前也沒见这样啊……”

村长和领头的那些老人们,现在跪在雪地里脑子嗡嗡的乱响,肖乐天的话还有周围人的议论他们全听见了,突如其來的变动让他们根本无法适应,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村子里的地已经成了绝地,按照大师的话说,以后还指不定出什么灾难呢,沒准以后村子里连男婴都生不出來了,可是现在肖乐天怎么就反悔不买地了呢,”

“还有庙怎么办,大家住在绝地里,要是沒有这座庙镇着恐怕祖先魂灵都得让西方的邪魔给拘走,这村子还怎么住,难道真的要背井离乡逃难去……”

后悔啊,现在三个村子的百姓后悔的肠子都青了,甚至有些妇道人家听到这个噩耗当时就昏迷在了雪地里,换來周围人群一片唏嘘,

“惨哦,真是惨,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人家都开出双倍地价了还不知足……”

“就是就是,这就是报应,种什么因收什么果,都是活该啊……”

听着周围人群的议论,三名村长眼前一个劲的发晕,而这时候铁头陀低声说道“现在这件事已经骑虎难下了,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全村人不走了就跪死在洋行门口,不达到目的不能罢休……”

铁头陀长叹一声“现在除了肖乐天之外你们还能仰仗谁,官府可能管你们,其他庄子的大地主们,他们除了看热闹之外怎么可能伸手救你们,要知道那可是足足五万两银子啊……”

铁头陀还想往下说,结果小王庄的村长突然睁开眼睛,他摇头叹息道“大师您不要说了,事到如今我们认命了,我们错了就是错了,只怪我们自己好心当成驴肝肺,不怨别人……”

说到这里老村长突然从怀里掏出一张发黄的纸张,高高举过头顶大声喊道“肖先生,这是我家的地契,老朽错了我愿意把地献给先生,只求先生救我们全村人的活命,不要让我们背井离乡去逃难啊,求先生慈悲……”

有了村长的带头,身后那些人纷纷拿出自家的地契高举过头顶,他们为了活下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求先生慈悲,求先生给条活路,”

这一下整个塘沽城都炸锅了,大街上人们瞪大眼睛哑口无言,很快更多的围观者都跑來了,甚至连洋人都挤入人群之中,一个个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铁头陀双眼含泪双手合十“施主,您还不开悟吗,您真的要寒了这一条大街的人心,要知道杀人不过头点地啊,他们已经知错了,已经知错了……”

这时候围观的人群中有人大呼一声“给他们一次机会吧,肖先生仁义无双、公侯万代啊……”有一个起头的,其他人也都跟着喊了起來,很快大街上就只剩下一个声音了,

“肖先生仁义无双、公侯万代,”

肖乐天踌躇满志的望着大街上黑压压的人群,听着万民的呼声心中已经乐开了花,他冲着铁头陀挤了挤眼睛,随后高声对塘沽万民喊道,

“好,我肖乐天就给塘沽万民这个面子,这个冤大头我认了……”肖乐天手一摆,从一楼大厅里跑出一溜小伙计出來,

“你们的地契,我收下了,但是不是白要你们的,我按照之前的约定买,一个银子边都不会少你们的,至于说你们求的建庙钱……我肖乐天也给你们,不过不给你们五万两,我给你们八万两……”

话沒说完长街上惊叹声如雷一样滚了过來,谁都沒想到肖乐天居然疯了,居然多出三万两啊,天下还有这样的傻逼吗,

肖乐天目光炯炯的看着人们“我知道你们对工业特区都多有恐惧,那么借这个机会我就送塘沽百姓一座大大的庙宇,就像你们所说的,用佛菩萨的神力保佑你们的先人,也保佑你们自己……”

“等到工业特区建成之后,凡是在里面工作的,凡是心里沒底的,都可以把你们自己的名字寄在大庙里面……我问问大家,这样你们总该安心了吧,我肖乐天这回总该摘掉歹人邪魔的帽子了吧,”

长街顿时一片欢声雷动,跪在地上的村民们热泪滚滚额头撞在地面上嘴里大喊“大人是活菩萨啊,大人是活菩萨啊,谢大人活我,谢大人活我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