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铁头陀的真实身份/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人真是神机妙算,属下敬您一杯……干,”白瓷酒盅碰在半空中,火辣的酒浆如火线一样落入腹中,所有人的喉咙中都发出爽快的吱咂声,

深夜、肖家大宅门前院的花厅里,肖乐天正宴请这次行动的几名功臣,铁头陀、王怀远是主角,萧何信、司马云加上龙爷作陪,六个人围坐在一起,酒香、菜香充满了整个花厅,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司马云拍着铁头陀的秃脑袋感慨的说道“头陀啊头陀,想当年你投身到王爷麾下的时候,还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和尚呢,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也过三十了吧,”

铁头陀感慨的点了点头“是啊,当年天国刚兴起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庙里的小和尚呢,要不是清妖屠光了山下五六个村庄,让庙里再无香火钱入账,可能我现在还是守着青灯古佛呢……”

这个铁头陀根本就不是什么游方的僧人,他其实就是太白顶上的一名天国老兵,这家伙年轻时候曾经在佛寺里面出过家,后來因为战火的波及庙宇荒废了,他只好下山闯荡江湖,正是因为毁寺的凶手就是清妖的军队,所以铁头陀二话沒说就投靠了天国的军队,

阴差阳错之下铁头陀又成了肖乐天手下的战将,在这次风水大戏里,慧眼识珠的肖乐天把他提拔了起來,并以他为中心好好的唱了这一出大戏,

什么狗屁的风水眼啊,那都是江湖高手们提前准备好的,还有白日闻鬼声,更是因为铁头陀精通腹语术,至于口喷烈火、还有变幻色彩那更是走江湖的必备本事,并沒有什么稀奇的,

一切的一切就是作秀,就是演戏,但是这场风水大戏却正好戳中了古代中国人的死穴,你不是迷信吗,那我就用迷信來打败你们,也别说这个招数很邪,这纯粹也是沒有办法的办法,

肖乐天知道,传统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别说现在是大清同治朝了,就算是前世义务教育都已经普及的年代,该信邪教的照样大有人在,乡间地头的神汉巫婆依然有市场,甚至在达官显贵之间,也有高级的风水大师混迹其中,

多少豪宅都要请风水先生给设计改动一下,那些顶级的富豪、政要们可以在屏幕上高谈阔论国事,可是私下烧香拜佛的更是不在少数,

迷信早已烙入国人的骨髓里,可不是用压迫手段就能解除的,

肖乐天可以动用官府的力量來强行征地,但是你能征地却无法征用民心,到时候特区开工了,你连工人都招不到,

当然肖乐天也可以用焦四儿那些无赖,让他们用家传的无赖手段去逼走百姓,但是纸永远是包不住火的,等到事情败露之后,民众对肖乐天的仇恨会翻倍的上涨,这可不是他想要的,

“先生真是好谋划,这样一來我们又能拿到地,又能笼络住一城的民心,而且将來特区建立起來,周围百姓的抵触也不会很大,到时候招工都会顺利很多……可是我有一事不明啊,既然先生已经有如此妙计了,为什么还要提前用焦四儿那种人呢,”铁头陀不解的问道,

“嗯,问得好,”肖乐天点了点头夹起一个大虾团子放到嘴里,呜呜囔囔的说道“这就是施恩的诀窍了,你们听过升米恩斗米仇的典故吗,一个穷人,你送他一升米够他吃三天的,他会对你千恩万谢,可是你要是直接送他一斗米够他吃半个月了,他可就得琢磨你家的粮仓了……”

“这些人会说,你能给我一斗米,为什么不能送我一仓米呢,瞧瞧,人的yuwang是沒有尽头的,贪婪那里有底,所以说,我必须提前祭出焦四儿这条老狗,让这些百姓知道天底下坏人都是什么样,只有出现了对比,他们才能分辨出好坏呢……”

“什么是黑,那是因为有白色映衬才有黑呢,什么是明,那是因为你见过黑夜,你才能了解什么是光明……所以说吗,当你要送他一个天堂之时,不妨让他们先尝尝地狱是什么滋味,有比较他们才会有感恩……”

肖乐天说的话让屋子里的人沉默了许久,好半天龙爷才长叹一声说道“怎么这么多道道,实在是费脑筋,我还是老老实实当我的武人吧,”

肖乐天沒有继续这个话題,只是扭头向王怀远询问“庆三爷现在也该到京城了吧,快马给三爷报个喜讯,就说征地的难題我给他解决了……另外,你最近打探的怎么样,上海和广州那边有什么情况沒,”

肖乐天所询问的正是和塘沽特区一起推进的上海工业区和广州工业区,这是大清国三次大胆的尝试,肖乐天的情报网一直都密切关注着竞争对手的一举一动,

“上海工业特区现在已经被湘军势力所囊获,曾大帅委任李鸿章为总览,而李鸿章则选择了巨富胡雪岩,果然如先生之前所猜测的一样,整个工业特区搞的跟大清的衙门沒啥两样,从上到下层级分明……”

“不过胡雪岩毕竟是江南首富,土地有的是,他的征地工作比咱们顺利,有些大地主不想出让土地,胡家开口江南的良田随便挑,一亩换三亩,就这样很多上海周边的地主全跑苏杭二地去了……”

“但是胡雪岩沒有先生这样的西学功底,土地征用了根本就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现在听说英国、法国甚至连西班牙、意大利那样的国家都派商人去帮他制定计划了,结果就是一国一个标准,一国一个方案,弄的非常混乱……”

肖乐天一听就笑了,看來胡雪岩对外面的世界也是两眼一抹黑啊,那西班牙、意大利的工业设计你能用吗,西洋弱国本來就不是搞大工业的料,要是用了他们的标准,你这特区可就是真毁了,

“广州那边呢,说说那边的情况……”

“嗨……别提了,前几天洋人船长带來最新的消息,这群清妖居然还搞开国那一套,正他妈的圈地呢,”

广州特区和塘沽特区都是属于满人的自留地,本來开始的时候满人想霸占所有的工业特区,想在中原搞出另一个柳条边,给他们八旗多加一块旱涝保收的铁杆庄稼,

可是在清流的搅合和湘军的暗中抵触下,上海特区被曾国藩他们夺走了,只剩下两块特区还在满清的控制之下,

塘沽特区非常特殊,这里有庆三爷和肖乐天总负责,满人那点坏习气还沒法渗透进來,但是广州可就不一样了,满清大爷们居然把特区理解成了又一次跑马圈地,连银子都沒到位呢,他们就已经开始占地了,

广州满城里的将军带着八旗兵大爷,浩浩荡荡杀出城外,见着好地就下桩子,三天不到居然圈走了六七千亩耕地,而百姓得到的仅仅就是一张欠条罢了,

“一亩上好的水浇地在广州附近至少值50两纹银,可是这群清妖给了15两的欠条就抢走了,为了防止农民复耕,他们甚至把地里的水渠破坏,甚至撒上了不少的大石头,现在整个广州城哭声一片,老百姓拿着万民血书要进京告御状呢……”

这下一桌子人全都不吃饭了,一个个气都气饱了,在座的各位全是反清的急先锋,都是跟清妖有血海深仇的,他们哪里受得了这个气,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同样搞这个特区,湘军毕竟都是汉人,他们还念一点同族的情分,所以他们会开高价进行土地交换,而这群八旗狗们,压根就不拿咱们汉人当人啊,他们就是当我们是畜生一样的杀,还敢搞圈地呢,再逼出一个天国來,我看看还有谁能救他们,”

“还是咱们大人宅心仁厚,不仅不明抢,而且能想出妙策安抚人心,塘沽的百姓算是有福了,”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之时,突然亲兵跑过來禀告道“大人,焦四儿來了,现在正在书房侯着呢,他说今天必须要见到大人,不然就不走了……”

“什么东西,他还敢威胁大人,我去把他丢出去……”司马云说完就想出去,但是肖乐天拦住了他“不用你们,我去见见他……”

这时候书房里连一盆炭火都沒点,只有银烛台上的蜡烛跳动着火苗,把焦四儿的身影拉的长长的,晃动的烛光中,焦四的面容变幻出诡异的神采,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怨恨和不甘,

“焦四儿啊,这么晚了找爷我干嘛啊,”肖乐天推开房门,冷风吹的焦四儿一个激灵,

“给爷请安了……”焦四儿随手打了一个千,紧接着就是一股带着怨气的话语,

“老爷啊,您这事情办的可不讲究啊,怎么能出尔反尔呢,您都答应了征地的事情交给奴才,可是白天您却自己把地都收走了,您就这么不想让奴才赚点钱花,”

肖乐天一听他这不服不忿的口气,心里就冒火了嘴里冷冷的说道“焦四儿啊,你是不是有点忘本啊,别忘了这个屋子里你是奴才,爷我才是主子……跪下,”

焦四一听气的差点沒从椅子上蹦起來“有钱赚你才是主子呢,不给钱赚你还想当我主子,你也佩……”

“跪下,”肖乐天啪的一声摔碎了茶碗,紧接着从门外冲进來两名护卫,拽起焦四儿往膝盖窝里狠狠踢了一脚,

“妈的,老狗耳朵聋了吗,大人让你跪下,你他妈的还敢挺腰子……跪下吧,”又是狠狠的一脚,焦四当时膝盖撞在了地板上,

这时候焦四儿已经豁出去了,他所说的征地买卖那可是十万两的大生意啊,象他这种老财迷看到眼睛里根本就拔不出來,更要命的是,这笔买卖可不仅仅是他自己的,从京城里來的那些狗腿子也要分润的,如果他们吃不到这口肉,以后焦四儿可就别想在四九城混了,

更重要的是,焦四已经掌握了肖乐天的最核心的秘密,有这个大把柄在手里捏着,焦四儿还用怕他吗,

“肖乐天,你不要嚣张,你背后干的那些事情可瞒不过我去,老子我这双火眼金睛一辈子什么沒见过,你砸我的饭碗,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

“哎呦,你这话里有话啊,说说,你有什么情面想跟我讲啊,爷我今天洗耳恭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