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焦四儿摊牌了/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焦四儿今天也犯了牛脾气,两名护卫都有点按不动他了,老头用力的挣扎着“肖乐天你有种杀了我,我看你有种沒种,只要我死在这里,你的那些秘密就甭想再守住了,到时候京城來人灭你九族……”

肖乐天脸色沒有丝毫的变化但是他的心已经升起了波涛,这个焦四儿今天如此的反常难道说他真的攥住了老子的把柄了,到底是什么呢,

难道是我暗中策反的那些县令和绿营军官,这老东西难道知道我搞了一个黑暗中的小朝廷,不不不,这个秘密焦四不可能知道,他一直都在内宅转悠,这些事连虎妞都不清楚,

或者说我在琉球的真实身份曝光了,我虽然对外宣称辞官不做,但是首里城里可不承认,他们只是配合自己说谎罢了,自己这个宰相官位尚泰王可一直都是承认的,

但是仔细想想也不太现实,以现在大清国民众的见识,怎么可能了解海外世界的样子呢,更何况焦四儿这种一辈子活在四九城里的家奴,更不可能把手伸到海外天边去了,

到底是那里出了纰漏了呢,总不能是我手上的新军出问題了吧,这些日子他们可沒有抛头露面啊,

想來想去肖乐天也沒猜到自己露出的破绽在什么地方,而这时候的焦四儿已经笑了了“哈哈哈,肖乐天你迟疑了,你现在是不是心里一个劲的猜测到底是什么地方泄密了啊,你肚子里不可告人的事情是不是太多了啊,”

焦四儿阴冷的说道“老子外号胶皮糖,在四九城里谁不忌惮我,你也不是糊涂人,大概也能猜到我的后台都是什么人,今天我就明告诉你了,内务府就是我的主子,紫禁城就是我的后台,你敢不给我面子,在这个大清国里你就别想混下去……”

肖乐天算是彻底见识了什么叫无赖,胶皮糖就是四九城里有名的无赖,耍泥腿就是他们与生俱來的天赋,

“好好好,焦四爷果然是条汉子,我肖乐天算是服气了……把四爷放了,看座,”两名护卫愤愤不平的松开手,焦四儿揉了揉发麻的肩膀坐在椅子上,

“别以为这件事就这么完了,老子膀子快断了,你怎么也得给我三千两汤药费吧,还有这次买地的事情,你胡乱插手打乱了我们的计划,我可沒法跟手下人交代,要知道我手下也有小二十口子人跟我讨生活呢……”

肖乐天摆了摆手打断他的啰嗦“行了,行了,怎么这么啰嗦,不就是钱吗,你说说你想要多少,”

焦四儿翘起大拇指微微一笑“老爷果然敞亮,不愧是吃过洋人牛肉的,在下佩服……小老儿也不贪心,二十万两换我一个嘴严,您看怎么样,”

“二十万两,”肖乐天当时就笑了“你连什么秘密都不说张嘴就要二十万两,你当我是傻子吗,我肖乐天虽然有钱,可也不是大风刮來的,你要不给我一个理由,别说二十万了,就连两百我都不会给你……”

焦四儿小眼眯缝了起來盯着肖乐天“这秘密可是我的护身符,要是早早透露了你灭我的口怎么办,不过如果不透露一点的话,你也不可能信服,罢了罢了……”

“肖先生啊,不知道您听沒听说过‘阴兵借道’的传说,现在咱们塘沽闹阴兵闹的可凶啊,我就纳闷了,怎么以前从來沒听说过塘沽这里闹过阴兵呢,真是应该让朝廷好好查查,看看这些穿着大皮靴,蓝色制服的阴兵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肖乐天心里咯噔一下,他终于知道破绽在那里了,第一连和第二连登陆塘沽居然被人发现了,而且焦四儿已经知道这些士兵的真实底细了,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不过肖乐天可不会怕他,眼珠子一转就决定跟焦四儿摊牌了,

“來人啊,请怀远过來,咱们的焦四爷好像有点搞不清楚状况,还真以为自己可以手眼通天了,你还真以为这里是北京城,”

不一会的功夫,王怀远从外面裹挟着凉风走了进來,一进门就冲焦四儿阴冷的一笑,紧接着吧一个纸袋子丢在了他的面前,

“敢跟我们家先生扎刺,你还得回炉好好练练……”焦四一听话茬不对啊,赶紧打开一看,发现里面是几张黑白照片,而照片上的人物正是他的儿子和孙子,

焦四儿当时吓的就跳起來了“这是,这是什么……”

“哎呦,四爷连自己的儿孙都不认识了,这忘性可真够大的啊,现在您的儿孙就在我们的庄子上做客呢,瞧瞧这不就是您孙子上课时候的样子吗,我们教的可都是最新的西学哦,满京城可沒有第二家……”

王怀远的话沒有说完只见老头子身边的茶几已经哒哒的响了起來,那是惊恐的焦四在发抖,

他的脸色一片铁灰“怎么会这样,你们骗我,你们在骗我……”说完焦四儿冲上去就想和肖乐天拼命,

这种时候根本就不用肖乐天动手,两名亲兵一左一右出手如电死死的把老头子摁在了椅子上“妈的,老实点吧,你还真以为我们是吃素的了,”

肖乐天当然不是吃素的,他走到焦四儿的面前再也沒有了往日的玩世不恭和调笑,他冰冷的语气让老头子从心底里泛起了寒意,

“记得之前我跟你说过,你的底细我全知道,而我的底细你根本就不知道,现在好了,你又多了解了我一点底细……”

“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除了把你和你的家庭陷入到危险的境地之外,还能有什么用呢,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的心里到底装着多少的贪婪,你难道就不琢磨一下,我肖乐天既然拥有这样的武力,难道我就不会用吗,”

“哈哈哈,到底是钱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你已经老到连这些都分不清了吗,”

焦四儿这回算是彻底清醒,被贪婪所蒙蔽的心灵终于开窍,自己真是傻到底了,都知道肖乐天拥有私军,自己怎么还敢來敲诈他,这不是找死吗,

“老爷,老爷你不能动我……你的秘密我已经藏起來了,谁都不知道,我要是死了,自然有人送回宫里去……”说到这焦四儿热泪长流,

“肖先生,原谅老头子我糊涂,我就是财迷心窍了,咱们和解吧,咱们和解吧,我忘掉脑子里的一切,您放了我儿孙,我求求你了,呜呜呜……”

什么是奴才,有主子的人才叫奴才呢,这类人都是沒有脊梁骨的癞皮狗,狐假虎威、欺软怕硬才是他们的人生信条,一旦发现对面站着的人居然比他身后的主子还要强硬,他们会立刻蜕变成一滩烂泥,软在地上装自己不存在,

肖乐天轻声对王怀远和两名亲兵说道“瞧瞧吧,这就是四九城里所谓的大爷,这就是被满清奴化了的癞皮狗,我怎么就想不明白了,好好的汉人就被洗脑成这个样子了,以当奴才欺软怕硬为荣,”

“我更不明白,咱们好好的中华民族居然让这群无赖霸占了两百多年,真是可悲、可叹啊,”

两名亲兵被肖乐天的话撩拨的怒火中烧,他们掏出匕首对着焦四儿的喉咙厉声说道“大人,干掉他吧,这种狗东西不配活着……”

这时候焦四儿已经吓瘫软了,裤裆一股骚气冲了出來,原來他已经吓尿了,他的嘴里只是无助的低声说道“求求你别杀我,求求你放了我儿孙……”

肖乐天厌恶的堵住了鼻子,长叹一声“算了吧,好歹也是紫禁城里那些大人物派來的细作,如果真杀了可就要开兵见仗了,放了他吧……”

“大人,”护卫满眼都是不解,可是肖乐天摇了摇头坚定的说道“放了他……只要他的孙子在我们的手里,这条老狗永远都不会背叛的,那可是他们家唯一的根苗了……“

“我绝对不会背叛,打死我也不会背叛老爷的,您放心从今往后我就是您的一条狗,只要您不杀我的孙子,我绝对不会背叛您的……”说完焦四儿居然挣脱了束缚,跪在地上拼命的磕头,

最终肖乐天还是放他走了,现在还真不是和满清皇室翻脸的时候,该忍的气还是要忍的,可是谁都沒有想到,当焦四儿离开肖家大宅消失在黑夜中之后,肖家大宅外的一户普通住户却有一双眼睛正死死的盯着落魄的焦四儿,

“这老狗怎么跟丢了魂一样,是不是跟肖乐天谈崩了,早上他还跟着他那帮狗腿子信口雌黄说肖乐天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呢,怎么现在彻底变成软骨头了,”

“不行,我得赶紧告诉孙爷去,”说完这道身影偷偷的消失在了黑暗中直奔塘沽城而去,

就在当天夜里,孙三虎秘密出动,连着抄了四名狗腿子的家,生生逼问出了好几个有价值的情报,并最终锁定了多姑娘的家,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住在肖家大宅五里地远的草头村里,好久沒回家的多姑娘正跟自家男人睡的香甜,多姑娘虽然风流但是对自家男人还是很心疼的,昨晚好好的服侍了一把两人折腾了大半夜,现在正是睡的死的时候,

睡梦中的多姑娘突然被一瓢冰冷的凉水给浇醒了,这个浑身光溜溜的女人睁眼就看见自家的油灯已经被点燃,男人和儿子早就被堵住嘴捆在了椅子背上,两人正惊恐的看着油灯边上的神秘男人,

“啊……”多姑娘才叫了半声就自己堵住嘴了,因为她眼看着明晃晃的匕首已经架在儿子的脖子上了,

二话沒说浑身赤 裸的多姑娘滚出热被窝,就这么白花花的跪在地上“大爷啊,我们是穷人家,可沒有钱孝敬您啊,要不您要了我吧,你别劫财了,您劫个色吧……”说完手脚并用爬到神秘人面前,抱住大腿一个劲的用胸口去蹭,

“去你妈的,你个贱货……”这名男人抬起一脚就把多姑娘踢到墙角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