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秘密泄露了/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三虎差点鼻子都给气歪了,这个多姑娘果然和情报上说的一样,淫 贱无比,我这什么都沒说呢,她先爬过來让我劫色别劫财,要不是爷我从小练的童子功,今天还真就给你法办了,

孙三虎最讨厌这种风 骚的女人了,可能是他从小练童子功不能接近女色的原因,造成他对女人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仇恨,这有点吃不到葡萄就想把葡萄架子踹烂的感觉一样,

“妈的,你丫的赶紧给我跪一边去,老子问你一句就得老老实实的回答一句,敢有半点犹豫你儿子和男人身上就多一个透明窟窿……”

“我老实,我老实交代,我什么都说……求爷别伤害我,我十六岁就偷男人,我十八岁就嫁人了,嫁了人也不守妇道我还偷汉子……我偷主家的香油,我还往家里偷鸡蛋和肉……”

多姑娘真是被吓坏了,她虽然不守妇道但是心还是向着男人和孩子的,一听说要杀她儿子她当时就吓傻了,可怜的女人已经语无伦次,而孙三虎越听越來气,最后冲上去左右开弓给了两个嘴巴子,

“贱货,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孙三虎抓住女人的头发狠狠往上一提,那力道好猛,多姑娘脊柱骨都卡蹦蹦的响了起來,

“我问你,焦四儿是不是给你东西让你藏起來了,你跟他到底有什么秘密,你最好老老实实的跟我说实话,否则……”只见白光一闪,半尺长的攮子直接沒入多姑娘眼前的青砖地,

“我说,我全说……”多姑娘虽然很害怕焦四儿,但是现在她更怕这个男人,很快她就告诉了孙三虎,自己在厢房的炕柜里藏了一封信,那是焦四儿让她保管的,

就在前天,焦四秘密给了多姑娘一封信,还有两百两银子,焦四儿一脸严肃的说道,如果自己突然消失了,如果达到三天以上,就让她把这封信送给一个叫孙三虎的人,如果找不到孙三虎,那就送到北京城去,交给自己的儿子,

多姑娘一看有赏钱拿,根本就无暇多顾,乐乐呵呵就把东西藏回了家,可是她沒有想到自己藏在家里的居然是一个定时炸弹,

“大爷啊,焦四儿干什么我真的不知道,我一个不识字的乡下女人,我真不知道那个信是干什么的啊,呜呜呜……还有焦四儿让我毒害太太虎妞,我也沒敢干,我真的不是坏人啊……”

孙三虎一听,咦,这还有意外收获呢,赶紧逼问,结果从多姑娘的衣服堆里翻出了那个小纸包,里面就是焦四给她的毒药,让女人无法生育的毒药,

“哈哈哈,还有这种好东西呢,沒看出來焦四儿还真是心狠手辣之徒啊,你为什么沒有用呢,你在顾虑什么……”

多姑娘眼泪哗哗的流“大爷啊,我就是个乡下丫头,我不敢杀人害命啊,那是毒药啊要是真害的太太沒法生孩子了,我死了是要下地狱的……我不敢啊,我命好苦啊,我拿身子换点钱花,还要挨打受骂的,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女人哭的这叫一个冤屈,最后都把孙三虎给哭烦了,与此同时他的目光还不经意的划过女人剧烈起伏的胸脯上,不得不说多姑娘的身材还是真有料的,凶器挺拔浑圆,都奶过一个孩子了可是还跟姑娘一样充满了弹性,

孙三虎感觉小腹一阵阵的燥热,嘴唇和咽喉都发干了,可是就在他想就地法办之时,他又想起自己从小所练的童子功,这要是碰了女色一辈子的功力可就要毁了,

想到这里孙三虎一拳就砸在多姑娘的胃口上,疼的女人直吐酸水,被捆绑的男人和儿子不停的呜呜叫,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啊,多姑娘不是什么好媳妇,但是父子对她也是有感情的,现在看见女人受罪他们怎么能不心痛,

孙三虎松开烂泥一样的多姑娘,轻轻拆开密信,等他一目十行的看完之后,孙三虎眼睛已经瞪的跟铜铃一样的大了,

“大逆不道……这真是大逆不道啊,大清二百多年的江山怎么出了这样的妖孽,胆敢练私军,而且是洋人那种强兵,老天怎么不开眼打雷收走这个孽障……”

想到这里,孙三虎一把抓住多姑娘的头发狠狠的拖了过來“拿着这个毒药包,下到肖乐天女人的茶饭里,你要是不敢干你就等着给你家人收尸吧……”

孙三虎带着密信离开了,只留下哭泣的一家三口子,在返回塘沽城的一路上,孙三虎心中就跟翻江倒海了一样,现在究竟该怎么办是他必须要面对的问題,

当然了,最佳的应对方法就是迅速返回京城,最次也要回到天津卫去,把这个震惊的消息带给朝廷然后让朝廷发兵收拾肖乐天,

但是这样真的有效吗,焦四儿昨晚如丧考批的离开了肖家大宅,这说明他敲诈肖乐天的计划已然失败,现在肖乐天很有可能已经知道了自己露马脚这件事了,以肖乐天的手段,他这几天肯定要弥封漏洞,等我从外面请來了兵,估计他早就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了,

“不行,绝对不能耽搁了,对付肖乐天这条恶龙就必须出其不意……可是我现在手里只有十多名高手,这点力量连乐天洋行的护卫们都解决不了,更别说带着洋枪的西式军队了……”

孙三虎想來想去最终决定自己不能离开塘沽城,但是塘沽城里已经沒有多少他能够仰仗的力量了,镇守塘沽本來有一个协的绿营兵,在马宝活着的时候这些兵还有点战斗力,可是自从经历过夏天的那场屠杀后,这群士兵跟阉了的鸡一样的老实,

不仅如此,朝廷到现在也沒有派下一个新的协台來,现在绿营完全就是一盘散沙,协台府指望不上了,那也只能依赖同知衙门了,可是周明奎这家伙早就让肖乐天的银子喂饱了,他真的会卖力吗,

“呸,这是大清的天下,就算你是贪官你也世受国恩,你丫的要是敢不配合,朝廷就能灭你满门……对,就去找周明奎,”

当孙三虎已经下定决心之后,天色已经渐渐的大亮了,路上的行人也多了起來,孙三虎一路小跑绕小巷贴近了同知衙门,在后側院的墙根底下左右打量,发现沒人注意他紧接着一个鹞子翻身,轻飘飘的就飞进了院内,

同治衙门并不大,孙三虎也來过,不一会的功夫他就已经靠近了周明奎所住的小院,同知周明奎每天早上都有舞剑的习惯,一套太极剑法耍下來虽然沒有实际的对战功效但是也能练出一身大汗,但是今天他却总是感觉不对劲老是沒有感觉,就好像有人偷窥他一样,

舞到一半,周明奎放弃了,他擦了擦汗往书房走,那里现在应该摆好了早饭,可是等他推门一看,吓的他差点叫起來,原來自己的餐桌上一个黑衣人正抓着馒头大嚼呢,

孙三虎一看周明奎要喊人,从怀中掏出一块腰牌往他面前一晃,明晃晃的‘乾清宫四品带刀侍卫’一行字吓的周明奎把到嘴边的喊叫生生给咽了回去,

“周大人啊,我就不跟你客套了,这是我的腰牌,这是我的秘旨,你都看看吧,”说完从怀中掏出一个信封來,丢给了周明奎,

古代的秘旨并不都是黄绸圣旨,其实秘旨有时候就是一种密令,比如说孙三虎手中的信封,里面就是兵部给开的一封调兵令,上面写着此人为朝廷密使,可以在他认为必要的时候调动不超过3000人的军队,而且秘旨上还有兵部的大印和关防,

更让周明奎心惊的是,在这份秘旨上甚至还有总理衙门的印信,上面甚至有恭亲王奕?的签字和私章,而且奕?还写到三品以下官员都必须配合秘旨的持有者,

腰牌和秘旨都摆出來了,周明奎不敢托大,赶紧拱手施礼“原來是钦差大人啊,在下真的失礼了,万望赎罪,赎罪,”

“行了,你我也不要客套了,我今天來就是冲着肖乐天來的,周大人升官的好机会就在面前啊,您可要抓紧了……”

同知衙门的后花园书房内,周明奎这段早餐足足吃了一个多时辰,而且所有下人都被大人给轰走了,这一个时辰,周明奎就跟坐在炭盆上一样的煎熬,屁股上都长钉子了,

“周大人啊,您可是朝廷选的官,家族世受国恩可不要自误啊,我知道肖乐天给你喂了不少银子,我也懒得管这些事情,现在全天下的乌鸦都是一般黑的,可是面对叛国罪,你可要仔细想好了,这可是诛九族啊……”

“你也不用发抖,你贪墨的事情我可以拍胸脯保证,朝廷绝对不会怪罪,我只要你好好的配合我,只要你把这出大戏唱好了,我甚至能保证你官升一级,周大人啊,改变命运的一刻就在面前了,您可要抓紧了,”

周明奎现在真是欲哭无泪,这可真是改变命运的一刻,我这命运改的也算是百转千回了,皇上啊皇上,您派來的都是什么人啊,真以为一个会功夫的大内高手就能摆平肖乐天了,

“孙大人啊,您不再琢磨琢磨了,在下肯定配合,可是咱们这点人手真的够用吗,我怎么听您这个计划跟戏文里一样啊,”

孙三虎眼睛一瞪“怎么,你怕了,我告诉你,自古富贵险中求,现在抢的就是时间,再晚一步,沒准肖乐天就得潜逃到海外去,到时候功劳可就长翅膀飞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