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 内宅大乱/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孙三虎的判断里,露出马脚的肖乐天现在肯定正在弥封自己的疏漏,他的军队肯定正往琉球回撤呢,而且这小子注定是要逃跑,

但是肖乐天在大清国已经聚拢了数不清的财富,他把这些钱财打包带走也是需要时间的,而这个时间差就是孙三虎下手的好机会,

“周大人啊,咱们就是要在肖乐天还沒有逃跑的时候,把他抓住搞到他造反的证据,到时候只要证据在手,我们就地斩杀他,免得夜长梦多,呵呵,到时候咱俩就等着升官发财吧,”

周明奎脸色立刻就苦下來了,他感觉心脏不停的狂跳,他很想和这个大内侍卫好好聊聊肖乐天,让他明白明白肖乐天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他不敢,因为那样就会暴露自己和肖乐天的关系,

“大人好算计,果然妙策,让我再想想,争取计划更圆满点……”

孙三虎只不过就是一个四九城里混的侍卫,虽然作为红教护法武功还是很精妙的,但是智商和情商真的是水平堪忧,他从始至终就是用看待清国官吏的角度去分析肖乐天,他从來就沒有跳出这个环境去仔细分析肖乐天,

当然了,就他的这种眼界,也是很难跳出去了,用陈腐的封建官僚的眼光去分析肖乐天,这已经为他的失败埋下了伏笔,

孙三虎走了,带着他的计划开始召集人手,只留下周明奎坐在椅子上整整愣神了一个上午,可是总愣神也不是个事啊,中午时分他连饭都沒有吃就开始给肖乐天写请柬了,请他明天晚间來同知府饮酒,

这时候的肖家大宅,也因为这次泄密行动而进行长时间的密会,一方面要找到泄露秘密的渠道而另一方面就是商量对策了,

这时候塘沽城中肖乐天手下的精英已经聚齐了,在护卫和绿林特种兵的双重警戒下,整个肖家大宅已经被严密的封锁了起來,就连只苍蝇想飞进來也得接受盘问,

“弟兄们,我告诉大家一个不好的消息,第一连和第二连潜入塘沽的情报已经泄露了,现在城市里流传的阴兵过道的传说就是说的咱们……”

轰的一声,弟兄们左顾右看都不敢相信耳朵,两只连队都是午夜后登陆,而且这段时间根本就沒有露面,怎么可能暴露呢,这时候龙爷开口了,

“阴兵借道的传说,是南城的一个打更老者无意间发现的,我已经查过老头的底细了,就是一个无儿女的孤老头,他身上并沒有其他的秘密,但是不可否认的这个传说就是他散播出去的,这点毋庸置疑……”

“现在最让人费解的是焦四儿到底是怎么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的,要知道满大清除了那些洋人之外可真沒有谁知道新军的存在啊,至于说洋人泄密,那更不可能了,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把那霸港的军队给运到大清來呢,”

肖乐天敲了敲桌子让屋子里瞬间安静了下來,他看着面前这些连长、排长、绿林特种部队的中级指挥官,还有王怀远手下的精锐细作们,心中很是欣慰,

面前坐着的都是自己手下的精英啊,正是因为有他们不懈努力自己胸中所想才能慢慢的变成了现实,前天晚上王怀远送來最新的情报,直隶献县已经彻底被囊获怀中,满县的官吏除了三个死脑筋被干掉之外,剩下的已经全部写了血书向肖乐天效忠了,

到现在为止,肖乐天用了一年的时间已经从直隶挖出來十个县成为自己的势力范围,易县、定兴、霸州、徐水……还有宁河、玉田、静海包括现在的塘沽,已经有十个区域成为了肖乐天实际控制的区域,

势头大好啊,冲这个苗头再有个一年多的时间,整个直隶至少有九成的县会被肖乐天所秘密控制,他的阴影王国终于有了自己的根据地,

肖乐天是一个很务实绝不务虚的人,他所在乎的是地方上的税收、人口、特产、资源的实际控制,他对大义名分沒有兴趣,他会让这些地方长久的处在大清的名义管控之下,这件皇帝的新衣是不能扒光的,大冷天的人家满人也不好过啊,最起码也得给留点体面啊,

那些县令们该给皇帝、上官磕头就磕头,该怎么表忠心就怎么表忠心,肖乐天完全不在乎,但是暗地里这些地区的实际控制权必须要控制在肖乐天的手里,现在肖乐天的大学还有恩养众们还沒有提供出人才呢,

等到肖乐天自己的人才培养系统开始源源不断的提供知识分子,他不介意把自己阴影王国的官吏系统全都换一遍,到那时候他就会成为大清国幕后的一条隐龙,

而现在,肖乐天所要做的就是低调的赚钱,增加实力,现在可绝对不能跟大清朝翻脸,但是不翻脸不代表要当孙子,当暗中的敌人开始一点点的逼上來了,肖乐天也不会坐以待毙,

“究竟是怎么泄密的,咱们要查,但是更重要的是善后应该怎么做,现在咱们商量商量,到底是把连队撤回那霸去,还是留在这里跟他们干呢,”

弟兄们当时就急眼了“大人这是什么意思,就为了一两个谣言咱们就要撤军,弟兄们都是百年未回乡的游子了,才刚刚回到母国就要灰溜溜的逃走,大人您还想要不想要军心了……”

“对,绝不走,连场胜仗都沒打就想让我们离开这里,那就是做梦,怕他个鸟……”

肖乐天很欣慰,军队就要有个军队的样子,面对敌人不敢上那还行,自己所说的话就是想挑逗挑逗这些年轻人,先把他们心里的火气给挑逗起來,

就在肖乐天准备激励激励大伙之时,从外面突然闯进两个人來,正是肖乐天的美国好友迈克和马修,

“肖,我刚刚听说你遇到了危机,突然间我俩想起一件事情來……”迈克和马修是肖乐天的私交好友,肖乐天练新军的事情是瞒不过他俩的,更何况马修还义务当了一个多月的军事教官,而迈克又给肖乐天搞來了上千支斯宾塞连珠枪和一船舱的子弹,

这两个人完全就是肖乐天事业的铁杆支持者和助燃剂,肖乐天遇到情报危机了,自然也不会瞒着他俩,

“肖,你记不记的下雪的时候,你曾经派过管家來送请柬,我依稀记得,那名管家好像看见了我珍藏的照片和素描画……”说完马修把他的资料夹子摆在了大伙的面前,

这下恍然大悟了,照片和素描画上新军队列行进、火枪射击、全副武装越野都显示出來了,如果焦四儿提前听到了阴兵的传闻,很容易就把二者联系在一起,

事情水落石出之后,迈克和马修异常的悔恨,尤其是马修一个劲的自责“对不起肖,我太沒有职业水准了,象我这样的武官是不称职的,我怎么能随便乱放秘密资料呢……”

肖乐天当然沒有生气,象马修这样的外国人初次到东方这个神秘陌生的国家里,很容易被异国情调所吸引,一时疏忽也是情有可原的,再说了,两只连队也不可能永远保密下去,等工业特区开始动工了,他们将以特区护卫的身份出现在世人面前,也沒想过要永远藏下去,

“好了,事情已经大白于天下了,事情沒有那么恐怖,天还沒塌下來,焦四儿那个老东西不会轻易泄露出去的,除非他不要命了……”

就在肖乐天开解马修的时候,突然从门外传來一个凄惨的女人叫声“老爷,呜呜呜……老爷您快來看看吧,大事不好了……”

“是平儿,”肖乐天当时就跳起來了,这声音不就是跟晴雯、袭人一起來的丫鬟平儿吗,往日里最伶俐、贤惠的女孩了,怎么声音都变了,

肖乐天和弟兄们赶紧冲出屋子,发现浑身颤抖的平儿靠在月亮门洞哪里,眼泪哗哗的往下流,“老爷啊,琥珀妹妹,您去看看琥珀妹妹吧……琥珀妹妹要不行了,呜呜呜……”

肖乐天二话沒说直奔后宅就冲了过去,身后跟着一大群的铁杆弟兄,等到穿过穿花游廊进入内宅后,他才发现整个内宅都轰动了,正房大院里围满了女人,一个个面色惊恐的看着地上被捆绑起來的女人,而虎妞刚从正房出來,

肖乐天挑开帘子就冲进去了,后面的男人也想进去结果被虎妞给拦住了“都站住,里面都是女人,你们不方便进入……”

不方便啊,还真是不方便,当肖乐天一进屋子就发现琥珀姑娘斜靠在床上,下体两腿间填满了棉花和纱布,殷红的鲜血已经染红了一片,

“这是怎么搞的,怎么弄了一个大出血,难道是打胎了,”肖乐天不着调的话当时差点把琥珀给气晕了,

“我……我是清白姑娘,我的身子是干净的,老爷你不能……不能冤枉我……”说完脸色煞白的靠在床上,眼泪哗哗的流,

晴雯都气疯了,她跳起來指着肖乐天的鼻子就骂“好啊,你总算说心里话了,老爷您不就嫌弃我们是教坊司出來的吗,你不就怕我们是别人玩剩下再送给你的吗,呜呜呜……我们身份虽然下贱,但是我们的身子不贱……我们都是干净的……”

好家伙,晴雯带头一哭,大观园里的姑娘们全都哭了,他们心中最害怕老爷瞧不起她们,今天一看老爷还真的是瞧不起她们,

屋子里一片哭声,门外的男人们听的面面相觑的,萧何信跟王怀远他们几个用男人都懂的眼神对视了一下,不用开口大家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谁说齐人之福好享受啊,内宅女人多了还真不是什么好事,这就已经有内战的苗头了,以后肖乐天还指不定受多少罪呢,

“行了,都给老爷我闭嘴,先给我说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屋子里传來肖乐天气急败坏的声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