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 鱼丸惨案/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情还是要从多姑娘身上说起.今天一大早让孙三虎暴打一顿的多姑娘.在痛哭一场之后下定决心洗漱打扮.收拾收拾又回肖家大宅去了.临走还沒忘拿那包毒药.

自家男人和孩子拼命的哭.他们知道媳妇要去干什么.窝囊男人哭着求她别杀人害命去.而多姑娘嘴上说是.可是心里已经彻底凉透了.

走在路上的多姑娘已经麻木.她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焦四儿打骂她.她无能为力.现在孙三虎暴打她.让她害人去.她也无力改变.扭头想想肖乐天.她知道自家老爷更是一个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多姑娘迷茫了.她根本不知道何去何从.她只能怪自己命苦.她也想不明白怎么就卷入这场漩涡中了.周围的所有人都是他得罪不起的.而且每一个人都是能用一根小手指头把自己轻松的碾碎.

不仅仅是碾碎啊.这些大人物还不用为这条卑贱的生命负任何法律责任.他们杀了这个女人也不会受到任何的惩罚.这就是贱民的最终结局.

多姑娘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肖家大宅的.当她从后门进入厨房时.人们已经开始为今天的午饭忙碌了.

“哎呀多姑娘啊.你怎么才來.太太今天中午要喝翡翠虾丸汤.我记得你做的口味太太最喜欢了.你赶紧准备去……哎呀忙死了忙死.你们小厨房再來三个人手到大厨房帮忙啊.老爷都这个点了还在会议.中午肯定要赐宴的……”

在小厨房的门口.刚刚跑來的平儿焦急的传太太的话.现在都已经九点了.如果再不抓紧.中午老爷和属下们可就沒饭吃了.

虎妞现在就是肖家大宅的女主人.大观园的各位美女们都受她的指挥.其中平儿、晴雯、袭人几个大丫头最受重用.尤其是这个平儿.绝对是当内管家的料.心思清明而且组织能力还强.虎妞就让他监管肖家大大小小四个厨房.

你沒有听错.肖乐天的家光厨房就四个.其中两个最大的厨房每个占地面积都达到了120平米以上.小的两个厨房也都在70平方以上.四个厨房里光掌灶的大师傅就请了十名.基本上中国几大菜系的厨子全都请齐了.

不光是掌勺的大师傅.还有切墩的.煲汤的.做面点的.打杂的……各种各样的下人加一起足有六七十人.如此庞大的队伍.任谁來管都会头疼的.可是平儿居然游刃有余.果然不愧是教坊司精心训练出來的.

在中国古代.家里的小妾、通房丫头这类人可不是全靠床上功夫去取悦男人的.在她们准备成为大老爷枕边人的慢慢征途中.她们要学会简单的算账.学会当时社会上的礼节.学会管理家业.甚至连四时八节的习俗都要搞明白.甚至还要学认字.

以色侍人总有色亏的一天.但是又有色又有才.沒准就能换一个一生的铁饭碗.这才是女孩们心中的理想.

今天平儿可算是忙疯了.她甚至沒有发现九姑娘脸上的古怪表情.她现在全部心思都放在大厨房里了.中午老爷的客人至少要摆两桌.按照二十道菜的标准.哎呀忙死了.真是忙死了.平儿急的一个劲从小厨房调人手.

多姑娘象木头人一样剥虾壳.挑虾线.打虾滑.然后又准备鸡肉蓉、配菜……她准备好好给虎妞做一碗加料的翡翠虾丸汤.

“多姑娘啊.听说今天中午有新炖的鸡汤啊.回头给我來两碗.里面最好下点鲜嫩的鸡皮酸笋……”

就在多姑娘哆嗦着手犹豫是不是要撒毒药的时候.突然她的背后传來了琥珀的声音.吓的她手一抖整整一大包毒药全撒入汤里了.

多姑娘吓的心里翻江倒海的.可是脸面上还不能表现出來.赶紧扭头磕磕巴巴的说道“鸡……鸡汤啊.好像刚刚太太派人给送到前院大厨房去了……”

“咦.你的脸色怎么这么不好看.是不是病了.”琥珀扭搭扭搭的走了过來一抬头就看见虾滑了“哎呦.翡翠鲜虾丸.今天有口福了……”

“不行不行.这是太太点的.你们都不能吃.不能吃.”多姑娘跟老母鸡护雏一样用身子挡住快要做成的那碗汤.

这下琥珀可生气了.酸笋鸡皮汤沒的喝.现在连一碗虾丸汤也沒有吗.我们好歹也是大丫头.比不过虎妞还比不过你们么.老爷那么大家业还在乎我喝一碗汤.

琥珀本來就是个火爆性子.而且很好嫉妒.当初焦四儿欺负虎妞的时候.她就是第一个堵虎妞小院门口冷嘲热讽的人.后來虽说虎妞原谅了她.但是她心里的隔阂并沒有消除.

说到底就是一个嫉妒.琥珀对虎妞的嫉妒心一直是内宅丫鬟里最强的.她总感觉一个商人家的女儿比自己也高贵不了多少.可是老爷怎么就那么的宠她.

而今天.就连多姑娘一个厨娘都敢拦着不给我汤喝.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琥珀决定要爆发了.

“哎呦.多姑娘可真是护主子啊.连口汤都给主子省着.是不是等主子赏呢.一个厨娘.还想再升一格不成.也不打量打量自己屁股干净不干净.就你那点传闻满大宅院里谁不知道啊.还真把自己当宝贝了……”

琥珀的嘴跟小刀一样锋利.说的多姑娘脸蛋越发的苍白了“琥珀姑娘.我不管你说什么.反正这汤我就不给你喝.这个……这个是平儿姑娘特意嘱咐的.就是给太太喝的汤……”

这下琥珀气的天灵盖都要崩了.周围那么多老婆子丫鬟.你多姑娘也太不给面子了.一大盆汤你连一碗都不分给我.你是真瞧不起我啊.

想到这里.琥珀脑海里突然电光火石的一闪.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这个多姑娘如此反常的折辱我.是不是她知道了一些对我不利的传言啊.难道说.老爷对我有意见了.哎呀.有可能啊.我跟虎妞发生的冲突最多.是不是这个阴险的女人背后鼓捣老爷要轰走我啊.

这才叫疑心生暗鬼呢.琥珀心里本來就有鬼.现在应景就翻腾起來了.她眼里缀满了泪珠.“好好好.你们都是好样的.你们不给我吃.今天谁都甭想吃……”说完琥珀撒泼一样冲过去.就想抢那一碗虾滑.

这下小厨房里可算乱套了.老婆子小丫鬟抱腰的抱腰.拉腿的拉腿.劝了半天都不行.最后把平儿姑娘都给惊动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都想干什么.你们看看座钟上都几点了.还不快点呢.难道中午让老爷饿肚子不成.还有你琥珀.太太不是让你去暖房里剪几朵菊花吗.你怎么跑这里來了.快别胡闹了.赶紧走吧……”

琥珀现在心里正是邪火沒地方撒的时候.她一听平儿也说她胡闹心里这个委屈啊.当时就嚷嚷开了“哎呦喂……我当时谁呢.这不是新晋的姨太太吗.我们自然是胡闹了.可是再怎么样也比不过您啊.大前天傍黑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在小花园跟老爷撞在一起了.鬼鬼祟祟的干什么了.需瞒不过我去……”

平儿当时就是一个大红脸啊.她沒想到几年的好姐妹怎么今天这么不给面子.前天那事情怪我吗.老爷喝了三两女儿红.手脚不老成.我也不能当场打回去吧.怎么让你给看见了.看见了不算还要当着这些人说出來.

平儿气的眼睛里面转泪光“好好好.我不管你说什么.反正现在就要摆中午饭了.你这么闹.大家吃什么.有什么事情等下午好好分辨不行吗.算姐姐求你了……”

平儿哭着求她.周围丫鬟婆子也说好话.好半天才把琥珀给劝走了.大家都以为今天这事情就已经过去了.可是沒想到后面居然出了大事.

当洋人座钟指向十一点半的时候.饭菜终于都齐全了.面如死灰的多姑娘看着虾丸汤被端走.吓的嘴唇都白了.她直接瘫软在马扎上.闭着眼靠着墙一声都不吭.这个女人的心已经死了.

从小厨房把饭菜端到正房.要走一段距离.结果刚过两道门.琥珀就把端着汤的小丫鬟给拦住了.“你下去吧.这汤我來送……”小丫鬟刚想开口可是一见琥珀那杀人的目光.小丫鬟害怕了.赶紧把汤递给了琥珀.

“不给我喝.姑奶奶我全喝了……”藏在厢房里的琥珀.一边喝虾丸汤一边掉眼泪.小姑娘心里真是很委屈的.

大白瓷盆里.热气腾腾的鲜虾鱼丸.加上鲜美的浓汤.多姑娘的手艺真不错.琥珀也不怕烫.不一会的功夫小半盆就已经见底了.

可是这时候怪事也就來了.琥珀突然感觉小腹有点隐隐作痛.好像闹肚子但感觉还不一样.开始能忍住但是后來就不行了.她放下汤匙坐在椅子上不由的低声呻 吟了起來.

越來越疼了.越來越难以忍受.等到平儿带人推开门找她的时候.所有人都吓坏了.“琥珀.你怎么了.你怎么流血了.”

直到这时候琥珀才发现自己下身衣服都染红了.本來今天女孩就有例假.正是身子骨最弱的时候现在让毒药一攻.血崩立刻就出现了.

“妈妈啊……我要死了吗.”琥珀当时就痛哭了起來.脑袋一歪就昏过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