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投毒案/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万万沒有想到自己在前院会议,后院居然还有这么一出悲剧上演,争风吃醋里面还夹着投毒案,肖乐天现在气的原地转了三圈,他真想把这些女人全都轰走,这哪里是给他享受的,这就是要他命來的催命鬼啊,

“多姑娘呢,现在就给我严刑审问,我就要知道知道我那点对不起她了,她要这么害我的女人……”

不用肖乐天发话,王怀远早就把院子里捆绑起來的多姑娘押到一边了,几名擅长刑讯的老手都沒用刑,如同木头人一样的多姑娘就已经嚎啕大哭了起來,这个女人已经沒救了,精神彻底的崩溃,

“不要打我,我说了,我什么都说……”语无伦次的多姑娘从自己年轻时候的事情,唠唠叨叨一直说到遇到焦四儿还有进入肖家大宅,包括焦四儿塞给她的毒药包,黑衣人早上殴打逼迫的事情,她全都招供了,

果然如古人所说哀莫大于心死,多姑娘已经有了必死之心,因为在她的面前所出现的大人物每一个都对她毫不友善,全都是要打打杀杀的,她再也不想受这个罪了,

“我不想活着了,你们让我去死吧,求求你们放我男人和孩子一条生路,他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别牵连他们啊……”

肖乐天听着女人苦苦的哀求眉毛都拧到了一起,他挥挥手示意把这个女人带下去,可是一看王怀远的手下正拼命的往外宅拖,他一下子就爆发了,

“废物,我说杀她了吗,拖到外宅算怎么回事,把她关马棚里面去……那个谁谁,去吧这个女人的儿子和男人都绑來,一起关到马棚里……”

几名光头护卫吓的一吐舌头扭头就把女人押入后宅,与此同时请來的大夫也已经到了,一看琥珀这个情况就傻眼了,

四名塘沽城最好的大夫加上一名英国巴克医生,研究了半天也只猜测出毒药里面九成的成分,最后一成根本就沒法猜测,

“大……大人啊,”辫子花白的老大夫紧张的擦额头的汗水“这位姑娘很明显就是中毒了……”

肖乐天沒等他说完,啪的一声差点把桌子拍碎了“你这不是废话吗,我还不知道是中毒,投毒的我都抓住了,我还会不知道是中毒,你说重点行不行……”

老头吓的一哆嗦赶紧说道“是是是,老朽糊涂,糊涂啊……这位姑娘性命是不碍的,但是这种毒药对女人的伤害很大……可能,这位姑娘是生不出孩子了……”

这句话一出口,整个屋子里一片哀嚎,所有女孩都哭出來了,不能生孩子比杀了她们还要恐怖,再看看琥珀两眼一黑又昏迷了,

“就一点办法都沒有了,”肖乐天紧张的问道,

“沒有好办法,只能用温养的药小心的养护,也许养个十年八年的能出一点奇迹……”大夫说的是实在话,以同治年间的医学水平,就算是西洋医生对这种投毒也是无可奈何的,

肖乐天下意识的就向巴克医生望去,可是换來的也只是遗憾的摇头,事到如今也就沒有办法了,袭人哭着接过老中医的方子,赶紧找人去抓药,而那几名大夫一脸惭愧的离开了肖家,

肖乐天望着满屋如丧考批的女人,用低沉的声音说道“琥珀的病我肖乐天养了,只要我肖乐天不倒台,我养她一辈子,不管多贵的药我肖乐天包圆了……但是,今天这件事说明我治家不严啊,我只给你们一次机会,一次自首的机会……”

“如果这个月你们能向我自首你们的秘密,我可以网开一面原谅你们,可是如果让我查出來你们背着我搞三搞四的,那可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行了都散了,马上散了,”

就在这时候,门外龙爷推门进來递给肖乐天一封密信“先生,这是周明奎派暗线送來的,”等到肖乐天看完信中的内容后,怒极反笑,

“哈哈哈,真是想不到啊,妖魔鬼怪可真不少,我这一想装孙子了,马上就有人跳出來要装爷爷,妈的真以为我是好欺负的,”说完啪的一声猛拍桌子“司马云呢,我不是让他去抓捕焦四儿了吗,怎么还不回來……”

就在肖乐天骂完十多分钟,司马云满头大汗冒着白烟就冲进來了“大人,焦四儿那个老王八跑了,但是他手下的狗腿子一个也沒跑了,都抓住了……”

这时候院子里跪倒了一片四九城里來的狗腿子,一见肖乐天走出來全都跪倒拼命的磕头,

“老爷啊,您这是干什么,我们沒犯什么错啊,焦四儿那老狗从昨天我们就沒见到啊……”

“肖乐天你不能这样啊,想打就打想骂就骂,我不伺候你了还不行吗,我们回北京城去……”

“就是啊,您的银子不给我们赚,我们走还不行吗,怎么还抓人打人呢,有沒有王法……”

肖乐天看着一群癞皮狗一样的家奴突然大吼一声“都给老子闭嘴……你们不是想打探打探爷我的底细吗,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來人啊……都给我关到地牢里面,谁敢废话就给我灌水冻死他们……”

这时候的肖乐天还真有点龙颜大怒的味道,浑身散发的气场让所有人都不寒而栗,而这些家奴好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样,

“什么玩意,地牢……哎呀妈呀,肖乐天你居然还有地牢……”话沒说完旁边的护卫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子,

“狗日的东西,再敢废话把你卖到海外当真奴隶去,一群傻逼还真以为大人是吃素的了,老虎不发威你当是病猫吗,”

一群家奴都被押解下去,肖乐天胸膛气的不停的起伏,这时候龙爷开口了“先生,用不用我出去追一追,焦四儿跑不远的……”

“不用了,现在他的儿孙都在我的手上,他不敢乱说话,回头让春十三娘盯紧了就行,现在我们要面对的是另一个敌人,这家伙可有点不好对付……”

就在肖乐天制定计划的时候,焦四爷已经坐在了西去的漕船上,整个人吓的瑟瑟发抖,老头是真怕肖乐天了,他同时也害怕孙三虎,今天早上他曾偷偷溜到多姑娘家附近,结果亲眼看见孙三虎从屋子里走出來了,

焦四儿都不用进去验证,他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指望多姑娘那个女人在孙三虎手上保守秘密,估计太阳都要从西边出來了,

焦四儿什么都沒说扭头就走,塘沽的家也不回了,浮财也不要了,乘漕船直奔京城而去,他打定主意了,回去就装病,这些爷都惹不起,那就只能躲着了,

焦四爷选择了逃跑,而孙三虎则要跟肖乐天死磕到底,这一天的时间里,他开始召集自己所有的手下进行密会,傍晚时分他的这些手下就已经开始秘密潜入同知衙门了,甚至当天晚上他还去了一趟协台营,跟一些绿营低层的军官秘密的沟通,

孙三虎的计划并不复杂,他让周明奎明天晚间宴请肖乐天,而自己手下的大内高手则装扮成家丁埋伏起來,当听到酒宴上孙三虎摔杯为号这群高手迅速出手,把肖乐天乱刀砍死在酒宴上,

搞什么审判,要什么证据,只要莫须有就足够了,反正肖乐天死了之后罪证随便可以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塘沽城笼罩在一片诡异的气氛之中,也许普通百姓还是一样的吃吃喝喝,但是一些有头有脸的商人们都感觉到不对劲了,在这些商人的商号仓库周围总是出现一些很神秘鬼祟的影子,

古时候的商人群体本來就是一个非常敏感的群体,对危险有一种天然的直觉,空气中哪怕有一丝的阴谋味道漂浮,他们都能嗅的到,

很多商家都去范镰哪里串门了,话里话外就是希望从他这里得到一些小道消息,可是他们谁能想到,范镰现在已经让他的哥哥给纠缠的焦头烂额了,

“兄弟啊,你不要自误了,那肖乐天还能活几天,他在大清得罪了那么多的人还想好吗,你速醒啊,不要一条道走到黑了……”

烛光下,范儒正苦口婆心的劝解兄弟,还是过去的那个话茬,就是想让兄弟回归家族继续当家族的赚钱机器,

范镰早就听腻味了,可是作为古人是沒法回避孝道这个大义的,哪怕分家了有时候你也不能把脸面彻底撕破了,更何况他和大哥都六七十的老人了,对亲戚还真有点依赖,

“大哥您说什么,今天我怎么感觉话里有话啊,那肖乐天怎么就活不长了……”范镰赶紧追问,可是换來的确实大哥的冷笑“多的你也别问了,我也不会跟你说,我只告诉你一句话,赶紧把乐天洋行的命脉抓紧了,未來咱们可还要这个洋行赚钱呢,”

“兄弟啊兄弟,如果你现在选择回归家族,沒准过几天我还能算你一个功臣,可是要是再过几天你迫不得已回归家族的话,你可就沒这么多好处了……”

范镰那是多聪明的人啊,一听就明白了“大哥您的意思是,就算我现在不同意,将來也会有人逼着我同意,”

看着自家大哥臭屁的点了点头,范镰心中泛起了苦味,这时候他也只好跟大哥虚与委蛇尽量多套几句话,

等到晚间范儒走后,老掌柜的赶紧去找肖乐天,可是等他到秘密仓库一看老头吓的直往后缩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