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 血战之始/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铁头陀,你的轻功最好,马上杀出去报信调兵,其他人掩护……”混乱中肖乐天如定海神针一样稳住了花房中的军心,他知道现在绝对不能乱,错一步就是万劫不复,

这是一场时间差的争夺战,如果说之前肖乐天的战斗计划是一条铁链,那么孙三虎手下的死士就是破坏其中一枚圆环的黑手,

肖乐天从來都不会怀疑自己新军的战斗力,别看这只是两只小小的连队连二百人都不到,但是他们装备的可是当时西方最先进的斯宾塞连珠枪,而且肖乐天自制的燃烧瓶和手雷也不在少数,

别说对抗这些晚清沒落的军队了,就算是对抗英法正规军,肖乐天相信他们也不会让自己失望,至于说战斗热情,能够在十万日本暴民群中杀出一条血路的年轻人们,他们会沒有战斗热情吗,

现在要的就是时间,最可怕的下场就是新军战胜了一切可是回來看见的还是自己冰冷的尸体,肖乐天脑子里的知识和战斗精神是无敌的,可是他的肉体是普通的,人在江湖漂,谁能不怕刀,

“铁头陀,别让大人失望,我要贴身保护大人,一切就看你了,”龙爷握住铁头陀的肩膀狠狠晃了晃,现在的铁头陀哪里还有高僧的慈祥范,浑身上下的杀气有如实质,脑门上青筋直蹦,

这时候项少龙大吼一声“开火,所有人开火……”只见碎窗户里面六把斯宾塞打的白烟四起,子弹如雨一样泼洒了出去,一时间压住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不过铁头陀可沒有从正门突围,只见这名铁塔一样的壮汉如同开足马力的坦克一样一头就撞向了花房的后墙,只听轰的一声,一人多高的窟窿出现在大家面前,铁头陀如同一道黑风向着西面冲出去,

“快撤出去,花房是守不住的,往后退啊……”周明奎带头钻了出去,直奔后院坚固的青砖大瓦房跑去,

肖乐天他们且战且退,六把斯宾塞和两支柯尔特压的敌人抬不起头來,可是大家都知道子弹是有限的,能守多久谁心里都沒有谱,

孙三虎现在气的原地直蹦高“废物啊,你们都是废物,洋枪开火啊……”

“大人不行啊,他们的枪太快了,我们压不住啊,不过大人放心,他们子弹是有限的,等会就沒动静了……”

正说着呢,肖乐天一行人已经冲入内宅最最靠后的一栋青砖瓦房内,这已经是府衙的最深处了,北面墙壁的外面就已经是大街了,

“龙爷,能不能撞开这堵墙,后面就是大街了,趁乱咱们逃啊……”周明奎还沒有说完就听外面一片喧哗,气急败坏的孙三虎正在指挥他的死士们,

“包围这栋房子,翻墙头守住后面的大街,绝对不能让他们跑了……”在孙三虎的指挥下,混乱的脚步声已经包围了青砖大瓦房,肖乐天他们已经彻底成为了海中孤岛,

孙三虎眼中流露出残忍的光芒“兄弟们,不用跟他们客气,放火啊,烧死这群叛逆……”在他的命令下,一根根的火把被点燃了眼看就要往屋子里面扔,

这时候肖乐天推开窗户大吼道“我看你丫的敢,你以为杀了我们你就能得到乐天洋行的财产了,你他妈的是做梦,我告诉你,沒有我们的出面,所有的欠款你一分都收不会來,我们所有的秘密银库你一个都找不到……”

“我也不知道你的脑子是怎么长的,是不是从小就灌进水了,你他妈的就知道手里刀子管用是不是,我告诉你,只要我们这些人死任何一个,你丫的半两银子边都赚不到,不信你就试试……”

孙三虎从來沒有想到被困住的猎物还敢如此的嚣张,下意识就想下令进攻,可是一看肖乐天那坚毅的目光顿时气势就弱了下去,

“姓肖的,你丫的唬我,”

“哈哈,唬你,你有种就试试,别以为我的洋行钱多你就能抢到点油水,我实话告诉你,你敢动动我,你绝对连一百两都拿不到手上……”

孙三虎的脸色变了好几种颜色,最终还是忍住了“妈的,围起來,我就不信了,老子把你的叛逆私军都吃掉了,你还能跳个屁,”

数十名死士前前后后把房间给包围了起來,精巧的手弩、雪亮的兵器、还有装满弹药的洋枪,所有人都死死的盯着房间,等候最新的命令,

这时候的肖乐天,已经软倒在地,他手指着周明奎“你呀你,你到底带的是什么手下,这也太窝囊了,两百多人居然全被控制住了,”

周明奎臊的脸都成猴屁股了,他低头叹息道“对不起,大人实在是对不起,小人治下无方,让大人受委屈了……”

周明奎对肖乐天绝对是百分百的恭敬,这位柳县令的同窗自从进入肖乐天的核心圈子之后,就已经被彻底的折服了,他从來沒有想到有人会用这种方式培养自己的势力,隐秘而又无法阻挡,

周明奎早就写了血书,而且也进入了肖乐天阴影帝国的核心圈子,甚至他的小儿子明年开春都要送到那霸的学校里面去了,名义上是去学西学,而实际上就是人质,

不过周明奎并沒有抵触,他从骨子里还算是一名开明的文人,对于西学并沒有太大的抵触,如今有一名西学宗师可以投靠,对于他來说真的是一个天大的机会,所以从夏天开始,周明奎就已经是肖乐天的铁杆手下了,

“妈的,你少给我废话,从始至终我给你投入了多少银子,你就给我带出了这么一群怂包软蛋,太让我失望了,你太让我失望了……”肖乐天气的满屋子乱转,而周明奎满脸通红的坐在地上一声都不吭,

就在同知衙门的战局陷入僵持之时,在塘沽城西面的官道两侧,肖乐天的新军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从城外绿营想要进入塘沽城,最方便的一条路就是货物运输的这条官道,而这时候官道的南北两侧已经埋伏下了两百名新军,

当城内孙三虎的总攻焰火在黑夜中爆开之时,吃了一肚子猪肉白菜粉条的绿营兵们,终于得到了进攻的命令,向城内发起了进攻,

“兄弟们,同知府已经被歹人所劫持,皇宫大内侍卫派人來求援,升官发财就在眼前啊,都给我往前冲……”

黑夜中,等候了半个多时辰的绿营兵们,早就冻的手脚发麻,一听要冲锋了谁都不敢犹豫原地跳起來,发狂的往前冲,

“杀啊,抓贼人……冲进塘沽城……发财就在眼前啊……”所有士兵心中都有小算盘,这种抹黑野战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只要完整最主要的任务,他们就可以趁乱抢劫了,这满城的商人,只要随便攻破几家,抄出來的银子就足够大家吃半辈子了,

寒风中士兵们撒欢的往前跑,军官的战马在大路上來回的驰骋,嘴里不停的鼓舞着士兵,

“这几个月咱们过的什么日子你们也都尝过了,当孙子让所有人都笑话,现在机会就在你们面前,只要打胜这一仗,咱们以后的好日子就來了,”

“拼了,拼了,与其天天稀粥咸菜,不如卖命一搏打出一个富贵的前程出來,弟兄们不要怕,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啊……”

整整一千五百多名绿营兵带着改变命运的期望,如潮水一样向塘沽城杀去,大地顿时颤抖了起來,

现在的塘沽城早在衙门里响起枪声之后就已经陷入了恐慌,所有的商铺都关门了,厚重的门板顶了上去,一根根粗壮的木条顶在了门后,掌柜和伙计手持各种武器躲在门后,惊恐的听着衙门处传來的枪声,

自从夏天那一场混乱之后,塘沽的商人们都学聪明了,他们不仅仅是赚钱也同时暗地里买來不少的走私洋枪,他们手下的伙计们早已经武装了起來,现在这些商人已经不是任人宰割的牛羊了,只不过他们还沒有拯救别人的觉悟,

四海商行的牛掌柜,在自家商号的大厅里來回踱步,身边是五十多名商号伙计,人人手里端着的都是雷明顿前装线膛枪,每一杆洋枪价值不下百两,

“兄弟们,你们手上的家伙不是烧火棍子,那是保家的利器,要是有敌人冲进來想杀人劫财,你们就给我开枪,老子给你们当后盾……”

“掌柜的,这这这……这不就是造反吗,会不会诛九族啊,”手下的伙计有人惊恐的问道,

“妈的,你脑子里装的是豆腐渣吗,今年夏天的事情你忘了,那么多暴民冲上來抢咱们的钱,这些当兵的谁保护过咱们,还不是跟着暴徒一起抢钱吗,老子我早就看透了……”

“这群王八蛋就是欺软怕硬,你退一步他们就敢进十步,今年要不是有肖先生救咱们,你们还想开工钱,你们还想娶媳妇养爹妈,都做梦去吧,我现在就要跟他们干到底,就像肖先生说道一样,这些畜生都是纸老虎,谁都不用怕他们,”

牛掌柜在给手下人打气,塘沽几乎所有的商人都在给手下打气,他们在夏天已经经历过一次破产了,要不是肖乐天的低息贷款他们早就跳海自尽了,

人就是这样,当他们拥有一次痛苦的经历之后,他们绝对不想再有第二次,所以他们要反抗,他们要想肖乐天学习,遇到这些强盗他们要抗争,谁敢让他们破产他们要谁的命,

当绿营兵们疯狂的向塘沽城冲锋之时,沉默许久的新军也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这些穿着海蓝色呢子军服,外套保温披风的士兵们,早就半跪在管道两边的树林中,一个个端起沉甸甸的斯宾塞连珠枪,以雁翅阵迎敌,

在他们的面前是管道上嗷嗷乱叫的绿营兵,这些依然处在中古时代的冷兵器士兵们,谁都想不到就在他们面前,一道死神之墙已经树立,大屠杀已经快要开始了,

萧何信跟司马云几乎是同一时间举起了西洋指挥刀,星光闪烁在刀身上弥漫出一股杀气,两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劈下指挥刀,嘴里大声喊道,

“海军陆战队……射击,”

枪火连成一条线,如同上帝之鞭一样向敌人抽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