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 意外之变/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塘沽城确实是乱成了一锅粥,刚开始同知衙门里传來的枪声还只是让民众感觉到惊异,可是等到西方官道传來如雷一样的密集枪声后,整个城的百姓全炸锅了,

老百姓五年前在英法联军大沽口登陆的时候听过这样密集的枪声,那时候惨烈的战斗还历历在目,沒想到今天居然又见了一会,难道说洋人大军又打过來了,这日子可是沒法活了,

小民百姓抛掉不值几个钱的破烂,带着家人冲入黑夜中,向着南北两个方向逃去,开始只是零零散散一两户人家,可是十分钟的火枪密集射击让所有百姓放下了不切实际的幻想,更多的民众加入到了逃亡的洪流之中,

整个塘沽城陷入一片恐慌之中,街道上大人喊叫、妇孺痛哭,小混混们趁乱劫财劫色,大商号关门闭户洋枪上膛自保,就连洋人也开始动用武装水手开始保护侨民了,很多海船干脆敞开甲板让本国人速速登船,

混乱中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说马修和迈克,这两个充满冒险精神的小伙子,穿上一身精干的牛仔骑装,胸前缠满了子弹带,左右两把左轮手枪插在腰间,马修的后背还背着两挺斯宾塞,

更夸张的是迈克那个家伙,他肩膀上居然还扛着大大的三脚架,笨重的相机戳在街道边就开始拍摄,他们俩居然在给《马修日记》搜罗最新的素材,他们用当时最先进的照相技术开始记录这场无序的混乱,

现在的百姓已经沒有人管什么照相摄人魂魄的传言了,他们发疯一样向城外溃散,所有人都躲着正西方的官道,还有乱成一锅粥的同知衙门,有一些作乱的小混混不知道脑子搭错了那根劲,居然想打劫照相的两名洋人,结果斯宾塞洋枪冲着天空连开三枪,这些混混逃的比兔子还快,

“上帝保佑这些可怜的人们,他们所遇到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啊,连最基本的秩序都不能给民众吗,这里就是地狱……哦天啊,马修你快看,那不是肖乐天的报警焰火吗,代表的是十万火急,”

迈克接触肖乐天要比马修早,他知道肖乐天有一种夜间通信的方式非常有趣,就是这种明亮的焰火,不同的颜色代表不同的含义,而这种五彩球的焰火则代表十万火急,这说明肖乐天已经陷入极大的危险之中了,

沒错,现在肖乐天已经快呛死了,虽然刚刚他用言语挤兑住了孙三虎,让他为了银子不敢下杀手,只能抓活的,但是谁都沒有想到,这个缺德的混蛋居然在上风头点燃柴草,一边烧一边泼水,弄出滚滚浓烟來往屋子里灌,

“扇风啊,都用力扇风……把厨房里的辣椒都给我搬过來,爷我呛死他们,到时候抓活的……砸石头,把所有窗户都给我砸烂,你丫的小心点枪子……”

弩箭还有喷铁砂子的洋枪压住了肖乐天他们的反击,浓烟滚滚、咳嗦声连成了片,屋子里肖乐天他们都趴在了地上,其中范儒老头年纪太大了,现在已经被呛得快断气了,

护卫们用匕首割碎一块块的帷帐,喷上水分给大家这才勉强的挡住了一部分烟尘,范镰趴在哥哥的身边,苦口婆心的说道,

“我的好大哥啊,今天你知道我们赚的是什么银子了吧,这都是枪口下的卖命钱啊,您干不了,这次如果平安脱险,您就回老家吧,这个世道早就不是你所想的那样了……”

范儒这时候已经说不出话了,除了咳嗦就是咳嗦,眼里老泪长流也不知道是呛的还是悔恨的泪水,

等过了一会,当鲜红的辣椒、漆黑的花椒八角被撒在火堆上之后,加料的毒气让人更加难以忍受,年纪最大的范儒第一个抵抗不住了,眼睛一翻昏倒在地,

“大哥,您快醒醒啊,大哥……咳咳咳,”范镰沒喊两句,就已经开始咳嗦了起來,

这时候外面传來孙三虎的吼声“投降吧,你们赶紧投降吧,肖乐天我实话告诉你,肖家大宅现在已经朝不保夕了,别以为你留下五十名带枪的护卫就了不起了,爷我都打探清楚了,大宅门里面都是你的女人,再不投降老子放火烧死她们,别以为我手下的人都是吃干饭的,”

“我操,我看你丫的敢……”肖乐天现在肺都要气炸了,一方面是浓烟给呛的,而另一方面就是战斗计划被打乱之后心里窝囊的,

肖乐天真的想揍自己一顿,难道说一次那霸胜利就让自己膨胀到这种地步,轻敌了,严重的轻敌,这个腐朽沒落的大清虽然办好事的本领已经忘的差不多了,但是干坏事拆台的本事却一点都沒有丢,甚至越钻研越成熟,

“我操,让我出去宰了他……”龙爷当场就想发飙,结果肖乐天按住了他“不要冲动,敌众我寡不能蛮干,放信号吧,放最紧急的信号,我就不信了我肖乐天这辈子连个朋友都沒有,”

在龙爷的手中,特制的焰火球顺着窗户斜向冲向天空,在漆黑的夜里炸出一朵朵的鲜花,整个塘沽城看的一清二楚,

孙三虎显然不知道这种焰火有什么用,他只是以为肖乐天在向他的新军发信号,狂妄的他哈哈大笑“姓肖的,你不就是仰仗你手里的鬼子军吗,我知道他们手上的洋枪很厉害,但是你记住了,老子调集的绿营兵足有两千,累死你也杀不完,等他们來救你,你们早就成了我的阶下囚了,哈哈哈……”

就在孙三虎嚣张的狂笑之时,突然塘沽城里爆发出一阵阵如雷的吼声,开始还不清晰但是十分钟过后就已经连成一片了,

“集合,冲啊……救肖先生,救肖大人……”在一道道的呼喊声中,孙三虎的脸上变的铁青无比,

远处大街上的马修和迈克,沉默的用照相机记录下了冲突过程中的一切,两个人已经激动的热泪盈眶了,他们根本就沒有想到,当肖乐天的示警焰火飞上天空后,塘沽无数商号的大门都打开了,端着洋枪的伙计在掌柜的带领下发疯一样的向同知衙门冲去,

“快跑,快跑,大家加速,老子给你们开三倍的工钱,我只要你们能救出肖先生……”

“兄弟们啊,咱们能在塘沽讨碗饭吃,多亏了肖乐天的护佑,咱们做人不能忘本啊,沒有肖先生咱们算个屁……”

“拼了,都拼了吧,反正这点家业也是人家乐天洋行赐给的,就算全都糟践了也不可惜,咱们去报恩……”

以四海商号牛掌柜为首的商人们,居然一个个变成了铁血将军,带着武装起來的伙计逆着人流向衙门冲去,

商人,虽说他们都是金钱的奴隶,但是他们也是整个社会率先睁眼看世界的开拓者,他们的眼界永远都是最超前的,

在夏天的那场暴动中,这些商人都已经破产了,是肖乐天的恩典让他们又了复兴的机会,这点恩情他们永生都不会忘记,在大清朝,什么时候会有一分、两分利钱的贷款呢,这是人们想都不敢想的,可是只有肖乐天,这个从海外來的二傻子,居然用这么低的利息借给大家,

不仅如此,他还不玩利滚利那一套,而且他还不抢大家的实体生意,这几个月乐天洋行都是捡着大伙不愿意干或者干不了的生意去接手,这说明肖乐天压根就不是來抢大家的生意的,

这是恩典,这是情分啊,人活一辈子怎么能忘恩负义呢,反正这条命是肖乐天救的,今天就还给他吧,

商人们都很聪明,他们不光是为了恩情,他们更看重实际的利益,这些海商们多多少少都知道肖乐天在那霸干了什么,对于肖乐天的实力非常的清楚,在今天这场冲突中,他们不把筹码押在肖乐天身上还能押在谁身上呢,

正是基于种种的考量,塘沽商圈连事先商量都沒有就全部投靠到肖乐天的阵营中了,今天一看求援的焰火,他们全都疯了,打开门板带着伙计冲上了大街,

同知衙门外的死士们万万沒有想到,黑暗中一群疯狂的伙计冲了上來,还沒等他们说话呢,兜头就是一阵洋枪,

“打打打,开火啊,把这些假冒侍卫的暴徒都打死,咱们去救肖先生啊,”

枪林弹雨中,一名名的死士被打成了筛子,幸存的家伙们赶紧往衙门里面冲,不一会的功夫守卫衙门的死士们就发起了绝地反击,可是他们低估了这些商人们的能量,别看一个洋行只能提供二三十的伙计,可是塘沽商圈洋行无数,很快就有三四百名持枪伙计包围了上來,

更可怕的是,这些洋商太有钱了,他们买的火枪都是当时世界上很有名的名枪,其中最多的就是美国内战的名枪雷明顿,

这种线膛枪虽然不如斯宾塞厉害,但是对付大清的这些士兵已经是足够了,射程长、精度高,往往是在弓弩的射程之外就已经开火,打的这群死士根本抬不起头來,

“搬石头,砸碎大门,咱们冲进去救人啊,”随着牛掌柜的一声吼,两人抬动的大青石撞上了黑漆木门,只听咣当一声巨响衙门的大门被砸的粉碎,

“开火啊,打退这群孙子,”破洞外面数十黑洞洞的枪口伸了出來,一顿密集的火光喷吐打的门里的死士哭爹喊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