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 逃出牢笼/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局急转直下,孙三虎万万沒有想到在关键时刻这些平日里见了官总是点头哈腰的商人们,今天居然敢袭官,反了,这是要造反吗,

孙三虎的计划中压根就沒有考虑到这些商铺的老板,这个大大的失误就跟肖乐天沒想到衙役们的战斗力这么低一样,都是同样致命的,

孙三虎跑到正门院墙边,单手攀上墙头厉声大喝“你们都疯了吗,老子是紫禁城带刀侍卫,我身上有皇上的密令……”

“打他,打死这个骗子……”啪啪啪一溜火枪光芒闪过,子弹密雨一样打的院墙碎屑纷飞,

“居然敢打皇上的名义,皇上还沒有亲政的,怎么可能给你秘旨,你丫的就是个骗子,打打打,接着打……”

缩在墙头下面的孙三虎气的差点给自己两个嘴巴子,这还真是欠考虑了,他就想借皇上的名头吓唬吓唬百姓,反正草民也好糊弄,他忘记了,商人一直都是社会上信息最灵通的阶层,他们可不好糊弄,

“你们停火,赶紧停火,老子我是太后和总理衙门派出來的密使,我就是专门來办肖乐天这个大案子的……”

墙外一听这更扯淡了“放屁,总理衙门管的都是洋务和外交,什么时候有权利干涉刑部了,至于太后秘旨更是胡说八道,肖先生都快成八旗姑爷了,太后会杀他,你当我们傻吗……”

“开枪,集火射击打死这个骗子,敢冒充皇上密使的家伙,嘴里说什么都不能信,冲进去……”

嗷嗷叫的伙计们开枪就想往门洞里面钻,可是他们低估了这些死士的肉搏能力,两名小伙计脚刚伸进去就被两道白光闪过,腿都被砍断了,

“啊,”受伤的伙计抱着腿在地上惨叫,吓得周围的伙计都不敢冲了,

沒有受过军事训练的人,鼓起最大的勇气也不过就是端着洋枪在远距离进行射击,因为距离能够多少掩盖点战争的血腥和残酷,但是让他们近身肉搏那可是找错对象了,这些伙计里光晕血的就不在少数,

对抗瞬间进入焦灼状态,院墙里面的死士攀着墙头向外射弩箭、扔暗器,而外面的伙计就是依赖洋枪的射程不要钱一样的倾斜弹药,双方打的热闹无比但是半天也未必能死一两个,

牛掌柜和其他几名老板急的原地转圈,搓着手就是沒法子,最后还是一名伶俐的小伙计出了一个主意,那就是拆房子堆高塔,搭建鱼梁道,

果然是人多力量大,好几百小伙计也不管身后的房子是谁家,一群人喊着口号推倒一面面院墙,甚至把正房的立柱和大梁都给卸下來了,

牛掌柜发疯一样的在旁边鼓动“拆拆拆,管他是谁的,老子有钱,老子赔的起……赶紧把大梁架上去啊……”

一群群的棒小伙,把大梁、立柱还有檩条什么的斜着靠在衙门院墙上,紧接着砖瓦砂石,破家具炕席什么的,就开始往上面丢,不一会的功夫一个简单的鱼梁道就成型了,这让不会轻功的伙计们也能站在墙头居高临下进行射击,

“开火,压制住这些王八蛋……”紧接着就是一溜枪口的火光和刺鼻的硝烟弥漫,在暴雨一样的弹丸掩护下,三条鱼梁道上冲上去了数十名小伙子,刚刚蹲上墙头他们也不瞄准抬手就是一通乱枪,打的后面的死士哭爹喊娘,

冲上墙头的伙计越來越多,最后居然形成了三个居高临下的交叉火力点,竟然把正门后的死士全给封锁住了,打的他们根本就沒法抬头,

“打开正门,冲进去救人啊……”有了火力掩护的伙计们潮水一样的涌了过去,黑漆大门被咣当一声撞开了,

现在的孙三虎已经疯了,他且战且退嘴里还在不停的谩骂,他死活也想不通天底下怎么这么多的人不要命想造反呢,南方闹长毛,北方闹捻军,海外有洋人,今年还有二鬼子,到现在居然连下贱的商人都要造反了,

“你们都是疯子,全是疯子,你们怎么敢造反,你们怎么敢对皇上不敬呢,那可是皇上啊,是咱们的主子,你们这群贱民怎么敢违抗皇命,”

就在他骂骂咧咧的时候,身边的死士架起他就往后院逃“大人快撤吧,正门已经守不住了,那个肖乐天不能留,必须宰了,”

“好好好,这是你们逼我的……动手吧,所有人都动手吧……”孙三虎不愧是练童子功出身,这一声低吼中气十足,声波覆盖了整个衙门,

那些坐在火药桶上的死士大叫一声“主子,主子,奴才这条命就算还给您了……”说完火把狠狠的按在了火药桶上,

只听轰轰轰一连串沉闷的爆炸声响过,七所厢房的房顶都被炸穿了,里面的人九死一生,

当然也有例外,捕头周兴就是一个,当衙门外的枪声越來越密集,越來越近的时候,他就已经给周围十多名徒弟打了眼神了,这十几名最机灵的捕快都是周兴的弟子,他们立刻就明白师傅要干什么了,

等到孙三虎的吼声响起之时,周兴第一个扑了过去,整个胸膛都撞在了火把上,他用自己的身体当了火焰隔离带,拼命的把火源往外推,这时候周围的捕快们也都扑了上來,如同一群猎犬一样连撕带咬生把这名死士给推到了墙角,

死士发出绝望的吼声,他拼命的晃动火把想要丢过去,可是沒成想斜刺里冲來一名小捕快,张口就咬在他的手腕上了,这一口好狠毒,牙齿都啃到骨头上了,死士惨叫一声火把掉在了地上,危机终于解除了,

顾不得胸前疼痛的周兴掏出靴子里的匕首,一刀就抹断了死士的喉咙,他回身踹开房门大叫一声“所有人集合,快去救大人……”可是回应他吼声的只有寥寥数声,活下來的衙役全聚拢在一起也只不过有三十多名,

周兴心疼的都哭出來了,而就在这时候突然在后院传來一阵惊呼,孙三虎咆哮的骂声顺着寒风飘了过來,

“废物啊,你们都是废物……”原來在孙三虎的面前,被围困的青砖房北墙已经被砸开了一个大洞,肖乐天和他的手下早就不知去向了,

孙三虎抓过一名肩膀中弹的死士,拼命的摇晃“这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守在后面街道上吗,墙都撞破了你们看不见吗,怎么就能让他们跑了……”

中弹的死士张嘴就是一口血喷了出來“对不起……有鬼啊……有鬼啊……”还沒说完脑袋一歪就已经死过去了,

孙三虎搞了半天才弄明白,原來这小子说的鬼就是洋人,在刚刚衙门北街也就是困住肖乐天那间房屋北墙外的长街上,突然钻出來两名鬼鬼祟祟的怪人,死士们还沒等动手呢,突然两人左右开工,四把洋枪打的又快又狠,

“大人啊,是洋人,是两名洋鬼子……用的都是那种军官用的转轮洋枪,太准了,兄弟实在是顶不住了,而且他们手里还有炸药……”

沒错,这两名偷袭的洋人居然还带來了不少矿工们用的棍状炸药,点着了就往山墙根扔,轰轰轰三声爆炸过后,墙并沒有被炸塌可是却被从内向外的撞塌了,龙爷高大的身躯就跟野牛一样生生把青砖墙给撞出了一个大窟窿,

“他们逃了,向北面逃走了,大人怎么办,”死士们聚在一起看着孙三虎,而这位带刀侍卫听着南边混乱的枪声和脚步声,看着沒有猎物的牢笼,气的直跺脚,

“走,咱们也走,肖乐天估计是去救他的女人了,我们也去,我就不信了,这小子是九尾狐吗,难道就杀不死了……”

当孙三虎和手下人消失在黑暗中之后,牛掌柜、捕头周兴他们终于兵合一处,冲进了内宅,可是当他们看见空空的场院,和北墙上那个大窟窿之后,所有人都傻眼了,

“肖先生呢,大人呢,都去哪里了……”周兴气的拿腰刀猛砍窗棂“搜,一定要搜出來,现在塘沽闹成这个样子,是瞒不过朝廷的,可是这个危局除了肖先生能破解之外,谁都玩不转,就算为了大家伙活命,我们也得保住肖先生的命……”

周兴说的是实话,现在塘沽的混乱跟谋反沒什么区别,朝廷绝对不会放任不管的,夏天那场暴乱朝廷为了平衡朝局沒有扩大化,但是皇族已经憋了一肚子的气了,这次的冲突沒有湘军和清流两方势力的掺和,纯粹是皇族密探和肖乐天擦枪走火了,

这才是针尖对麦芒呢,这种冲突由于沒有缓冲势力做和事老,双方为了面子也得干下去,周兴是老江湖了,他多少能看明白一点这里的道道,他是真害怕了,

牛掌柜他们也都听明白了,一个脑门全是黄豆大的冷汗“快找肖先生,必须救出肖先生,不然咱们全都得玩完……除了肖先生谁都扛不住这塌下來的天,”

人们呼喊肖乐天,可是现在的肖乐天在呼唤自己的媳妇,他知道萧何信跟司马云不会让自己失望的,两只新军要是连落后腐朽的绿营兵都对付不了,那可真的太对不起肖乐天的银子和心血了,

现在最让人揪心的是自己的媳妇啊,整个计划里肖乐天给自己大宅留下的护卫力量实在是太少了,只有五十名带枪护卫,可是需要保护的都是肖乐天最最重要的女人,

“跑跑跑……都快点跑,再晚了我媳妇就沒了……哎呦,”黑夜的乡间土路上,狂奔的肖乐天不知道让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一个狗啃泥就爬下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