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 火烧内宅/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争中永远充满了意外,虽说先进总是能打败落后的,但是战争之神也是一个嬉皮士,偶尔开一些无厘头的玩笑也是常有的事情,

不要以为拥有先进的洋枪就一定会胜利,这种观点本來就是错误的,面对这个问題萧何信他们做的是很对的,千变万化的战场上最怕的就是高层统帅直接指挥,这种想当然拍脑袋的决定往往就会葬送一场本该胜利的战局,

仅仅是铁头陀的一次传令冲突,就已经让年轻的军队付出了血的教训,这些士兵们还是太嫩了,很轻易的就被军官们的争吵吸引了注意力,这也给了清军一次最好的突袭机会,

五十名死士为尖刀,猛然切断第一连的军阵,满脸狰狞的清军士兵紧紧的黏住这些士兵,在他们身后一群群的绿营兵冲入缺口,很快加入战团,

新军小伙子们这时候也都气歪了鼻子,别以为他们只会玩洋枪,在那霸的时候他们也打过贴身肉搏战,杀的日本浪人暴徒们哭爹喊娘到处逃窜,

“我靠,这是跟咱们玩命了,以为弟兄们怕你不成……火枪自由射击,兄弟们抄刀子组阵上啊,”

冲上來的绿营兵越來越多,而这两只连队的变阵也越來越快,到最后萧何信跟司马云甚至下达了自由战斗的命令,他们决定相信手下的小伙子们,

这时候可就看出谁的基层军官素质高低了,肖乐天的新军里面,十人就是一个班,三个班为一个排,三个排为一个连,可别小看这些班排长,就以他们的素质放在大清都能当个千总,

十人一班的小班长居然识字,你敢信吗,而且他们还通军事用的英文,至少武器弹药还有装备上的英文他们都能看明白,

这些班长都会简单的四则运算,甚至会背九九乘法表,顺便还学会了除法,在军事指挥中,一些基本的运算和测量对于他们來说根本就不在话下,

正是这种超出清朝一个时代的受教育程度,让这支军队充满了智慧,沒错这场仗打的就是小智慧,小配合,

“三班贴身肉搏,掩护一班和二班射击……斯宾塞开火,”

“三班撤出,一班二班钳形包抄,打他们的两翼……三班准备手雷,扔,”

“第一排向北面迂回,所有士兵以散兵线射击,压住他们冲锋,”

“三排长呢,你们对面的敌人阵线最薄弱,刺穿过去……迂回到敌人军阵后面,”

“弟兄们,咱们接受的是全球最优秀的军事训练,我们拥有全世界最厉害的单兵武器,这场仗要是打输了,我和司马云第一个学日本人剖腹……都别给我们丢人啊,”

现在萧何信跟司马云已经不用直接下达军令了,他们只是在乱军中给所有人鼓舞士气,说來也怪,当他俩提到日本人的剖腹之时,所有士兵都沸腾了,

“妈的,我们不比小日本差,我们的武勇只多不少,兄弟们啊,别回头让大人的干儿子们笑话,要是在肖野平太和肖兵太郎面前都抬不起头來,咱们全都剖腹得了……杀啊,”

两只连队的士气在一刹那间翻倍的暴涨,所有士兵都发疯了,可能这些人就听不得日本人这三个字,或许是肖乐天认日本干儿子这件事让弟兄们很受刺激,反正心中这口闷气就全撒在这些倒霉的绿营兵身上了,

三名偏将这辈子都沒有这么窝囊过,他们眼睁睁的看着穿着洋军服的光头士兵们,在自己的军阵中來回穿插,连珠火枪打的威风八面,

而且这些士兵一旦肉搏,也丝毫不惧,可能他们每个人的格斗水平都不怎么高,但是只要让他们近身,他们的敢战精神却能压倒一切,

“疯了,这是一群疯子,他们怎么全是不要命的打法,全是同归于尽的招数……肖乐天到底给他们开了多少饷银啊,他是怎么养出來的……”

在古人的思维里,命也是有价的,只要你能开出足够的价码,你也就能拥有一支战斗力十足的铁军,无论是开国时期的关宁铁骑还是现在的湘军,都是无财不聚兵,更不要说满人的八旗了,那就是一个强盗集团,所有的凝聚力靠的就是两样,一个血脉,第二就是利益,

李老将军看着已经战斗到癫狂的光头士兵们,他心中拼命的在思索,肖乐天到底开了多少钱一个月呢,五两、十两还是二十两,或者干脆学秦朝用人头计算战功,拎着脑袋去换钱,

老将军想到这里不寒而栗,看着新军的眼神已经有些绝望了,他那里知道肖乐天到现在根本就沒來得及制定军队的饷银标准,现在的士兵们吃住在军营,自己手里一分银子渣都沒有,

战斗打到这个份上,胜负也就不用琢磨了,绿营兵逆袭的那点战果彻底丧尽,一千多人的军队居然让两百人压着打的抬不起头來,

穿插、迂回、洋枪密集射,再加上短刀格斗,手雷、燃烧瓶攻击,这一套组合拳打的人头晕眼花,整个绿营军团正渐渐的被压向西方,离着塘沽城越來越远,

就在三名偏将带着士兵苦苦支撑的时候,在塘沽城的西北方向,肖家大宅那里形式却截然相反,肖乐天的老窝危在旦夕,

肖家大宅从入夜的时候就已经被一群马队给包围了,孙三虎挑选出手下骑术最精的死士带领绿营中精挑细选出來的骑兵,一共两百多名趁着夜色逼近了肖家大宅门,

当城中动手的焰火炸响了之后,两百彪悍的骑兵鬼叫着冲向了肖家,

“嗷嗷嗷……打开肖乐天的宅子,里面金山银山随便搬啊,”

“哦哦哦……肖乐天有一个大观园,里面全是美女,大家抢啊,抢到手受用去……”

“啊啊啊……升官发财就在今天,拼了弟兄们都拼了……”

马蹄践踏在大地上如同一场小型的地震,轰隆隆的向肖家大宅扑去,所有人都在卖弄自己精湛的骑术,他们双手脱缰就靠双腿的力量操纵战马,那一刻真的有人马合一的境界,

“开火,”肖家大宅里面传來一道声音,紧接着一排洋枪从墙头冒了出來,啪啪啪一阵乱响,火光喷吐着弹丸直扑骑手而去,

骑兵毕竟拥有高度的机动能力,再加上这群人都是控马的高手,墙上刚有异常这群人就已经分散开了,很多人甚至玩出了镫里藏身的绝活,

斯宾塞三次密集射并沒有造成多少战果,只有寥寥几个倒霉蛋从马背上摔了下來,其他的那些骑手变幻着诡异的前进路线,很快就接近了肖家大宅,

当那些镫里藏身的高手们翻身上马之后,他们的手中突然多了好多根未点燃的火把,只见火折子一闪,一根根的火把燃烧了起來,

“烧死他们,绝对不能留情……扔,”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天空中画出数百道明亮的弧线,一根根浸满油脂的火把熊熊燃烧,打着滚的飞入肖家大宅,

两百多战马如龙一样绕着肖家大宅院來回狂奔,火把一根根的点燃了,噼里啪啦的砸入房间之内,马棚、厨房、高大的厢房,还有花园里肖乐天最喜欢的那一丛月季都被点燃了,整个大宅门里到处都是下人惊恐的叫声,

池塘里的薄冰被砸碎,水桶舀起冰水泼在火苗上,整个大宅门到处都是男男女女的吼声,到处都是乱窜的人影,

“老爷,老爷怎么还不回來,呜呜呜……老爷救我们啊……”

“我的首饰呢,我的私房钱呢,我要回家,这里沒法待了,呜呜呜……”

“菩萨保佑,观世音菩萨保佑,求菩萨救我……”

内宅里面的女人乱作一团,大观园里的美女们除了晴雯、袭人、平儿几个还能稳住阵脚,其他的女人都已经吓疯了,

哭爹喊娘的有,烧香拜佛许愿的也有,吓软在地的还有,东跑西颠崩溃尖叫的更有,整个内宅已经陷入了恐惧的漩涡无法自拔,那一刻好像天都要塌下來了,

最关键的时候,还是虎妞顶上去了,这时候晴雯、袭人和平儿她们才明白,为什么这名商人之女会成为肖乐天的太太,会和满洲姑奶奶成为平妻,

一身小花棉袄的虎妞,腰间居然插着一把柯尔特,虎目圆睁冲着那些沒头苍蝇的下人批头盖脸的一通骂,

“慌什么慌,天塌下來了,也是老爷和我去顶,你们鬼叫什么,所有男人听令,端起洋枪都给我上墙防守去,不用你抄刀子砍人,你远远放火枪还不会吗,不愿意开枪的,就滚一边去,明天就给姑奶奶滚蛋……”

“有手有脚的女人们,连拎桶水都不会了吗,你们把人集中在正房里面,用水泼出隔离带,外面的厢房让他随便烧,我们只要保护住内院的三间瓦房就行了,守住这个池塘,我们就能活……”

正是在虎妞的指挥下,肖家大宅渐渐的恢复了秩序,男人们冲上墙头甭管打的准不准反正火枪不要钱的往外打,而女人集中在建有池塘的正房大院里,瑟瑟发抖等待着奇迹的降临,

女人们度过了这一辈子最难捱的一夜,不少小丫鬟脸都吓白了,上下牙关拼命的打架,袭人一看这可不行,这一夜下來估计得冻坏几个,

“平儿,晴雯,咱们去抱衣服,要不然折腾一宿非得冻坏几个不可……”

就在这时候,场院角落里一个女人坐在台阶上披头散发的突然跳了起來,三两步就跑到了池塘中,只见她噼里啪啦的拍打薄冰和冷水,

“天塌了……地陷了……妖魔鬼怪來吃人了……哈哈,嘻嘻,哈哈哈……”人们定睛一看,居然是从马棚里放出來的多姑娘,这个受尽刺激的女人已经彻底的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