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 绝望的肖家大宅/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现在肖乐天有一架热气球,那么他就能从天空中看见整个塘沽地区一共出现了三个混乱的圆团,

塘沽城里四散奔逃的人群中,捕头周兴带着残存的几十名捕快差役,和牛掌柜他们汇集來的伙计,组成了一支超过五百人的游击队,正沒头苍蝇一样的在城里乱转呢,他们在搜寻肖乐天和周明奎的踪迹,

这时候的塘沽城远沒有后世那么大,几万人口的小城镇,半个时辰就能搜索一大半,暂时他们还沒有找到肖乐天的踪迹,但是这些土生土长的衙役捕快对这块土地实在是太熟悉了,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能找到真正的搜索方向,

在距离塘沽城区五六里地,正西面的官道上,肖乐天的新军和一千多名绿营兵正纠缠在一起,远远望去就像一个打了死结的线绳疙瘩一样,在旷野的残雪中挣扎拼命,

不到两百的新军,仗着洋枪犀利,训练有素,还有心中的那股超强的战斗热情正压着绿营兵一点点的向西方退去,每一次冲锋绿营兵都会丢下一地的尸体,要不是三名偏将身先士卒稳住了阵势,恐怕老早这些人就崩溃了,

再把目光向北方投去,在城市西北方的郊外,以肖乐天的宅子为中心,一队疯狂的骑兵正嗷嗷叫的在向房子里投掷火把,这些狡猾的敌人知道宅子里的洋枪厉害,他们只想用这种方式把敌人逼出來,最好逼到旷野中用马蹄踩碎他们的头颅,

渐渐的,肖家内宅的人们感觉到了绝望,当进入地道丫鬟们从雪地大槐树底下钻出來之后,回身看见火光中的家园,一个个吓的撒丫子就跑,

“跑什么,慢点,小心的离开……我操你祖宗的,你们别惊动马队……”护卫的低吼一点作用都沒有,这些小丫鬟现在已经疯了,踩着积雪向着北方一哄而散,

果然,当雪原上出现这么多个身影后,夜袭的骑兵终于发现她们了,“快看,那边有人逃出來了,妈的,是地道……”

马蹄滚滚向前,钢刀闪过小丫鬟的后背就被拖出來一道长长的伤口,热血泼洒在雪地上瞬间融化了一片,血腥味呛得战马直打喷嚏,

“再來几个人,咱们钻地道进去,”死士和骑兵们跳下战马,拎着钢刀钻入了地道,这还真是虎妞花大价钱让人特制的,地道整个是用青砖垒砌起來的,每隔五米就有一盏洋人产的矿灯,而且地道内空气非常的新鲜,看样子一定是有秘密的通风口,

十名死士打头,快步向前突进,不一会的功夫迎面就见到了三个胖大的女人,正是内宅的厨娘,

“啊……土匪进地道了,快跑啊,”三人扭头就往后退,还沒跑出十米远呢就让追上來的死士乱刀砍死在地道里面,

“靠,这三个肥婆,都把地道给堵住了,”死士和骑手们愣是从尸体上面爬了过去,就这后背都顶上土层了,

出口越來越近,死士脸上的肌肉越发的狰狞了起來,他已经看见了出口跳动的火焰光芒,下一刻他就能冲入肖家大宅的核心区域,抓住肖乐天的女人,抢走宅子里数不尽的金珠玉宝,

“哈哈哈,美人等爷我來享用啊……”死士怪叫一声,踩着斜坡就要冲出去了,可是就在这时候一个圆脸蛋的小美女咬着虎牙闪现在他的面前,

“去阴曹地府享用去吧,”小美女手中柯尔特啪啪啪的一通连射,打头的死士额头中弹当场死在出口,

“泼火油……”虎妞一声令下,大观园的美女们端着煤油坛子就往里面砸,甚至有的还把厨房的菜油倾倒在里面了,随后虎妞擦亮一根洋火,丢了进去整个地道彻底变成了火海,

“啊,好狠毒的女人……你要下地狱的,你早晚要下地狱的……”烈火中挣扎的敌人扭曲着身体咒骂,

“呸,一群禽兽,到地狱下面等着阎王爷审判吧,还想找我报仇,等着找你们报仇的都得排长龙,也不看看姑奶奶我是谁的女人,杀你们就跟杀畜生一样,有多少老娘我杀多少……泼油,烧死他们,”

现在虎妞可不知道哦,就在今夜她算是在内宅打出了自己的威风,大老婆的气势足的不能再足,从今往后可再也沒人敢挑战她的地位了,

“太太……地道烧着了,咱们是不是也给困死在这里了,”年龄最小的香菱突然怯生生的开口问道,虎妞一听就愣住了,哎呀怎么把这茬给忘了,我们自己的后路也沒有了,

虎妞可沒说过不逃跑啊,她只是想让最弱小的和意志最不坚定的先撤退,等到敌人攻破正门之后,她再带着大家离开内宅,现在可倒好,这群废物点心怎么就把地道给暴露了呢,结果把这唯一的一条后路都给断绝了,

“姐妹们,真是对不住了,看來今天咱们真要玩完了……除了奇迹已经沒有人能救咱们了……”就在这时候,突然南方正门处轰的一声,烈焰腾空而起,随后就是无数护卫发狂一样的声音,

“开火,堵住正门,打退他们……”啪啪啪斯宾塞射击的声音连成一片,枪声中还有战马垂死前的叫声,

“正门被烧透了,正门被烧塌了……”枪声中传來家丁们惊恐的叫声,沒错,现在大宅的南面已经成了火势最猛烈的地方,厚重的木门在烈火的焚烧下扭曲变形,门轴都给烧断了,最后整扇通红的大门轰然倒地,飞溅起数不清的火星,

在大宅外面耀武扬威的骑兵们,一下子血就冲上头顶 “冲进去,提速啊,冲进去……”说完领头的骑兵一马当先向着大门狂奔而去,

马刺顶在战马的腹部,奔跑的战马吃痛不过,只能克制着对火焰的恐惧,加速加速再加速,马蹄铁撞在青石板上,火星咣咣四射,

“杀进去,鸡犬不留,”黑色的战马纵身一跃冲入大门,紧接着就是斯宾塞的弹雨兜头打了过來,战马还沒落地骑手和马匹就已经被弹雨给打成筛子了,但是骑兵的威力不能低估,这些发疯的骑士们红着眼睛依然往里横冲直撞,

第一名骑士死了,还有第二名,第三名,再密集的弹雨也有守不住的时候,当大门内躺下六名骑兵和战马的尸体后,第七名死尸终于策马冲入了护卫群中,

“突破了,”战马轰的一声撞入人群,两名护卫如断线风筝一样飞上了天,紧接着是第八名,第九名……越來越多的骑士冲入大院,肖家大宅终于失手了,

领头的护卫现在已经杀红了眼,看着一名名的弟兄死在自己面前,他掏出手雷就这身边的火苗点燃丢了过去,轰的一声两匹战马倒在地上,

“手雷准备……放,“一枚枚自制手雷飞入骑兵中间,火光中人马尸体被冲的东倒西歪,可是骑兵毕竟有两百多,人数占绝大的优势,护卫们的拼死抵抗也不过就是拖延时间罢了,

就在局势危在旦夕的时候,突然大门南面两里多地的小树林中,响起了一阵混乱嘈杂的铜锣声音,伴随着声音的还有山呼海啸一样的喊杀声,

“全军突击,杀了这些匪徒,不要放走一个……”

正门处的骑兵吓了一大跳,等他们回头观看的时候,才发现整个树林里全是火把的光芒,一眼望不到边,树林里到处都是人影晃动,喊杀声如潮一样的涌了过來,不仅如此铜锣声、枪声不断,目测足有一千多人包围了过來,

“我操,这是哪里的伏兵,分出二十人去侦查一下……”

在围攻正门的马队中,二十名骑手散开队形向着小树林就冲了过去,两里地不过就是一千米,战马撒欢的跑一小会就到了树林边缘,可是这些骑手越看越奇怪,怎么都靠的很近了,还是沒发现敌人啊,

就在这时候,一名骑兵毫无征兆的突然栽倒在地,高速的战马居然在雪地上翻了一个跟头,“啊,有绊马索,大家小心……”可惜已经晚了,树桩上贴着地面栓了无数条麻绳,这二十多名骑手全中招了,

“捆起來,”只听一声大吼,无数黑影从树林深处冲了出來,七手八脚就把这些晕头转向的骑兵给捆绑了起來,顺便还往嘴里填了几铁锨马粪,

领头的骑兵小队长不服的呜呜乱加,而这时候从树林里走出一名铁塔一样的大汉,上去照着他的胃口就是一拳“妈的,敢偷袭我家大人的家眷,你就等死吧……”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走过來的居然是铁头陀,而他身边的正是那三个被征地村庄的村民百姓们,

“头陀大师,这些贼人这么好对付,用不用我们冲上去杀一阵,沒准就能救了大人的家眷呢……”小王庄的村长在一旁说道,

“你们不懂,那些都是杀人如麻的江洋大盗,你们不是对手,你们就在树林里吆喝喊战,让他们害怕就行……多栓绊马索,多敲铜锣,多放鞭炮……你傻啊,把鞭炮剪开了,一小段一小段的放,这样才象洋枪呢……”

在铁头陀的指挥下,铜锣声、鞭炮声还有喊杀声再一次响起,甚至铁头陀又用缴获來的二十套装备,打了一个小小的伏击,冲到马队近处放了一轮冷箭然后扭头就跑,

能不能杀死几个敌人他们不管,反正这招是够恶心人的,这群骑兵气的鼻子都冒烟了,当场又分出三十骑追了过去,

可是沒想到,刚刚接近树林就被绊马索绊倒一半,剩下的十五名骑兵吓得赶紧后撤,只是远远的用弓箭往树林里乱射,

铁头陀的疑兵之计,大获全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