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 烈火验真情/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实再一次证明,行善是有好报的,当铁头陀气呼呼的跟萧何信、司马云分开之后,并沒有直接返回塘沽城,他选择一路向北因为他知道肖家大宅里还有五十多名兄弟,只要把这些弟兄组织起來,一样能跟孙三虎玩命,

可是沒想到刚跑到半路,就发现北面的天空明亮一片,肖家大宅方向已经是烈焰冲天了,铁头陀当时吓的浑身汗毛乱炸,他万万沒有想到大人的老家居然被抄了,

急的直搓手的铁头陀,原地转了三四圈,猛然抬头发现周围的地形怎么这么熟悉,仔细一想这不是自己作法的小王庄吗,

现在的小王庄里所有人都沒有睡觉,他们离着肖家大宅并不是很远,大半夜的听见那边吵的人仰马翻,所有村民都出來看的一头雾水,

就在所有村民正在猜测发生什么事情之时,只听村口一个破锣的吼声突然响起,吓了大家一跳,

“你们这群沒良心的,肖乐天买了你们的地,又送给你们一座大庙,现在他的家里遭了如此的大难,你们居然袖手旁观看热闹,”

“哎呀,是铁头陀大师……大师您怎么这么一个打扮,”人们涌出家门凑了过去,

“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管我的衣服,我只问你们,现在肖先生的家眷被匪徒包围了,你们是救还是不救,你们三个庄子加起來壮丁足有七八百人,只要联合在一起,绝对能救出大人的家眷……到时候,我去肖先生哪里给你们请功,”

三名村长凑在一起,连半分钟都沒有用到就达成了一致“头陀大师真是瞧不起人,我们虽然是乡下人,但是我们也是有良心的,现在知道是恩人家遭难了,我们怎么能不去救,”

“乡亲们,咱们抄家伙,去救人喽……”黑压压的村民在铁头陀的指挥下,向着肖家大宅方向狂奔而去,

铁头陀虽然有时候很拧,但是那只说明他这个人性情很耿直,他并不笨,真正在战场上,他不仅经验丰富而且脑筋还很灵活,

他知道沒有受过军事训练的村民跟骑兵对抗是个什么结果,别说七八百对二百了,就算两千对二百,也是沒有胜算的,

所以铁头陀把这些百姓都当疑兵來用,在小树林里设伏,用大量的绊马索來克制敌人的骑兵,只要不停的给敌人压力,那么这二百骑兵就不敢把全部的兵力都投入到大宅内,这就能给里面的护卫们减轻不少的压力,

这个战法是非常高明的,正是在铁头陀的指挥下,这群骑兵不得不分出一半的兵力來警戒屁股后面的隐患,肖家大宅内部的压力顿时弱了下來,

骑兵们两次试探性的攻击都失败了,让村民们整整抓了三十多名俘虏,更值得惊喜的是得到了三十多套武器,尤其是弓弩,有了这些远程骚扰的武器,铁头陀带着几个跑得快的小伙子,如同一队站场上的幽魂,抽冷子就给敌人射上一轮,而且打完就跑,

“小声点,大家都小声点……匍匐前进……妈的,你听不懂什么叫匍匐吗,就是在地上爬,赶紧爬到石碾子那边去,放一轮箭咱们就逃啊……对对对,”

就在铁头陀压低声音指挥这些民兵悄悄靠近敌人之时,突然从他的身后又传來一个熟悉的声音“臭小子,你怎么传令传到这里了,”

铁头陀差点吓毛了,抄刀子就想回头砍,结果一看居然是肖乐天,在最关键的时刻,累的要死要活的肖乐天终于赶到家园了,

“大人……”铁头陀都带出哭腔了“萧何信跟司马云那两个混蛋,居然不分兵去救您,他们这是要造反啊,还有王怀远,他居然也跟那两个臭小子一条心……”

肖乐天摆了摆手“不要这么说,现在的局势我已经看明白了,萧何信他们的应对是沒有错误的,如果他们真的分兵來救我,这才是最大的败笔呢,算了,这些话就不要说了,现在跟我说说眼前的局势……”

肖乐天和铁头陀他们聚在一起压低声音密谈眼前的局势,而同一时间在内宅里面,所有的女人也都做好了必死的决心,

北方典型的青砖大瓦房里,到处都洒满了火油和柴炭,肖乐天所有的女人都挤了进來,一个个面容悲戚的望着南方的火光,

这时候的虎妞,身上穿着肖乐天那套漆黑的飞行员皮夹克,脸上沒有丝毫面对死亡的恐慌,他望着身边的女孩们,突然一笑,低头轻抚身上的皮衣,平静的说道,

“我知道你们对这件传家宝都很好奇,我实话跟你们说了吧,这件衣服还真有一个故事……”虎妞沒有半分面对死亡时候的恐惧,她的身体缩在那件皮衣里,就好像被肖乐天抱在怀里一样,温暖而且安全,

“我和肖大哥第一次见面,是在太行山深处的小溪边,那时候的肖大哥落魄的不成样子,怎么看也跟现在完全不同……”

虎妞静静的把在太行山中的一切经历讲给了姐妹们听,被误认为是土匪探子的肖乐天穿着这件皮衣倒骑骡子,在遇到土匪后,肖乐天第一个发现了敌人的埋伏,而且率先杀死了一名摇晃灌木的土匪,

在冲向山神庙的黑夜里,肖乐天扛着阿丑冲在山路上的背影女孩终生难忘,在山神庙前,那个指挥着火枪队打的酣畅淋漓的男人更是女人心中的英雄,

“直到最后,当土匪沒有丝毫撤退的意思后,肖大哥又亲身犯险走到土匪窝里去和他们谈判,也就是在那时候这件皮衣终于落在了我的手中,那一刻我已经发誓,这件衣服不会让给任何人……”

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她们天生对英雄就有崇拜之心,更何况那是黑暗的晚清,是英雄几乎消亡的时代,而且也是男权社会发展到顶尖的时代,

在那个年代里,所谓的英雄就是金榜題名时候的读书人,是曾家兄弟那样杀人如麻的平叛者,或者就是家里有百万家财的商人地主,而女人只不过是男权社会的一个点缀罢了,

现在,在虎妞的嘴里一个重情重义,对女人打心眼里尊重的伟岸男人的形象出现在了大家心中,怀春的女孩们那个不会心动,她们看那件皮衣的目光别提多炙热了,

人真是一种很奇怪的物种,当她们的心中拥有了一种叫做‘精神’的东西后,她们甚至连死亡的恐惧都能看淡三分,

这真是一幕诡异的画面,在浓烟和火光的包围中,在内宅最核心的正房里,刺鼻的煤油气味之中,一群女人居然在发花痴,

是的,肖乐天沒有看错,当他从侧院墙跳进來,拼命躲过火焰冲到内宅之后,第一眼就看见了如此诡异的一幅画面,

“靠,这可是战场啊,你们就算胆子大,也沒有必要脸上带笑吧,而且一个个含情脉脉的还若有所思,临死前都要发春吗,”肖乐天都看傻了,

就在这时候,突然从南面外宅方向,一所厢房被火焰烧塌了,轰隆的巨响惊醒了所有做梦的女人,只见虎妞站起身來,端起燃烧的烛台“姐妹们,歹人已经冲进來了,为了不受他们的侮辱,咱们就死在一起吧,”

“肖大哥……我到死都是清白的……”喊完燃烧的烛台就势往地上一扔,

“哎呀我操,快住手啊……”肖乐天撒丫子就往房子里面冲,二话沒说一个恶狗扑食就把烛台和刚刚燃烧起來的火焰给压在身子底下了,

女人刚刚已经做好了自焚的心理准备了,万万沒有想到肖乐天在最关键的时刻居然赶來了,主心骨居然回來了,

“肖大哥……老爷……呜呜呜……”女人们顿时失态,一个个都忘记了矜持,全扑过去了,

虎妞和阿丑当时就扑在肖乐天的后背上,拼命的捶打他的肩膀“我就知道你会回來的,我就知道你会來救我们的……”一边说还用拳头咣咣的砸肖乐天的肩膀,

袭人、晴雯、平儿……还有所有大观园的女孩们,扑了过去就跟叠罗汉一样,所有人挤在了一起,把肖乐天压的死死的,

这时候的肖乐天肺都快被压瘪了,银子打造的烛台顶在他的胸口上,疼的直哼哼,“龙爷救我……龙爷快救我……”可惜的是,这声音也太小了,别说龙爷了,就连身边的虎妞和阿丑都听不清楚,

正房外的池塘边上,龙爷正给手枪压子弹,他可沒工夫管幸福的要死的肖乐天,后面还有大仗要打呢,是生是死就看后面的几个小时了,

必须要守到太阳升起的那一刻,只要坚持到天光大亮,那时候不仅新军两个连队可以增援上來,就连商人们集合的卫队也能感到,最关键的是,只要明天洋人们发现肖乐天沒有死,他们一定会來干涉的,这一点确定无疑,

“范掌柜,带着周大人和您哥哥去休息吧,我们要死守在这里,放心吧我们能守得住,”

龙爷身边的范镰、范儒还有周明奎,现在已经累的快吐血了,要不是有护卫搀扶着他们三个,估计早就死在半路上了,尤其是范儒,一个劲的翻白眼,就好像黑白无常正跟他聊天一样,

“我错了,兄弟我错了,我再也不掺和了,我要活着啊……只要能活下去,我马上回山西老家,这辈子都不出來了……”

“呜呜呜,我都这么大岁数了,我还要那么多钱干嘛用啊,我好糊涂啊……”

看着范儒痛哭流涕,当兄弟的也伤心了,就在他准备劝解老哥的时候,突然咣当一声巨响,连接外宅和内宅的月亮门被生生的撞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