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 残旗血战/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龙爷和铁头陀他们本來是很反对肖乐天翻墙回到内宅的,在他们的眼里就应该立刻和村民汇合,先潜伏到小王庄里面去,在哪里秘密的下达命令,只要熬到天亮胜利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但是肖乐天和范镰死活不同意,院子里面可有他俩的亲人呢,一个是深爱的女人,一个是疼爱的女儿,这怎么能放弃掉,最后大家拧不过他俩,再加上偷袭的骑兵已经开始怀疑到他们所藏的位置了,最后沒法子只能一起绕到側院墙根处,翻墙而入,

这时候战斗区域已经基本集中在了正门,側院已经沒有多少人注意了,肖乐天他们一行人很顺利的翻入牢笼,就在他们刚刚到内宅正房沒多久的时候,肖家大院的外宅最终还是被骑兵给攻破了,

在漆黑的夜里,在复杂的战场环境中,火枪并不是万能的,那个时代的大清还是有不少控马高手的,在一匹匹横冲直撞的战马面前,人类是非常脆弱的,

火枪齐射是可以打死几匹马和几名骑手,但是骑兵的牺牲永远都是在给后续者提供破阵的机会,更何况这些护卫身边还有一大批沒有经过训练的家丁,他们可沒有钢铁一般的战斗精神,除了远远放枪之外也就不会别的了,

护卫们且战且退,最后终于退到了内宅和外宅的分割的月亮门处,随着大门被撞碎外宅算是彻底的沦陷了,

“退后,全退后,在池塘这里组织射击阵地……我肖乐天今天就守在这里了,老子不走了,连半步都不退了……掌旗,把老子的大旗掌起來……”

肖乐天所说的大旗就是在那霸港陪着大家一起冲杀的那十面残旗,现在就藏在肖乐天的书房里,龙爷和那些在那霸战斗过的护卫一听要掌旗了,心中那团火顿时旺盛了一倍,

“升残旗……死战不退,”内宅突然爆发出整晚最猛烈的吼声,所有护卫眼睛都红了,这时候迈克也被悲壮的气氛所感染,他抓住马修的胳膊喊道“就是这面战旗,这就是那霸所有华人的魂,这就是海军陆战队的军魂……”

“斯宾塞……密集射,”肖乐天恨不得撕碎胸膛让心里那团火喷出來,这时候他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大好男儿的事业总不能连女人都护不住吧,

啪啪啪……在肖乐天的指挥下,连珠步枪打的狼烟四起,冲进大门的数匹战马顿时掀翻在地,这时候龙爷单手掌旗,狠狠往地上一戳,硬木杆子入地三寸,

“來三个会轻功胆子大的,跟老子我翻墙杀一阵去,让他们知道知道咱们是怎么肉搏的……”

“算我一个,”人群中跳出三名小伙子,紧随龙爷的步伐翻过墙头,直扑敌人的头顶,

龙爷手上正是林肯御赐的那把转轮手枪,顷刻间一个弹匣的子弹就被打空了,杀红了眼的龙爷双手变出两把雪亮的短刀,招招直奔敌人的要害而去,

这些死士万万想不到困兽还敢逆袭,猝不及防下让他们四个杀了一个人仰马翻,狭窄的院落里,四名逆袭的高手如一阵风一样收割敌人的生命,只不过一个冲锋就有十多名骑士命丧刀下,

“不可恋战,占便宜就撤啊,”龙爷一声唿哨,三名护卫紧随其后,翻墙头就撤回去了,

这次逆袭打的如行云流水一样,前后仅仅三分钟时间,可是取得的成果不亚于一次火枪齐射,等龙爷回到残旗旁边之时,整个人已经杀成了血葫芦,

龙爷一把抓起战旗,冲肖乐天行了一个军礼“幸不辱命,”肖乐天看的满眼都是小星星,他狠狠一锤龙爷的胸膛“好样的,果然不负这个龙字,我现在让你再出去杀一次,你可还敢,”

“哈哈哈,有什么不敢的,大人手指向哪里,我就能死在哪里,”

“好样的,”肖乐天望着龙爷手中的战旗动情的说道“这是那霸血战之时,最大的一面战旗了,这是我亲自背过的,现在我命令你,带着这面战旗,抢夺敌人的战马,杀出重围,去见我的新军……”

“你告诉他们,老子知道二百杀两千很困难,但是残旗升起就是死战不退,就是血站到底……让他们再拼一拼,用最快的速度取得胜利,老子就在这里等着他们……”

龙爷沉默的点了点头,扛着这面最大的残旗,轻身上了屋顶,只听见哒哒哒一阵瓦片轻响,龙爷已经消失在黑夜中了,

不一会的功夫,只听南面一阵嘈杂,还有战马唏律律的叫声,看样子是抢到战马了,肖乐天微微一笑,扭头对马修和迈克说道“对不住了,让你们俩陷入了险地,只要我们能挺过这一夜,我会带着你们亲自游历整个大清国,我让你们见见五千年文明古国是什么样子,现在你们要跟我一起战斗了……”

马修和迈克一脸坏笑的回头看了看肖乐天的女人们,很绅士的点了点头“如您所愿先生,我想就为了这些天使一样的面容,我们这些绅士也应该战斗了,”

“臭小子,少打歪脑筋,那都是我的老婆,”

“哦上帝啊,你是一个假教民,你居然违背戒律,娶很多个女人……哦,我真是太羡慕你了……”说着,三人哄堂大笑起來,

正房的那些女人们,终于知道他们的老爷是什么人了,也知道了老爷的买卖究竟是什么,可是这些满清派來的探子们,却沒有一个人心里想过去告密,

这是什么样的伟岸奇男子啊,在如此天塌地陷的战场上,居然还能笑的出來,那笑声居然让所有人都心安,

再看看他手下的勇士吧,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能让那么多优秀的人才为之去死,在这个满清统治的灰色帝国中,这样的男人那里还能再见到第二个,

所有的女人已经被肖乐天身上喷薄而出的雄性激素所折服了,从今日起肖乐天的后宫牢不可破,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将一手打造一个男人梦想的人间天堂,酒池肉林都不是梦,

战斗打到现在已经过了午夜,敌我双方已经耗尽了最后一丝精力,领导骑兵的死士们现在已经急的快要发狂,二百多骑兵,在这一场冲突中已经有将近五十多的战斗减员,有的被活捉,而有的已经战死了,

可是将近四分之一的战损率,却沒有得到什么战果,肖乐天的内宅依然牢不可破,指挥官从來都沒有打过这样的战斗,他也想不到那几十名护卫和家丁怎么就爆发出那么强大的战斗热情,

每一次骑兵向内宅突击,都能遇到暴雨一样的弹丸洗礼,当火枪齐射结束之后迎接他们的是愤怒的人群和雪亮的刀光,甚至在最后,那名文弱的书生肖乐天都会握着手枪冲到第一线,堵住防线最薄弱的缺口,

洋枪、短刀、手雷、燃烧瓶……甚至还有拳脚相加和牙齿撕咬,人类所能想到的一切战斗手段,在这里都是无所不用其极,

两个小时之内,肖乐天足足击退了六次敌人的进攻,马尸和人尸铺满一地,而内宅到最后依然处在肖乐天的掌控之中,

更让那些骑兵不可思议的事情还在后面呢,那些留守在大门外的骑兵们,突然发现南方的树林一下子变的安静了下來,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还沒过十分钟呢,只见南边的树林里钻出一片乌压压的人影,冲着这群骑兵发疯一样的冲了过來,

“乡亲们……冲上去抓住这些土匪,一个俘虏赏银二百两啊,想发财就看今天了……”在一片贪婪的喊声中,铁头陀兴奋的嗷嗷乱叫,带着这群贪财的村民就冲上來了,

二百两在同治年间到底是个什么价值,今天的人是很难体会了,如果告诉你二百两就能买到四亩水浇地,或者八亩旱地,也许现代人就能做出清晰的对比,

二百两对于晚清的普通农民來说,完全是改变命运的一笔大财富,虽然村民都得到了一笔不小的征地款,但是谁又会在乎钱多呢,

七百多村民集体冲锋的场景异常的壮观,留守在大门口的四十多名骑兵被震惊了,还沒等他们组织起反击的时候,铺天盖地的石块就砸过來了,

石块、火把、弩箭……一切能抛出的东西都砸过來了,甚至有缺德的家伙把上万响的鞭炮点燃扔到战马身边,惊的战马唏律律的不停咆哮,

再精锐的士兵也害怕民变,几十名士兵就算再精锐也不可能是将近一千民众的对手,一看这个架势,这些立场不坚定的骑兵扭头就跑,谁也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发疯的村民驱赶开守门的骑兵,当他们冲入大宅门后不久,就见无数惊恐的骑兵从东侧门冲了出來,围攻的敌人顷刻土崩瓦解,在人民战争的**大海中彻底投降了,

可怜的骑兵们在大宅东侧集合,可是数了数身边的弟兄仅剩下120多人,“这他妈打的是狗屁的仗啊,你们这群从京城來的大爷,就是这么指挥的,当我们弟兄们的命当草芥吗,”

在巨大的伤亡面前,绿营骑兵终于爆发了,心中的怒火再也压抑不住,一股脑的倾泻了出來,而这时候,这些指挥他们的死士们,刚想开口却听见身后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了过來,

“有意见了,死几个人就受不了了,你们就是这么报答皇上的,大清恩养你们两百年,怎么就养出你们这群白眼狼,都想灭九族不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