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 毒气攻击/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所有骑兵都认为败局已定之时,一路追击追的一肚皮火气的孙三虎终于赶到了,一看大道上撤下來的骑兵就气不打一处來,

“好好好,这就是大清的绿营兵,果然不负窝囊废的外号,朝廷怎么会养你们这群废物,居然连点女人都对付不了,你们还有脸活着,还有脸喘气,早晚撤了你们的编制,都滚回家去啃黄泥巴去……”

绿营骑兵本來就已经一肚子火了,哪里架得住这个后來者的冷嘲热讽和谩骂啊,当场就有脾气火爆的骂开大街了,

“不干了,老子不伺候你了,有种你丫的自己杀去吧……弟兄们咱们走,”就在这时候,火爆脾气的士兵面前突然飘过一个黑影,紧接着他就感觉自己的咽喉处有点凉还有点湿漉漉的,

士兵下意识的伸手去摸喉咙,却发现手掌心中是触目惊心的殷红,紧接着一片血雾就喷出來了,原來那道飘过去的黑影就是孙三虎,他手中精钢匕首不愧为大内精品,杀人是不沾血的,

士兵不可思议的看着咽喉喷出來的血雾,想说话可是一张嘴就是大股大股的鲜血涌了出來,他的身形一晃直接从战马上栽倒在雪地里,两腿只剩下抽搐,

“都看清楚了吗,这就是反叛朝廷的下场,你们都别忘了,这里是大清朝,你们都是皇上的兵,而我就是皇家鹰犬,老子就是紫禁城带刀侍卫,老子手上有秘旨……”

“都看什么看,那都是什么眼神啊,想造反不成,再看都给你们扣瞎了……”孙三虎环顾四周,他的杀戮终于震慑住了这些即将要崩溃的绿营兵,

汉军绿营,这个建制其实在清朝入关之前就已经存在了,这些以投降汉人为主体的军队,在满清开疆扩土的历程中,干的是最苦最累的活,完成的是最难最危险的任务,但是得到的奖励却是最少最少的,

几百年的压制下來,让这些世代家族传承的绿营兵户们形成了深深的恐惧心理,面对森严的皇权,他们不敢有一丁点的反抗,要知道他们的家族可都在绿营兵册上面记录着呢,但凡被定为叛逆的士兵,等待他们的绝对是满门抄斩,

在孙三虎的恐怖威胁下,这些士兵老老实实的拨动马头,准备继续向肖家大宅发起进攻,可是这时候的肖家刚刚入驻了一批生力军,再想吃下來可沒那么容易了,

“大……大人啊,我们现在就这一百多人,可是肖家又得到了将近七百人的援兵,我们就算想打也打不动啊……不是我们怯战,我们这也是怕耽误您的事儿啊……”

“就是就是,我们贱命一条丢了不算什么,可要是耽误了皇上的差事,大人您不是也得吃挂了吗,”

士兵们七嘴八舌的拿话挤兑孙三虎,可是沒想打孙三虎不怒发笑“呵呵,你们这群笨蛋,少來绵里藏针那一套,爷我早就有准备了,对付肖乐天不动脑子怎么能行呢,”

说话间,孙三虎跳上刚刚死去骑兵空下來的战马,跟身边一名死士招了招手,两人很快催马向东面跑去,在他们前进方向不远处,就有一片黑压压的仓库群,

不一会的功夫,孙三虎和死士一人拎着两条鼓鼓囊囊的麻袋,仅靠双腿的力量就能操纵着战马灵巧的躲避地面上的障碍,等到高速的战马斜刺里冲过肖家院墙后,两个麻袋嗖嗖的被丢到了大院火场之中,

“兄弟们,仓库里有的是木炭和硫磺,丢到火场里面去,烧死他们,呛死他们……”这下骑兵们恍然大悟,原來孙三虎在路上就已经搜查过地形了,该死的,我们怎么沒有想到去查一查那些库房呢,

懊恼的骑兵们如一条长龙一样在仓库区和大宅之间穿梭,借着战马冲刺的力量把一麻袋一麻袋的硫磺和木炭丢进了火场,幸亏这些仓库里沒有硝石要不然就这场火直接就配炸药了,

“加速加速,你们是骑兵就要有骑兵的样子,把速度提起來,只要你们的战马不停敌人就不可能奈何你们……”

孙三虎的指挥是正确的,现在肖家大宅里面一匹战马都沒有,这些两条腿的步兵只能利用火枪的射程去威慑骑兵,可是深夜里遇到这么一群控马高手,火枪射击的准确率大大降低,

现在肖乐天身边已经乱成了一团,人们眼睁睁的看着一包包的木炭硫磺被丢到火场里面,除了一小部分掉在外面的人们能够扒拉到一边去,那些直接投入火场的根本就捞不出來,

木炭还好说一点,反正那些房子已经烧透了,再加点柴也无所谓,可是硫磺这东西遇到火可了不得,大量释放的二氧化硫气体就是典型的毒气,对人体粘膜有很强的刺激性,不一会的功夫整个内宅里一片剧烈的咳嗽声,

“咳咳咳……我的眼睛啊,给我点水我眼睛要瞎了……我喘不上气來,这群缺德的东西,大人快想想办法吧……”

肖乐天又能有什么办法,还好池塘里有水,内宅有的是棉布,一人分一块系在口鼻上也就当简易防毒面具用了,

现在的肖家大宅也只剩下后宅正房还保持着完整,而外侧已经是一道环状的火海,回头再看看地道,那里面都已经被尸体塞满了,试着清理了一下结果还沒搬完呢,地道那一头的浓烟就涌进來了,

“大人,这群混蛋是想把咱们都困死啊,再这么烧下去我们谁都活不了……大人,不如我们分头突围吧,我们先走引开敌人,您最后再撤这样或许还有活路……”

“放屁,你知道外面的那个人是谁吗,那是京城红教秘密护法,是满清养了两百年的职业杀手,他们沒少干这种绝户事,分路突围根本就行不通……”

春十三娘设立在京城的情报机构可不是吃干饭的,江湖上所有红教的隐秘信息昨天就已经送到肖乐天的手中了,情报里显示这些红教护法曾经秘密执行过很多灭门的惨案,手段极其残忍,经验也异常的丰富,

在这种人面前玩分兵突围的计策那就是找死,更何况人家手里全是一水的骑兵,就算是逐个击破时间上都來得及,

“现在我们只有死守一条路,只要能够守到天明,只要守到咱们的新军來回援,我们就赢定了……咳咳咳,妈的再给我撕一块棉布,可他妈的呛死我了……”

肖乐天知道自己并沒有败,他现在只是被打乱了战斗的节奏,在肖家大宅这里是十万火急的局势,可是眼光放在整个塘沽城的话,他现在其实已经胜利了,

黑色的旷野上,一匹战马跑的浑身直冒白烟,一杆残旗在风中猎猎作响,龙爷果然是不走寻常路的男人,策马冲上田野,由北向南一路冲了过去,甭管什么水渠、残雪堆战马总能一跃而过,

刚刚还有三名骑兵对他紧追不舍呢,可是还沒追过五里路,一个个就已经惨死在龙爷的暗器之下,现在龙爷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正南方,他已经听见前方如海潮一样的喊杀声,

火光越來越近了,那是海军陆战队员燃起的火把,不仅如此黑影中还有一排排的枪火亮起來,在深夜中异常的醒目,

“什么人,”龙爷的马蹄声惊动了侧翼的士兵,紧接着一排斯宾塞对准了战马冲來的方向,

“我是项少龙……传大人军令……掌旗了,掌残旗了,”一声中气十足包含内力的吼声,响彻原野,敌我双方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掌旗,掌什么旗子,”三名苦苦支撑的偏将当时心中泛起一股寒气,中国人自古对旗帜就有一种敏感性,为什么造反叫做扯旗呢,因为旗帜就代表了一支军队甚至一股势力,

如果沒有军旗,肖乐天还可以辩解这些士兵是西洋式的护卫,可是如果对面这些士兵拥有了自己的旗帜,那就只能证明肖乐天要造反了,根本就沒有任何其他的借口,

和偏将们错愕的表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两只新军连队,这些小伙子们一听掌旗二字,整个人就惊了,当他们看见驰骋在那霸无人能挡的肖乐天认旗后,整个军队爆发出如雷一样的吼声,

“战旗,是我们的战旗……大人的残血旗……万胜,”小伙子们彻底疯了,他们又一次回想起万众冲锋杀向敌人的场景了,有残旗在就如同肖乐天亲临,

“兄弟们,肖大人有令……马上消灭眼前的敌人,用最快的速度消灭他们,大人现在被包围了,他等着你们回援,别让大人失望……”

萧何信、司马云还有王怀远,狂奔到龙爷的马前“大人怎么了,大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在肖家大宅,被二百骑兵给困住了,大人说了……你们做的对,分兵是大人的乱命,你们的决断才是正确的……”

“但是我还告诉你们,大人让你们再拼一拼,用最快的速度战败这些敌人,然后带着全军去救他……时间啊,大人现在要的就是时间……”

局势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就沒有必要再废话了,残血旗都飘扬起來了,这就已经无需再激励任何人了,所有人的士兵都已经癫狂,残血旗代表的就是肖乐天,在这面战旗下要么你带來胜利,要么你就跟敌人同归于尽,

残血旗,死战之旗,杀戮之旗,更是新军军魂所凝聚之旗,这面旗帜一旦升起,就已经证明了这些绿营兵的末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