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绿营覆灭/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古将为军之胆,现在的绿营士气其实就是靠三名偏将的恩义硬撑着才沒有崩溃,自从马宝死后,朝廷一直都沒有派遣新的协台來负责这里,士兵们所能依靠的也只有李、王、丁三位偏将了,

这三名偏将多少还是有点良心的,他们到处奔波求爷爷告奶奶,去争取每一分饷银,甚至他们自己都垫进去不少的银子,要不是他们的恩义,这群绿营兵们早就饿死了,

这年头大头兵们图的是什么,不就是将领有点良心,手下人能吃碗饱饭还能有点卖命钱吗,再加上夏天那场流血事件中,大量死难弟兄的抚恤也都是三位将军给筹集的,所以兄弟们对他们三人都很感激,

也就是在三名将军的情义感召下,一千五百多绿营士兵到现在已经战死将近三分之一了,可是整体建制依然沒有崩溃,逃兵潮也沒有出现,虽然一步一步被压着向后退却,但是他们还是在坚持,

他们在等候孙三虎带來奇迹,他们幻想着下一秒孙三虎就会拎着肖乐天的人头冲过來,彻底结束这场噩梦,

可是他们等來的不是肖乐天的人头,而是一面战旗,一面带着大片残血的破损战旗,这是一面日式的竖直长条认旗,上面是翼王殿下亲笔所书肖乐天三个大字,

旗子在那霸血战之时已经被扯破很多的口子,也喷溅上大量的血液,现在已经呈现出暗黑色,就是这么一面破破烂烂的旗帜,却让在场所有的新军彻底疯狂了,

两只小小的连队,狂呼着如同海啸一样,一波又一波的扑向敌人,所有士兵都忘记了自己所携带的弹药基数,洋枪打光子弹就抄刀子上,沒有刀子还有匕首,还有拳头,所有人心中还有无尽的战斗意志,

战争到了这个份上已经是一边倒的屠杀了,绿营兵最后的一丝坚持也被彻底碾碎,当胜利的希望连万分之一都不存在的时候,死亡的恐怖被无限的放大,最后的一点忠诚烟消云散,

“撤吧,逃吧,这都不是人,这都是一群疯子啊……”

“沒法打了,火枪不如人家的快,拼刀子也拼不过,丢脸啊……爷爷我不伺候了,”

有一两个带头的就有成百上千跟随者,不一会的功夫整个旷野全是四散奔逃的绿营兵,远远望去如同一群逃难的野狗,

“王将军,王将军你怎么了,你醒醒啊……”在混乱的人群中,带着亲兵左右冲杀突围的丁将军一眼就看见雪堆上躺着的老王了,这位老大哥现在胸口十多个抢眼,正咕嘟嘟的往外冒血呢,

“丁……丁兄弟啊……快走吧,别管我了……听李大哥的话啊……”说完脑袋一歪彻底沒气了,

丁将军是三名偏将里面年龄最小的,一看王老哥惨死在这里悲从心來,眼泪滚滚而出,而他身边的亲兵早已经失去了耐心,架起将军就跑,

“将军等回营之后再哭吧,现在可不是时候……快看,前面是不是李将军,”

三名偏将里年龄最大的就是李将军,而这时候的他左腿已经中弹了,正在亲兵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往西方撤呢,

“丁兄弟,你平安无事,太好了……”老将军一把抓住他的手臂“你活下來就好了,我也不用再受这个罪了,我家世受皇恩现在就是我报答的时刻,你要记住……千万别回大营,直接向西逃上运河直奔京师……”

老将军的手往死里掐着丁将军“你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千万别进天津卫,这里有数不清肖乐天的坐探,他会不遗余力的杀死你的……去京城,把肖乐天的狼子野心告诉皇上,你就说,你就说肖乐天已经举旗了,他手里有军队……”

“老哥,咱们一起走,咱们一起回京城去……”

“來不及了,我这条命就丢在这吧,我不能拖你后腿啊……兄弟们,有谁欠我命的就站到我身边來,跟着我再來一次冲锋,要死咱们也不能死在逃跑的路上啊,”

一股悲壮加绝望的气氛笼盖了周围,沉默间数十名受恩深重的亲兵走了上來“属下愿和老将军一起去死,”

“好好好,我沒白疼你们……剩下的兄弟们,马上把丁将军拖走,快拖走,我这条命给你们打掩护,冲啊……”

老将军忘记了伤口的疼痛,拔出腰刀带着最后亲卫逆着人流发起了冲锋,这时候的丁将军已经哭的满脸花了,他被士兵们架起來脚不沾地的向西撤退,

“放下我啊,让我跟老哥一起去死,就活我一个算怎么回事,我沒脸见人了……”

就在这时候,突然丁将军的身后响起一连串密集的枪声,啪啪啪不断流的火枪射击声中,只听老将军一声高喊“皇上万……”最后那个岁字都沒出口,就已经戛然无声了,

战斗至此已经毫无悬念,乳虎初啼总是要吃肉的,可怜的绿营兵们,带出來一千五最后统计只活下來七百零点,这场杀戮绝对能让他们记住一辈子,

“吹集结号……以班级为基本编制,向肖家大宅突击,不用再管什么建制了,以班为单位自由进攻……咱们去救大人啊,”

“回援,向北突击……就算累吐血也不要停,拿出你们在那霸血战时候的勇气來,天亮之前必须要赶到肖家大宅……”

一片白茫茫的雪原上,两百士兵散开呈一个大大的不规则扇形,顶着寒风跑的一个个脑门都冒烟了,这时候就能看出肖乐天单兵装备的优异性能了,呢子军服又保暖又轻便,要是换上绿营的棉号坎跑一个试试,沒二里地就能累散架了,

还有脚上的高筒皮靴,对脚部的保护是全方位的,士兵可以敞开狂奔而不用担心脚下的石块和尖锐树枝,更别说能够固定所有装备的武装带,厚牛皮腰带,这都给急行军提供的最佳的助力,

战争在这个时代已经是一门科学了,想打胜仗光靠一腔血勇可不行,肖乐天的战争理念本來就高过这个时代所有的人,更别说已经落后于时代的满清了,

现在就是黎明前最黑暗的一刻,肖乐天的大宅是最后一个风暴眼,而这时候的肖乐天已经快要被呛死了,

脸上的棉布裹了一层又一层,最后多达七层,可是就这样依然能嗅到浓重的硫磺燃烧的臭气,肖乐天的所有女人和老弱伤员们,都集中在了唯一完整的三间正房内,所有门窗缝隙都被湿布条塞住,里面的人在惊恐中度过每一分每一秒,

而肖乐天带着龙爷他们,这时候也不开枪战斗了,他们组成消防队围着三间瓦房拼命的开辟隔离带,三米的距离内绝对不能有任何可以燃烧的东西,

热浪滚滚而來,口鼻处的棉布刚刚泼上水就被烤干,一桶桶的冰水泼在火焰上还沒等落地就已经被烤成了水蒸气,

在场七百多村民和护卫们,组成了三道防火警戒带,生怕一星半点的火苗窜到最后的三间正房上,

正房门前的池塘现在已经快要见底了,几条金色大鲤鱼在污泥中來回的扑腾,垂死挣扎的它跟这些人类何其相似,

“援兵呢……不是说有援兵吗,怎么还不來啊……呜呜呜,我想我媳妇了,我要回家看我老娘去……你们放我走,”

终于有人崩溃了,村民们本來胆子就不大,要不是仗着人多相互打气,他们是绝对不会坚守到现在的,

有一个就有第二个,紧接着就是更多个情绪崩溃的村民,他们哭喊着要回家,甚至有人试图往火场里冲,好像他是世界短跑冠军一样,可以瞬间冲过火场,

“把这些闹事的人都击中起來,都关到池塘边上……操,该做的我们都做了,现在就听天由命吧,我倒是要看看老天爷到底收不收我这条烂命……”

就在肖乐天指天骂地的时候,他身后轰隆一声又有一间房子被烧塌了,

现在的火场外围,孙三虎已经听到了里面人群绝望的哀嚎,他兴奋的拍打着战马的脖颈“好好好,肖乐天必死无疑了,就算他的援兵來了,也是给他收尸……哈哈哈,这天永远是大清的,宵小们敢动歪心眼,老天都不会放过你……”

“大人,你听……”就在孙三虎狂笑之时,突然身边的骑兵喊住了他,所有人都惊讶的把目光投向了南方,

这时候正南方的小树林里,又一次影影绰绰的闪出无数火把的光芒,隐隐的还有喊杀声传了过來,甚至有一股异常浓重的杀气压着地面滚滚而來,

孙三虎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战“不用害怕,恐怕又是肖乐天的疑兵,指不定又是那个村子的无知百姓呢……”

话沒说完呢,只听啪啪啪一阵沉闷的枪声响起,迎面树林中居然亮起了火枪齐射的独特光芒,紧接着子弹嗖嗖的迎面飞來,

“妈的,不是疑兵,是肖乐天的鬼兵啊,这群鬼兵杀过來了……”

沒错,就在局势最危急的一刻,龙爷所掌的残血旗出现在孙三虎的面前,在这面战旗下数不清的光头鬼兵抄着洋枪冲了上來,滚滚人潮一往无前,

“杀孙三虎,全军格杀孙三虎……”

面如死灰的孙三虎二话不说,拍马就往东面逃去,什么他妈的立功发财啊,都沒有自己的小命重要,什么童子功、红教护法啊,见到洋枪一样胆战心惊,

“到底是怎么弄的,一千五百绿营兵啊,就算是一千五百头猪让他们抓让他们杀,也得一整夜的功夫吧,怎么现在天还沒亮就能回援呢,而且看这个架势不是分兵,而是全军回援了,这群绿营窝囊废竟然无能到这种地步吗,”

想不透,孙三虎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到底哪里出错了,就算是西洋人的军队也不至于有这么高的战斗力把,怎么就连这点时间差都不给自己呢,

妈的,肖乐天真是个妖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