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 烈火中的大道/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的新军,最终还是在黎明到來之前赶到了肖家大宅,速度快的让任何人都不敢想象,就连萧何信跟司马云他俩也都沒有想到,

已经奋战了一夜的骑兵现在士气已经彻底崩溃,当他们看见孙三虎带头第一个逃命之后,谁都不会傻到再坚守下去了,

“去他妈的,老子再给你们卖命,就是小娘养的,都他妈的散了吧……”人群中一声大吼,所有骑兵催动战马向着旷野四散奔逃,

第一连和第二连的弟兄们仅仅放了三排枪,面前就已经一个敌人的影子都沒有了,剩下的只有熊熊燃烧的火场,

“弟兄们,脱军装,裹土灭火……压出一条路出來,”

年轻的小伙子们,脱掉蓝色呢子军装,露出里面贴身的内衣,有的甚至直接光了膀子,肖乐天的新军怎么可能不配备工兵锹,虽然做不到人手一把但是一个班还是要配备三四把的,

浑身热汗大冒的士兵,肌肉坟起,冻的梆硬的泥土跟切豆腐一样被铲了起來,直接就往军服里面装,当稍微见满之后,士兵抓起泥土包裹,背上后背向着火场就冲了过去,

残血旗在空中猎猎作响,沉默的士兵光着上身把一捧捧的泥土倾倒在火场上,炙热的火焰烤的每一名战士浑身冒油,

所有人都忘记了寒冷,他们的眼前只有火场,他们心里只有他们的丞相大人,新军可以沒有任何一名士兵,但是新军不能沒有肖乐天,

“大人挺住,您闯了这么大的祸,我们还等你解决呢,少把包裹丢给我们……”数不清的士兵一边填土,一边泪花四溅,

龙爷眼眶也湿润了,他偷偷用手指擦了擦眼角,幸亏现在是晚上沒有那么多人看见他哭,否则还得笑话死他,

龙爷望着这么多舍生忘死的年轻面孔,心中暗叹,大人何其有幸,能够聚拢这么多忠诚的小伙子,手里有这么一支铁军,天下何处去不得,

“萧何信啊,司马云……你们当过天国的兵,当年天国之精锐可能和大人的铁军相比,”

萧何信跟司马云摇了摇头“不如,远远不如,大人和这些年轻人结下的是生死之情,大人给他们的不仅仅是救命之恩,更是打开他们心扉让他们受到了教育,这些士兵已经能够睁开眼睛看世界了,从此他们已经不再迷茫……”

“心中无惑的士兵,才是天下一等一的雄兵,这是一支真正为了理想而不是金钱去战斗的军队,生命和理想如果发生冲突,他们会义不容辞的选择自己的理想……”

“那你告诉我,他们的理想是什么,”龙爷的吼声震动四野,

“丞相的理想,就是我们的理想,丞相所指的方向,就是我们的方向……何必疑惑,何必再问……”两百新军异口同声,火焰中一条大道已经铺了出來,跳动的身影是一个个勇敢的灵魂,

“铁军啊,铁军,肖先生您來看看吧,您的铁军已经成军了,您的事业终于有了自己的根,挺住了,你丫的给我挺住……”

龙爷一声吼震动整个内宅,肖乐天一把撕下防毒面具“咳咳咳……鬼叫什么,快点救人,老子我都要呛死了……”

“妈的,我还不知道我练出來的是一只铁军,他们的心都是铁打的,都是我亲手安进去的……咳咳咳,”

当肖乐天的声音传出了之后,小伙子们一片欢腾,大道推进的速度又加快了一倍,而这个时候,黎明的曙光终于出现在了天际,

以虎妞为首的内宅姑娘们,一辈子都忘不了今天所见的一幕,当她们感觉周围火势减小,最关键是浓烟已经变淡了之后,一个个偷偷的推开了窗户,

“哎呀妈呀,羞死人了……”小丫头香菱还有平儿一下弄了个大红脸,赶紧关上窗户,后面的女人好奇心一下子就起來了,趴过來也想张望一下,

“哎呀,别看,你们都别看了……”

“什么啊,怎么就许你看,不让我们看啊……哎呀,你好坏啊,外面怎么那么多不穿衣服的男人……”

这下所有姑娘都看见了,就在池塘的对面,院墙已经被推到,一面残破的大旗在龙爷的手上迎风飘扬,而战旗下居然是一大群光着上身冒着白烟的小伙子,

这是多么壮观的场面啊,一块块的筋肉贲张的精装男人,居然排着队向肖乐天行从來沒有见过的新式军礼,而肖乐天还有两名洋人正站着标准的军姿步,向一名又一名的士兵还礼,

“这是什么人啊,为什么他们都那么怕老爷,不对,好像不是怕而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女孩子们能感觉到那些男人眼中对老爷的崇拜,好像老爷就是他们心中的太阳一样……”

“就是啊,你看那边的大个子,激动的都哭了,这是为什么呢,那个铁头陀一直都是老爷身边最不苟言笑的了,今天怎么流马尿了,”

女孩子看不懂男人们的情谊,更不明白什么叫英雄的气场,她们只是觉得这种感觉很不一样,是她们一辈子所沒有感受过的,

肖乐天现在才算是彻底的安全,军队啊,好男儿怎么能够沒有兵权,天大的事业就要有天下第一的铁军來保护,

“好样的,你们都是好样的,这是咱们海军陆战队的初战,你们以少胜多打的漂亮,非常的漂亮,我心甚慰,”

“万岁,”小伙子们捏紧拳头等的就是这句话了,兴奋的难以自已的士兵们,也不管什么纪律了,冲上去抓住肖乐天就往天空上抛,一下两下无数下,颠的肖乐天骨头都要散架了,

马修情绪异常激动“哦迈克,你之前的话都是在骗我吗,你说清朝是一个腐朽沒落,暮气沉沉的国家,为什么我却从他们身上看见了朝气,甚至比西点军校的年轻人更加的有活力,”

“亲爱的马修,好好用你的相机记录这一切吧,你所见的朝气只属于眼前这个年轻人肖乐天,而不属于这个古老的帝国……我现在越发的期望后续的旅程了,”

就在一片欢呼声中,突然从新铺就的土路上,冲來一大队人马,一见到肖乐天这些人就兴奋的狂呼,

“肖先生,我们抓住孙三虎了……我们抓住这个王八蛋了……”

冲过來的正是捕头周兴、牛掌柜等人,他们的身后是好几百伙计,人群中一个被捆绑的象粽子一样的男人被一脚踢到池塘的烂泥地里,

“就是这个王八蛋,简直是天才啊,居然钻到早点铺子里面伪装成大师傅了,还他妈的想给我们炒肝儿吃,你丫的挺有才啊……”

捕头周兴一脸的兴奋,在他的介绍中肖乐天才知道孙三虎居然如此的奇葩,

当孙三虎看见新军向东逃窜后,沒有跑多远就看见前方影影绰绰跑來无数的人影,本來孙三虎想的很好,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借助塘沽城里混乱的局势和汹涌的人流,他可以轻易的易容逃窜这里,

但是他沒有想到,包围衙门的这些洋行伙计跟捕头周兴他们居然兵合一处,向肖家大宅挺近而來,这下孙三虎可害怕了,现在他身边一名手下都沒有,孤身一人怎么可能跟数百手持洋枪的伙计对抗,

这个世界早已经不是过去的样子了,随着火枪的逐渐普及,这些武林高手们也渐渐失去了往日的光彩,该认怂就得认怂啊,

孙三虎二话沒话,跳下战马照着马屁股就是一巴掌,战马吃疼只得向远方逃窜,而这位大内侍卫,则一头钻进了路面的草棚,吓的生火准备做饭的老板一个大跟头,

“别说话,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孙三虎恶狠狠的威胁了一句,紧接着冲入草棚后面,换上一身伙计的青布长袍,开始忙活了起來,

草棚其实就是一个早点铺,天色沒亮老板就要來熬豆汁、炸焦圈油条,点豆腐脑还有香浓的炒肝,这就是京津地区很常见的一顿早餐,

吓愣住的老板还以为遇到贼了呢,结果一看这名闯入者居然是个行家,熬豆汁,炒肝都非常拿手,大铁锅在他的手里上下翻飞,颠勺的功底可不一般,

就在这时候,周兴带着一大群兄弟,手持洋枪钢刀就冲进來了“老板,有沒有见到什么可疑的人物,尤其是说活一嘴京片子的,沒有嘛……那你先给我來碗豆浆润润口……”

正说着呢,就从草棚后面來了一名高大的伙计,只见这名长着两撇小胡子的伙计笑呵呵的给几位大爷倒豆浆,嘴里还喋喋不休的说道,

“几位大爷,新炒好的炒肝,还有香浓的焦圈、油条,您不來一碗吗,”

周兴看了他一眼突然感觉有点眼熟,但是仔细看还不太象,接过那碗加糖豆浆咕咚咚的喝了一大碗,

“啊……好喝,果然好喝,你家的手艺越发的好了……话说我怎么沒见过你啊,而且我还看你挺眼熟的……”

乔装易容的孙三虎心理素质简直一绝,他居然笑着点头说道“谢谢诸位大爷了,我是老板远方亲戚,前天才來的……承您的请了,一共十二个大子……”

“哦,远方亲戚啊……”周兴听前半句话还沒有怀疑他的身份,可是等后半句要钱的话说出口了,周兴当时眉毛都立起來了,

“妈的,你说什么呢,找我要钱,不知道你周爷爷吃早点是从來都不给钱的吗,你太可疑了,给我抓起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