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 溃兵回营/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新军和腐朽沒落的晚清军队最大的区别就是有良心,当可怜的船老大磕头如捣蒜之后,年轻的军人心软了,那些粮食包沒有被挪动,漕船最终放行,

逃出生天的丁将军手捂胸口,狠狠的喘了几口粗气“肖乐天你好狠毒,夏天时候杀我们一遍还不算完,现在还想彻底把我们掘了根,老子到京城告你去,你就等死吧……”

这时候身边的亲兵低声说道“大人放心吧,船老大是我家的亲戚,他不可能出卖咱们,等到了天津卫,咱们找满人都统去,咱们绿营死这么多人,也该他们八旗兵大爷死点了……”

“闭嘴,你忘了老李将军死之前的嘱托了,现在肖乐天的势力谁也不知道有多大,塘沽附近谁知道他藏了多少兵,你知道被收买的官员就一个周明奎吗,在这里露面凶多吉少啊……”

丁将军别看嘴里骂的凶,其实内心早就丧胆了,他现在就一个心思,赶紧回京城,把消息带给皇上和太后去,一年两场大屠杀啊,这他妈根本就不是人过的日子,

海河水哗啦啦的响,两岸的薄冰被拍碎,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周天寒彻一片这条河早晚要被冻的结结实实,

肖乐天的安民之策,在当天下午就见到了效果,首先是那些沒有参加夜战的老弱病残们,他们在晨曦中迎來的不是肖乐天的屠刀,而是周边被组织起來的百姓,还有一车车的蔬菜、米面、大扇的猪肉……包括一车车的柴炭,

负责运输的正是小王庄失去土地的那些村民们,中国民众聪明而且勤劳,既然土地已经不属于自己了,那就削尖脑袋想办法赚钱吧,再加上肖乐天对这三个村庄额外的照顾,让他们接到了不少的私活,

“看看看,就知道瞪着眼看,也不知道上手帮个忙,都死人啊,”站在柴炭车上的老村长这辈子都沒有这么牛气过,大车堵在营地大门,老人家跳上车叉着手就开始骂街了,

“你们这群满脑袋豆腐渣的大头兵,让人家骗的跟傻狗一样,那孙三虎在大牢里面全招供了,他就是个江洋大盗,是个骗子,借你们的手就是想抢钱呢,瞅瞅你们昨晚嗷嗷叫的那个劲头,今天怎么都蔫吧了,”

“还是人家肖先生菩萨心肠,知道你们是穷的过不下去了才被蛊惑的,这才让我们给你们送点过冬的吃食……还傻看着干嘛,开营门给老子我卸车來……”

好家伙,老村长骂的满面红光,他看着面前一个个吓的三孙子一样的绿营兵,心里这个解气啊,往日农人见到当兵的那个不吓的畏畏缩缩的,今天可算是报仇了,

以小王庄为代表的三个村子,昨晚的夜战中都出过人力,几乎村子里的小伙子们都参战了,也正是这一夜的奋战,让这些往日朴实的有点窝囊的农人们,都有了一些变化,

他们的眼中已经沒有了恐惧,更多的是自信和自豪,紧攥着拳头他们能感觉到自己所拥有的力量,仅仅一夜摇旗呐喊,肖乐天就已经在他们的心中撬开了一条缝,撒上了一把种子,至于什么时候能发芽,那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守营的士兵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嘛玩意,给我们送吃的,还是肖先生送來的,你别是玩我们吧,”

呸,老村长一口痰差点吐他脸上“妈的,肉蛋菜,大米白面都给你们运來了,你们还想怎么样,等着肖先生亲自给你们送手里呢,你也配……姥姥,”

村民们不等士兵动手,亲自冲过去,几个人一抬就把军营大门给搬开了,小伙子们嘴里还骂骂咧咧呢,

“肖先生真是活菩萨再世,大战过去了,人家洋行自己的护卫才喝碗豆腐脑,吃根油条就算一顿饭了,结果给你们这帮不要脸的偷袭者,反而送肉送菜的,你们上辈子算是烧高香……赶紧支起锅灶來,烧水炖肉啊……”

在绿营兵诧异的目光里,一口口大锅灶被支了起來,营地里现成的大斧子咣咣的剁梆硬的冻猪肉,大木头板子上,豆腐白菜切的跟小山一样,

半天的功夫,整个营地就已经飘满了炖肉和大米饭的香气,馋的这些大头兵们一个个直流口水,

清朝的绿营兵、八旗兵都属于朝廷的经制兵,属于最原始的兵制,二百多年下來,这种老朽兵制养出來的士兵是个什么素质就不用说了,别说对付洋人、太平军了,就算是剿匪他们都费劲,

这就是当兵吃粮的典型,只要有活路,谁给的待遇最高,他们就跟谁干,当然前提是不能造反,几千年皇权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现在肖乐天拿出了劳军的诚意,这群大头兵早就把那几名将军的恩义忘后脑勺了,赶紧过來帮忙劈柴、挑水,

当时针指向正午之时,营地外面零零散散出现了回营的溃兵,刚开始一个个还小心翼翼呢,可是等到他们看见留守人员已经捧着海碗开始吃开了,这下他们彻底明白了肖乐天的承诺还真不是开玩笑,

“要死也要当个饱死鬼,大人物们打生打死的,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回营吃饭去……”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溃兵们冲回老营,端起饭碗就开始扒拉,从昨天傍晚一直到现在,已经有十八个小时水米未进了,就算下一秒就上断头台,现在也得吃饱了,

从中午开始,溃兵回营的人数越來越多,等到傍晚时分已经有九成的士兵回到了大营,紧接着塘沽地面文官之首,同知周明奎突然出现了,

士兵们一下子就炸开锅了,一些老兵甚至激动的流下來眼泪“文官來了好啊,咱们有救了,这不是骗人,还真不是骗人……”在中国传统的观念里,文官就是牧守,武官就是钢刀,现在绿营兵们犯了这么大的罪过,率先出面的居然是文官,这说明大人物们沒有赶尽杀绝的意图,

“绿营的兄弟们……你们好冤枉啊……你们全让孙三虎那个骗子给欺瞒了,他在大牢已经全招供了,他就是想借你们的手搞乱塘沽城,然后他手下的江洋大盗就能趁乱洗劫各家商号了……”

“可怜三位将军死的好冤枉啊,还好,咱们塘沽有乐天洋行帮忙镇住了局势,作为洋行护卫和洋人的武装水手们,再加上其他商号的伙计,共同合力终于挫败了这场阴谋,塘沽转危为安了……”

绿营兵们一个个听的面面相觑,心里都翻江倒海了起來“这是怎么回事,昨晚杀的那么凶的光头兵,怎么就是护卫呢,天底下哪有这么厉害的洋行护卫,这战斗力都快赶上英法联军了……”

“噤声,噤声,你丫的不要命了,大人让你说什么就说什么,这年月先把自己小命保住吧……”

周明奎稍稍安抚了一下士兵的情绪,转头就钻进了大帐里面,而且把剩余的所有军官都给召集了起來,

这些大战后幸存的,游击、都司、守备、千总、把总们心里惴惴不安的走进大帐,开始聆听周明奎的训令,

“好好好,你们可真是精锐啊,一千五百人居然连两百洋行护卫都打不过,而且大乱之下还把洋人给引上了岸你们就是这么给皇上守国门的,”

诸位军官谁都沒想到一进门就听到了周明奎如此杀气腾腾的话语,所有人都愣住了,“周大人您这是何意,我们怎么听不懂,”

周明奎冷笑着说道“乐天洋行的护卫为什么沒有对溃兵赶尽杀绝,为什么肖乐天还给你们送米面劳军,呵呵,那是送给你们的断头饭啊……”

“你们都是当兵的,先不论孙三虎是真货还是假货,反正军人上战场就是要打胜仗的,一千五百多人连二百都打不赢,你们说朝廷会要你们吗,”

“现在洋人已经向我抗议了,说大清国无力保障他们的安全,他们的武装水手已经上岸集结,洋人居住区都堆起沙袋了,你们这群白痴居然还能吃得下饭,你们脑子里都是豆腐渣吗,”

这些军官现在脸色已经惨白了,他们这下算是听明白了,肖乐天不杀他们原來是等朝廷下手呢,周明奎说的对啊,要是看门狗已经沒法看门了,那么下场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了吃肉,

“求周大人救救我等……”一众军官跪倒一片,他们已经彻底绝望了,

这时候周明奎赶紧站起身來,亲手把他们扶起來,和声细语的安慰他们“还有救,事情还有救的,你们只要好好配合,保住命还是沒问題的,不仅如此,你们还能跟乐天洋行缓和一下关系,要知道现在塘沽商圈首富可就是肖乐天啊……”

“时间紧迫,有些话我就不细说了,现在你们最主要的任务有两个,一个是稳住军心,所有人稳住手下,绝对不能乱说话,以后我们会告诉你们应该说什么,而另一个就是丁将军的下落了……”

“战场我们打扫过三遍,三名将军里面就逃脱了丁将军一个,这要是让他把实际情况送到京城去,就算我想保护你们恐怕也很难了,诸君可不要自误啊,”

人性总是自私的,在生命受到威胁的那一刻,甭管什么狗屁的大道理他们都是不会听的,周明奎的威胁并不是胡说八道,在满清的眼里,塘沽出现这么大的乱子,而且丢脸都丢到洋人哪里去了,高层一定会暴怒的,

到那时候,他们要杀的绝对不会是肖乐天一个人,那些剿匪不力的蠢货们,一定会陪葬的,一千五对两百都能打败了,朝廷难道还养你吃白饭吗,杀杀杀,满清杀这种废物绝对不会手软,不敢说所有士兵都杀光,反正大帐里面这些中层军官们一个都好不了,

“妈的,为了活命我们也顾不得了,丁将军啊,别怪我们了……周大人,丁将军想要逃离这里,只有走水路一个办法,而且他也不会入天津卫,他应该直接去京城了,我们只知道这么一点线索……”

“好好好,有一点线索就算你们的大功一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