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 战后总结会/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性贪婪而且易变,敌友之间并沒有什么绝对的鸿沟去分割,在昨夜之前绿营是咱们的敌人,但是现在塘沽大势已经发生了变化,那么绿营里面的这些军官,难道就不能成为我们的助力吗,这个问題您们回去要好好的思考一下……”

这是肖乐天在战后总结会议上的发言,而这种总结会议已经是新军日常中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了,

普通的士兵以班级为单位,每天甚至每次行动之后都要开这种碰头会,每个人都要发言,针对训练和行动中的每一点不足都要详细的记录并进行讨论,

小到军靴合不合脚,大到昨夜战场上军官指挥上犯了什么样的错误,所有人都可以畅所欲言,肖乐天曾经亲口和所有人士兵说过,军官阻塞言路是重罪,新军绝对不搞传统军队那种一言堂,

当然了,肖乐天这么干也是有底气的,因为他所带的新军识字率是当时世界最高的,他完全是拿新军当未來的军官储备团來建设,正是拥有高素质的士兵,才能出现两百狂胜一千五的奇迹,

普通士兵要开会,肖乐天和高层军官们也要开会,批评和自我批评是必须的,任何人都不能例外,

“这场战役的闪光点,我在这里就不说了,现在我主要批评一个人,就是他的刚愎自用和盲目自信差一点毁灭了咱们必胜的一战,这个人就是肖乐天……”

王怀远真是不客气啊,战后总结会上肖乐天的发言刚刚结束,他的火炮就已经开火了,

“战前我们曾经做过很多次推演,基本上每一次推演都发现了计划中的最大破绽和短板,就是同知衙门的那些衙役们,这些沒有经过军事训练的普通百姓,怎么可能起到保护大人的作用,如果你有什么不测,那么新军就算胜利了也是惨败……”

“你不用看着我傻笑,这件事你要负全部责任,大人您要牢记,现在你还沒儿子呢,您的继承人还沒出世呢,活着就是你最重要的任务,一项事业如果沒有旗帜是不可能成功的……”

肖乐天老脸微红,心说王怀远这说的哪跟哪啊,怎么好好开会扯到自己有沒有儿子上面了,可是看看周围人一脸严肃的样子,他知道这不是开玩笑,

“怀远啊,咱们这是战后总结会,我生儿子的事情还是先不要说了……呵呵,呵呵呵,”

“大人不要傻笑了,总结会上畅所欲言的规矩是您订的,难道要反悔吗,我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我们之前讨论过无数次的,都是深思熟虑过的……”

肖乐天一听就有点傻眼,怎么我内宅的事情你们都密会过了,管的也太宽了吧,可是后面王怀远的话让肖乐天笑不起來了,

“大人,经过我们塘沽军官团的集体商议,我们有一项共同的提议……请大人立虎妞所生的后代为继承人,请大人剥夺富慧子嗣的事业继承权,当然了,我们说的不是钱,大人的子嗣肯定都是富贵命,我们说的是军权……”

肖乐天都听楞了,这这这……这也太奇葩了吧,怎么就想到这了,这背后有问題啊,肖乐天突然发现,他亲手打造的这个团体,已经开始慢慢进化了,他已经有了自我选择的需求,他开始反向影响他这位创始人了,

是的,全世界所有的势力,一旦成型,一旦开始扩张,都会出现一种奇特的自我意识,比如说湘军在历史上,就曾经出现过独立甚至造反的思想苗头,而淮军组成的北洋更是推翻了满清,甚至组成了一个异常庞大的北洋军阀体系,

不仅仅是中国,在全世界都是如此,日本的军国主义以武士道和天皇为根基,最后发展成一个完全不由文官体系所控制的独立势力,这股势力自己的想法和意志就可以凌驾在整个日本国民之上,

这种例子实在是太多了,原本肖乐天觉得自己要再过几年才遇到这个问題,可是沒想到才一年多的时间,自己养大的孩子就已经开始独立思考了,

“你们……你们这是要逼我,我连大婚都沒举行呢,现在还属于光棍之身,你们说的也太早了吧,”

“不,一点都不早,未來的隐患最好在苗头时候就有准备,我们今天也不是逼您,而是这次突如其來的冲突,让我们看见了虎妞姑娘的不俗之处,勇敢、坚毅、果断,甚至面对死亡都能稳住阵脚,”

“大人沒有注意到吗,经过这一夜的战斗,虎妞姑娘已经一统内宅所有人心,那些姑娘们还有不服气的吗,不仅如此,弟兄们也服气虎妞,大家都觉得只有这样的女人才配得上大人的事业……至于富慧,那不过就是一场政治联姻罢了……”

整场会议最终以肖乐天的‘失败’而宣告结束,在会议上肖乐天对自己进行了自我批评,尤其是对自己孤身犯险,做出了诚恳的道歉,

另外,肖乐天也答应大家会仔细考虑继承人的问題,虽然沒有明确的点头,但这已经是肖乐天所作出的巨大让步了,

会议散了,肖乐天坐在洋行二楼的书房里一言不发,肖乐天当然希望自己的手下都是有思想,有头脑的精英,他们不应该是盲听盲信的奴才,可是当自己一手带大的势力开始反驳自己之后,肖乐天心中也有点小小的不开心,

这就好像父亲看见自己已经有点叛逆的儿子一样,心情复杂无比,喜悦于他的成熟,而生气于他的叛逆,但是不管怎么样,肖乐天的势力真的是在成长,而且是很健康的成长,

“龙爷啊,你他们怎么就提起这件不着边的事情了呢,咱们现在可弱小的很啊,说这个不是太早了吗,”

随着肖乐天的问话,从窗户外面轻飘飘的飞进一个人影,正是警戒的龙爷,

“先生善于琢磨人心,这个问題不用问我,您心里不是早就有答案了吗,如果真的要我说,那就是您的事业实在是太顺了,从头到尾就沒有任何一次失败,胜利越多人心想的也就越多啊……”

肖乐天看了看龙爷突然一笑“刚刚的会议让你参加,你不來非要去房顶上指挥警戒,不过我想你已经全都听到了,我现在问问你,你有什么理想吗,等将來咱们势力大的不行的时候,你想做点什么,”

肖乐天的问題让龙爷非常吃惊“嗯,大人这是什么意思,提前许愿吗,我的理想您不是已经知道了吗,您也答应给我高薪,给我土地了,还给我侄子一个未來,人活着不就功名利禄、富贵荣华吗,”

肖乐天哈哈一笑“不是的,我说的不是这些,你们追随我只要忠诚努力,未來都会有个富贵前程的,但是你们心中应该有另一个理想啊,就是跟金钱和权力联系的不太深的愿望,那是纯粹你心中精神世界里想干的事情,就算赔钱你也愿意干……”

“想想,再想想,干点什么青史留名的事情也好啊,”

龙爷面色古怪了起來,好半天才扭捏的说道“要说理想吧,还真有一个,这一年多來跟着先生大开眼界,看见了您所说的科技和工业的力量,我也知道血肉之躯以后是难以抵挡这股力量了……”

“但是,我只想让咱们中国的武林能够传下去,就算全天下都换了洋枪了,还依然有人学武练武,让祖宗留下的玩意,能够代代相传……”

啪的一声响,那是肖乐天拍了桌子了“好,非常好,这才是做人应该有的理想呢,金钱和权力咱们要,但是也要有一个青史留名的事业,你这个理想我來帮你完成,”

“等有那么一天了,咱们的势力大到满清都不敢得罪了,我就建一座‘国术馆’让你当第一任馆长,国术馆里就汇集天下武林英豪,咱们让祖宗传下來的玩意代代流传……”

“龙爷啊,你这想法太好了,南方闹了十多年的长毛,多少武林世家被灭,多少绝学失传了,这都是宝贝啊,如果咱们不干点什么,以后再來几次大战争,到时候凋敝的会越來越多的,有国术馆保护起來,这些绝学就不会丢,早晚有大放异彩的时候……”

龙爷的眼眶顿时湿润了,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心里敞亮无比,好像有一缕阳光照射了进來,先生这是让我青史留名啊,当国术馆建成的那一天,我项少龙就是天下第一武林大豪了,我的名字也能留在史书上了,

“大人恩义在下记住了,我去值夜,先生早点休息……”说完翻身跳出窗外轻悄悄的就飞上了房顶,

谁也不知道,堂堂北地大豪龙爷,那一刻已经热泪盈眶了,

大战之后的各项工作繁复无比,打扫战场、安定民心、给破家的百姓建造住房,这些都是免不了的工作,但是更为重要的就是如何善后政局了,情报战已经变成了最重要的战场,肖乐天和满清的第一次直面交火,终于开始了,

天下沒有不透风的墙,满清两百年的统治里,还是拉拢了不少人心的,尤其是那些地主阶级,他们可很难被肖乐天收买,这些人不敢当面跟肖乐天对抗,但是暗中通风报信是沒有问題的,

两天的时间,天津卫已经得到了情报,第四天的时候,密报已经进入了紫禁城,当满清高层看见这份轰塌了天的情报后,整个养心殿的房顶都快掀掉了,

“狼子野心啊,这真是狼子野心,居然私蓄军队,居然明着就跟绿营兵战斗啊,这眼里还有王法吗,叛逆,简直就是叛逆……”

恭亲王奕?现在算是彻底失态了,他象一只猛虎一样在房间里转來转去,而小皇帝同治也急眼了,

“怎么搞得,天津八旗都统是谁,是不是梅勒,他是白吃饭的吗,为什么不派兵镇压,都过了四天了,他怎么不派兵……”

就在小皇帝愤怒的时候,外面又跑进來一名小太监,手里托着的正是梅勒的密报“万岁爷,都统梅勒送來密报,请预览……”

话沒说完奕?一把就抢了过來,当他一目十行的看完之后,顿时傻眼了“怎么,怎么会这样,怎么局势乱成这个样子了……流年不顺啊,流年太不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