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紫禁城里的愤怒/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满清的经制之军.其实主要说的就是八旗和绿营.这是清朝入关之时就已经拥有的两种军制.在漫长的岁月里.八旗和绿营为清朝开疆扩土奉献了自己的力量.也立下了赫赫战功.康雍乾三朝.清朝的历次对外战争.军队的主体都是八旗和绿营.

但是辉煌总是短暂的.衰落则是必然的.从嘉道年间之后.八旗和绿营就已经渐渐的衰落了.尤其是第一次鸦片战争之后.这两只军队迅速的崩坏.到最后连天平天国这样的农民起义都镇压不下去了.可见其窝囊程度.

绿营现在是什么样.朝廷都已经不敢看了.生怕一气之下來个脑淤血什么的.但是八旗就一定争气吗.答案也是否定的.八旗军的军魂早在僧格林沁带队和英法联军的那一战中彻底消耗殆尽.现在的八旗比绿营好一点点有限.

就拿天津卫的八旗都统梅勒來说.两次塘沽暴动按说他都应该动手镇压的.毕竟天津卫距离塘沽也就几十里地.骑兵快马一个多时辰也就到了.可是两次塘沽暴乱梅勒的八旗军都是一群酱油党.什么作用也沒有起.

夏天那场暴动.九帅只派了一名传令兵.就吓的上千的骑兵停在官道上.不敢进也不敢退.最后还是灰溜溜的回到了天津卫.那场暴动最后还是以政治谈判來解决的.

而这回更丢人.当梅勒的骑兵团得到地方士绅的情报后.本以为能从肖乐天身上讨到便宜.顺便报夏天的仇.可是万万沒有想到迎接他们的居然是包含洋人在内的卫队.

几乎每一条必经之路上.都有商人护卫们设立的关卡.而且每一处关卡都有一定比例的持枪洋人卫队.那都是海商们的武装水手.他们是自发组织起來保护自身利益的.

别看梅勒在天津卫横行霸道谁都不敢惹.但是只要看见洋人.立刻就变成哈巴狗.别说动手.就连正常的抗议都不敢.

“废物啊.纯粹的废物.塘沽是大清的地界.又沒有割让给洋人.他怕什么.按照万国公法.咱们大清的兵还不能管大清的叛乱吗.这个梅勒真是个废物.该杀……”

同治小皇帝看完秘折拍案而起.一番话说得两位额娘都愣住了“皇儿居然有这样的见识.你还懂万国公法吗.这是谁教你的.”慈禧和慈安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同治不耐烦的说道“这还用教吗.《西行漫记》里面都写着呢.二毛有时候跟我一起玩.他也跟我说过不老少……”

慈禧一听鼻子都气歪了.刚看儿子有点出息的喜悦一扫而光.“够了.陛下太失态了.这件事整个就是因为肖乐天而起.要不是他私自豢养军队.也不可能有如此大的冲突.你还跟他学.”

这时候慈安却乐了“妹妹啊.我倒是有点不同的意见.咱们现在看到的情报一共两个來源.一个是从地方士绅嘴里流传出來的.而另一方面则是从梅勒哪里得到的.我刚刚看了一眼.别的真假我们先不管.首先肖乐天这个军队的人数是沒有质疑的……”

“二百人啊.只有二百人……我就纳闷了.肖乐天吃了迷魂药了.就算这全都是他的军队.可是也就二百人啊.他为什么要挑起这场冲突呢.他可是响当当的西学宗师啊.难道不智到这种地步.”

慈安的话如一阵寒风一样吹过殿内.甚至把热气腾腾的地龙温度都给压过去了.人们心中咀嚼着、思考着.在座的都是大清国顶尖的政治人物.判断形势本來就是强项.

“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肖乐天攻击绿营还有道理了.私蓄军队难道还立功了.”慈禧阴阳怪气的说道.

慈安瞟了她一眼.眼神中都是不屑一顾“妹妹何出此言.我什么时候说过他肖乐天做的对了.我只是提醒你.这件事太奇怪了.肖乐天既然敢明目张胆的和咱们对抗.他手里就一定还有后招.对于这个危险的男人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我们现在第一猜不到肖乐天后面应对的计策.二不知道肖乐天手中真实的底蕴.第三我们还不明白洋人现在心里想什么.两眼一抹黑你们觉得应该怎么应对.小心做的越多.错的越多……”

这就是慈安.历史上有名的东太后.史书上对这个女人的评价非常的高.大智若愚说的就是这个女人.在野史上.山东巡抚丁宝桢诛杀安德海.靠的就是慈安的秘旨.不仅如此在太平天国闹的最凶之时.诛杀两江总督何桂清.诛杀骄贪的胜保都是她亲自拍板的.

慈禧在近代名气是很大.不过她的名气更多的是卖国的臭名声.真正讲到治国安邦.她的水平和慈安相比还差很多呢.

慈禧和奕?都不说话了.就连同治小皇帝也平静了下來.关键时刻还是慈安掌住了局势沒有让事态进一步的恶化.只见这个女人轻轻的用珐琅彩的指甲套敲了敲茶几.不一会的功夫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太监从外面走了出來.

很奇怪的是老太监根本就沒有行礼的意思.只是微微欠了欠身就算行礼了.而大殿内的贵人们却沒有一个感觉他失礼.

“你是紫禁城里的老祖宗了.而且我们之间也讲不着主奴那一套.今天这件事您也应该知道了.我想让您亲自出马.换其他人我真的是不放心啊……”

花白头发的老太监点了点头“是杀人.还是刺探情报.”

“刺探情报.千万别随意动手.这肖乐天不光跟洋人关系密切.现在还跟琉球有说不清的关系.千万不可以轻举妄动啊.”

老祖宗稍微弯了一下腰.扭头离开了养心殿.这位神秘的老太监.就是孙三虎的师傅.也是京城红教护法的总头目.

在清朝建立的这二百多年里.反清的汉人势力一直是他们的心腹大敌.为了对付那些神出鬼沒的汉族江湖人士.满清大量吸纳藏、蒙、回等少数民族的异能人士作为身边可用的死士.

这其中西藏红教护法是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当然了.经过这么多年的变迁.现在老祖宗和孙三虎这些人.跟藏传佛教早就沒有什么联系了.他们纯粹就是一支满清的暗势力.纯粹就是一群杀手死士.

尤其这名老祖宗.辈分高的出奇了.甚至连他的真实年龄人们也搞不清楚.他这一辈子培养了无数孙三虎这样的徒子徒孙.为满清的江山永固奉献自己的力量.

现在老祖宗亲自出手了.养心殿里的诸位总算放心了.肖乐天到底有多少秘密.绝对瞒不过老祖宗的眼睛.

当日上三竿.皇宫里的各位贵人要用午膳之时.小会议总算是散了.恭亲王奕?一出殿门就看见廊下跪着一溜太监.手里捧着食盒正是皇上今天的午膳.领头的正是最近大红的同治贴身太监二毛.

“哼……二毛啊.回去给你那干爹传个话.朝廷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史书上恃才自傲的奴才沒有一个有好下场……”说完恭亲王扬长而去.

紧接着慈禧也走出來了.当她一看见肖乐天和富慧的干儿子二毛.心里的火就不打一处來.她真想用自己常常的指甲套撕碎这个小太监的脸.把心中的愤恨全发泄出來.

可是想想刚刚东太后慈安的嘱托.这个阴毒的女人总算忍住了“二毛啊.下午出宫一趟.把富慧给我请进來.我这个当姐姐的怎么也得好好照顾照顾她啊.”

这时候二毛脑袋碰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生怕有半分应对失当就惹出祸患來.他今早也得到这个惊人的消息了.二毛甚至都做好了马上就被砍头的心理准备.万万沒有想到他所得到的居然只是干打雷不下雨的几句呵斥.

不一会慈安太后也走出來了.他看了看二毛好半天都沒有说活.临走时候來了一句“你去问问你干妈.她还想不想跟肖乐天过日子了.要是还想过.就好好劝劝他的男人.功名利禄大清又不是给不起.大路不走非要走险路.难道有瘾吗.”

等到三位贵人都走远了.好半天二毛才从地上爬了起來.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浑身早已经被汗给浸透了.冷风一吹透心的凉啊.

当天下午.富慧被传唤进宫.连慈禧的面都沒见到.东暖阁外面被罚跪了.透过雪亮的西洋玻璃窗户.富慧能看见表姐的身影在屋子里來回乱转.早就沒有了往常的雍容华贵.

“让她跪着去……丢人.咱们满洲姑奶奶什么时候这么无能过.连个男人都看不住.难怪她连死三个男人.呸.废物……”

“我还上赶着给她撑腰呢.结果换來的是什么.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可惜我这一腔的心血了……”

“你去.小安子你出去告诉她.今年年底让她把男人给我带回京城來.过年前我要是看不见他.就按谋反定罪.凌迟了他都是轻的……让她滚.我不想听她说话.”

慈禧大骂了一个时辰.最后从屋子里走出一脸古怪的安德海.站在富慧的面前懒洋洋的说道“行了.主子的话您也听见了.赶紧去照办吧.甭管是骑马还是坐轿.赶紧麻溜的去塘沽.把人带回來.到时候心情好了.或许事情还有转机……”

说到这里.安德海蹲下身去.用食指轻轻一挑富慧的下巴.轻佻的一笑“慧姐啊.瞧瞧您这小俊脸.给肖乐天可真是可惜了.真是我见犹怜啊……”说完居然还用食指和拇指轻轻的捏了捏富慧的脸蛋.

当时富慧的感觉就好像让眼镜蛇给舔过了一样.四九城里一个很恶心的传言不禁涌上心头.这个安德海沒准……富慧赶紧摇头.陪着笑说道“公公多多美言几句.晚上自会有一份心意送上府的.我今夜就去塘沽.我这就去……”

当富慧回到鲜花胡同的老宅后.一进内宅就看见书房的窗户大开着.兄弟庆三爷正自己灌自己酒呢.

冷风吹散了三爷的辫子.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掉.一看见亲姐回來了三爷彻底崩溃了.

“姐.您告诉我.肖兄弟不是叛逆.他不是叛逆.他真的不是叛逆啊……他是大清的忠臣.他是想让大清过的更好.他是想让大清不再受洋人欺负啊……呜呜呜.刚刚恭亲王把我叫去了.一顿大骂……”

“我心里堵得慌啊.我心里难受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