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 乙丑年恩科之乱/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师正的大儿子王勉,这次成为了京师举子暴动的领袖级人物,老爹和小姨娘两条性命把他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自古学子就是冲动的典型,这些读过圣贤书自认为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的愤青们,聚集在王宅门口,以吊唁的名义开始串联,在有心人的鼓动下,他们心中的不甘越积越多,最后甚至达到了爆发的边缘,

“王老翰林不能白死,刽子手就是肖乐天,是他用卑鄙的栽赃法陷害老翰林,才会有这场恶疾的……”

“沒有错,我可以作证,肖乐天在百花楼说不过老翰林,结果就用下三滥的手段报复,那个女人叫春十三娘,是京城有名的女混混……”

“诸位,那肖乐天才來大清一年多,你们看看现在已经出了多少大事了,朝廷受他的蛊惑弄什么狗屁的特区,一本神怪话本蛊惑人心,现在居然连老翰林都被摧折而死……”

“沒错,他还擅自在琉球**藩国,塘沽城攻击朝廷的军队,纯属大逆不道……我们怎能罢休,王公子啊,老翰林死的太冤了……”

人群一片哽咽之声,王勉站在中央拱手转圈作揖,双眼红肿“诸位好友,谢谢,谢谢……咱们还是要听朝廷的,不能生事啊……”

自古以來总有那些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一听王勉说话见怂一个个气的义愤填膺“王公子怎么如此窝囊,那可是您的亲爹啊,有仇怎么不报……”

混乱中有人高喊道“王公子你可知道,朝廷到现在一直都不处置肖乐天这个妖孽,那是皇上和太后受人蛊惑,有人要拿咱们显学开刀了,如果我们今天不争以后西学做大了,咱们再想争可就沒机会了……”

“什么,西学要兴,这是真的……”人群顿时一片哗然,而那位蛊惑者沉痛的说道“我怎么可能骗你们,现在大清各地都有一些叛逆以读书为名,凑在一起私下研究《西行漫记》这本书,凡是看过此妖书之人,向显学之心都变弱了……”

“甚至有哪些走火入魔的,居然叫嚣着要加入西学的门墙,居然想当肖乐天门下走狗,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长此以往国将不国啊,”

就在这时候,人群中突然飘出一道幽幽的叹息声“国将不国我倒是不知道,反正长此以往我们这些圣人门徒的好日子算是沒了,今年能加一场恩科,可是以后呢,等咱们的儿孙大了,还有沒有科举都难说了……”

这句话可算是戳中众人的肺管子了,门前长街上现在已经聚拢了小一百号各地举子,一听这话所有人天灵盖都气崩飞了,

“我知道肖乐天的家在什么地方,他长期住在大柳树胡同范宅里面,咱们去找他算账去……管他在不在京城,我们今天必须要让天下听见我们读书人的声音,如果今天我们自己不來救自己,以后还能指望谁,”

上百号举子顶着心头之火,浩浩荡荡杀向大柳树胡同,打头的正是披麻戴孝的王勉王大公子,

“冤枉啊,冤枉,严惩肖乐天,还我父一个公道……”大公子头前带路,身后追随过來的举子越來越多了,

“严惩肖乐天,朝廷给我们天下读书人一个公道……”人群扯着脖子吼叫,刹那间惊动了整个北京城,

满人闲汉,汉人百姓全涌到了大街上,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些读书人,这些大清的举子们,人群议论纷纷,不一会的功夫事件的前因后果就全扩散开了,这是八旗子弟第一次消息不如汉人灵通,这可让那些八旗的大爷们很是沒面子,

“说什么呢,肖乐天在塘沽动手袭击绿营,还杀了一千多绿营兵,您掐掐我的脸,我不是做梦吧……”

“王师正死了,翰林院年龄最大的王老翰林被痰给憋死了,这是应该报仇喊冤去,这孝子做的对……你再说一遍,还有个小妾上吊自尽殉葬了,丫的这比戏文上还精彩啊……”

“呸,怎么搞得,爷我宫中耳目数不清,今天咱们比这群外地举子都不如了,天大的消息爷我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真丢人啊……妈的,同去同去,咱们也跟着吼两声去,”

四九城里吃饱了撑的沒事干的人太多了,尤其八旗的那些大爷们,更是闲的蛋疼,一见有如此大乱,全都兴奋起來了,摩拳擦掌走进人流里面一起嚷嚷了起來,

就如同滚雪球一样,人流越來越大,吼声越來越猛,等到顺天府的差役赶到之后,愤怒的人群已经增加到了六七百人,这已经是能够挤满整条街的人潮了,

“我的天啊,这是要起反了不是,快通知九门提督去,派兵來……”十几名捕快差役根本就不敢拦这些贵人,吓的赶紧往路两边闪,

古代的读书人都是天之骄子,别人怕这些衙门公人,他们可不怕甚至有人一把抓住领头捕快的衣服大喊道“同去同去,去找肖乐天,去还大清一个朗朗的天,”

捕快脸都吓白了“这位大爷……您可别害我,你们都有举人的身份护着,我们算什么啊,要是掺和了,回头还不得让朝廷扒皮啊……”

“再……再说了,那肖乐天也沒在京城啊,他不是在塘沽呢吗,”

“呔,你懂什么……就算他肖乐天不在,我们也要向天下展示出我们的声音,我们要让朝廷诛除异端,那是显学的大敌你懂不懂,”

“我懂,我懂,您说的我都懂……”捕头心里这个气啊,老子我又不是读书人,我懂个屁,什么显学西学的,碍着我吃饭了吗,可是他根本就不敢反驳,因为这些往日里斯斯文文的读书人,今天一个个愤怒的跟老虎一样,

十几名差役也被裹挟了进去,而这时候人群已经聚集到了八百多人,而大柳树胡同已经近在眼前了,

现在的大柳树胡同范宅,这座小巧精致的四合院已经成了风暴中的漩涡,管家带着家丁们,用粗大的原木顶住大门,一根不够就两根,最后足塞上去了六根这才让人们有了点安全感,

所有人缩在门房里面,手里抓着棍棒,听着外面山呼海啸一样的骂声,一个个吓的面如死灰,

“肖乐天滚出來,给天下的举子们一个交代……你这个刽子手,杀人犯……还王老翰林的命來,还绿营兵的命來……你就是西学邪魔,早晚王法斩杀了你……”

“滚出來……滚出來……滚出來……”门外全是正义的声音,所有人都已经亢奋的双眼赤红了,

拳头、砖瓦、大石块……各种乱七八糟的杂物砸到黑漆大门上咣咣的响,吓得里面的家丁连大气都不敢出,

“外面的举人老爷们,你们搞错了……肖先生沒在家啊,我们就是一群下人,您们可别为难我们啊……”管家刚一张嘴,只听咣当一声巨响外面不知道什么东西砸过來了,

“你有沒有助纣为虐,回答我……你有沒有助纣为虐,肖乐天是不是在你这宅子里藏了秘密文件了,开门交出來……”

正说着呢,突然外面啪的响起了一声脆响,紧接着就是王勉王大公子的吼声“跟他们费话什么,那都是肖乐天用银子喂饱的下人,拖出來打死……”紧接着就听轰的一声,门缝里从外面往里就灌火苗,

王勉突然觉得自己这一生最辉煌的就是今天了,这种领导千万人打砸抢的感觉真的是太爽了,一坛子烈酒砸在木门上,心里数不出的爽快,当火折子点燃烈酒之后,越看那火苗他就越兴奋,

“烧烧烧,烧死邪魔的老巢,为了显学的天下,我就算粉身碎骨又能怎样,我就算千刀万剐也毫不畏惧……我辈读书人,就应该有为显学献身的勇气,诸君啊,我先死在前面了,愿我的血能惊醒更多的人,大家不能再上西学的当了……”

这下人群里的气氛更狂热了,全国各地的举子们不知道从哪來搜罗來的酒坛子,油瓶子,甚至还有乱七八糟引火之物,噼里啪啦的往火堆上扔,

“王公子果然好气魄,不愧是忠义之家的大公子,前路不孤独,我们跟您一起走……”

人群中翁同龢所安排的那些手下们,一个个都看呆了,他们沒想到往日酒色之徒的王勉居然也有优点,这小子闹事果然一绝啊,好样的,回头一定跟老爷好好汇报一下,这种人要重用啊,

要是肖乐天看见眼前的场面,他绝对会跳上去紧握王勉的手感动的说道“前辈啊,您是我前辈,您什么时候穿越过來的,当初是红 卫兵啊还是红 小兵呢,您这就是妥妥的革命种子选手啊,”

火越烧越旺,而这时候从胡同的另一端传來马蹄乱响的声音,紧接着几名骑士带着数百名士兵出现在了胡同的对面,

“呔……你们都是读书人,怎么能如此作乱,还不速速退去,不怕王法吗,”來人正是九门提督手下的一名把总,满人木格,正是在易县庆三爷用弓箭吓退的那名满人神射手,不知道怎么混的,他居然调回京城了,

要说往日这些汉人举子对八旗军队多少还有点敬畏,但是在群体事件中,人们的群胆已经生成,这时候看这群士兵就感觉是一群绵羊一样,

王勉第一个跳出來,指着木格的鼻子就骂“正因为我们是读书人,所以我们就要有读书人的骨气,西学邪魔入侵我大清,你们这些当兵的不顶用,我们不顶上谁顶上……这已经被撞塌了的天,靠的就是我辈读书人的性命來补上……”

“男儿至死心如铁,试看只手补天裂……我辈读书人啊,拿出我们的骨气來,救救这大清的天吧……”

至此,长街上哀嚎一片,所有人读书人面向皇城跪倒一地,所有人口中高喊着“皇上啊皇上……不能信邪魔的蛊惑啊,大清的天不能变啊,救救这大清的天吧……”

1865年,清同治五年,乙丑年恩科之乱,从今夜正式开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