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 皇城逼宫/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紫禁城,太和殿前的广场上,同治小皇帝正骑在一名成年太监的背上,兴奋的玩打马闯关的游戏,在他的对面小太监二毛正是他的对手,也骑着一名成年太监挥舞着木刀跟皇上杀的不亦乐乎,

同治今年九岁,正是淘气的年龄,最爱的就是骑马打仗了,可是由于同治自幼身体瘦弱,根本就不是学武的料子,所以两位额娘是绝对禁止他骑马练武的,万般无奈下,小皇帝只能玩这种骑马打仗的游戏过瘾了,

小皇帝和二毛在两群人的簇拥下,正杀的难解难分呢突然同治帝耳朵一动好像听见了什么响声,

“二毛……你听听,南边怎么乱起來了,好像有什么声音传了过來……”

二毛歪着头一听果然有点不一样,夜风中还真有一阵阵的喊叫声,同治帝赶紧拨转马头催动胯下太监向着南方冲了过去,

“架……架……快点跑啊,”小皇帝一行人冲出太和门,直奔午门而去,午门再南面可就是端门、天安门了,在天安门之上就可以俯瞰京城南城的全貌,

“皇上不能啊,大半夜的可不敢出城,太后会扒我们的皮的……”周道英等大太监一个个疯了一样的追过去,可是同治帝根本就不理这个茬,而守城的御林军也不敢阻拦,居然眼睁睁的看着皇帝冲出了午门,直奔天安门而去,

到了天安门这里,就算同治是皇帝,御林军们也不敢开门了,他们跪在地上任由小皇帝踢打,小木刀砍在他们脑袋上他们都不敢开门,

“陛下息怒啊,求陛下息怒,这宫门已经上锁了,按规矩可不能开的,我们是要杀头的……”

“死奴才,居然敢拦我,我抄你的家,杀你们全家……”同治气的上去就是两脚,黑乎乎的鞋底子顶在了御林军的脸上,

“呵呵,奴才谢陛下赏踢,但是奴才还是不能开门,求陛下开恩,饶我们一命吧,”

在旁边的二毛一看皇上是真生气了,赶紧出言劝解“你们这群糊涂蛋,开不了城门还不能让皇上登城看看风景吗,一群死人啊,不会伺候……”

说完又笑着对同治帝说道“陛下,您要是硬闯天安门,这些奴才肯定不敢拦着,但是两位太后面子上可不好过啊,您说呢,咱先看看有什么热闹沒有,实在不行咱们就明天出城微服私访去……”

这才是一物降一物呢,同治帝还就听二毛的劝,想了想沒说别的转身腾腾腾沿着阶梯就往城墙上跑,

等到上了城门楼,同治帝听的更清楚了,南边隐隐传來的还真是吵闹声,那时候天安门广场要小很多,而且属于半封闭的区域,在南方还有一座大清门,也就是这座们挡住了小皇帝的视线,

听着南城越演愈烈的喧嚣声,小皇帝气的來回乱转“什么破玩意,一道门又一道门的,早晚全都给你拆了……”就在他骂骂咧咧的时候,突然黑暗中一小队人急匆匆的从外面赶來,远远望去居然是顺天府的差役,

“哎……你们干什么去,南城出什么事情了,”同治扯着脖子吼叫,而长街上奔跑的人居然沒一个敢回答,

二毛比较机灵,赶紧偷偷的说道“陛下,那好像是顺天府紧急入宫的差人,是來送信的,按规矩不能跟外人透露的……”

“原來如此啊,”同治帝眼睛一转又开始吼了“你们这群奴才都给我站住,我是皇帝,你们有什么事就在这说……”

这一嗓子差点沒把这几名差役给吓死,正在犹豫之间,城门楼上的御林军吼叫起來了“好大的胆子,陛下在此,你们居然敢不跪,想死不成……”

这下几名报信的衙役不敢怠慢跪在金水桥外面,手举腰牌大声回应“陛下万岁,我们是顺天府的差役,进宫有十万火急的情报……南城数百名举子已经聚众鼓噪,他们把大柳树胡同肖乐天的宅子都给点着了……他们要诛杀肖乐天,”

当事件的起因经过如实向同治帝汇报后,小皇帝沒有害怕也沒有愤怒,他居然异常的兴奋了起來,

“打起來了,全大清的举子都动手了,哈哈哈,太好看了,快开城门我要去看……你们不开我就从这跳下去……”

一句话吓的城里城外全都跪下了,所有人都苦苦哀求皇帝别胡闹,两名小太监抱着皇上的两条腿,扯着脖子哭啊,同治气的拳头猛砸他们“走开,都走开,让我出去看看,百年不遇的热闹你们居然不让我看,我抄你们的家……”

双方这就算是顶上牛了,小皇帝要出宫去,太监和御林军死活不放人,折腾了小半个时辰依然在僵持,而这时候北面宫殿内一片雪亮的灯笼河流冲了过來,两顶暖轿内正是两宫皇太后,

无数宫女太监簇拥着太后,宫灯的光芒亮如白昼,当两位太后走上城楼之后小皇帝正气的用拳头砸人呢,

“皇儿你这是干什么,太和殿玩的好好的,怎么跑到这里來了,外面就是草民百姓居住的地方了,贱人贱地是非多,万一出点意外怎么办……”慈禧着急的就往前走,

可是不知道小皇帝今天范什么病,居然连亲娘的面子都不给“普天之下莫非王臣,率土之滨莫非王土,这是我的天下,我出去走走难道还有人杀我不成,你们把我困在这个牢笼里又有什么用,”

“放手啊,你们放手啊……不食民间烟火的君王都是沒出息的君王,不敢亲民的帝王都是窝囊废……”

这一句话可不得了,两名太后吓出了一身冷汗“皇儿啊,这是谁跟你说的,这种歪理邪说是谁教你的,”

“还用谁教吗,人家欧洲的国王哪一个是被困在宫殿里的,他们都能走入民间,看看天下的百姓,看看大好河山,为什么我不能,我要出宫,我要去江南,我要去四川,我要去广东……我还要驾船出海,看看朕的藩国都在哪里……”

慈禧当时眼泪就留下來了,就在她想开口驳斥儿子之时,从南面大清门方向突然涌來了一大片人潮,无数盏灯笼和火把组成明亮的火河,向着天安门前快步走去,

“皇上,皇上啊,请听听天下学子们的心声吧,请给全天下举子们一个公道啊……”人群轰的一声跪倒在金水桥外,一个个磕头如捣蒜,

打头的正是王勉,披麻戴孝的他在人群中异常的现眼,他哭天抢地的喊道“皇上啊,太后啊,我是王师正的长子王勉……我的亲爹被肖乐天活活气死了,求朝廷做主啊,”

这下可好,天安门上的同治帝也不闹了,两位太后也傻眼了,谁都沒想到王师正居然死了,而且还一口咬定是肖乐天给气死的,

“皇上啊,太后啊……进京赶考的举子们已经尽数汇聚在此处,求朝廷给我们一个明话,是不是要压制显学扶持西学,求朝廷给我们一个交代,也好让我们绝了科考的心思……我们今天就可以碰死在这里,以表忠心,”

这下事情可闹大了,进京赶考的举子们这才來了不到一半,全天下应试举子何止上千人,别说死一千了,就算是死一百都不行啊,

“诸位举子都是国家未來的栋梁,何故出此言啊,朝廷什么时候要压制显学了,老祖宗的规矩我们何尝要改变,你们千万不要胡思乱想,千万不要相信传言……”慈禧话音刚落,下面的人就追问开了,

“太后圣明啊……既然太后不愿意废除我们显学,那么就请诛杀肖乐天这个逆贼,全国上下封禁西学书籍,咱们大清的民心不能乱啊……”

听着城楼下山呼海啸的吼声,城墙上的人都一阵阵发晕,这就是逼宫吗,这难道就是逼宫,大清这是怎么了,居然连文人都跳起來闹事了,我们还能镇住谁,

“男儿至死心如铁,试看只手补天裂……我辈读书人啊,拿出我们的骨气來,救救这大清的天吧……”

金水河外哀嚎一片,所有人读书人面向城楼跪倒一地,口中高喊着“皇上啊皇上……不能信邪魔的蛊惑啊,大清的天不能变啊,救救这大清的天吧……”

当逼宫的声音响彻云霄之时,恭亲王奕?带着九门提督派來的一千多兵丁终于赶到了,这位大清最有权势的王爷,一看这场景气的鼻子都歪了,

“胡闹啊,胡闹,上书有上书的规矩,怎么是你们能够逼宫的,皇上如何治国还要听你们的吗,都忘了本分了……还去速速回去读书准备科考,小心我革掉你们的功名,”

奕?这句话一出口,可就算是冷水滴入热油锅了,人群一片哗然,

“就是他,鬼子六也是帮凶……工业特区就是他搞起了的,他跟二鬼子是穿一条裤子的……大家别怕他,抓住他问个清楚……”

奕?实在是低估了这群疯狂读书人的胆量,这时候他们已经沒有理智可言了,血都已经冲到天灵盖了,刚刚一通磕头很多人额头都撞出血了,红艳艳的跟小鬼一样,

这群发狂的读书人,一拥而上居然把九门提督的兵丁都给冲散了,无数只手把骑马的奕?拽到了地上,拖着就往人群里面走,

“你给我们一个交代,你为什么要搞工业特区,你为什么要跟二鬼子肖乐天勾结,你是不是要消灭我们显学,你连祖宗家法都不要了吗,我打你丫的……”

这群读书人真的是疯了,一拳就砸在奕?脑门上了,就算他们是耍笔杆子的,但是架不住人多啊,三五拳下去奕?两眼就成熊猫眼了,

“造反了,真是造反了,你们简直不可理喻……來人啊,把他们给我驱散……”奕?心里憋屈的都要哭出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