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 同治帝的威风/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类一旦陷入狂热就会彻底的不可理喻,在群体xingshi件中,人越多人们就越疯狂,老人们管这个就叫人來疯,

热血举子们平日里要是能见着王爷级别的,还不知道怎么拍马好呢,可是今天这群愤青们早就把理智抛到脑后了,冲上去抡开王八拳直往奕?脑袋上揍,

这时候带队的把总木格已经吓懵了,他跳下战马带着士兵玩命的往里面冲“住手,你们疯了吗,胆敢攻击王爷……都给我住手,推开他们……”

士兵们长矛斜指向天空,用白蜡木杆子狠命的推这些举子,其中还有人在喊口号“一二三、推……一二三、推……一二三、推啊,”

人群被推开了一条胡同,士兵们终于把王爷给救了出來,这时候的奕?脑门一个大包,两眼熊猫样,嘴角都破皮了,

“疯子,都是一群疯子,我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都散开……不然全部剥夺你们的考试资格……”

奕?真想把这些人都下了大狱,可是他不敢,因为他所面对的不是一两个举子而是整个大清所有的举子,如果今天朝廷敢动粗,明天他们就有可能投入其他势力的怀抱,尤其是曾家兄弟,他们麾下文武人才可是不少,不能再给他们添人心了,

这时候站在城楼上的太后和皇帝已经急的五内俱焚了,面对这么一群疯子你沒法硬也沒法软,现在只能用拖字诀來稳住他们,

“尔等都是大清的举子,是朝廷未來的中流砥柱,你们的声音朝廷已然听见了,还不速速退去,岂能逼宫……”就在奕?斥责这些举子之时,突然城楼上的同治皇帝开口了,

九岁的孩子用他稚嫩的声音喊道“我就是皇帝,我就是大清之主,我只问你们一句……我的话你们听还是不听,”

说來也奇怪,这道稚嫩的声音刮过广场的同时,刚刚的喧哗居然瞬间消失了,无数的人跪倒在地,嘴里只有一个声音“吾皇万岁……”

皇权,这是控制中国几千年已经被神话了的权力,九五之尊、真龙天子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甚至烙入骨髓之中,别看皇帝只有九岁,但是他所代表的就是大义名分,

现代人恐怕已经搞不懂大义名分是什么东西了,其实说的简单一点,所谓的大义名分就是能够凌驾于各方势力之上,能够平衡各方势力的一架天平,一些润滑剂,

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总会有不同的声音,人性本來就是难以被说服的,冲突演变到最后就会成为战争,而这时候大义名分就是一个能够平衡各势力之间的天平也可以说是润滑剂,

朱元璋当年起兵也是在明王手下干,项羽造反也得找一个楚国末代王孙,这些摆在头顶的样子货其实就是大义名分,有了这个就能平衡各方势力不至于发生严重的冲突,等到自己实力够大了,取而代之也就更加容易了,

在乱世之中,大义名分都是很有用的一种东西,就更别说现在的大清朝了,虽然有点战乱但是国家的结构可沒有崩溃,皇权的威压虽然有所减弱但依然控制人心,所以说这帮举人敢跟王爷较量,但是真见到皇帝了,一个个都冷静了下來,

同治皇帝看着城楼下一片黑压压的后背,突然心中涌出一股豪情,原來这就是帝王的威严啊,这就是皇权啊,

“既然你等还认我这个皇上,还知道自己是大清良善的子民,那就应该知道王法……你们的陈情我已经听到了,朝廷会考虑你们的意见,但是谁也别想逼迫朕,朕能开恩科也能关掉这场恩科……”

慈安和慈禧都听傻了,她俩万万沒有想到九岁的皇儿居然在这一刻镇住了局势,那一瞬间整个孩子身上泛起的气势就是真龙之气吗,

谁都沒有发现,同治帝说完这些话之后,偷偷冲二毛一乐,而二毛贼兮兮的挑了挑大拇哥,给了皇上一个赞扬的微笑,

皇权终结了这场混乱,就在所有举子磕头谢罪之时,从大清门冲來一顶暖轿,刚到广场边,就从里面跑出一个人影來,

“谁让你们來的,谁让你们來逼宫的,圣人就是这么教诲的吗,还不速速散去……”跑來的正是翁同龢,

在他的计划中,举子们示威游行就够了,烧了肖家大宅就算是顶头了,可真沒想到这群举子竟然跑來逼宫了,妈的,老子要的是让皇族和肖乐天决裂,可不是咱们读书人跟皇族决裂,你们这么搞这不是砸自己家的买卖吗,

“都散了,全都散了,再敢逗留,你们真以为朝廷不敢革掉你们的功名,”在皇权的威压下,在翁同龢的劝解下,人群终于散开了,而气的火冒三丈的奕?走到翁同龢的身边冷冷的说道,

“这是最后一次,这群举子你们看管好了,你要记清楚,这天下是大清的,还沒到你们逼宫的地步呢,都别自误……”说完扭头就走,

翁同龢沒有理会恭亲王的冷言冷语,他只是正了正衣襟向城楼上的皇上跪了下去,郑重的行三跪九叩之礼,

城楼上的小皇帝淡淡的看着自己的老师,突然低声说道“我是大清朝继承权最干净的帝王,我的登基朝野内外沒有任何一个人不服气,这个大清想要中兴,就必须靠我,老师啊老师,您可真别自误……”

小皇帝走了,留下翁同龢在广场上吹冷风,而与此同时在皇宫大内,另一场精彩的戏码已经上演了,

二毛跪在养心殿内,头顶上就是东宫和西宫两位太后,殿内一片死寂,一盏茶的功夫沒有任何人说话,

二毛额头顶在地板上,汗珠滴答滴答的往下掉,毕竟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啊,头上两尊大佛压着他,怎么可能不紧张害怕,

好半天之后慈安总算是开口了“这么说來,你陪着皇上的时候,还教了皇上不少东西啊,看样子你肚子里的墨水不少哦……”

二宝沒有二话,先咣咣咣的來三个响头“回……回太后老佛爷,奴才……奴才怎么敢教皇上啊,就是在平时伺候皇上的时候,聊过几句西学……求老佛爷赎罪,奴才真不是故意的,是皇上逼问的啊……”说完又是咣咣一通磕头,

殿内又变的一片死寂了,就在二毛压抑的快要崩溃的时候,慈禧冷笑了一声“西学,又是西学,哀家听到这个词就头痛,大清这些年可让西学给祸害的不浅,沒想到今天居然让西学打进來一个探子,连紫禁城里都有西学的钉子了……”

“呵呵,这么说來,你的后台就是肖乐天了,”

图穷匕见啊,谈话沒超过三句就已经图穷匕见了,二毛紧张的心脏狂跳,他知道稍有半分应对不当那就得死,自己死不要紧,不能把肖先生也给害了啊,

想到这里二毛心一横,狠狠磕了一个头“太后老佛爷明鉴,奴才永远都是皇上的人,这颗心此生不变,当然奴才也承认,肖先生与我有私恩,而且他还是干娘的男人,私下里也教过我一些西学,但这都不能改变奴才对主子的真心啊……”

“肖先生曾经有过书信问过奴才我的学业,对眼下的朝局先生也有所分解……先生曾经说过,皇帝虽然年幼但却是中华几千年以來少有的无争议登基,这就是皇上的最大仰仗啊,先皇考就今上这么一个儿子,任谁也挑不出继承权里的毛病……”

“大义名分太正了,纯正的连洋人都点头了,要知道欧洲现在的国家可都是君主制呢,他们之间也有宫斗,也是经常杀來杀去的,就连洋人都羡慕皇上的血统纯正……”

二毛算是彻底放开了,肖乐天偷偷教他的那点西学底子,还有捧满清臭脚的秘法,今晚都用出來了,

“得国正,自然民心就弃,今天这场逼宫,就连恭亲王说话都不好使了,但是皇上轻描淡写几句话就已经化解了危机,这说明什么,这说明陛下的大义名分坚固如万里长城,民心已经尽收……”

“奴才虽然说了一些西学里面的道理,看起來是跟显学有点格格不入,但是奴才是发自内心想让皇上好的,陛下治理这么大的一个国家,不能只治理国人啊,那些洋人不也得治理治理吗,让陛下了解点海外天边的事情,也省的到时候让洋人哄骗了去……”

说到这里,二毛甚至从怀中掏出一封密信呈上去“这是肖先生给我的私信,这里面可一丝一毫不敬都沒有啊,”

肖乐天的密信很快送到了两宫太后的手里,当她俩一目十行的看完信件后,对视一眼都沉默了下來,

书信是用洋人的钢笔所书写,不知道怎么搞得很多字都缺少了笔法,看起來很别扭但是都能看懂,

“治国靠的是什么,无非正心正行而已,心要正,靠的就是儒家学说,靠的就是父慈子孝、兄弟相亲……但我们自身心正却无法保证别国心也正,就好比君子入荒野,不能仅靠心中的一口正气,手里也要有护身的刀剑……“

“何为刀剑,工具而已……中华自古科技一直走在别国之前,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工具超前,我们有最棒的农耕工具,我们也有最好的冶炼技术,包括但是世界最先进的武器装备,这才是塑造汉唐雄风的根基……”

“洋枪洋炮并非妖魔邪术,那只不过是比咱们略先进的武器罢了,世人都说我肖乐天要以邪魔之道乱世,可是我只是想护住这一国的元气,让我大清也能拥有最好的防身兵器,西学只是正行的那把刀子而已……”

一会的功夫,两宫太后已经看完了密信,两人脸上都流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而这时候的二毛磕头如捣蒜“太后啊,老佛爷啊,奴才冒死说一句实话……肖先生不是叛逆,他可真的不是要造反,甚至他都沒有想过覆灭显学啊……“

“先生只是想让咱大清也能自己产洋枪大炮,让咱们自己也能造战舰,以后遇到洋人入侵,咱们好歹也能抵抗一下啊……”

“主子啊主子……先生一片忠心,求主子体谅啊,求主子体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