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 书房争吵/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类发生点冲突,鸽子却跟着倒霉了,这一段时间直隶的天空中來回穿梭的都是信鸽,其中尤其以肖乐天所养的居多,这些鸽子把各方的情报汇总再分散,一份份带着密码的情报进入各大势力的书斋,让那些大人物们去分析判断,

“哦,翁同龢在天安门下跪了一个时辰,最后还是奕?给他接走的,这是要和解了吗……”

“二毛深夜冒死进言,身份已然暴露,这个傻孩子啊,太急躁了,实在是太急躁了,不过也好,通过二毛向两位太后传递一些信息,这也算一条线了……”

“纳尼,王师正居然是他儿子给闷死的,而且王勉那小子还亲手害死一个姨娘,我靠,这是肥皂剧吗,啧啧啧……”

“嗯,九帅曾国荃已经动身进京了,看样子今年曾国藩要在北京城过年啊,有意思了,这可太有意思了……”

肖乐天连着好几天都在书房熬夜,雪片一样的情报飞到他桌前,每一份都需要他亲自批示,这可是烧脑子的工作,他笔下每一个字可都关系着无数人的生死、海量的资金调动,怎么可能不慎重,

内宅里的女人们看在眼里疼在心上,知道老爷办的都是大事,女人不能去掺和但是做点好吃的,炖点营养品什么的还是办的到的,反正老爷有钱,那就敞开了花吧,

不过东西好做但是谁去送可就是个问題了,老爷的手太不老成了,女孩子们谁去谁挨调戏,不弄个大红脸肯定是不行的,老爷的魔掌可沒那么好躲过,

女孩们嘴上是埋怨,可是心里却是甜的,哪个小女生沒有一个英雄梦呢,很显然**的老爷就是大清国里的英雄,女孩们的芳心早就拴在他的身上了,

“哎呀,老爷您看,都弄撒了,您怎么老这样,毛手毛脚的……”平儿红着脸系胸口的盘扣,刚刚沒少让肖乐天占便宜,好好一盏人参鸡汤都弄撒了,

肖乐天哪里还在乎一点汤,调戏调戏美女已经是他忙碌工作之余唯一的休闲娱乐活动了,刚刚平儿來送汤,让肖乐天顺手抱到了腿上,魔手顺着盘扣下面就塞进去了,整整折腾了平儿一盏茶的功夫,

“老爷……老爷您干吗不跟太太圆房啊,等……等您跟太太圆房了,我们……我们自然就给您了……”平儿脸都成红布了,鼓起全部的勇气磕磕巴巴说出來女孩们的共同心声,

肖乐天这下可忍不住了,他咕咚一声咽了一大口口水,看着衣衫凌乱的平儿实在是忍不住了,心中饿狼正在嚎叫‘吃了她,吃了这只小白兔’,

平儿一看这危险的眼神吓的一个劲后退“老……老爷啊,我不打扰您了,我……我这就走,”

哈哈,小白兔还想走吗,肖乐天一把就抓住了她“好你个坏丫头啊,挑逗起老爷我的火气,你就想跑,今天你就认命吧……”

说完肖乐天捏住平儿的下巴,一个深吻都吻到女人的心里去了,平儿如被电击,又象是被烈酒灌醉了一样,整个上半身都靠在了桌子上,眼前的视线都模糊了,

就在平儿幸福的要失去意识的时候,就在她认命般的想闭眼之时,突然她的视线中书房的门无声的被推开了,一个身影夹着冷风出现在了眼前,

“啊……是谁,”平儿猛然发力一把推开肖乐天,结果发现门口站着的居然是一个双眼含泪的女人,一个明艳动人的美人,

肖乐天一回头,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慧姐……你怎么回來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啊,”平儿一听这就是富察家的姑奶奶富慧,吓的脸都白了,这可是满洲的主子啊,自己这些教坊司的女孩,都是她的家奴,

平儿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玩命的磕头“太太饶命,求太太开恩啊,奴婢不是有心勾引老爷的,奴婢知道错了……”

教坊司的这些女孩都是慈禧下旨赏赐给富慧的私人财产,这也算是当表姐的一点心意了,现在家奴被主子发现偷吃,而且抓了一个现行,这让女孩怎么不害怕,只要富慧嘴一歪,拉出去活埋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肖乐天知道平儿是吓坏了,他干咳了几声扶起她來“你先回去吧,一切都有我,都有我做主……”

肖乐天护着浑身发抖的平儿出了书房门,紧接着回手关门还把富慧拉进了屋子,肖乐天仔细一看,富慧身上披着白狐披风,入手都是外面的寒气,再看看小脸都冻红了,

“刚刚回來的,这大晚上的你怎么还赶路……不会是不放心我吧,哈哈我向你保证,真的就这一次,而且还沒弄成,我的好慧姐心最善了,咱们不难为小丫头……笑一个,笑一个……”

富慧就是这么冷冰冰的看着肖乐天,眼眶里全是泪水,她在强忍着不让泪水流下來,面前这个男人真的是自己所爱,爱的就跟自己的命一样,可是他为什么那么神秘,为什么总能从他身上嗅到危险的味道,

肖乐天的调侃进行不下去了,他讪讪的摸了摸鼻子“慧姐啊,你不要吓唬我,我错了,我改还不行吗……”

“你是不是要造反,你从西洋回來是不是要反了大清朝,你回答我……”眼泪最后还是忍不住了,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肖乐天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该來的还是要來的,他后退两步坐到椅子上,痛苦的长叹一声“如果我沒有猜错的话,三爷也來了吧,一起都请进來吧,我给你们一个交代……”

话音未落,书房门被推开了,富庆和龙爷走了进來,龙爷尴尬的看着肖乐天,他知道这姐弟俩是给大清朝出头來的,沒准一会还得打起來,这个架可真不好拉,

“龙爷你出去吧,三爷又不能吃了我……你俩想要交代,我今天就给你俩一个交代,”

富庆冷笑两声“你能有什么交代,算我认错了你,把豺狼当成了朋友,我就问你一句,那两百军队是怎么回事,哈哈,我知道,那是你从琉球带來的,你不是当过琉球国的丞相吗,你当然有这个本事了……”

“太行山里收土匪,塘沽城里开洋行,又跑到琉球招兵买马,你不就是想造反吗,你这个叛逆……”三爷势如猛虎冲了上去,铁拳直奔肖乐天面门而去,

龙爷出手如电,一把攥住富庆的拳头“三爷,这可不行,我是先生的亲卫,有我在你就甭想动粗,”龙爷的手跟铁铸的一样,富庆挣扎了好几下都无法挣脱,

这时候的肖乐天也來气了,他啪的猛拍书案“够了……天底下全是你们的道理了,谁他妈的知道我是怎么过來的,谁想过我的苦衷……”

“焦四是怎么回事,孙三虎是怎么回事,你们派探子來监视我,我不恼,但是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要害我,老子又不是乌龟王八蛋,平白让你们杀吗,”

肖乐天跳着脚的大吼大叫,如困兽一样在书房里來回乱转,

“焦四带着一群狗东西,霸占我的宅子,吃我的喝我的,而且还贪我的银子……就这还不算完,他居然暗中给虎妞下毒,想让虎妞永远绝后,这就是你们给我送來的奴才……”

“孙三虎又如何,不就是朝廷的坐探吗,一个小小的带刀侍卫就敢调动绿营兵來杀我,就敢在衙门里设鸿门宴,是谁给他的权力,朝廷要我死为什么不正大光明的來传旨意,”

“你们想要什么回答,丫的去同知衙门里面看看,火药炸塌的厢房是谁干的,还有我肖家的大宅院是谁给烧的,老子我困在火海里差点沒被烧死,你们还敢來质问我,”

肖乐天指着庆三爷的鼻子吼道“给我一个回答,老子我还要回答呢,”说完一拉抽屉,厚厚一沓子西洋照片,就丢在三爷的面前了,

“把你的眼睛给我睁大了,看看是谁挑起的事端……许你们杀我,难道我还不能自卫了,老子做这么大买卖,二百护卫都不让养吗,讲讲道理好不好……”

三爷和富慧都看傻了,他俩在桌面上一张张的翻动照片,混乱的街道,熊熊烈焰,被火困住人们绝望的表情,还有肖乐天泼水救火的特写,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这都是真的……”庆三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事情跟京城里传说的怎么差距这么大,

书房的吵闹惊动了虎妞,当她走到房门口的时候肖乐天冲她大吼一声“带着富慧去内宅,让她见见琥珀和多姑娘去,让她看看,她带來的奴才究竟造了多大的孽……快去,”

富慧从來沒见肖乐天这么愤怒过,她的气势已经被压过去了,晕乎乎的就被虎妞给带走了,而这时候的庆三爷,也有点迷茫,但是他还拿捏着架子呢,

“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这是规矩啊,这不是你能动手杀人的理由……反正你这件事已经形同叛逆……”

“放屁,放屁,放狗屁,老子是西洋长大的,你少來腐儒那一套,想杀我你就得明正典刑,搞这种阴谋诡计算怎么回事,想让我服气……你姥姥的,爷我不伺候你这个大清了……”

“龙爷,告诉范掌柜一声,咱们卷包就走,坐海船去美国,去欧洲……我管你工业特区能不能弄成呢,我不伺候你们了……”说完扭头就走,

富庆这下可傻眼了,塘沽工业特区的蓝图他早就看见了,而且现在买地风波也结束了,美国商人都已经开始做特区模型了,这时候肖乐天可不能走,

“不行,你不能走,这烂摊子你想丢给谁,”

“爱他妈谁谁谁……那群腐儒不是什么都懂吗,让他们來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