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 穿越者也是会翻脸的/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这一翻脸,反而压住了庆三爷的气势,这位八旗贵胄眨巴眨巴眼睛突然理屈词穷了,这可真是八旗子弟里面少有的厚道公子,他居然能站在肖乐天的立场上去想问題,

是啊,一个海外归來的二鬼子,也不欠你大清什么,凭什么就要接受大清的王法管呢,人家想走还不是拍拍屁股的事儿,

肖乐天这一年多來,写书做生意忙乎的不亦乐乎,但是人家也沒借你大清什么光,都是凭自己本事去吃饭,而朝廷上的诸公非但沒有丝毫的助力,拆台甚至暗害的事情可沒少干,

清流玩命打压,皇族只想占便宜,剩下的势力也都是隔岸观火看热闹,满大清真正给过肖乐天恩惠的,除了自己之外也就剩九帅曾国荃了,

而这点人情,人家肖乐天都用洋行的股份还了的,自己白分一成,听说九帅也自掏腰包不知道多少银两换了肖乐天一成的份子,

这可不是知恩不报的人啊,乐天洋行的买卖怎么样,傻子都能看明白,这一成分子的情谊可够大了,人家肖乐天还的也差不多了,

三爷瘫软在太师椅上,拇指揉着太阳穴唉声叹气,就在这时候后院传來一阵哭声,看样子琥珀的遭遇又一次让内宅姑娘们的情绪失控了,估计富慧现在已经哭的不像样子了,

看着桌面上那一张张的照片,还有审问的口供,包括无数塘沽百姓甚至连洋人都签名的旁证,庆三爷实在是沒脸再说话了,

“这这这……这怎么就乱成这样了……这孙三虎怎么能如此张狂,到底是谁给他的权利调兵的,他怎么就敢下杀手……”

“还能为什么,不就是钱吗……孙三虎伪装成范儒身边的管事,这段时间接触的都是塘沽商圈里的大商人,该看的他都已经看到了,范儒手里有二百万现银,而我的洋行里明面上就有一百五十万银币在周转……”

“孙三虎肯定听过塘沽本地的各种传闻,沒准他以为洋行现在银两上千万呢,这么一大堆银山,他就算私藏一成也就几辈子吃喝不尽了……”

庆三爷都听傻了“你……你手里有一千万现银,真的有一千万,”

肖乐天撇了撇嘴“街边闲汉嘴里的话你也信,要说一千万两我还真有,但不是现银,大部分都是货物、贷款、土地等形式存在的,真的现金流就二百多万两……”

三爷这是第一次听到肖乐天谈洋行里有多少钱,他死活也想不到半年的时间肖乐天居然能聚敛出如此庞大的财富,难道说大海里面隐藏着如此大的金矿吗,

肖乐天好像听懂了三爷的心声,他冷笑道“现在三爷明白了吧,知道英法等国家,不惜跟大清开战,也要贸易权,是为什么了吧,为了多撬开一点大清的市场,他们能攻陷北京城,火烧三山五园……”

“算了算了,这些话我跟你也说不着,你们大清不留我,我就去别的地方混,这么大的一个世界我就不信能饿死……”说完肖乐天佯装要走,

三爷玩心眼肯定不是肖乐天的对手,蹭的一声从椅子上跳了起來“不行,你不能走……偌大的工业特区,你让我一个人怎么办,那群腐儒要是再插手进來,就又弄成一个大衙门了,你这不是坑我吗,”

“三爷啊,你说错了,坑你的是清流腐儒,是贪婪的皇家密探,是朝堂上那些野心勃勃但是又愚蠢无比的高官们,想要交代,你去找他们吧……”

富庆气得够呛,他发现肖乐天这是要玩真的了,看他的表情和口气不像开玩笑,“肖乐天,这件事里你难道就沒有错吗,那些武装的士兵是怎么回事,我知道你又要说什么洋行护卫了,可是有你这样统一着装全部带洋枪的护卫吗,辫子也沒有,这不是叛逆是什么……”

肖乐天上下打量了三爷几眼,很不屑的说道“嗯,你猜对了,这二百人还就是我的私人护军,我在琉球招的,你想怎样,你又能怎样,看我这二百多人不顺眼了,去找曾国藩去,让他先裁二十万军队去,然后再跟我说这二百人的事情……”

“你……”庆三爷气的都说不出话了,好你个肖乐天啊,你这不就是耍浑么,你跟人家曾国藩怎么比,人家什么身份你是什么身份,

“我,我怎么了……许他曾家有私军,就不许我肖乐天养点,我要沒这几百卖命的汉子,那天晚上我早就让孙三虎给烧死了,家产也得被抢掠一空,大清既然不愿意保护我的性命,那我就自己保护着自己,这有什么错,”

“实话跟三爷您说了吧,我在琉球还有二百多士兵呢,这是我肖乐天保命的手段,回头您就跟朝廷明说,这几百生死弟兄我留定了,大不了我带着他们走,离开这个大清国,你们自己玩自己去吧……”

肖乐天说完推开门就往后宅走,三爷赶紧追过去,他虽然有点词穷但是还是想要劝劝肖乐天,

“兄弟你不要糊涂啊,朝廷还是重视你的,皇上和太后还是要大用你的,你就不能把洋鬼子习气收一收吗,既然在大清就要有点大清臣子的样子啊……”

肖乐天哪有功夫跟他废话,一溜烟就跑到内宅里面去了,这时候的富慧已经快要崩溃,他看着脸色煞白靠在床上的琥珀,眼泪跟小河一样往下掉,

“怎么会这样,怎么就弄成这个样子……皇上啊,太后啊,你们看看这些奴才们惹的祸吧,这是生逼着我男人造反啊……我不管了,派快马把所有证据送进宫去,我的男人我不撑腰谁撑腰……”

话说到这个份上,一天乌云就算是全散开了,连夜富慧、富庆就给皇上和太后写密信,把塘沽暴动的前因后果,顺着肖乐天的意思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然后再加上大量的照片和文字证据,用快马向京城送去,

等忙完一切之后已经是后半夜了,富慧支撑不住先去休息了,而富庆咬着后槽牙说道“带我去看看孙三虎,老子亲手抽他几鞭子,”

肖乐天挠了挠头皮,不好意思的说道“还是算了吧,我怕你看见了又给我定一个私设地牢的罪过,我身上罪过已经够多的了,您还想再加一条,”

最终肖乐天还是沒有拧过三爷去,两人在龙爷的带领下摸黑前往城外肖乐天的秘密地牢,

掀开仓库里面的暗门,一条狭窄的台阶出现在了眼前,往下走也就三四米的距离,就能看见一扇铁门,那里面传來一阵阵有如鬼怪般的哀嚎声,

铁门被拉开了,里面刺鼻的血腥气和腥臭味道扑鼻而來,庆三爷差点被熏了一个跟头,等他仔细一看,饶是他胆子大也被吓出一身的冷汗,

“这是孙三虎,”面前的哪里还有人的样子啊,两个巨大的铁钩子穿过琵琶骨,把浑身赤 裸的男人吊在木架上面,浑身的皮肉都抽烂了,幸亏这是冬天要是夏天就得长蛆虫,

孙三虎的喉咙里发出野兽一样的咕噜声,轻微的咳嗦就能震的浑身伤口往下渗血,他的两只眼睛已经肿的象桃子一样了,只留下一条缝隙,

当庆三爷的身影出现在孙三虎的眼中之时,这个垂死挣扎的困兽一下子激动了起來,他浑身剧烈的抖动,用尽全身力气从喉咙里挤出声音來,

“是三爷吗……奴才认识你……求三爷救我……”

“妈的,三天沒吃饭了还有力气说话,”身边的士兵抬手就是两鞭子,抽的孙三虎浑身乱颤,

一滴腥臭的鲜血飞溅到三爷的脸颊上,他已经被肖乐天的手段给震慑的说不出话了,朝廷的密探,皇家的鹰犬居然用私刑,居然被打成这个样子,三爷的心里一股说不出的味道涌了上來,

肖乐天鼻子里冷哼了一下,他觉得有必要给三爷上上课了“怎么了,三爷心软了,是不是又觉得我大逆不道了,沒错,我私设地牢,豢养军队就是犯了王法了,可是三爷您想想,这群王八蛋对付我的时候可曾有一点心慈手软,”

“他们杀我害我就行,我还手就不可以了,你这道理真是太奇怪了,三爷啊,自古慈不掌兵义不掌财,而治理一个国家可更加的艰难,就你这优柔寡断、妇人之仁的心肠,以后可怎么在朝廷混啊,”

肖乐天走到孙三虎面前,冷冷的看着他“我知道你狠我,你想杀我,不过我也知道你心里对我的狠,可并不是因为我手里的军队,你嘴上说的为大清诛杀叛逆,只不过是掩盖你内心龌龊的一个借口罢了……”

“你心中所想不过就是两点,一个是要掏走老子口袋里的钱,另一个就是你打心眼里瞧不起我这个二鬼子,你觉得我就应该跪在你面前给你打千请安,给你磕头作揖,呵呵,也不光是你,满朝廷上的那些大爷们能瞧得起我的有几个,”

“操,带着你们的那些官场规矩下地狱去吧……來人啊,再给他上个刑,让他爽一把,”

一听这话孙三虎喉咙里嗯嗯乱叫,原本被打成一条缝的眼睛又睁开了,旁边的士兵可沒空可怜他,顺手从身后抓过一个竹篓,里面嗖嗖的不知道是什么活物,

当竹篓的盖子被打开后,庆三爷浑身鸡皮疙瘩都立起來了,原來里面是慢慢一篓子活老鼠,

“孙三虎是受过训练的,之前我们把他的手指都一个个用竹签订烂了,他都不招,最后还是我想出这么一个办法,他不是练童子功吗,这种人跟太监一样,对传宗接代有一种异常的渴望,既然如此我就灭了他心中的这点渴望……”

就在肖乐天说话的时候,竹篓已经套在孙三虎的两腿之间了,受惊的老鼠在竹篓里面上蹿下跳,拼命的撕咬,

“啊……你会下地狱的,你不是人啊……你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

肖乐天冷冷看着孙三虎,低声说道“这就是我的决心,这就是我的底限,谁也别想欺负到我头上,老子也是属疯狗的……”

庆三爷听的心里凉飕飕的,他知道肖乐天明着是说给孙三虎听的,但暗中是说给自己包括这个朝廷听的,

这个男人真是不好惹,这是一丁点小亏都不想吃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