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 鸵鸟朝廷/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是一个不肯吃亏的人,尤其是面对朝堂上各方势力,他更是寸步不让,因为肖乐天知道,纵观晚清政局用四个字來概括就已经足够了,那就是‘欺软怕硬’,

是的,这是一个外强中干的沒落王朝,本來自身王朝就已经看见了夕阳西下,国内的土地兼并已经严重到逼出农民起义的地步了,再加上西洋势力的强硬渗透,更让整个满清的危局雪上加霜,

这是三千年未有的大变革,这可比之前明末、元末、宋末乃至唐末时期更加复杂,那时候天下大乱,至少一部分读书人还能看明白革命的大势,中国人关起门來自己玩至少还能推出一个新王朝,结束战乱,

可是现在不行了,海上航路已经将人类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中国的国运无时无刻不受到外面世界的干扰,这种乱局别说满清看不懂,就连汉人大儒们也都晕头转向了,

这时候的朝廷,有点象一只被逼到死胡同里的疯狗,它看着对面无数拿着铁锨、板砖要拍它的人群,又害怕又狂暴,

它必须呲牙咧嘴冲所有人汪汪叫,但是它内心的恐惧又大到谁都不敢想象,最直接的一个例子就是慈禧的《对万国宣战书》,

一个国家,向全世界,向整个地球上所有的国家进行宣战,可以想象这种被逼到死胡同的疯狗到底有多绝望了,而这份万国宣战书,也就是庚子年八国联军入北京的起因了,

因何疯狂,只因恐惧,

肖乐天就是拿住了满清的脉,他知道这些高高在上的贵族心里想的是什么,无非就是混日子罢了,争取在自己有生之年别赶上天崩地裂罢了,让自己寿终正寝睡在选好的福地里面,至于儿孙怎么样,他们可沒工夫去管,

你们想吃碗安生饭,姥姥,我肖乐天还偏偏要掀桌子,我就要跳着脚的强硬起來,今天我就不给你们面子了,

你说我养新军了,是的,老子我承认,二百新军就在塘沽,你丫的來剿吧,

你说我违法了,沒错,老子我也承认,地牢里孙三虎都快吊成腊肉了,塘沽地面的满清密探们,塞满了牢房,

现在朝廷你说什么我就认什么,大不了我肖乐天当着全世界嚷嚷我就是要造反,我就是叛逆,有种你就调兵來剿我,

兵少了不够用,兵多了你就等着天下震动吧,曾国藩哥俩还就等着这个机会呢,

六百里加急的快马仅用一天时间就把庆三爷和富慧的密信,还有肖乐天的证据链给送到紫禁城里了,当太后王爷们看见这么老厚一沓子秘密文档之后,全傻眼了,

“猪狗啊,这都是猪狗吗,皇家怎么养出这种废物了,私自调兵镇压也就算了,怎么最后连逃命都不会了,生生让肖乐天把秘旨和腰牌都给缴获了,连口供都给审出來了……”

慈禧这时候哪里还有母仪天下的风范,脸都气白了,坐在她身边的慈安也懵了,她打死也沒想到肖乐天会如此应对朝廷,居然强硬到这种地步,他难道真的就不怕大清的军队吗,

恭亲王奕?揉了揉太阳穴对小皇帝说道“算了,沒别的办法了,只有剿了,他的兵不多才二百多人,让天津的梅勒出动八旗兵,我就不信三千骑兵带出去,连二百都吃不下來……”

慈安哆嗦着手放下茶碗“三千啊,是不是有点多了,咱们朝廷还是要脸面的,各方都看着呢,洋人也瞪眼瞅着呢,如果调兵太多了,事情闹大可是不好看啊,”

慈安嘴上说的是面子,但是大家心里想的可都是大清的国家根基,想的是统治的基础,去年刚刚平定了长毛,今年捻军也快要平定了,正是万民欢庆的时候,要是这时候再逼反了一个西学大宗师……

算了,大家真的是不敢想了,现在就连新疆哪里闹暴动,朝廷都压着冷处理呢,生怕给曾国藩一点点的借口,那五十万湘军太可怕了,那可是顶在朝廷心窝的一把刀啊,

“如果要剿,那就要搞的动静小点,军队不要出太多,也不要闹的举国皆知,偷偷的办……其实最好就是让护法老祖宗出手,灭掉肖乐天……”慈禧现在终于有点平静了,

可是这时候小皇帝开口了“不对,我觉得你们漏了一个很重要的一点……那肖乐天真正的仰仗,应该是大海,”

殿内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九岁的同治皇帝居然开始议政了,而且开口就指责母后和王叔,可是沒有人敢驳斥他,因为他所说出來的一番道理,还正是诸位忽略的关键点,

“那肖乐天是洋鬼子出身,现在做的又是海上的生意,这种人肯定有不少海船,如果我们派兵清剿,他知道风声了,乘船出海怎么办,他可有二百新军啊,要是沿着大清的海岸线乱杀一通……快快,快把地球仪抬上來,”

同治绕过龙椅小脸紧张的满殿转圈子,不一会地球仪就被抬过來了,

“额娘、王叔……你们來看,那肖乐天的新军可都是以一敌十的纯西洋军队啊,他要是沿着海岸线这么兜一圈……”

小小的手指头沿着地图上陆地的边缘化了一个圆弧“营口、葫芦岛、山海关、塘沽、登州、烟台、青岛……”同治帝小脸全是小汗珠,地图上一个个海滨城市的名字都被说了一遍,

“再往南边走,宁波、上海、福州、泉州、琼州……如果肖乐天铁了心跟朝廷对抗了,他只要带着他的军队沿着海岸线兜这么一个大圈,到处杀人放火就跟过去的倭寇还有现在的西夷一样……那可就是震惊天下的大事件啊,”

嘶……满清的首脑们一个个倒吸一口冷气,小皇帝的预言沒准真会成真,这个洋鬼子对大海的熟悉是朝廷中任何人都比不了的,

奕?说话都结巴了“如……如果真这样,咱们别说裁军了,曾国藩的湘军还得都冲到沿海第一线去,他……他绝对会扩军,他会扩军到百万,嘴上说给大清守国门,可是他就是要把咱们都给圈禁起來……”

“好毒的绝户计啊,皇儿这是谁告诉你的,是不是二毛……”慈禧紧张的问道,

同治摇了摇头“不是的,二毛沒有说过任何话,这些东西我都是从西学里面悟出來的,您们是沒听二毛念叨过,肖乐天对海洋的了解太深了,咱们朝廷里谁都比不上他,我就随便学了一点……”

小皇帝说道沒有错,慈禧他们想不到这一点就是因为他们自幼接受的是大陆教育,思维上有一个盲区,那就是海洋的盲区,所以他们是无法搞清楚肖乐天的手段的,而同治是个九岁的孩子,加上对西学感兴趣,灵光一闪还就真的猜到肖乐天的计划了,

慈禧欣慰的看着儿子,真是越看越爱,最后甚至轻轻的抚了一下儿子的肩膀,她是第一次发现儿子已经有点小男子汉的样子了,看來以后对儿子应该稍稍松一些,我这个当母亲的往日也着实有点太严厉了,

想到这里慈禧点头迎合道“皇儿分析的不错,这么说我们应该暗杀了,”

同治帝感受到了母亲的鼓励,小脸一红接着说道“暗杀其实也不高明,首先暗杀能否成功先放一边,就算真成功了,以肖乐天的头脑怎么可能不准备后手,就怕他死了,他的兄弟会更疯狂,到时候事情闹的会更大……”

“沒错沒错,皇帝真是大了,”慈安也欣慰的笑了“说到底,我们在座的所有人,就沒有一个真正了解肖乐天的,想对付这种人还是要小心再小心啊……”

这时候奕?皱眉说道“会不会……会不会这个二鬼子是曾国藩的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给曾家铺路呢,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夏天时候,九帅曾国荃会动亲卫骑兵帮肖乐天撑腰了……”

一句话如同一股寒风一样吹过宫殿,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哆嗦,如果这个猜测是真的话,那就证明曾国藩绝对不会裁军,他手下的五十万军队将逐渐演变成它的私军,

“赵匡胤陈桥兵变可就真的不远了……”

“应该不会吧,这次事变,起因还是因为孙三虎的擅自行动,否则以肖乐天这几百人的私兵,吓死他也不敢主动出手啊,再说了,朝廷之前也沒有亏待他,富慧也许给他了,工业特区也让他章总,教坊司的女人他也收了,还想怎么样,”

“我就是恨啊,狠这些把事情搞砸的白痴笨蛋们,生生逼反了他……”慈安心中还不是那么悲观,她虽然说不出什么來,但是她总感觉肖乐天和曾国藩不是一类人,

满清高层用了整整两个多时辰才统一了意见,而结果居然是那么的搞笑,竟然是冷处理,当二毛偷偷把情报送到肖乐天手中之后,生把肖乐天给气乐了,

“这算什么玩意,冷处理,就是说脑袋钻沙子堆里面,假装沒发生过,绿营兵都白死了,孙三虎也丢给我让我随便玩了,我这二百兵也不剿了,”

“妈的,这叫什么朝廷,什么政府,遇到事情就会留中不发,就他妈知道躲,闭上眼了就当事情不存在了,恐怕你们这如意算盘不好打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