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肖乐天的七大问/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气已经越发的寒冷了,往日波涛粼粼的海河已经正式封冻,漕运至此已经停顿了下來,不仅是漕运,就连海运现在也进入了低迷期,中国商人现在要盘账准备过年了,而西方的海商们也不会选择在这时候來寒冷的渤海湾,塘沽城终于变的安静了起來,

所有人的都可以休息,但是肖乐天不行,他正和庆三爷、迈克、马修等人策马驰骋在荒野上,这里开春就要开始工业特区的建设,不实地考察一番是不行的,

“工业特区里面第一项要做的就是钢铁,咱们这里有海运和漕运,北面开滦有煤矿和铁矿,足够咱们干的了,反正卡内基家族就是以钢铁业起家,我想弄一个小规模的铁厂应该不是难事……”

“等到咱们有钢铁了,就要建造机械加工厂和兵工厂,未來的世界军火贸易是最赚钱的,只要能保证质量和产量,你生产多少就能卖多少……”

肖乐天的脸被冷风吹的通红,但是他心中的那团火可越烧越旺盛,能够在1865年亲眼见证中国重工业基地的兴起,这是一件多么激动人心的事件,

肖乐天早就盘算好了,塘沽工业特区他要建成一个庞大无比的要塞,自己新军的第一个据点就选在这里了,到时候高高的围墙,厚厚的铁丝网,交叉纵横的交通渠里穿梭着新军,整个特区就是一座军营,

管他满清上台还是曾剃头造反呢,甭管什么共和民主还是君主立宪什么的,都得小心应对老子的洋枪大炮,和百战的精锐,只要手里有钱有兵,自己就能够左右中国的历史走向,无论发生什么大事件,肖乐天都有发言的权利,

龙爷看着肖乐天一幅兴奋的样子,暗叹一声还是决定要当谏臣了,一瓢凉水就泼了过去“大人啊,今天北京城可就要乱起來了,您怎么跟沒事人一样,要不让怀远再派点人手过去吧……”

肖乐天白了他一眼“我什么时候让你们失望了,既然选择了跟随我,就要绝对的相信我,这点小风小浪还想难住我,别说我瞧不起他们,用不了三天他们就得哭死……”

庆三爷耳朵尖赶紧策马过來询问“什么意思,北京城出什么事情了,”

“呵呵,如果计划沒有改变的话,现在的京城应该是骂声一片了,数不清的举子、秀才们汇集在一起,先冲击恭王府再然后就是向朝廷施压要我的小命了,我好像已经听到了潮起的声音,骂声如潮啊……”

富庆尴尬的说道“兄弟啊,你就服个软吧,别跟这些读书人斗了,稍微低低头也沒什么……”

“扯淡,是我要跟他们斗吗,是他们一直上赶着欺负我好不好,造谣中伤泼脏水,然后还雇凶暗杀,挑拨地方士绅阶层跟我为敌,你让我怎么服软,他们要杀我都不行我自卫了,”

“那你想怎么办,你总不能又杀人吧,以前你杀人还有个自卫的理由,可是现在人家就是骂街,你难道还举刀子,”

肖乐天嘴角一翘“哦,我听明白了,三爷这是不相信我能平了这场乱子啊,你以为我只会用暴力,切,这回我就让你开开眼,读书人玩软刀子那一套,我照样能玩的转……走吧,咱们回家,我让你见识见识一件西洋货,”

就在肖乐天带着三爷回家开眼之时,京城里的春十三娘动手了,

“按照昨晚的计划,刑堂全部出动,让这群读书人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放信鸽……”一声令下,藏在民房里的鸽子房一下子放飞了数十只信鸽,带着秘密指令飞向各自的目标,

伪装成五行八作小伙计的坐探们,撒丫子在大街小巷上狂奔,一个个秘密据点开始了行动,肖乐天的势力终于开始反击了,

几乎是京城所有十字路口都冒出鬼鬼祟祟的人物,拿着刷子拎着浆糊桶就开始刷墙,扭头一看左右无人,咯吱窝下夹着的大字报就贴到墙上了,

白底黑字顶头就是一个大大的冤字,从多老远就能看的清楚明白,不一会的功夫就有民众发现了这张突如其來的大字报,很快就围拢了一大堆人,

“老天啊,这这这……这也太离谱了吧……”

坐探们在胡同大街上神出鬼沒,几千张大字报顷刻间全都贴了出去,这还不算完呢,就在那些抗议的长龙呐喊之时,一名名轻功高手飞上屋顶、院墙一扬手就是一大把宣传单迎风飞舞,

“四九城的百姓都拿着看看啊,别让这些骗子给哄骗了去,听听肖乐天的冤枉,”

雪花一样的传单在天空中飞舞,这些读书人连口号都忘了喊了,啪的一声一张传单拍在了他的脸上,

扯下传单定睛一看,这名举子眼睛瞪得比铜铃都大“无耻啊,这真是太无耻了,肖乐天居然倒打一耙……”

传单印的非常简陋,那上面的字模模糊糊的一点美感都沒有,但是绝对能让你看清楚,而且文字也简单幼稚到了极点,真的就像一个从來沒有读过书的老农在那里喊冤一样,

“肖乐天的七大问,这是什么东西……”

沒错,传单上全是肖乐天对朝廷,对显学的所有疑问,炮火这就算敞开了轰,

“第一问:肖乐天何德何能要劳驾朝廷暗杀,孙三虎带着朝廷秘旨和腰牌,偷偷调兵企图围攻乐天洋行,试问一声国法在那里,”

“第二问:同知衙门是不是朝廷的衙门,同治周明奎是不是朝廷所任命,如果是,为何孙三虎的死士携带炸药,炸塌了数十间房屋,死伤衙役超过三百人,他们也都是叛逆,”

“第三问:自古祸不及妻儿,我肖乐天就算是该杀也不到满门抄斩的地步,就算到这地步朝廷也要明正典刑,请问焦四和孙三虎为什么要给我的内宅家眷投毒,我的妾室生命垂危,就算是医治好了也无法生育,请问朝廷为什么要绝我肖家的后代,”

“第四问:朝廷说我私蓄军队,请问乐天洋行为塘沽首富,一年吞吐银两超过千万之巨,请问二百人的卫队多不多,朝廷那条律法禁止洋行养护卫了,”

“第五问:孙三虎和士兵们已然招供,他调动军队的目的除了对付我之外,就是想趁乱劫财,请问朝廷,洗劫塘沽商圈的命令是谁下达的,一个小小的孙三虎哪里來的胆量,”

“第六问:绿营兵的悍然夜袭,已经让港口所有洋人胆寒,现在洋人士兵已经登陆,武装水手已经开始封锁街道,甚至洋人喊话要接管塘沽港的治安权,现在也就是我肖乐天在苦苦的周旋,才沒有让洋人把事态闹大,请问朝廷,我肖乐天以后还该不该管,”

“第七问:朝廷的人想抢我的财产,想要我的命,甚至毒杀我的家眷,企图让我绝后,做了这一切事情,居然还敢喋喋不休大放厥词说我肖乐天要造反,而且还是用两百人的卫队造反,我肖乐天问问全大清的百姓,公理何在,道义何存,”

肖乐天的七大问零零总总把自己心中的委屈全给倾倒出來了,字里行间全是委屈和不公,所有观者无不瞠目结舌,

“哈哈哈,肖乐天这是理屈词穷了,他已经怕了咱们了,这种如同小儿一般的委屈叫嚷又能有什么用,同窗们,同年们,肖乐天终于服输了……”

这群读书人说到底就是逮个蛤蟆攥出尿的玩意,欺软怕硬的行家里手,他们心中其实最害怕肖乐天动粗,要是那些士兵下黑手趁着夜色弄死几个,他们还真怕的要死,

但是现在肖乐天选择了和读书人辩论,这可是几千年來读书人的传统阵地,这群人打嘴官司就从來沒有输过,他们就是大清的报纸、电视和互联网,他们的咽喉控制着万民的耳目,他们嘴里说煤球是白的那就是白的,

儒生控制中国几千年,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对舆论的控制,是对人心的渗透,从朝廷高官到地方士绅,甚至秀才童生们,他们组成了一张无比巨大的舆论网,这些依靠师生关系,同窗关系,同年关系编织在一起的庞大网络,能够瞬间筛选出对自己有利的言论然后灌输给每一名百姓,

他们说谁是明君谁就是明君,他们说谁是清官谁就是清官,在义务教育沒有普及的晚清时代,他们才是控制民心的最核心力量,

现在肖乐天居然敢发传单,居然选择了和这些读书人讲道理,这才真是以己之短击人之长了,大街上所有读书人都兴奋的直跳,连示威口号声都大了几分,

这时候的儒生们沒有一个人能看明白肖乐天的应对之策,一切还是用传统的老眼光來分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举子们的口号声依然响彻云霄,而漫天飞舞如雪片一样的传单居然一点要停的意思都沒有,屋脊上还有院墙上出沒的身影,谁都知道是肖乐天的手下,不过读书人和维持秩序的士兵们,沒有一个在意的,

毕竟他们只是扔一些纸片,说到底就是个污染环境的罪名,都乱成这个份上了,谁也懒得跟他们较劲,

可是万万沒有想到,变化就在悄无声息中发生了,京城里识字的百姓不在少数,人们捡起传单凑在一起一边看一边相互嘀咕,

“爷几个好好看看,这是人家肖乐天扔的传单,七大问都快赶上开国时候的七大狠了,您们说是真的吗,”

“啧啧,真难说啊,现在就是不知道人家肖乐天有沒有证据,要是真有证据,这事还真就是朝廷不对了,都要绝肖家的后了,这也太毒了点……”

“看看,再看看吧,这里面的水实在是太深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就咱们一个个傻了吧唧的听风就是雨,我算看透了,这事咱们还真不能掺和……”

人群中总会有一部分人是善于思考的,他们不太容易陷入狂热,就算暂时陷入了也会很快的跳出來随时分析局势,也正是这群人发现了肖乐天出招的不俗之处,

“您们说说啊,肖乐天怎么就一下子弄这么老多的传单,他这是多有钱啊,这要是全大清玩命的撒开了,这事可就真的闹大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