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 焦四爷返京/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的刑堂虽然心狠手辣,但并不是一群变态,无论焦四这老棺材瓤子多该死,哪怕他们全家都是灭门的罪过,但是孩子是沒有错误的,

“虎头才六七岁的年纪,他不应该继承他家族的罪恶,所以这个孩子我要收养了,”春十三娘躲在窗户后面,眼圈红红的说道,

旁边下属不解的问道“大人下诛杀令了,大人要灭门,”

“闭嘴,胡说八道,大人才不会这么残忍,虽然焦四该死但是想杀他的大有人在……”

这时候焦大公子也从后院柴房跑來了,经受了劳动教育的大公子终于知道生活不容易了,也越发理解父亲这么多年装孙子的心酸,他膝盖一软跪倒在地,

“爹啊,儿子不孝,沒护住家里……我就是一个废物,”一边说一边磕头,

焦四揉了揉眼窝,擦干了眼泪环顾左右,发现北面的正房规格最高,而且窗内还有人影闪动,他知道大人物就藏在里面,

“小老儿给大人磕头了,肖先生虎威在下终身不敢冒犯,所有事情我都烂在肚子里,只求大人活我儿孙一命……要是实在不行,就给我小孙子留条活路吧,呜呜呜,我愿意去死,我用我的命來换……”

虎头毕竟还小呢,他不知道为什么爷爷和爹爹拼命的磕头,屋子里住的不是十三娘吗,最疼爱这些恩养众了,怎么爷爷和爹爹这么怕她,

小虎头趴在地上奶声奶气的说道“十三娘别生气了,我替爷爷和爹爹给您赔礼了……”说完就跟个小不倒翁一样额头磕在青砖地上,

无论什么时候天真的孩子总是能软化人心的,十三娘豆大的泪珠忍不住掉了下來,她强忍着激动的情绪,平静的说道“铁鹞子吴桐……你看押着他们三个回京城一趟,让他们跟家人团聚团聚……”说到这里春十三娘又对焦四儿说道,

“你已经知道大人的手段了,任何侥幸心理你都不要有,虎头让你带回家去,嗯……我想用不了多久你就得让铁鹞子把虎头送回來了……”

青砖瓦房里面走出一名瘦小精干的男人,两眼精光四射一看就是内家拳好手,他就是十三娘手下的得力干将铁鹞子吴桐,

“行了,三位也别磕头了,你们算是遇上善人了,妈的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可怜好好的一个家了……”

当虎头抱着一大把中英双语的图片卡将要上车的时候,十好几个跟他玩的來的恩养众孩子跑了过來,把自己的玩具和零食塞到他的怀里,

“虎头,这把木刀你不是喜欢吗,就送给你了……”

“这是我藏起來的核桃还有栗子,你拿去吃吧……”

“这是我上次功课第一名,师傅奖的西洋糖,送给你了,你还回來吗,”

小虎头站在大车上兴致勃勃的说道“回來,我肯定回來看你们的,到时候给你们带栗子糕吃,可甜了,”

车轮滚滚向西,谁也沒想到虎头一语成懴,他的人生注定要和这群恩养众们联系在一起了,

铁鹞子伪装成赶车的伙计,大马车跑的又快又稳当,天擦黑的时候马车就已经钻进了北京城的城门洞里,

一进京城,焦四和儿子就发现诡异了,掀开帘子偷偷张望,发现满大街到处都是贴着的揭帖,上面大大的黑字就是肖乐天七大问,

无数顺天府的差役,雇佣大量的帮闲和百姓,正拼命的刷墙呢,大冷天的一个个冻的要死,还有长街上飘落的传单,被风卷起來飞的老高,后面的人拼命的用扫帚往下拍,

“传顺天府令,所有沿街的百姓都要自发组织起來刷墙去,这些七大问的字纸全都不能留,出现一张就要消灭一张,都听清楚了吗……”

大街上百十來口子人有气无力的说道“听清楚了……谨遵大人令……”可是话音未落就好像挑衅一样,房顶上窜出一个身影,扬手又是好几百张传单,

“京城爷们们都看看啊,肖乐天的七大问,看看朝廷有沒有交代……”

捕快气的原地乱蹦“上上上,抓住他,我认识这个背影,上午大栅栏那边他就扔传单來着……”十多名捕快玩命的追,可是一转眼那名高來高往的猴精就消失不见了,

一肚子气沒处发泄的捕快们,瞪着眼睛找茬,一下子就发现铁鹞子吴桐赶的马车了,

“停下來,赶紧停下來,大晚上进城,有什么事吗,哪家的车啊……”这时候棉帘子一挑焦四笑着钻了出來,

“几位爷们好久不见啊,上次一起喝酒还是开春呢,这转眼就大冬天了……”

“哎呦……这不是焦四爷吗,跟您老请安了,这可真是好长一阵子沒见您了,哪儿发财呢,”

焦四儿那也是京城里有脸面的人物,背后也是有主子的人,这群衙役可不敢欺负他,寒暄了几句就放马车离开了,当焦四乘坐的马车绕过拐角看不见之时,一名领头的捕快叫过一名徒弟低声说道,

“快,马上去内务府找总管连兴大爷,就说焦四儿回京了,越快越好……”

焦四儿不知道自己回京的消息会这么快就传到内务府的耳朵里,现在他正在内宅中跟一家子抱头痛哭呢,

这段时间焦家就跟塌了天一样,老爷远在塘沽沒法联系上,儿子出门到现在连个口信都沒有,绑架虎头的劫匪甚至都沒來勒索赎金,家里三个男丁全消失了,就剩婆婆和媳妇苦苦的支撑,

家里雇佣的下人都已经打发走了,剩下的都是签了死契的奴才还有几个家生子,这些想跑都沒地方跑的倒霉蛋们,整天就是以泪洗面,一整天的连大门都不敢开,

现在主心骨都回來了,甭管能不能把这个塌了的天给补上,至少团圆了不是,

当奶奶的跟当娘的抢着抱虎头,仅有的几名丫鬟下人乐呵呵的去准备酒宴,大难不死重逢的家宴是一定要丰盛点的,

凉菜已经上桌,酒水已经温好了,小厨房里热菜的香气已经从窗户缝里透出來了,焦四儿不敢擅自开宴,赶紧跑门房去请监视他们的铁鹞子,非要他也上座,

“扯淡,你们吃团圆饭我掺和算干嘛的,把酒菜端门房來吧,这里挺好的,炭盆子也暖和……”就在这时候突然木门被啪啪拍响了,

“焦四儿啊,赶紧开门,我是内务府的老王……总管大人已经知道你回來了,请你过去议事呢……”

焦四一听这话吓的脚一软直接瘫倒在地“这么快,怎么会这么快,连口团圆饭都不让我吃吗,”

内务府传唤八旗子弟谁都不敢怠慢,焦四刚打开房门几名管事左右搀扶二话沒说就给塞上车了,

铁鹞子冷冷的看着离开的焦四,心中暗叹“还是让十三娘给分析对了,先生不出手自然会有人出手的,愚蠢的焦四儿啊,你说你夹到中间干什么,到时候两片磨盘什么事都沒有,你却成了齑粉……”

铁鹞子说的沒错,焦四一进内务府的偏院,看见正堂上总管连兴和大太监安德海两人铁青的面容,吓的二话沒说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奴才焦四,给二位大人请安了……”说完额头咣咣的撞地面,

跳动着烛光中,是两名大人物明暗变幻的面容,谁都沒有说话,他们只是让屋子里压抑的气氛越來越浓重,到最后焦四已经汗出如浆快要崩溃了,

“焦四儿啊……你可真给我们长脸了,塘沽这差事你办的不错啊,沒有我们的命令你居然敢偷偷回京城,我看你是真活腻味了……”安德海随手拨拉着盖碗茶,目光如毒蛇一样的阴冷,

焦四根本就不敢乱说话“奴才想家了,奴才这就是回家看看,都快过年了,我也得操持一下啊……”

啪的一声,总管连兴猛一拍桌子“胡说八道,你焦四什么东西我会不知道,到现在你还打马虎眼吗,我们叫你來是要干什么,傻子都清楚……”

“说说吧,你在肖乐天哪里都打探到什么了,你怎么就在暴动发生之前就逃回來了,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情报和证据要交给朝廷啊,”

连兴的问话彻底吓软了焦四,他知道该來的总是要來的,躲也躲不了,这个左右为难的局面难道就无解了吗,

安德海和连兴相互对视一眼,感觉焦四和平常很不一样,怎么说话吞吞吐吐的,

“焦四儿啊……之前太后可还念叨你來着呢,现在孙三虎陷在肖乐天手里了,能给朝廷提供最准确情报的人也就剩你一个了,你的证据可是很重要的哦,这样的立功机会你可别自误啊……”

焦四现在感觉天旋地转的,这几个月來所发生的一切如走马灯一样在面前乱转,最早内务府派任务,去塘沽的嚣张跋扈,后來遇到肖乐天的种种冲突,最后就是孙子被绑架,还有鬼兵的传闻了,

朝廷和肖乐天就如两片咬合紧密的磨盘,而自己就是那里面可怜的豆子、玉米,两片磨盘发生点小小的不愉快,自己的下场就是粉身碎骨,

整整一刻钟的时间,焦四终于做出了自己的决断,他一个头磕在地上,笑嘻嘻的用八旗子弟常见的玩世不恭口吻说道,

“哎呀二位大人这是什么话啊,肖乐天不就是一个会写书的商人吗,钱是有不少但也是四民之末的臭商人,会写书也不过就是一本不入流的西学书籍,奴才冷眼观瞧还真沒发现什么异常……”

“至于说塘沽那里究竟是怎么打起來的,奴才我之前就已经乘船离开了,实在是不知道里面的底细啊……哦对了,跟我同行的那些人还在塘沽呢,他们回來了一准给朝廷带最新的消息……”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