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 新出炉的民知报/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的传单攻势在进行了十天之后,终于升级了,当满清还在犹豫对肖乐天是杀还是抚的时候,肖乐天终于祭出了最后的大招,一份报纸凭空在北京城里出现,

无数的京城百姓几乎是同一时间发现了这份贴在墙上的所谓‘新闻纸’这是一种比揭帖和宣传单更吸引百姓的东西,因为里面的内容实在是太劲爆了,

“哎呦喂,这是什么东西啊,这么老些个字哦,印这么一份得多少钱啊,我看少说也得十个铜子……”

“刘爷说的是,这么老大的一张,印这么密密麻麻的,沒有十个铜子下不來……”

天光蒙蒙亮的时候,街角就已经围拢了一大群人,八旗大爷们虽然纨绔但是基本的识字是沒问題的,他们成了义务的讲解员,

“南城大运米店以次充好,新米掺陈米,坑害百姓,而且是内部伙计爆料,哎呦喂,我舅舅家可老是吃他们家的米,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工部员外郎,肖某某,巧取豪夺京西柳树沟的水浇地,逼死一家三口,哎呦,工部员外郎姓肖的不就是那谁吗……”

“你们看看这里,恭王府夜宴,一顿花掉了三千五百两纹银……我的老天啊,这是吃钱啊,啧啧啧……”

人们越看越兴奋,因为这份贴在墙上的新闻纸,里面写的全是百姓身边事还有感兴趣的事,什么某某酒楼以次充好啊,某某药店为难穷人啊,甚至包括官员的隐私都有写,

霸占民财的,扒灰的,不要脸娶十四岁小妾的,正房吃醋抓破脸的,八卦新闻上面全都有,而且那里面的人物全都是四九城里所熟知的,

这下可炸锅了,你说信这些话吧,可里面的事情还真的挺离奇的,可是不信吧,随时就会有神神秘秘的八旗大爷,用古怪的语气侧面证实,

国人爱看热闹,爱传谣的本性在这一刻暴露无遗,这些八卦新闻看的人们眼睛都亮了,这冲击力不亚于沉闷的冬日天上多出一道彩虹,

“大伙快看啊,这里还写着呢‘民有知情权,事无不可对人言’哎呀说的有道理,瞅瞅啊,这张纸还有名字呢,民知报,原來这张纸就是洋人们常说的报纸啊,”

“民知报……民知报,哎呀,我先揭下來再说,一会顺天府的看见了,肯定得撕了,这么好看的我可舍不得……”

一语惊醒梦中人,在场的百姓纷纷下手,把墙上贴着的报纸生生的揭了下來,往咯吱窝下面一卷扭头就回家去了,

这一幕在京城的大街小巷里不停的上演,等到顺天府发现这份大逆不道的新闻纸之后,长街上已经沒有什么可供他们破坏的了,

这些差役们已经欲哭无泪了,他们知道朝廷的申饬肯定马上就要下达,可是他们又有什么办法,为了清剿这些到处乱贴的游击队,顺天府甚至向大内高手求援了,可是又有什么用呢,北京城实在是太大了,这些打一枪就跑的苍蝇根本就是防不胜防,

而且光防住北京城又有什么用,京城周围的郊县、村镇你怎么防,全都派兵驻守,还是全都派出大内侍卫呢,偌大的大清到处都是防御的漏洞,民心这东西又沒法用万里长城给圈起來,

“缺德啊,搞这种事情的人可太缺德了,你们说是不是肖乐天弄的,”

“老哥啊,这还用问吗,整个大清除了这个二鬼子谁还有如此大的手笔,拿钱当废纸一样的扔啊,”

“你们俩也别哭丧着脸,你们过來看看,这新闻纸还真好看,哎呦喂,户部笔帖式居然是个老扒灰哦,”

“哪呢,哪呢,我看看……”一群衙役也來兴趣了挤在一起脑袋顶着脑袋看的一个劲淫笑不止,

还沒有到中午呢,顺天府就已经被一群气愤的官员和商家给挤满了,这些遭到报纸攻击的人们,挤在顺天府大堂逼迫府尹马上清除这些违法张贴物,而且还要还他们一个公道,

整个顺天府都气歪了嘴,心说你们干出丢人的事情來了,还不让人说了,想要公道啊,想要公道找朝廷去,找印新闻纸的肖乐天去,

顺天府的冷嘲热讽让这些官员和商家暴跳如雷,好几个官位最大的立刻就开始串联,当天下午联名告状的帖子就飞进了紫禁城,

皇上和太后早就知道这件新鲜事了,他们一方面愤怒于肖乐天的胆大妄为,而另一方面就是愤怒于这些官员的贪婪无耻了,

“想要个交代,还想让朝廷给你们这些无耻之徒善后,做梦……來人啊,让顺天府先办那些不良商人去,一家家的去查,看看是不是属实,”

慈安太后很少发火,但是这位老佛爷才是紫禁城里的真佛呢,在咸丰死后帝国的大脉络实际上就是她在执掌,满清八旗里面的庸将别人不敢杀她可敢下手,这是一位关键时刻绝不掉链子的政治家,

“商人好办,那些官员怎么办,”恭亲王有点坐蜡,

“有什么不好办的,先让他们回家闭门思过去,一个个的甄别,有冤枉的我给他们出头,要是沒冤枉他们,也别以为朝廷好糊弄,”

看见真佛动气,安德海的小盘算开始打了“这些无良的商人、黑心的官就得好好的办他们,老佛爷您也别生气,现在最关键的是办肖乐天,还有他留在宫里的坐探……”说着他还把眼神投向了殿内角落中的二毛,

就在这时候安德海只见眼前白光一闪,一大杯滚烫的热茶就泼在了他的脸上“大胆狗奴才,你还敢议政,朝廷要办什么事情,难道还要听你的意见,來人啊,出去杖责三十……”

安德海就像一条癞皮狗一样跪倒在地上“老佛爷饶命啊,求老佛爷开恩,”说完还可怜兮兮的用眼睛看慈禧,

这时候慈禧也沒法子了,自己的奴才不长脸居然腆着脸的往枪口上撞,自己想劝也沒法开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奴才被拖了出去,

不一会的功夫殿外就传來安德海死狗一样的惨叫声,十几仗打完之后,慈安向周道英使了个眼色,这位同治帝身边伺候的大太监快步走出大殿,在他的授意下,后面那几杖也就是凑合走个过场罢了,

三十杖要是着实的打下去,非要了安德海的狗命不可,多亏慈安最后还给慈禧留了点面子这才手下留情了,饶是这样拖进來的安德海依然被打个半死,屁股上全是渗出來的鲜血,

“所有人都看清楚了,这就是太监议政的下场,带下去吧,让太医院派人敷药去,”

经过安德海这一出闹剧,大家的心气也都平和了许多,慈安稳了稳心神,突然冲二毛一笑,

“二毛啊,你过來,我有些话要问你……”现在的二毛身份地位可不一般了,他不仅是小皇帝身边的贴身太监,西学领路人,更是皇族和肖乐天之间谈判的一个传声筒,

二毛的作用有点像美苏冷战时候的热线电话,当遇到一些矛盾冲突的时候,双方势力的代表就可以通过这部热线电话相互沟通,具体谈了些什么那可就是高度绝密了,绝对不会让普通民众知晓,

声望这东西有时候感觉挺可笑的,这玩意其实就是百姓俗称的面子,政治人物更是需要面子,想要治理一个国家就必须要维护好国家的声望,总不能让全天下的百姓都笑话了去,都彻底失望吧,

慈安的态度殿内的人们已经都看明白了,皇族这就是要低头了,具体怎么谈判先放一边去,反正必须让肖乐天停止这种卑鄙的攻击,朝廷的声望可不能再降低了,

“二毛啊,你给你的那个干爹带个话,有什么事情等他來京城好好谈谈,沒有什么是不能商量的,他想要什么,开学堂传播西学,还是扩大他的那个洋行生意呢,只要沒有谋反的心思,朝廷什么不能包容呢,让他先停手吧,就算哀家向他低头了……”

好家伙,这话一出口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这要是传出去朝廷里还不得塌了天啊,堂堂一国太后居然向肖乐天一个沒有官身的商人低头服软,脸面何存啊,

二毛一听这个赶紧磕头如捣蒜“太后何出此言啊,干爹岂敢谋反,他这都是逼不得已啊,呜呜呜……”说话间二毛痛哭流涕,

“主子啊,二毛永远是皇家的奴才,就算干爹与我有私恩,但是也压不过皇家的恩典去啊,主子不要试探奴才了,奴才愿意从中传话,只求太后看在奴才年纪小的份上,别嗔怪办错了差事……”

二毛还真是历练出來了,眼泪说來就來“奴才已经不是个全活人了,天下之大除了宫里我们还能在哪里活着呢,说实话我们出了紫禁城,真比一条野狗都不如啊,”

呜呜的痛哭让小皇帝心软了“二毛你站起來吧,朕还是信你的,现在也只是让你当一个传声筒罢了,你别想太多了……”

一场表忠心的戏演完了,下面可就是谈判环节了,二毛沒有二话竹筒倒豆子把肖乐天的条件摆了出來,

首先朝廷必须向外界澄清肖乐天造反的传言,屎盆子肯定是孙三虎他们顶了,塘沽码头上的刑场都准备好了,到时候一刀下去引发暴乱的罪名他就算背走了,

其次就是清流们引发的麻烦,这些读书人以前骂几句就骂了,但是从今往后朝廷必须保证不能再出现针对肖乐天的游行示威,

还有就是经济赔偿,孙三虎毕竟代表的是紫禁城,怀里揣着的是货真价实的秘旨,那么他所造成的损失,朝廷就应该弥补,塘沽肖家大宅还有京城的门房,顺便几大仓库的货物这都是要赔钱的,总不能让肖乐天吃太多的亏不是,

按说这三条条件朝廷捏捏鼻子还能认账,可是等到二毛说出肖乐天第四点要求之后,大殿内的气氛一下子就严峻了起來,

“第四点,也就是最后一条,鉴于塘沽港一年发生两次暴乱,华洋商人已经胆寒,尤其是洋人商人已经陷入了恐慌之中,为了安抚人心,请朝廷的军队退回到天津卫,塘沽港的治安权由商人卫队自行负责……“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一条可算是戳到朝廷的肺管子上面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